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七十五章 我是個有誠信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七十五章 我是個有誠信的人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七十五章我是個有誠信的人

    夏錦好笑的把他送到嫂子身邊讓嫂子帶著,自己又出去忙活了,這還沒出得了門呢,就差點被小豆丁撞個正著,還好她反應快側了半個身子躲了過去。

    「這急急忙忙的做什麼呢?要是摔著了可怎麼好?」夏錦眼急手快的一把抓住小豆丁的后領幫他穩住身子。

    「嘿嘿、錦兒姐姐我找你呢!」小豆丁不好意思撓撓後腦勺,沖著夏錦傻笑。

    「找我啥事啊?」夏錦好奇這小子一天到晚東竄西跳的沒個正形,找他能有什麼事?

    這小子一定要趁這次書齋開業,幫他爭取一個名額把他給送進學堂去學點東西,可不能讓他就這麼整天這樣到處亂跑給荒費了。

    「錦兒姐姐外面有人找你呢,從村口都跟了一圈的人過來,你家門口都給圍上了。」小豆丁說的眉飛色舞,好不帶勁。

    夏錦一聽不由得皺起眉頭,夏錦現在只要聽到有人圍在她家門外就莫明的不開心,就說她來到這世界前後也不過大半年的時前,前前後後就被人家圍了幾次,次次都沒好事,這次又不知道是鬧的哪出。

    「走,出去看看。」夏錦拉著小豆丁便往門外走。

    「錦兒姑娘,你還認識我嗎?我和我家那口子給你送大肥豬來了。」夏錦這才剛出門便見一身皂色腰襖,手挽布包的婦人向她打招呼。

    夏錦狠狠的戳了戳小豆丁的額頭,這死小子說話也不說清楚,這一驚一乍的,害得她還以為又有人上門找麻煩了。

    夏錦笑著迎上去,「勞朱嬸子和朱大叔跑這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快裡面坐。」只見是那城東大柳樹下賣豬肉的兩口子,只見那朱大叔一手揪著一隻豬的耳朵讓兩大傢伙別到處亂拱,聽夏錦叫他便抬頭沖她笑笑。

    夏天聽到我面鬧哄哄的便也從家裡出來了,見這情形便招呼海子和張大叔他們拿了麻繩把兩頭大肥豬給拴在門口的大樹下了。

    這兩人跟著夏錦進了門,夏天趕緊得給跟來看熱鬧的人解釋道,「今兒個家裡辦喜事,請大夥中午過來吃個席,這時家裡一片亂就不請大家進去坐了。」

    這人來的快去得也快,一會便走了乾淨,都爭相著回去送信,這夏天家今個兒可是要開流水席的,回去通知家裡的今個兒不用燒飯了,都去夏天家吃席去,這夏家村可是有快二十年沒開過流水席了。

    夏錦請了兩人在堂屋坐下,這兩人夏錦可是一直都感恩於心的,不說其他就那次為了找寶兒,這朱老大的媳婦也是大義滅親,帶著夏錦他們只衝進了朱老七家中,雖說最後也沒找到人,但人家這份情夏錦還是記著。

    是以待這兩人要多了幾分親切,這次家中要用這肉夏錦也是特意交待紅袖去他那買的,只是沒想到這兩人竟然給親自送來了。

    「大叔、嬸子,來了可就別走了,怎麼著中午也得留在這吃個酒席。」夏錦笑著沖朱嬸說道。

    「哎、哎錦兒姑娘,朱嬸子我今個兒可沒打算那麼早回去,聽說你家辦喜事我可是來給你打下手的,這喜宴自然也是吃得。」這朱老大的媳婦說得客氣,但眼睛總是亂瞄。

    只是夏錦總覺得,她似乎在找什麼似的,說話間總是到處瞅著,剛開始夏錦還以為她是想看看自家這裝飾。

    後來看到朱老大給她打過幾次眼色時,她收斂了幾分,可是過了一會又忍不住到處看起來。

    夏錦也這不知這兩夫妻這是想幹什麼?按理說這兩頭活豬也不需要他們夫妻兩一起來送,剛剛朱嬸說來她家吃酒席,她便當這朱嬸子想湊個熱鬧,可這時看起來又有點不像那麼回事。

    夏錦也不動聲色的喝著茶,等著這兩人主動開口,那朱嬸來回看了幾次,甚至還像著院子里張望了幾眼,似是沒找到自己想要的,一時間這臉上有了幾分失望。朱老大也看清了媳婦的臉色,忍不住咳了兩嗓子,提醒她注意了。

