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七十六章 廟會VS萬人相親大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七十六章 廟會VS萬人相親大會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七十六章廟會VS萬人相親大會

    夏錦向添香使了個眼色,馬車本就駛的緩慢,小丫頭就勢從車上一躍而下,片刻便又回到車上。

    「小姐,今兒個是二月初一,鎮上有個月老廟有廟會,這些個人都是來趕廟會的,聽說今年的廟會可比往年熱鬧的多,除了有不少年輕的姑娘小伙趕廟會,還有不少四里八鄉的人也都進了城,全都是來趕這一品樓大開流水席的。這會兒就數一品樓那裡人最多,而且大夥都在傳『乾書樓』明日開業,和四維書院明天將招收兩百名新生免費入學的事,恐怕明日這城中的人會更多,聽說縣太爺都向府衙借了一百名衙役過來,說是怕明日有人趁機搗亂。」

    夏錦與夏天對視一眼,他們都知道小木要借著收寶兒為乾兒子這事,大擺流水席趁機宣傳『乾書樓』開業之事,只是沒想到竟然會搞得這麼大,連府衙都驚動了。

    夏錦瞅了眼添香,這丫頭出去不過盞茶功夫,竟然能打聽到這麼多消息,還天生就是做這種打探消息的料,她這種本事說不得以後還真能用得著。

    添香被夏錦盯得莫明其妙,還以為自己是做錯了什麼事,夏錦擺擺手示意她沒事,這丫頭這才放下心來,出來車廂在她姐姐身邊坐好,幫著紅袖一起駕車。

    馬車在鋪子門前緩緩停下,夏錦早在車中便與兄嫂解釋過了,夏天也知道沈清風送的下人身份都比較特殊。

    全是得益於夏錦提出的種痘之法,赦免了死罪保全性命之人,更是心甘情願簽下了賣身契。

    夏錦也把紅袖和雲水煙、巧兒她們的事簡單的和他們說了一遍,只是將他們為自己報仇的那一段給隱了下來,怕嚇著嫂子。結果到是林氏含淚聽完幾人的故事,眼含同情的看著幾人。

    夏錦一陣無奈,這些個人還真沒幾個需要別人同情的,也不知道自己瞞著哥嫂這些到底是對是錯。

    這新鋪剛才裝修不久,屋裡一面的雜亂,還有不少工人進進出出的忙著,夏錦讓紅袖把車趕到後門。

    添香先行下車敲門,這院中之人聽說小姐帶著家人過來,莫不是十分歡喜,後門大開迎了馬車進來。

    這後院之中因著不需要裝飾到是被收拾的乾乾淨淨,夏錦幾人下得車來,便被迎進廂房中稍適休息,更有那精明之人已去前面鋪子中給眾人送信說是小姐帶家人過來了。

    眾人給夏錦請了安便立在一邊等著她吩咐,夏錦也不多話,只指著兄嫂道,「這是我兄嫂,也是夏家一家之主與當家主母,你們便喚東家和東家娘子便成。」

    夏錦介紹完,眾人便一同向夏天與林氏問安,「見過東家、東家娘子。」

    許是昨日里去過夏家的人稍回的信息,知道這夏家除了夏錦還有幾位主子,雖說她們只是賣身與夏錦的,但是主子尊重的人他們當然也必須敬重。

    是以這禮節方面自是不會有疏漏,就是先前夏錦還擔心這些個人當中必定向沈慕之這樣的人都是大有來頭的,怕他們心中若有不忿怠慢了兄嫂。

    其實這點她到是完全多慮了,這些個人都是完全忠於她的,就是她現在叫她們去死她們也不會有說什麼,更何況只是多認兩位主子。

    這就是古代人的奴性,一旦認主便絕對忠誠,當然這與簽賣身契買來的奴僕是不一樣的。他們這些人是指天發誓誓死效忠的,這誓言可比那一紙契約有約束力的多,更何況在眾人心中能留下這條命,能從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把他們撈出來,都是因為主子。

