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七十七章 書齋開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七十七章 書齋開業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七十七章書齋開業

    林氏雖還是不太明白夏錦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但也不再多問,眼看著這天色也不早了,還說要去布莊看布料呢,幾人便一起去了過看裁衣料的那家布莊。

    這才一個多月沒來只那布莊的門臉去比以前大了一倍,隔壁本是一家雜貨鋪子似是也被並了過來,兩間門臉打通了連在一起,這布莊看著可是比以前氣派的多。

    然而以前沒有名字的布莊現在也有了個名字『江南布莊』,夏錦一度以為自己這是走錯門了,直到那老闆娘親自迎出門來才知道自己並沒有認錯。

    夏錦笑道向那老闆娘道賀,「恭喜老闆娘,這生意越做越大了。」

    那老闆娘也是十分高興親自迎了幾人上了樓,只見這樓上的衣料可是樓下不能相比的,明顯好了不只一個當次,這樓上還特意布置了案幾供來提選衣料的貴客們坐下來慢慢選。

    老闆娘親自送上茶點,聽到夏錦的話立馬應道,「哪裡,這還是多虧了夏小姐,上次小姐說的那個親子裝,我便著人試著制了幾套,沒想到著實受歡迎。

    也是剛好趕上過年這段時間,這隻要有點錢的哪個不想扯上一件新衣的,再加上這親子裝不緊好看這連著娃子的衣裳一起裁還能省點布料呢,一時間我這鋪子里裡外外可是忙得人仰馬翻。

    這原先的鋪子根本應付不過來,這不就把隔壁給盤了下來,多請了兩個人過來幫忙,現在我這店裡的生意可是好了不少,就是有年輕的婦人過來裁這布料時,我也是勸著人家多扯上兩尺,這回家也能給小娃子做上一身,即省錢又好看。」

    老闆娘說得十分客氣,就是給夏錦斟茶也是顯得恭恭敬敬,可見對夏錦的感激也是發自真心的。

    「老闆娘客氣了,我也只是那麼一說,這一切也是老闆娘聰明懂得舉一反三,這真能把這親子裝給做出了,這可沒我什麼事。」夏錦說得也是實話,這本就不是她的功勞她也不想領老闆娘這個人情。

    老闆娘見夏錦說得謙虛,似是不願多談便也不多說什麼只招呼著道,「夏小姐,這次來可是要選春天的衣料,我這裡可有不少從江南進來的新料子,夏小姐與夏夫人隨便挑便是,夏小姐與夏夫人隨時過來我這鋪子里的衣料一律八折。」

    說著便招來小夥計讓他給夏錦等人一一介紹衣料,自己向夏錦告了罪說是下面還有點事,便先告辭了。

    那老闆板豪爽夏錦也不和她客氣,沖著老闆娘微微點頭致謝,「那便多謝老闆娘了。」

    雲水煙的眼光不錯,再說本也是出身江南,這江南的衣料她也是比較熟悉,是以夏錦便把這這家中點選春裳布料的事便交給她了,另外讓她給鋪里的眾人,每人也選上兩套春裳面料。

    夏錦問過雲水煙知道鋪中那幾位女子,女工的活還不錯,便讓雲水煙選好布料,讓這江南布莊的人送到鋪子里去,讓他們自己做就好。

    雲水煙也規規矩矩按著主子和下人的區別分別選了面料,她給自家人選的布料夏錦都很滿意,不管是色澤還是花色她都十分喜歡,所以說這雲水煙的眼光還真是不錯。

    只是最後夏錦看到那一堆選給他們自己的衣料時不免蹙起了眉,全是一些粗麻布的衣料,染色不均勻,拿在手中還很扎手,雖說夏錦也穿過這種衣料,只是現在夏家也不是那時吃了上頓沒下頓,全家上下沒有隔夜糧的地步了。

    再說這自家人穿著上好的繭綢,卻叫別人穿著粗麻,這事夏錦干不出來,夏錦叫來夥計,只讓他帶著雲水煙下去重選,這次她讓添香也跟著下去,「從這細棉的料子里選,每人從裡到外做兩身,可別再選岔了!」

