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八十四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八十四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八十四章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漫步在這漫天花雨之中,夏錦不由得想起唐寅的《桃花庵歌》:

    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

    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

    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

    車塵馬足顯者事,酒盞花枝隱士緣。

    若將顯者比隱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將花酒比車馬,彼何碌碌我何閑。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只是不自覺得竟然就這麼哼了出來,老嬸他們也只是聽著好聽,也不甚在意,然小木去若有所思的看著夏錦,心中忍不住猜測難道這便是錦兒心中想要的生活嗎?

    小木雖然猜得不全對,但卻也相差無幾,夏錦所想的的的確確是平平淡淡的的生活,但前提是在衣食無憂的基礎上。

    曾幾何時她也羨慕過唐寅筆下的田園生活,沒有忙忙碌碌的工作學習競升,每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想想也覺得是多麼的愜意、多麼的快活。

    只是從穿越而來的穿得揭不開鍋和村中人的步步緊逼讓她明白,想要愜意的生活,那麼你必須有強大的後盾和很多的金錢,只有別人惹不起你時你才能真正的愜意。

    所以她想方設法的掙錢,也不過是為了以後能真真正正的過上如此逍遙的生活。

    夏錦本想在這桃林之中席地而坐享受這片刻的安寧,小木也在她身邊坐下看著夏錦閉目養神的樣子並不打擾她,看著身邊的人兒在歲月靜好的陽光里淺笑安然。

    只是不過片刻便被這紛雜的人聲打擾了她的清靜。

    首先傳來的便是添香的呼喚聲,「小姐、小姐。」

    夏錦淡淡撇了來人一眼卻並沒有應聲,只等著她下面的話。

    「小姐,快走,那邊好像是發現什麼好東西了,圍了不少人呢,我們一起過去看熱鬧吧!」添香看著夏錦好似老僧入定似的坐在那邊,便忍不住想把她拉起來和他們一起玩鬧。

    瞧著這東家和東家娘子都帶著兩個孩子去玩鬧去了,這羅嫂和譽兒也早被夏健拉走了,也只有小姐一個人在這,當然除了那個從始至終都在一邊默默陪著小姐的人。

    小姐才多大年紀就這麼沉悶,以後要是成了親,誰家公子能受得了她這性子。

    然夏錦想得卻是這丫頭比她還大上幾歲怎麼還是這麼毛燥,以後可怎麼嫁得出去。

    這主僕二人可算是想到一塊兒去了,都在為彼此的終身大事擔心著。

    夏錦實在是受不了添香的呱噪,伸手讓她扶自己起身,輕拍裙角的塵土,用眼神詢問身邊的人是否也要跟上。

    雖然不滿被人打擾了這難得的獨處時光,但是佳人邀約又豈有不去之理,三人一同朝著添香所說的地方走去。

    人潮聳動,似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一個方向,只見那桃林深處一位白衣公子席地而坐,膝頭放著一架焦尾琴,修長的玉指輕輕撥動著琴弦,婉轉而又悠揚的琴聲緩緩流出。

    只見那彈琴之人清秀俊雅,俊眉朗目,鬢若刀裁,眉如墨畫,卻是是難得的風流人物,有如那入了塵世的謫仙一般,纖塵不染。

    只可惜若是眉間再多一抹硃砂流轉光華,憑卻這俊逸儒雅、風神玉骨的絕世風姿,便是比那歐陽明日也不遑多讓,難怪會有這麼多人看他看得痴了。

    夏錦笑笑的多看了林中人一眼便轉身離開了,這人從來都是以一襲紅衣示人,給自己素來的印象便是美艷不可方物的妖孽,雖說這樣形容一個男人有點不合適,但是夏錦也實在想不起有其他任何詞語可以替代。

    今日卻見他一襲白衣端坐在這滿樹桃花之中,隨意撥弄著弦彈奏這一世浮華,翩翩然一副濁世佳公子的模樣,真真是當得那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沈清風看到夏錦離開本想追過去的,只是今天他也是和朋友一起出遊,丟下友人總歸是不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佳人遠走。指間的琴音也慢慢的變得愁絮萬千,柔腸百轉!

    夏錦接過添香手中的花籃,打發她回車上再拿一隻,自己提著籃子漫步在這桃林之中,偶爾抬手採下片片花瓣。

    有一句沒一句和身邊的人閑聊著,「沒想到沈大哥換一身衣服,到似變了個人似了,風神玉骨、俊逸儒雅到是與先前見著的大不相同。」

    某人聽到夏錦誇起妖孽滿腹得不高興,「他那也算是風神玉骨,不過是金玉其外罷了,我有哪點比他差了!」

    「是啊,木大哥也是器宇軒昂、俊逸非凡,自然是不差的!」夏錦看著小木似是沒要到糖吃的小孩似的,覺得十分好笑。

    小木聽到夏錦的話神色到是好了一些,好似還不滿意似的,哀怨的看著夏錦。

    夏錦實在無奈,這傢伙不是連這麼點事都要較真吧,早知道就不應該在他面前誇別的男人了。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道,「其實我還是覺得木大哥比較好,沈大哥美的有點不真實了,男人就要如木大哥這樣俊朗才叫好看。」夏錦在心裡默默的祈禱,沈大哥你就原諒我的不誠實吧,實在是不哄好這貨,只怕一整天都要對著他這麼個哀怨的表情了。