    給眾人介紹完,夏錦便打發其他人先出去了,只留下沈慕之問問這幾天鋪子的情況,「準備的如何了,準時開業可有問題?」

    夏錦也知道要在這短短几日之內把這鋪子改造好,的確是工期緊、任務重了,但是若能合理安排,也的確不成問題,但她還是想問問沈慕之這進展情況。

    「回小姐的話,這樓上的廂房已經改好了兩間,剩下的明日便可以完工,這樓下的柜子也早就讓木匠在家中做了起來,過兩日那也可送過來。

    只是有一事要向小姐稟報,小姐要的那琉璃柜子有點問題,咱們鎮上到是有家琉璃鋪子,只是裡面多是一些小玩件,並沒有小姐要的那麼大的一面琉璃。

    那老闆到到是說了小姐要是想要那麼大的琉璃件,不妨去府城的方氏琉璃鋪子看看,他們家到是有一面祖傳的琉璃,只是是否願意割愛就不知了,在下打算明日便去這府城中走一趟……」

    夏錦抬手打斷了沈慕之接下來的話,「不用,後日我親自走一趟。」

    夏錦心中有些思量,這面琉璃即是人家的祖傳之寶只怕想弄到手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不付出相應的代價是不成的,更何況她也想看看這個時代琉璃製品生產的水平。若是可以她還想多做幾樣東西,不若自己親自走一趟來的方便。

    「錦兒,這府城離咱們這可有近百里之遙,就是馬車也要近一天的時間,你個姑娘家可不安全,不若就勞沈……兄弟走一趟。」這沈慕之曾經可是將軍出生,夏天可從來沒見過如此身份不俗的大人物,即便是現在落了難,但那通身的氣派也是不容小覷的,夏天也一時拿捏不準如何稱乎才對,最後也只能稱之如沈兄弟。沈慕之沖著夏天一拱手,示意自己不敢當。

    然而夏天現在更在意的是夏錦要去府城的事,不說這路途遙遠,這路上的安全也是無法保障,更何況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鄉下人,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看,除了大興鎮也沒去過更遠的地方,如何放心妹妹獨自遠行。

    「哥哥不用擔心,我此去府城也不全為了這琉璃,這夏家的糖坊也不可能永遠就在這大興鎮發展,總有一天會走出去,我想藉此機會去府城走走,也可長些見識。」夏錦知道他哥擔心什麼,只是這次出行她是勢在必行。

    「可……」夏天還待再說什麼,卻被林氏給扯住衣袖,沖他打了個眼色,好似在說你家妹子,你還不知道,她決定的事有誰能勸的動,與其在這勸她打消主意,還不如想想其他的更好。

    「錦兒,這去府城少說也要兩三天才能來回,不如多帶上幾個人,也免了我和你哥擔心。」林氏這話到是說到夏天心坎上了,他也是知道輕易的不能讓夏錦改變主意,還不如勸他多帶上幾人比較放心。

    「嫂子,我這次去本就打算帶上紅袖、添香和沈慕之一起去,路上安全你們就不用擔心了,這府城說遠也不遠,這清晨出發,黃昏便可到不用歇在路上也沒什麼不安全的。」要是在現代這也不過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根本就不算什麼。然而在這裡卻似遙不可及,想出一趟門可真是不容易。