    「是,小姐!」夏錦說這話時語氣已是比較嚴肅,明顯得帶著命令的語氣,雲水煙和添香也知道她是生氣了,自是不敢有違她的命令,乖乖奉命隨著小夥計下了樓。

    這一番折騰下來眾人出了這江南布莊,已是酉時將近,命這布莊的夥計也不必著急送貨,晚點送過去也沒關係,反正他們明日也會進城,到時帶回去也是一樣的。

    待小木從縣衙里出來時夏錦他們早已坐上自家馬車回了夏家村,這天色已晚夏錦便托紅袖跑了一趟,讓她把夏健托她買的東西給他送過去,順便也叫羅氏回來一趟。

    夏錦琢磨著這要嫁人的是羅氏,總得要她本人同意才算得了數,總不能強迫了人家出嫁不是,想想還是問問她自己怕意見比較好。

    林氏覺得夏錦說得也對,只是這夏錦必定還是個小姑娘,雖說這家中之事平日里也習慣了由她安排,只是這事讓她來問羅嫂還是有點不妥。思忖著這件事還得自己來,必定都是過來人說起話來也比較方便。

    夏錦也認為嫂子說得再理,便把這件事交給了林氏,只說讓林氏早點給個結果,她這用完晚膳去老嬸家一趟,不管結果如何也得給老嬸一個說法,順便和她們說說這小豆丁的事,明日也好和他們一起進城把這事給辦了。

    羅氏回到夏家先給夏錦請了安,聽夏錦說是林氏找她便又去了主屋裡尋了林氏。

    這羅氏必竟是二嫁與大姑娘家也是有所不同的,自然也不必說的那麼委婉,招呼著羅氏在她身邊坐下,林氏想著這事還是直來直去比較好,「羅嫂,你今後可以什麼打算?」

    羅氏實在不明白上次夏錦問她這話是問她是否願意和朱老七和離,此次東家娘子又如何這樣問,「不瞞東家娘子,我現在只想好好看著譽兒長大成人,以後給他娶個媳婦便成了。」

    林氏也在心中感嘆這可憐天下父母心,譽兒才多大這羅氏便在為他算計著以後的事,「可曾想過再找一個人過日子,必竟這譽兒還小,也需要一個爹爹。」

    「東家娘子說笑了,像我這樣嫁過人,又是簽了奴契的誰家肯要。」羅氏低垂著頭絞著手中的衣角,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個躺在床上的人,臉上悄悄爬上紅暈她何嘗不知道譽兒想要一個爹爹,他每次見到夏健便叫爹爹時,看得她既心酸又不好意思。

    林氏看著羅氏這不好意思的樣,心中多少也有了幾分成算,看來這本來就是郎有心妾有意的事,自己也不過是從中牽了根紅線而已。

    「自然是人家求上門來了,這事我們也不逼你,主要還是看你自個兒的意思。」林氏也擺明了自己的立場,讓羅氏自己想明白就行,不必顧慮他們的想法。

    羅氏抬起頭看向林氏,看她也不像是拿她開玩笑,心中有了一陣慌亂,那個人還躺在床上,這求親的人又究竟是何人。

    「東家娘子,我能不能問問這提親的是什麼人,我這一個和離過的,又拖個孩子誰家能看得上我,再說了我是萬萬不會丟下譽兒不管的。」羅氏說的言詞肯切。

    「這事你不用擔心,人家可是說了願意接受譽兒一起過去,而且願意讓譽兒入了他的籍,以後也會待譽兒如己出,他家人也不介意你這奴籍不奴籍的,願意已後有了錢便將你和譽兒贖了出去,這事你怎麼看?」

    林氏把夏大伯娘的意思也都透露給了羅氏,只是她也留了一手並沒有說,她若允婚錦兒便把他們母子倆的賣身契還了她們,她想讓羅氏考慮清楚了,若是因為這賣身契而願意嫁給夏健,這對夏健是絕對的不公平,若果真是如此她對這婚事可就不看好了。