    朱嬸子張張嘴似是有話要對夏錦說,卻被她家當家的扯住衣袖,讓她別過份了,這可是在人家家裡。

    哪想到她這媳婦偏偏還不理她,本來就是個直性子的人,做不來這鬼鬼祟祟之事,實在也忍不住,「錦兒姑娘,其實我這次來是有個事兒,想請姑娘給行個方便?」

    夏錦也好奇這兩夫妻打到現在的啞迷究竟為的是個什麼事,「朱嬸子客氣什麼,有話直說便是?」

    夏錦想著這要是無關緊要的事就應下來,也當是還了他們一個人情罷了。

    「就是羅氏慧娘的事,我聽人家說這慧娘當初被朱老七那混賬賣了,當初是被姑娘你給買回來了可是!」朱嬸子這話說的肯定顯然是來之前便打聽清楚了。

    夏錦點點頭,算是認了,只是不知她打的這是什麼主意,莫不是要把這人贖回去,這到是沒什麼只是她已經應了老嬸這夏健和羅氏的婚事,這羅氏和譽兒的賣身契也早給了老嬸,難道要去向老嬸要回來?

    朱嬸子見夏錦承認這人是她買下的,便又接著道,「其實我也沒啥意思,這人被你買下了自然就是你家的人了,與我們朱家也就是沒什麼關係了。只是這譽兒也曾經是我看著長大的。她娘出去給人幹活這孩子便放在我身邊帶著。我這做大伯娘的聽說他在你家過得很好也很放心,只是這帶在身邊久了就有感情了也著實是想得緊,聽說你家今個要辦喜宴,說什麼也央著當家的帶我過來看看他。這不給他縫了兩件新衣,也給帶來了,我知道錦兒姑娘也不差這點東西,只是這是我的一番心意。」

    朱嬸子把自始至終挽在胳膊上的小包袱打開,遞到夏錦眼前。

    夏錦看著這包袱里一件件小小的衣衫,這料子顯然比這夫妻兩人身上穿的都好,這細密的針腳只怕這朱嬸子也是下了一翻功夫的,可見譽兒這大伯娘是真心真意的疼她。

    夏錦叫來添香,本來想讓她去大伯娘家把羅氏母子接回來,但是想想今天家裡人進進出出的,只怕也不方便乾脆道,「你帶朱嬸子去大伯娘家吧,那邊安靜讓她和羅嫂好好聊聊。」

    轉頭又對朱嬸子道,「嬸子,前此日子我家兄弟為救譽兒受了些傷,這會子羅嫂在他家照顧我大伯娘呢,我讓添香送你過去。」

    朱嬸子一聽自是喜不自甚,想想又有幾分不好意思,「這剛才還說來幫忙呢,敢情全成了假話。」

    「嬸子說什麼呢,我這人手足哪還用得著幫忙,你去看看譽兒,說不得小傢伙見著你多高興呢,對了,您可得把這朱大叔給留下,這兩頭豬還等著他殺呢!」夏錦笑道和朱嬸道。

    「成,我們這女人聊天,他過去也不方便,錦兒也是有什麼事就吩咐你朱大叔一聲就成,別看他憨實,做些個力氣活還是成的。」兩人聊的愉快,這朱老大可就在一邊暗暗叫苦,他家這婆娘三言兩語可就把他給賣了。

    看他那苦瓜臉,朱嬸子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嗔道「怎麼著?你還不樂意怎麼了?」

    「哪敢、哪敢,我樂意的很……」夏錦看著朱大叔那敢怒不敢言的樣子覺得十分可樂。

    沒想到這壯實如朱大叔之樣的,還怕朱大嬸那小小巧巧的女人,這不得不說這朱大嬸還真是馭夫有術呢。

    這添香才領著朱嬸子去了大伯娘家,這邊就有人喊開水燒好了,殺豬的東西也準備齊了直等著朱大叔過去殺豬呢。

    這沒過多久這送雞、鴨、魚的小販陸陸續續都送貨上門來了,夏錦還在想這事交給紅袖做是不是錯了,這丫頭是想怎得,行事如此高調,只怕連著周邊的幾個村子的人都知道今個夏家有喜事了,夏錦還真是有點覺得頭疼。