    既然夏錦心意已決多說什麼也是無益的,聽到她說會帶上沈慕之,夏天這心裡多少也放下了些,至少人家可是當過將軍的,帶他一起這路上應當不成問題。

    這鋪子里也沒什麼事,夏天準備帶著家人一起出去逛逛,昨天夏錦便和林氏說過,今日進城要給家中眾人準備春裳和夾衣了,正好可以去布莊看看衣料。

    林氏想得卻是另一件事,今天是難得的月老廟的廟會,他想讓夏錦也去拜拜,必定這姑娘大了,總是要求個好姻緣。

    「錦兒,瞧著這天色還早,不如我們先去逛逛廟會,吃過飯再去布莊好了。」林氏看著夏錦道。

    夏錦多少也能明白嫂子的心思,既然她想去那便去好了,這種事信則有不信則無,也好讓她安心。

    更何況她身邊的幾個丫頭年紀也不小了,去拜拜也是不錯的,沒準過個一兩年就要把她們配出去,給不好耽誤了她們的親事。

    這月老祠說遠也不遠,說近也不近,這要從鋪子里走過去少說也要一刻鐘,這條街向西走到頭再向北轉,沿著江邊直行便能到那邊。

    瞧著這街上人頭攢動的,馬車行將起來只怕還真有幾分困難,幾人一致決定還是步行過去的好。

    紅袖與添香走在前面為幾人開道,林氏和夏錦抱著孩子走在中間,而夏天和巧兒則在護在他們兩邊,怕這人群擠著他們。

    幾人沿著人朝的方向前進走了近一盞茶功夫才到一品樓門口,瞧著這門口推起的長隊,夏天也打消了進去打招呼的念頭,這麼多人只怕這劉掌柜也忙得腳不沾地。

    卻不想正巧見著木梓從樓中出來,見著夏天他們立刻迎上來打招呼,邀請他們到裡面坐坐。

    「不了,我們打算去逛逛廟會。」夏天直接拒絕了木梓的邀約,說出自己的打算。

    「那可巧了,我也正準備去月老祠。」木梓聽到夏天說要去廟會,立馬提出同行。

    「兄弟也打算過去拜拜,也對,是時候該成個家了。」夏天也不和他客氣,邀他並肩而行,一同朝著月老祠而去。

    「夏大哥,可是誤會了,我是去找少爺的,今兒個這鎮上的人太多,縣太爺把三班衙役全都派了出來,少爺正領著人巡視月老祠那一片呢。」木梓也聽出夏天是打趣自己,乾脆也與他說個明白,少爺都沒成親,哪裡輪得到他。

    「小木也在那邊,那敢情好,昨日家中人太多,都沒好好與他喝上一杯,今個兒我做東再聚上一聚。」夏天聽到小木也在可是十分開心,昨日因著家中事情太多招待不周,還讓小木幫著應酬客人夏天覺得過意不去。此時正好借著機會謝謝人家才是。

    木梓聽到夏天要再請他們吃飯自然是開心不已,雖說少爺待他不錯,吃穿方面從未短過,但是這吃飯嘛還是要看人的,一般人想請他們是看不上。

    但若是夏天請吃飯相信少爺一定很開心,必竟少爺可是一直惦記著人家妹子呢,自然想討好大舅哥了。

    夏錦可算被這月老祠中景象嚇了一跳,那場面可謂是人山人海,青一色的年輕男女,讓人忍不住懷疑這整個大興鎮適婚的男女是否都到了這裡,當然也有一些陪著子女來的長輩或是陪著弟、妹過來的兄嫂,好似夏天他們。

    見識過現代萬人相親的盛況空前,而此時夏錦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見到古代版的萬人相親大會,夏錦思忖著這麼多的年輕男女不會趁著這廟會出來相看相看,若是有中意的便留個信物或是扔個絲帕,待日後好上門提親吧,夏錦還真被自己這超強的想像力給嚇了一跳。

    木梓一到這廟中便去尋小木去了,夏錦領著幾個丫頭才拜了兩個殿小木便已過來,也不知在哪換的衣服,此時竟已是一身的便裝了。

    「凌大人安排了一隊人暗中巡查。」收到夏錦好奇的目光,知道她不會出聲相詢,乾脆便自己說了出來。

    小木從她手中接過寶兒逗弄他道,「寶兒可有想小木爹爹?」

    「想的,娘親帶寶兒去府城后,寶兒也會想小木爹爹的,寶兒還會給小木爹爹帶禮物。」夏錦恨不得上去敲敲他的小腦袋,這小傢伙就是個小間諜,他們剛才商量的事,這會兒他就告訴了某人,還有就是她什麼時候說過要帶他去府城了,雖然她也沒想過把他留下。

    小木聽到寶兒的話一臉的不贊成,她不是答應自己要參加書齋開業的嗎?