    聽了林氏的話羅氏也有點心動,必定有個男人自己和兒子多少也有了一個依靠,更何況人家便不在意自己是簽了奴契,還願意幫自己贖身,這樣的人家要是錯過了只怕今後都不會再有。

    只是短短的幾日相處,那個人已經在她心中有了相當重的份量,更何況通過這幾日她也發現那個人並不是外面傳的那樣不堪,她就覺得他很好,待譽兒也挺好,若提親的人是他自己還是願意的。

    「這提親的人是哪家的?」羅氏雖然希望提親的人是他,但是想想也覺得不太可能,人家還是個未曾娶親的大小夥子,怎麼可能看上自己這個比他還大上幾歲,又和離過的女人呢。

    「這說來也巧,這提親的人便是我大伯娘家……」林氏絮絮叨叨把夏大伯娘托老嬸提親的事說了一遍。

    只是羅氏現在腦中一片混沌,這是老天憐憫他們母子嗎?竟然如此眷顧他們,本來是不敢想的事,現在竟然真的成真了嗎?

    林氏伸出手掌在羅氏眼前晃了幾圈,見她還是沒什麼反應,便也不再叫她,自顧自的坐在炕頭上給女兒縫起了春裳。

    待羅氏回過神來時,巧兒都進屋來請林氏去用晚膳了,羅氏羞得臉色通紅,林氏打發巧兒先下去,看著羅氏那樣也能知道她是同意這門親事了,但還是帶著打趣的問道,「羅嫂若是同意了,我便託人回了夏大伯娘的話,趕在這個月里把你們倆人的親事給訂下來,至於成親的事等到夏健給夏大伯守完一年的孝再說?」

    「嗯!」羅氏臉紅的點點頭,頭垂的不能再低,她哪還有什麼不同意的,本了不敢想的事如今也算是美夢成真了,林氏看她這樣忍不住打趣了她幾句,結果任林氏怎麼說她也不好意思抬起頭來。

    林氏留了羅嫂和譽兒一起用飯,小傢伙見著寶兒可是高興的不得了,也不要自個兒親娘了,非要挨著坐在寶兒身邊。

    羅氏想將他拉回來,但看著夏錦那好笑的臉色,又低著頭紅了臉,她越是這樣讓夏錦越想打趣她,「不礙事的,今個兒就讓譽兒和寶兒坐一起,本來就是一家人,這以後更是親上加親,和寶兒也算是兄弟,多親近親近總是好的。」

    這下羅氏更是羞得沒臉見人了,整張臉差點沒埋進碗里,林氏不贊同的睇了夏錦一眼道,「好歹以後也是你嫂嫂,怎麼可以這麼捉弄人家,沒規矩!」

    林氏的嗔怪,夏錦聽著更覺好笑,這嫂子那是責怪她,明明就是自己也想打趣羅嫂嘛,瞧瞧她這話說的,羅嫂都快鑽進桌肚裡去了。

    夏天好笑的看著媳婦和妹子,清清嗓子打算給羅嫂解圍,「嗯、哼,你們兩人還真是,要是讓夏健見著你們這樣欺負他未來媳婦,還不知道多心疼呢!」

    沒想到哥哥也會來這句,夏錦差點一口飯噴了出來,其他人更是笑的前仰後合,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瞧瞧這一家子,把人家給逗得,唉只差沒地縫,不然也快鑽進去了。

    用完晚飯夏錦便讓紅袖把這母子二人給送了回去,自家人卻在這堂屋裡拿剛剛的事逗著樂呢。

    「嫂子你可真不厚道,我還以為你要替羅嫂說話呢,敢情也是逗她的。」夏錦端著熱茶和林氏說笑,這飯後在堂屋裡喝茶消油膩,順便聊聊天幾乎成了一家人的習慣了。

    「哪能啊,要說不厚道那也是你哥,沒瞧著人家都快鑽桌子下面了,他還添上那麼一句。」林氏直接把矛頭對準了自家相公,端著茶碗飲了一口。

    「嗨,我不是被你們說順了嘴嘛,張口就來了,可真沒打趣他的意思。」說完一家人又樂成一團。

    這邊一家人樂得前仰後合,那邊羅氏一路紅著臉回到夏健家,待在院中見到等著自己的人時那臉竟然又比先前紅了很多,要是夏錦再這一定會想問這臉不會真的燒起來吧,這是這麼好看得顏色夏健卻因院里太暗而沒有看到。