    小木聽到夏錦這話自是開心非常,原來錦兒比較喜我這類長像的啊,就說嘛,沈清風那貨唇紅齒白的長得比女人還漂亮,女人和他在一起都會自卑。

    「那錦兒,你希望你未來的夫婿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此時氣氛正好,小木趕緊趁熱打鐵套套夏錦的話。

    夏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這貨又是打什麼主意,但也沒有什麼不可對人言的,或許這便是讓打消他念頭的最好時機,夏錦想了想道。

    「我啊!我的良人不要有顯賀的家事背景,這樣就不會有人說我們門不當戶不對;沒有淘天的權勢這樣便不會以權壓人,更不要有家財萬貫這樣就不會有三妻四妾身邊永遠美女如雲,只要是一個老實本分的人,與我一生一世一雙人。」

    看著錦兒那認真的表情,小木忍不住在心中淚奔……我要蹲到牆角畫圈圈……為什麼錦兒說得我全都有……

    忍不住在心中反駁,就算有顯賀的家事背景,淘天的權勢和萬貫家財一樣也可以一生一世一雙人啊,就像他的爹娘一樣。

    只是這話他不敢現在與夏錦說,他怕夏錦因此而猜到他的身份,怕她會因此而更加疏遠他。

    帶著這一腔的感傷結束了這踏青之行,到是夏錦這次收穫頗豐,那幾個丫頭可是采了不少的桃花,這次采來的鮮花可是能做不少花糖呢。

    回到家中夏錦便把這書齋和糖果鋪子里二月的營利拿出一成來交給夏天,讓他把這地給置起來,其他的銀兩她則打算把這糖果鋪子開將出去。

    不說開滿鳳天,最起碼先把這臨江府的各大城鎮都得開上一家,她目前也只是有這想法,至於具體怎麼做還得考慮考慮才行,不過這置地的事到是可以辦起來了,這要是快的還可以趕緊著給佃出去,種上一季春小麥到還不晚。

    晚上夏天拿著這四千零五十兩的銀子,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他從沒想過能見到這麼多的銀子,而且還只是二月營收的一成而已。

    「錦兒,你是確定這麼多銀子全置地了,會不會太多?」

    夏天有點不確定,這少說也得買四五百畝的地啊,咱能管得過來嗎?

    「不多啊,我還打算在其他鎮上多開幾個鋪子呢,這地里收上的麥子不是正好可以做糖嗎?」夏錦也不瞞著夏天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夏天想想覺得這也不錯,至少比拿這錢出去買麥子強,至少這地以後可都是自家的,年年都還有營收。

    聽夏錦這麼說夏天便也同意了,「那這事明天我便去鎮上找牙行問問,趕早點把地買下來,別耽誤了春種,不然這稅也是不得了的。」

    夏錦點頭同意,這鳳天的地契可是按田地多寡來收的,這一下多了這麼多點每年的稅收也是不少的。

    我老嬸他們之前因著做書袋的事把不少的針線活放給了村子里的婦人們做,這因著各地紛紛出了不少仿製品而且價格比他們這的還低,這書袋便不能再做下去了,雖然鎮上的書齋偶爾還來賣上兩個但也只夠自家人做做。

    這做過書袋賺過了銀子,也算是償到了點甜頭的婦人們,紛紛找到夏錦家中希望林氏能再給她們點活做,不能這夏家賺夠了銀子就不管他們的死活。

    夏錦剛在帶著福妞和寶兒他們從外面回來,聽到這話一肚子的不高興,讓巧兒進去看看這是誰家的這麼不知事,都跑到她家鬧來了。

    這夏家放出去的活,願意讓誰做就讓誰做,就是不給你做你也是無法的,這會子不過是沒活了,竟敢找上門來鬧事,這也太過份了。

    巧兒乖巧的抱著福妞進去了,只說是這娃子要娘親,看了一眼還在那乍乍乎乎的人也沒說什麼,只是站在一旁也沒出聲,心裡卻是把此人記得牢牢的。

    林氏最終還是抵不住他們左一句家中孩子嗷嗷待哺只求著領個活補貼家用,右一句就指著這點活計混個溫飽,把這僅有幾個書袋的活都放了出去了,只是還會有人領不到活。

    這給誰做不給誰做都不行,得罪人的事實在是不好辦,打發了一眾人,林氏便找到夏錦商量,「錦兒,你看這事怎麼辦?這給誰不給誰都得罪人!」

    本來自家也是好意看著大家生活都不容易想著能幫襯一把便幫襯一把,沒想到這結果會是這樣,可真是讓人為難,林氏也是沒有辦法了才問夏錦的。

    夏錦聽了林氏的話不由得蹙起眉來,「嫂子,這人心可是不知足,這以前沒有嫂子給得這活計的時候,他們的日子不也過了嗎?