    「錦兒,是明日要動身嗎?再等一日如何,明日書齋開業,縣太爺向府衙借了人手過來,待明日一過,我便要送這些人回府衙,順便去府衙述職,到時一起走也安全一些。」

    小木以為夏錦這明日就要走,難免有點肯求的語氣在裡面,讓人聽著有點可憐兮兮的味道。當然這裡面有幾分真,幾分假也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木大哥誤會了,既然答應了明日要參加書齋開業的事自是不會反悔,我們後日一早啟程。」這本來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既然他都知道了說出來啟程也沒什麼。

    「那到是巧了,後日讓錦兒和你們一起,我也就不用擔心了。」夏天聽到小木也要去府城更是喜不自甚,有小木跟著他就更不用擔心夏錦的安全了,本來寶兒說出要去的時候他還想反對來著,必定他年紀還太小,可是現在小木說要去,他便也不再反對了,有小木這乾爹照顧他,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聽到自家哥哥就這麼愉快的把這件事給決定了,夏錦心中忍不住嘆息,跟這傢伙一起才真的需要擔心好吧,這傢伙的私心可是好比那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哥哥之前還不是提醒自己要保持距離的嗎?現在咋過放心讓自己與他一起上路了呢。其實,在小木為救夏錦受傷之後夏天也是糾結了好久的,最後覺得還是順其自然的好,要是小木真心待錦兒,這未必就不是一斷好姻緣。

    中午夏天拒絕了小木去一品樓用膳的邀請,今天的一品樓的人只怕也不會比這月老祠中的少,夏天在這沿著江邊尋了一家尚算乾淨的酒樓與眾人一起用了餐,因著這一品樓中開著流水席,這其他酒樓中的生意就更顯清冷,掌柜的見到夏天他們更是親自迎了上來。「幾位客官裡面請,不知幾位是在這大堂用餐,還是要去樓上雅間。」

    「樓上雅間吧」夏天尋思著今天這女眷居,若是在樓下用餐她們難免有點不自在。

    「幾位客官請隨我來。」老掌柜親自領著眾人上了二樓,將眾人領進一間名為「菊」的雅間。

    這間酒樓便是當初夏錦看中的那間,只是沒想到這短短十數日便已經是換了東家。

    「掌柜的,今日這鎮上如些多的人,何故你這酒樓中生意如此冷清。」夏錦自然明白所謂何事,但還是想聽聽這掌柜是如何說道的。

    「客官有所不知,聽說這一品樓的東家,昨日收了個乾兒子,在一品樓中大擺流水席,是以這城中之人大多都去那邊吃席去了,所以我這酒樓中才沒有什麼人。」

    掌柜的說得到也實情,但是他似乎不知道他說的兩人此時在做在席間,一大一小兩人正玩得不亦樂乎。

    「原來是這麼回事,只是這樣一來不是影響了同行生意?」夏錦有點不明白,這同行相忌自古有之,如何這掌柜的說起來並無半點不忿,似乎還隱隱有幾分敬意。

    「呵呵,損失這點又算得了什麼?左右不過三日時間,到是那一品樓的東家到是真真讓人佩服,聽說他在鎮上開了一家書齋,名叫『乾書樓』明日開業。

    開業當天不僅向書院贈書,還要出錢捐出二百個人的束修,供兩百個學子免費入學,這才叫大事,這鎮上的人哪個不盼著為自家娃子爭上一個名額,盼著娃子以後能有出息呢,這樣的生意人才真真叫人佩服。」掌柜的說著還豎起大拇指,表示自己真的敬佩此人。