    夏健問了幾句這夏錦叫她回去可是有什麼事,羅氏也只是吱吱唔唔說沒什麼,一直低著的頭都不好意思抬起來過。

    羅氏不免心裡埋怨起來,這個不解風情的獃子,自己讓人去小姐那提親,這會卻問自己什麼事,這叫人家怎麼說。

    夏健卻壓根不知道他娘讓老嬸給他提親這回事,還在想著要怎麼和他娘說呢,他哪知道羅氏這般是為哪樁,只當她是因為自己早上讓夏錦給他稍東西的事被夏錦叫去問了兩句,不好意思呢。

    從懷中掏出一個紅布包,裡面是托夏錦從鎮上挑得東西,先前他也看過是一對做工精巧的銀耳環,絕對值他那兩百文錢,他對夏錦挑得禮物十分滿意,想像著羅氏帶上它一定好看,哪想到,東西才拿到手,人卻被夏錦叫走了,他可是一直盼到現在。

    夏健把東西塞進羅氏的手中,在她耳邊小聲的說道,「送給你!」

    羅氏掂掂手中的東西,想也知道肯定是夏健今天托小姐買回來的東西,心裡一時也是甜滋滋的,也沒推託直接攥在手心裡。

    夏健見羅氏收下東西心中更是高興不已,這證明羅氏願意接受他的心意了嗎?夏健高興的手舞足蹈差點沒跳起來,羅氏嗔了他一眼,「小心著點,可別再把傷口弄開了。」

    夏健不好意思的紅著臉,小聲的嘟嚨了一句,「我不是開心嘛。」

    說完兩人站在院中自各大紅著臉,相對無人言。

    夏大伯娘本是聽到響動知道羅氏回來了,想出來看看,卻看到自家兒子和羅氏這含情脈脈對視的樣,心中也是一陣欣喜,看來這好事也是快近了,她得再找老嬸幫忙去夏天家說說才成,實在不成她就是去求錦兒,也得把這兒媳婦給求回來。

    且說夏天他們幾人說笑夠了,夏錦便道要去老嬸家一趟把明日讓小豆丁去學堂報名的事給說了,也順便告訴老嬸這親事羅嫂是允了的,讓她辛苦一趟去和大伯娘說說找個時間把這訂親的事給辦了。

    夏天和林氏想著也有好久沒去老嬸家了,不若一起過去坐坐,便三人抱著兩娃子一起去了老嬸家中。

    老嬸家這也才剛吃過晚飯,老嬸和香兒正在收拾桌子,而老叔卻坐在一邊把汗煙抽得啪啪響,老嬸一邊擦桌子一邊與老叔打著商量。

    「孩子他爹,這鎮上的人都說這一品樓的東家開了個書齋,說要捐出兩百份束修,讓窮人的娃子也能讀書,不若我們明天帶小豆丁去書齋那邊瞧瞧,說不定能被選中也不一定?真不行我們可以找錦兒幫幫忙,這木捕頭不就是一品樓的東家嗎?他捐的束修讓他給咱勻個名額成嗎?」

    老叔狠狠的抽了一口汗煙,許是抽的太猛被這煙給嗆得直咳,眼淚都流了下來,老嬸伸手奪走他手中的煙桿,「和你商量事呢,你這麼猛抽煙算幾個事,這孩子上學堂可是大事,你咋就一點不關心呢。」

    「我咋就不關心了,我這不是正心煩著嗎?」老叔又從老嬸手中奪回煙桿,打算從荷包中再掏點煙比點上,只是摸了半天也沒摸出來,這才想到夏錦過年送他的煙絲剛剛那是最後一鍋都抽完了。