    這不過是跟著後面掙了一個月的錢了,償過這賺錢的滋味了,這會沒活給他們做了便上門了抱怨,那給他們錢掙的時候也沒看到誰上門來說一聲謝謝啊。」

    夏錦想讓嫂子別管他們,但是看著嫂子好像也是滿喜歡做這些事的,她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她不會說什麼女人就該安心的在家相夫教子,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她憑什麼要嫂子做到。

    嫂子喜歡做生意是好事,那自己便幫她一把吧,只是得提醒一下嫂子可不能這麼好說話,要是被那些個人拿捏住了可不好。不管怎麼說這主動權都該掌握在她這個東家手裡而不是幫工的人。

    要讓她們明白,她們是靠著誰才有這口飯吃,這活東家讓誰做便是誰做,誰要是抱怨可以另謀高就。

    對於那些沒活了就上門來鬧的人一定不能縱容,否則讓他們有了這個習慣那以後還要不要做事了,都向他們這樣沒活做時就上門來鬧那這日子還過不過,這做生意的誰能保證時時生意都好的。

    林氏也知道夏錦的話有道理,但是她就是容易心軟,待不住別人說兩句軟話,對於那些鬧上門的人她也覺得厭煩,只是自己也拿不準要怎麼辦。

    夏錦嘆了一口氣,自家嫂子什麼性子她還能不知道嗎?這事她真要做得來那便不是她那個溫柔善良的嫂子了。

    罷了,這惡人還是自己來做吧,只是自己能幫得了一次可幫不了一世,還得讓嫂子學著點才成,「嫂子這次的事我來辦,但是以後再出這樣的事我可就不管啦,你可得狠下心了,就是都知道你這性子太軟,才會都鬧上門來的,若是再縱著他們,只怕以後會沒安寧的日子過了!」

    夏錦這也算是給林氏提個醒,凡事得有個度,要是過了那個度可都不是什麼好事,特別是今天聽巧兒說得那個大生家的,什麼叫夏家賺夠了錢就不管他們死活,夏家有必要管她的死活嗎?她又是我夏家什麼人?

    夏錦讓添香去傳一下話,讓在林氏那裡領過活的明天都到夏家來,說是有關領活的事要說,末了還與添香耳語了一番。

    添香眼睛一亮便按著夏錦的意思下去傳話去了,這事才傳出去沒多久,便有那些個平時喜歡鑽營的人紛紛纏著添香打聽是不是有活了,想著早點過去便能多領點。

    結果都被添香給噎了回去,「這小姐的事是什麼人都能打聽的?再說了這有活能想到分給村子里的人做,那是我們少夫人仁慈,想著大伙兒都住一個村上這生活都不容易,想照拂照拂大家。

    這鎮上多好綉娘找不著,要巴巴的找你們,竟然還有那不知事的上門鬧我們少夫人。

    小姐這次可是發了大火了,跟我們少夫說了,這以後有活也別往外發,大不了多買幾個綉娘丫頭就是了,沒必要把銀子讓人賺了,到頭了沒落著好還落一身的埋怨。

    說我們夏家賺夠了錢就不管他們死活了,我到是要問問了,他們是我們少爺和小姐的爹還是少爺和小姐的娘,我們夏家要管他們的死活,能管他們的死活了?」

    添香這話可是說的鏗鏘有力,今個兒去過夏家的莫不是鬧了個大紅臉,更有知道事情經過的,莫不都怨恨得瞪著大生家的。

    都是這人給鬧得這要是夏錦真的不讓林氏往外發活了,那她們損失的可不是一點點,這女人能找個活本就難,夏家這活現在雖然不多了,但是蚊子的腿也是肉啊。

    再者說了添香說得也沒錯,人家本來給活做也是好意,哪能沒活了就上門鬧事呢。

    到是有那機靈的聽出來這事或許還有轉機,拉著添香的小手笑嘻嘻的說道,「姑娘說得再理,今個這事的確是那些個不懂事的給鬧得,您回去可要好好安慰安慰你家少夫人,我們可是都很感激她的,不信你問問有幾個人不知道你就少夫人就是個菩薩心腸的。」

    那人一陣得誇,添香這臉色也好看了一點,說出的話也客氣的點,「不是我說,我家這少夫人就是個難得的好人,不說這待村子里的人沒話說,這是我們這些個下人也是挺好的。我也不妨向你們透露一些,這夏家的活還是有的,而且還會長期的做下去,只是小姐的脾氣我想你們也知道,她最看重的莫過於哥哥和嫂子,誰要是得罪了他們這夏家的活也就別想領了。我勸大家還是好好想想,別以後領不到活怪我添香沒提醒過。」

    說完也看看大家面面相覷的表情,便趕著回去向夏錦復命去了,不過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想是以後不敢再為難少夫人了,還是小姐聰明讓她對那些人說這些話,果然管用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