    夏天聽完那掌柜的話不由得轉頭看向小木,當初商量這書齋的事時他也是知道的,錦兒只是說這無本的買賣不好意思多要那麼多的分利才要拿出一部分來印書捐贈給有需要的人。

    他沒想到小木竟也無此大義,竟然也捐出兩百名學子的束修,這樣一來這大興鎮便能多兩百名能上學堂的孩子,而以後這些個孩子必定能比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出息。

    只是此番看來這掌柜似乎不知道他所說的人便在他面前,不然只怕還不知道要如何激動呢。

    夏天打發走了酒樓的掌柜,讓他趕緊著把飯菜給上上來,只道幾人也是逛了一上午都是又累又餓,那掌柜抱拳直道招呼不周,便下去準備飯菜去了。

    而某人坐在那裡臉色不變,只是仔細留意便能看到某人嘴角上揚的弧度可比以往高上幾分,還得意的沖夏錦抬抬下巴。

    夏錦倪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他,這傢伙可臭美的緊,只是接下來寶兒的舉動卻是真真實實的逗樂了眾人,只見小傢伙也學著小木那樣沖著夏錦抬抬小下巴,小樣子要多萌有多萌。

    夏錦括括他的小鼻頭,伸手把他從小木懷中接過來,這小傢伙要被某人給帶壞了,「寶兒乖哦,可不能跟別人學壞了,不然娘親可不疼你了。」

    「娘親,寶兒不學壞,娘親就疼寶兒對不對?」小傢伙抱著夏錦的脖子,額頭抵著額頭問道。

    「當然了,娘親是最疼寶兒的了。」夏錦抱著寶兒親親他的小額頭。

    「那寶兒要做個好孩子,寶兒也是最疼娘親的。」小傢伙舉起小手保證,那一本正經的模樣別提多可愛了,只是接下去的話卻讓夏錦不知如何回答。

    「可是,娘親說別人是誰啊,寶兒是娘親的乖孩子,寶兒不要和別人學。」小傢伙認真的看著夏錦。

    然而某人也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等著她如何回答,夏錦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要不是他多作怪,她用得著借著教育寶兒的時機暗喻他嗎?

    現在到好變成她騎虎難下了,總不好對說寶兒說她剛剛說得會教壞他的別人就是他的小木爹爹吧,只怕真要說出來了又得挨哥哥的訓了。

    「娘親說的別人就是外人,是除了娘親、舅舅、舅娘、還有爺爺以外的人都是別人。」夏錦努力的和寶兒解說,只是小傢伙正直好奇心旺的年紀,似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架式。

    「那小木爹爹也是外人嗎?可是小木爹爹不是寶兒的爹爹嗎?」寶兒指著剛剛一直抱著他的人。

    小傢伙似是要問到夏錦承認小木不是外人為止,在夏錦不注意的時候悄悄沖小木眨眨眼睛,小木樂在心中臉上卻毫無表示,他這兒子果然是個聰明的孩子,現在都學會要她娘親承認自己不是外人的,這小子果然沒有白疼他。

    夏錦被寶兒的話給問住了,按理說這小木對寶兒來說還真不算是外人,只是要她怎麼說寶兒才能懂呢,若是自己承認小木不是外人,這傢伙又不知道會怎麼想了。

    到是夏天看著夏錦的為難,又從夏錦懷中把寶兒抱了過去,「小木爹爹當然不是外人了,不然娘親也不會讓你拜小木爹爹做乾爹了啊!」

    小傢伙得到夏天的回答似是還不滿意,又轉回頭沖著夏錦問道,「娘親,舅舅說的對嗎?」

    夏錦也實在無奈,這小傢伙也不知是從啥時練就的這身本事,他想知道的事若不把你問答應了,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是了、是了,舅舅說是就是吧。」夏錦回答的十分敷衍。

    聽到夏錦肯定的回答,小傢伙顯得十分開心,眉開眼笑的只見牙不見眼,蹭蹭得從夏天身上下來,又撲進小木懷中,摟著小木的脖子道,「小木爹爹,你聽到了吧,娘親說你不是外人哦!」

    小傢伙邀功似的語氣,聽得小木開心不已,揉揉的他小包子頭道,「聽到了!」

    夏錦聽到這一大一小兩人的話,心中隱隱覺得似乎是上了這小子的當了,她怎麼覺得這小子是變向的替小木要名份呢,難到是自己想多了嗎?