    「煩,你煩什麼?煩能解決事啊?」老嬸也是一肚子火,自家男人什麼脾氣她會不知道,這一輩子,最難的事就是讓他求人。

    「我不是不願意求錦兒幫忙,只是這木捕頭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對錦兒是個什麼心思,你讓錦兒去求他,這欠下的人情你讓錦兒以後拿什麼還?」老叔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把煙桿一扔又坐回他的凳子上。

    「唉……罷了!」老嬸放下手中的抹布靠在老叔身邊坐下,其實她又何償不知道這個道理,只是本來也沒想過小豆丁能有機會讀上書,可是現在機會就在眼前讓他如何捨得放手。

    香兒看著爹娘為弟弟的事吵架,她也感到很無奈,但是爹娘說得都有道理,站哪邊都不對,只能默默的幫娘親收拾碗筷和桌子。

    小豆丁從地上撿起他爹的煙桿擦乾淨遞給他爹,「爹,我不想讀書也沒關係,以後可以跟著您打獵。」

    「那可不行,我好不容易給你搞了個名額,你不讀書,那我這半天力氣豈不是白費了。」夏錦悠哉悠哉的跨進老叔家的大門。

    也不知他們說的話錦兒聽到了多少,老兩口尷尬的老臉通紅,還是香兒迎了上去,「夏天哥哥、嫂子、錦兒你們過來了,快進來坐。」

    說完還順手接過林氏手中的福妞,小丫頭似乎是認識香兒,香兒剛抱上手就用她了肉呼呼的小手往她臉上招呼,嘴裡還咿咿呀呀的不知說些什麼。

    香兒抱著福妞小豆丁也很自然的上來拉寶兒到一邊玩去了,留下幾個大人在一邊說話。

    「錦兒,你說得可是真的,小豆丁真的可以去讀書了?」老嬸對這天降的意外之喜又那麼幾分不可置信,聽了老叔的話她可是都準備放棄了的。

    「當然是真的了,錦兒今天都和小木說好了,明日您帶著小豆丁和我們一起去鎮上,小小木會親自帶他去報名,這讀書的事肯定沒問題。」還不待夏錦回答,看著老叔、老嬸那焦灼的樣,夏天忍不住搶著答道。

    「可這……」老嬸看著夏錦,想說這不是又得欠小木人情了,卻又不知如何說下去,這欠都欠了似乎多說也是無益的。

    「老嬸,您也別想多了,我們家欠他的人情還少啊,這所謂的債多不愁嘛,這多一樁少一樁又有多大關係。」夏錦拉過老嬸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輕輕拍著她的手背安撫的道。

    「唉……那就這麼辦吧,明日一早我們就隨你去鎮上。」聽夏錦這麼說老嬸也就不再推辭了,必定像夏天說得這事都已經是定下來,再說其他的就有點矯情了,只是錦兒這份情可得讓小豆丁這小子給記好了。

    老叔拿起煙桿習慣性的敲敲之煙鍋里的煙灰,從隨身的荷包里捏上兩下,這才想起來這煙是沒有了,悻悻的放下煙桿也不知說什麼好,想了半天只得了一句「錦兒,這事是老叔欠你了!」

    夏錦看著眼前這才四十歲不到卻略顯倉老的男人,話不多,但從來是一口吐沫一個釘,說一句算一句,也是這個人這麼多年來不斷的接濟著兄妹倆人,他們才能平安長大,不然以他這打獵的手藝不說小豆丁能上得起學,但至少以他們家的條件也可以比現在生活的更好。

    「叔,說什麼呢,要說欠這可說不得誰欠誰的,要不是叔護著哪有我們兄妹的今天。」夏天聽老叔這麼說心裡還真有點酸酸的難受,這半年多前還是老叔接濟他們家,若不是老叔又不口吃的總得給他們送上一點,他又哪來的膽子放下媳婦不管,見天的上山尋錦兒呢。

    「哥說得對,您老可別說什麼欠不欠的,真真要算起來還不定誰欠誰的,您和老嬸一直照顧我們,這以後也該換換了,只要你們願意以後我和哥哥就當你們是父母長輩孝敬著,這小豆丁和香兒自然就是我們的親弟、妹,他們的事我們自然是要上心著的。」夏錦說著說著便眼含熱淚,來到這個世界這家人一直給她很多的感動,不是父母卻為他們操盡兒女心。

    老嬸把夏錦摟在懷中也不知說什麼才好,就這麼輕輕摟著她,心中直嘆,這孩子果然是懂事的,這當初也是沒有白疼了他們。

    林氏看著這一家人,本來就是一件好事,結果卻說得一個個淚兮兮的,趕忙緩和下這氣氛道,「老嬸,今個兒這喜事可不只這一件呢?」

    小豆丁上學堂的事解決了,老嬸也來了精神,「哦,這還有什麼喜事說來我聽聽!」

    林氏簡單的把早上去看大伯娘,夏健托夏錦從鎮上給稍件東西回來送給林氏的事說了。

    「這麼說夏健對林氏是有那個心思了?」雖然上次在夏大伯娘家就看出了點苗頭,只沒想到只兩人發展的還挺快啊,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大姑娘就更不用忌諱什麼了,這事真要成了也可以儘快辦了。

    「那可不,這不晚飯時我把羅氏也叫過來問了,說是大伯娘提了親,問問她自個兒的意思,她也是點了頭的。」

    老嬸也想著要問問羅嫂的意思,本還想著明天找個時間搪問搪問,沒想道這林氏也是個早辦事的,這都問過了才來給她准信的,老嬸也替這大伯娘家興,這麼快便也心想事成了。

    「那敢情好,我明兒個就給他大伯娘送個准信去,沒準兒她這一高興這一身的病都能給好全了。哈哈……」老嬸想著明兒個夏大伯娘還指不定咋高興呢!

    「那成,這事也就托給您了,要是成就讓大伯娘選個日子在這個月里把這訂親的事給辦了,出了這個月也就不宜辦喜事了。」林氏也把自個兒的想法說了出來,必竟這從祖上傳下來的規矩在這兒,若是辦岔了這以後少不了被人指指點點。

    「這事我問過他大伯娘再給你准信,她可比我們著急得多,我瞅著你們這邊也要早做準備說不得過幾日又要辦喜事了。」老嬸這說得可是實話,之前老嬸去看她,夏大伯娘可是問了好幾次,只是這摸不清夏健和羅氏這兩人的意思,也一直沒敢給準話,這夏大伯娘可是急的好幾次差點要親自找夏錦說了。

    交待好兩件事,與老嬸約好明日卯時正來接他們一起去鎮上,夏錦他們便帶著兩個小娃子回去了,這都忙了一天了都累得慌,明日一天怕也是不得清閑還是早點爬上床歇著才是正事。

    第二日一大早,眾人也沒在家吃早飯便一起出發去了鎮上,今日里林氏沒有一起過去,只道這人多擠得慌,她就不湊這份熱鬧了,還是呆在家裡享清閑的好。

    老嬸也沒一起去,只由老叔帶著小豆丁隨著夏錦他們進城,她還思忖著早點去夏大伯娘家報喜呢,再說小豆丁這事夏錦都已經是安排好了,她去了也沒什麼事情。

    雖說他們來的不晚但比他們早的仍是大有人在,這馬車剛進了鎮子便不能在前行了,這滿大待人頭攢動的實在趕不進去,鎮上今兒個的人可比昨兒個還多,都是些父母帶著家中半大小子的。