    趁著這飯菜還沒上桌,夏錦想著另一件事,再三思量后還是決定請小木幫個忙,只是這人情債卻似滾雪球似的越滾越大了。

    「木大哥,這明日書齋開業,這捐助兩百個學子名額是如何選出來的?」夏錦想著小豆丁也是該入學堂的年紀了,雖說他也跟著寶兒他們一起和哥哥認過幾個字,但是總不能與學堂先生教的比。

    再說寶兒他們還小也是邊學邊玩的,實在是不適合他的,現在有這機會,能把他送進學堂老叔老嬸想必也是十分高興的,只是這家中條件有限,就算想讓他進學堂也是沒有這個能力。

    她要是替小豆丁出這筆學費想必以老叔的脾氣說什麼也不會同意,此時小木反正也是要捐助兩百名學子的,不如就走走這個後門,看看能否幫小豆丁爭取一個名額。

    若是這當中真是早定下了什麼規矩,那她便偷偷幫小豆丁交了這束修,且說是獲了這捐助的名額,老叔老嬸也不會知道。

    「這到沒有什麼定製,之前和這四維書院的院士說過這兩百名學子便由他定了,讓他挑一些聰明伶俐的便成,錦兒可是想幫小豆丁要一個名額?」

    小木聽到夏錦問之事,心中便也能猜到幾分,與夏錦家關係較好的,家中有適齡的孩子又能讓夏錦如此上心的只能是老嬸家的小豆丁了。

    「不瞞木大哥的確是為了小豆丁,若是不方便我可自己掏這份束修,只求讓四維書院收下這孩子,對老叔老嬸只說是受了捐助便好。」夏錦也不想小木為難,必竟這交託出去的事總不好反悔再去摻上一腳,她也只求這別到老叔他們面前說漏了嘴便成。

    「錦兒,這事說得在理,老叔那脾氣只怕不能輕易接受我們送小豆丁上學,小木這事還得麻煩你同院士說一聲。」夏天聽到夏錦的話也覺得十分在理,還是錦兒想得周得,這小豆丁的確也是該上學的年紀,可別荒廢了才好,眼下正是一個好機會。

    「這事也好辦,我瞧著小豆丁也是個聰明的孩子,不若明日讓老嬸帶他過來,明日讓先生考教他兩句,想必入學是沒有問題的。」

    小木這話說的隱晦其實也就是說這事沒有問題了,反過來想想這兩百份束修本就是他捐助的,明日他若帶小豆丁過去,只要不是太白目的先生絕對不會不給他這面子。

    夏錦和夏天也就放下心來,一頓飯吃得可謂是賓主盡歡,這夏錦解決了一樁藏在心裡很久的事,夏天也因後日妹子出行可與小木和眾衙差同行而放下心來,小木更是因為得到與夏錦一起出行的機會,而且又讓夏錦欠下他一份人情。

    吃完飯夏天說他們要去市集上逛逛買點,小木便於他們分道揚鑣,難得的小木沒有纏著與他們同行,還真讓人覺得有點奇怪。

    這傢伙從與夏錦他們分開便直奔縣衙而去,問過門房這凌大人在後衙的書房中辦公便三步兩步的沖了過去,一腳踹開這書房的門,「後天我送府城的衙役回去!」

    他這一番舉動差點沒把這縣太爺從寬大的太師椅上摔下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更是讓凌大人一頭霧水。

    「什麼?」凌大人不明白他這話到底是何意,這府城的衙役認識過來,難道還不認識回去不成,需要他送?莫不是自己聽錯了?