    夏錦他們隨便打了個早點攤子坐下來吃早餐,讓紅袖繞路將馬車送到鋪子里去,然後順路去一品樓通知一下小木他們過來了,這接下來的事就要聽他的安排了。

    這早點剛剛上桌,小木便帶著木梓過來了,「夏大叔、夏大叔、錦兒你們早啊!」與眾人打過招呼,便也不客氣的撩袍在夏錦身邊坐下。

    習慣性的從夏錦懷中接過寶兒,逗弄著小傢伙道,「寶兒,有沒有想小木爹爹,昨天做夢有夢到小木爹爹嗎?」

    「寶兒,有想小木爹爹哦,可是寶兒昨天睡得很好都沒做夢唉,」小傢伙坐在小木懷中,想了想仰起頭看著他認真的道,「嗯,要不今晚寶兒做夢想小木爹爹好了。」

    夏錦實有點無奈的看著寶兒,這小傢伙只怕連自己也沒夢到過,現在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她會覺得這兒子越來越不像是自己的了,這人都道娶了媳婦忘了娘,怎麼到他這變成有了乾爹忘了娘了。

    「小木和木梓還沒用早膳吧,那便一起用點吧。」說著夏天便招來夥計,加了兩副碗筷。

    小木也不和他客氣,一邊細嚼慢咽優雅的吃著早點,一邊還不忘味他懷中的小人兒。

    用過早膳小木請大家去一品軒坐坐,只道大家今個兒是來早了,這書齋開業的吉時定在巳時三刻,而這書院招新卻是在未時才開始。

    夏錦突然有種想拍死自個兒的衝動,這城裡自個兒都跑了多少趟了,竟然都忘了問這招生的時間了,害得大家一大早便跑了過來。

    「那怎麼這麼多人進城?」夏天很是不解,既然是在下午,難道大家都不知道。

    「書院只招兩百人,大家都早早得過來等著,怕是到時排不上隊。」小木抱著寶兒與夏天並肩走在前面。

    夏天想想也對,這大興鎮適齡的學童可遠遠不只兩百人,這難得的機會誰家不想要呢。

    一行人便在一品軒的廂房中歇著,夏錦實在好奇,「木大哥,今兒個書齋開業你不用去忙嗎?」

    這茶水都上了兩次夏錦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按理說今兒個他應該忙得人仰馬翻才是,哪有時間與他們呆在這小小的廂房之中,品茶閑話家常。

    小木挑挑眉,理所當然的道,「書齋的事自有長生擔著,我過支也沒什麼事可做!」

    夏錦一愣,看來他是把所有的事都交給了手下之人,從來都是做甩手掌柜的了。

    木梓看著夏錦的神色便知道她是有所誤會了,「錦兒小姐誤會,這少爺必竟是公門中人,這大興鎮可沒多少人知道少爺是這一品樓的東家。」換句話說也就是沒人知道這書齋是他的,他自然也不用過去幫忙了。

    夏錦有點好奇的看著小木,她記得這傢伙可從來沒對他們隱瞞過他是一品軒東家的事,那為何木梓卻說沒多少人知道這件事,難道……他只是沒對他們隱瞞過這件事,那他又是哪來的自信他們不會說出去呢。

    巳時初,張長生便遣人來報,說是都準備妥當了,問兩位東家可要過去觀禮,他給留好了位子。

    小木問過夏錦與夏天的意見,都道左右無事便過去瞧瞧也無妨,其實夏錦是想看看這鋪子開業都要做些什麼?她可是完全不懂得,這鎮上的鋪子也是快要開業的了總得看看別人家是怎麼置辦的。

    張長生聽聞這兩位東家都要過來,連忙把手頭上的事安排妥了,親自迎了上來領著小木等人來到事先安排好的位置。

    小木示意他下去忙他的事便好,不用在意他們,張長生又向夏天、夏錦行了個禮才退了下去。

    時辰一到鞭炮齊鳴,圍觀的人潮把整條馬路圍了個水泄不通。書齋的夥計和衙門的衙役連手清楚出一片空地,那四維書院的院士便在其中大賣文章,當中更有不少商家看在一品樓東家的面上請來的鑼鼓、舞獅以及一些雜技表演,看得圍觀的人瞠目結舌、大呼過癮。