    小木又把剛剛說過的話一遍,這下縣太爺知道自己沒聽錯,只是不知道這傢伙又是哪裡抽了。

    「為什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咱們向府城的衙門借調人手過來維護治安,現在人家回去我們也得表示表示不是,總得派個人過去向知府大人當面道個謝什麼的。」小木說得有板有眼,凌大人也差點就相信了。

    這隻能金榜題名為三甲進士,凌凡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以他對小木的了解,那傢伙何是會如此知法守禮過,要去府城只怕也是假公濟私罷了。

    只是直覺告訴他,小木此次著急去府城說不定有好戲可以看,是以他不打算這麼輕易放過他,「別說那種你我都不相信的鬼話,說吧此次去府城是有什麼事,這縣衙里可還有不少事離不開木捕頭你啊?」

    凌凡中間有節奏的敲擊著椅子的扶手,眼含置疑的看著小木,然而他最後一句話里也多了幾分威脅,你若不說清楚也是休想我放你走的。

    「關你屁事!」小木對於凌凡那種愛看熱鬧的個性可是了如指掌,他才不想讓他知道自己去幹嘛,要是真讓他知道了,說不得他也要找個什麼借口跟自己過去看熱鬧。

    「怎麼不關我事了,你可是我的下屬,下屬做什麼我這個做上司的當然要清楚。」雖然凌凡知道拿身份來要挾小木是大錯特錯,但是還是忍不住試試。

    「上司?看來你是真的很想回京了?」小木越過寬大的書案突然逼近凌凡,在他眼前只有一寸的距離時停下來看著他。

    凌凡被嚇了一跳,他哪想到小木會突然逼近他,現在兩人之間的距離只能有曖昧能形容,凌凡都覺得只要自己微微撅嘴便能吻上小木的唇。

    凌凡被自己的想法驚得一身雞皮疙瘩,猛的伸手抵上小木緊實的胸膛慌忙推開,小木也不在意他突然出手,只是退後一步,雙手環胸看著凌凡尷尬、狼狽,紅暈慢慢爬上脖頸的樣子覺得很有趣。

    等凌凡整理好自己的情緒時,小木也看夠了熱鬧,凌凡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不用這事要挾我會死嗎?」

    「不會,但是我會混身難受,有這麼好用的把柄捏在手裡不用不是傻子嗎!」小木說完也不等凌凡的答得便轉身離去,他知道凌凡這算是答應了。

    凌凡有時真的很想把小木綁起來很很的抽打一頓,這傢伙就會用這事來要挾他。

    夏錦他們一路逛下來,可是買了不少小玩意讓紅袖和添香那兩丫頭拿著,雲水煙更是央著夏錦帶他們去胭脂水粉鋪子里逛逛,夏錦只當她愛打扮便隨著她一起去了。

    哪想到這丫頭挑挑撿撿一下子買了幾大盒的胭脂水粉,只聽她道,這些個東西哪些適合夏錦,而哪些比較適合林氏。

    林氏拿著她挑的膏脂圖了一點在手背之上,感覺這顏色這質地的確比自己以前選的要好得多,而且她雖選得東西都挺好但這價錢卻不貴,難得的是這東西也的確是最適合她不過。

    林氏揮手讓那水粉鋪子的老闆娘都包起來,夏錦還看著這些個為她準備的脂粉一陣頭疼,待想再說什麼,卻看見她嫂子那不贊同的眼色,也只要不在反駁,末了夏錦又讓雲水煙幫著再挑上一套帶回去送給香兒。

    讓跟著來的幾個丫頭也一人挑上兩樣可心意的帶回去,這年輕的姑娘就沒有不要俏的,可把幾個丫頭高興壞了。

    恐怕只有夏錦一人會對著這胭脂水粉頭疼的了,雖說現代的畫妝術已經是十分了得,可以把一個平凡的人畫的猶如仙子下凡塵,但是夏錦從來就愛這個,加之本就生的不差,雖不能說天生麗質,但也算是清秀可人,更是沒有必要在這畫妝上下功夫。

    但林氏可不認為這樣,覺得姑娘大了就得好好妝扮起來,這女為悅己者容嘛,更何況『三從四德』的『四德』中『婦德、婦言、婦容、婦工』,這婦容便占其中一項,可見這女子容貌也是很重要的。

    夏錦也知道林氏是為她好,無奈只好收下這一堆的脂粉,只是這回去這用與不用可就在於她自己了。

    從胭脂鋪中出來,這四個丫頭手中都是大包小包提了不少,夏錦打發巧兒與添香先將這些東西送到鋪子里去,回頭便去這條街上的『福滿樓』中找自己等人便成。

    兩丫頭領命走了,夏錦才對林氏道,「嫂子,夏健讓我給他稍件禮特送給羅嫂,我們去福滿樓中看看好了。」

    林氏好笑的看看夏錦,「你這丫頭貫會捉弄人,早上在大伯娘家,你那一嗓子可是讓一屋子的人聽了個正著,只叫羅嫂臉紅的跟什麼似的。」

    這媳婦和妹子逛街,自己也就是個陪襯的萬萬沒有自己什麼事,夏天老老實實的抱著福妞跟在兩人身後,看著這姑嫂兩人聊得熱絡。

    「嘿嘿,嫂子……我哪有捉弄他們,我也只不過是重複一遍夏健的話罷了,再說了我這也是幫他們,你說我要是把東西給他稍回去了,他要是不好意思拿出手這不是白白浪費了一番心意嘛,乾脆我就直接幫他說出來唄,這事不也順理成章了。」夏錦挽著林氏的手一起跨進這福滿樓。

    「就你會說,不過這事到真是可以定下來了,看著今個兒他們倆似乎都是有意思的,這事回頭我和老嬸說說去,乾脆趁著現在定下來,不然過了這頭一月,夏健可是要給夏大伯守一年的孝,都不適合辦喜事的。」林氏想了想這村中的風俗對夏錦說道。

    這村中自古便有的習俗,這家中長輩過逝若是有喜事便要在一月內辦了,不然便要等到守完一年的孝期才能辦喜事。

    本來夏錦也是準備讓他們一年後成親的,但是這訂親的事還是趁早辦的好,免得這兩人以後被人在背後議論。

    「那就麻煩嫂子了。」夏錦想想也覺得這事由林氏和老嬸說比較穩妥,也就不和林氏客氣了,便把這件事全權託付給林氏。

    二人才跨進這福滿樓的門早有機靈的小二迎了上來,那小二見著夏錦便眼前一亮,這位可是大主顧,之前可是一次在這鋪子里買了二十多兩的手飾,今個兒若是招呼的好了,說不得也能賣出去不少了,想著更是殷勤備至。

    「小姐、夫人,不知想買點什麼?小的給您端出來挑挑。」小二眉開眼笑的站在二人身前,客氣的為兩人引薦。

    夏錦估摸著夏健給的二百文錢,想想有什麼是這個價錢給買得下來的,與林氏在櫃檯前轉了一圈,最終選了一對比較精巧的耳環,討價還價一番、幾乎是磨破了嘴皮才以二百文的價格買了下來。

    不只這店小二不懂為何上次那麼大方的小姐,今天竟為這二百文的耳環與他討價還價這麼久。

    「錦兒,若是夏健給的錢不夠,我幫他添點就是何必如此為難呢。」出了福滿樓的門林氏終於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這是夏健送給羅嫂的禮物,自然要用他的錢買才能表示誠意嘛,若是我們補貼了錢進去,那這到底算是誰送的呢,豈不是浪費了夏健一番心意。」夏錦心情極好的將這一對小巧的耳環包好,收進自己的荷包里,等著下午回家給夏健送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