    這重頭戲還在後面,這后番熱鬧下來,張長生便請了這四維書院的院士為書齋揭幕,當牌匾上的紅綢被掀下來時,便代表著書齋正式開業。

    那院士與張長生讓開身,人潮便向書齋涌去,前兩日這鎮上便都傳了個遍,這『乾書樓』開業當天,這書齋里的書本一律五折銷售,這買兩本還能獲贈一本,那可是以平時的價錢能買上三本書啊。

    這不論是需要書本的學子,還是大戶人家需要充斥書房,都紛紛不放過這難得的機會,一時間你推我擠紛紛堵在門口。

    張長生看著這情況也不著急,只是安排了兩個夥計站在門口手裡拿著特製的竹籤,只聽他大聲開口道,

    「各位父老鄉親,感謝各位過來捧場,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書齋今兒個開業優惠大酬賓的事,這優惠是有的但是必須是要拿到我手中竹籤的人才能在結賬時優惠,請大家自覺排好隊,我會挨個發放竹籤,每十人為一輪,每輪可以有一刻鐘的時間選書,出來結賬時請將這竹籤與書本一起交給賬房,此物只有今日有效。」

    此話一出,不過一柱香功夫,這一條長長的隊伍便在書齋門前排了起來。

    夏錦看著張長生不過三言兩語之間便把剛剛擁擠的情況給解決了,而且是早就設想過今日的場面,並且早有準備,也難怪年紀輕輕小木能把他給提上來做這『乾書樓』的掌柜。

    夏錦不由得看向小木,這傢伙看人的眼光的確不錯,而且他有現代人的經營理念,懂得放權讓手下人去做,那不是事事抓在手心,這樣反而會輕鬆很多,也有更多的時間去賺其他的錢,這人的生意頭腦的確是不簡單。

    小木見夏錦看著他若有所思,瞧著其他人都注視著書齋方向在沒有人看到他的時候悄悄靠近夏錦耳邊悄聲道,「錦兒這麼盯著,我都不好意思了,莫不是覺得我最近又變俊了?」

    夏錦被他一嚇差點叫了出來,看他在眼前放大的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傢伙的臉皮真真是越來越厚了,都快趕上那城牆拐彎的地方了。

    「俊沒看出來,這皮到是似乎越來越厚了。」夏錦瞧著左右無人在看他們,便大著膽子伸手扯著小木的臉皮向兩邊拉。

    小木沒防著她會來這一手,可是真真著了道,雖說這臉皮被錦兒扯的生疼,心裡卻美滋滋的,想著錦兒今個兒可是主動摸了我的臉呢。還真不知道他也腦子是怎麼長的,那明明就是捏好吧。

    他們以為自己的小舉動沒人注意,卻忘了小木懷裡還有個小娃兒呢,只見小傢伙有樣學樣的扯著小木的臉皮道,「小木爹爹臉皮厚。」

    這小傢伙可不似他們悄悄話,雖說這聲音不大卻可以讓身邊的人聽個清楚,待老叔他們回過頭來時便見著寶兒扯著小木的臉皮說這話。

    「寶兒,沒禮貌!」夏天一臉不贊同的看著夏錦,她咋也不管管呢。

    夏錦扭過頭去假裝沒看到夏天的臉色,這事本來就是她帶頭乾的,她哪好思來說寶兒。

    到是小木立時替他解了圍,「夏大哥沒事的,我和寶兒鬧著玩呢,這會子書齋這邊也沒什麼事了,中午在一品樓有宴席,我們一起過去吧,順便帶著小豆丁去見見先生。」

    小木這一岔開話題,夏天也不便再說什麼,到是小豆丁入學的事比較重要,便隨著小木一起朝著一品樓的方向走去。

    小木帶著夏錦他們繞過一品樓的正門從的側門進了後院,而後直接上了二樓雅間,因著今兒個是流水席的最後一天,這一品樓的正門外可是圍了不少人,想從正門進出卻是十分的困難。

    小木他們一行進入其中一間雅間,只見裡面早有人赫然在坐。

    累死桔子了,凌辰四點零九分,終於把今天的一萬字碼完了,實在是沒力氣校稿了,有錯別字的還請親們見諒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