    夏天忙著一一點收,交給婦人們清理去了,直到所有的葷菜差不多都送齊了,才見到紅袖駕著馬車回來,跟在紅袖后又有五六個女子陸陸續續又從車上下來。

    不需多話這幾人便加入到來幫忙的婦人當中,手腳麻利的干起活來,看得夏天一愣一愣的,紅袖去卸了馬車才去給夏錦回了話。夏錦忙著在那分配活計和擬定今天要用的菜色,把她晾在一邊也不理她。

    主要是夏錦對她今天辦的事有些不滿意想讓她好好反醒一下,哪想到等了有近一刻鐘,才從這丫頭嘴裡冒出一個字來,「臟」

    夏錦一口氣憋在胸中,差點沒被這丫頭氣死也總算是明白了過來,敢情這丫頭是嫌那些個畜生太臟怕弄髒了這馬車,才讓那些小販給送了回來的。

    夏錦真想敲開她的腦殼看看裡面裝了什麼玩意?這髒了收拾收拾不就完了;再說了,實在不行也可以在鎮上雇個牛車送回來啊。

    想也知道這些個小販哪知道她家在哪,只怕是一路打聽著過來的,這事鬧得只怕是鄰著的幾個村子都知道了,到不是說讓人知道這事怎麼了,而是她不想這麼高調,更不想她們家的事被人拿出來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真不知道怎麼和這丫頭解釋才好。

    這時夏天過來找她,夏錦也不糾結這事了,反正都這樣了糾結也沒用,便打發紅袖下去幫忙去了。

    「錦兒,紅袖帶了的人是哪家的客人?」夏天一時想不通,這人來了二話不說就去幹活,真讓人拿不準怎麼回事,便只好來問夏錦。

    夏錦想起讓紅袖去鎮上接人的事,她好像還沒向他哥說過呢,「哥,那不是哪家的客人,那是咱們家的人,都是上次沈大哥送的人一共二十人,我只帶了紅袖他們幾個回來,其他人都安排在鎮上的鋪子里,今個兒我讓紅袖接幾個人過來家裡幫幫手,這事明天我帶你和嫂子去鋪子里看看到時再和你們細說吧。」

    今個家中的事還多著呢,這事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說得清的,乾脆便等到今天這事辦完了再說。

    夏天想想也是,自然夏錦說是自家人他便也就放心了,趁著這會有功夫,還得去老族長一趟,得早點的請了他老人家過來壓陣,老族長家的幾位叔叔嬸嬸也得早點請過來幫著一會招呼客人,不然只怕老叔、老嬸也忙不過來。

    夏錦也叫來劉嬸、張嬸她們幾個讓她們把西廂里的糖果部都收到倉庫里去,就是那些工具也不件不落的收了起來,俗話說這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這防人之心也不可無,就怕著有人趁機溜進來動了手腳可不好,末了西廂的三間門上都掛了大鎖。

    巳時初遠遠的便見兩輛馬車緩緩得向夏家村駛來,夏天早早得帶著寶兒在門口迎接,剛剛木梓趕過來送信說是縣衙里也來人了,夏天一時驚疑不定,「這寶兒認個乾親,咋還驚動了縣太爺?」

    夏錦沒好氣白了他哥一眼,「你給寶兒找的乾爹,可不就是縣衙里的人嗎?」

    夏天一拍額頭直嘆自己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小木不正是縣裡的捕快嗎?這縣裡來人也實屬正常,只是這認個乾兒子按理說也不用驚動這縣裡的大人吧。

    他哪知道這可是小木威逼利誘才讓縣令大人沒親自來,只派了個師爺過來賀喜,按縣太爺的原話就是,「木捕頭都這們大把年紀了好不容易才有個『乾兒子』,本縣怎可不親自到場替木捕頭好好慶賀一番嗎?」還特地在說道『乾兒子』時特地咬重這幾個字的發音。

    「也是,某人年紀似乎比我還大,卻連個乾兒子都沒有,不若送你個親兒子如何?」小木狠狠給他一個警告的眼色,今天是老子的好日子,你小子要是敢給老子搞亂,老子不介意綁了你,找個娘們給你生個親兒子去。

    某人頓時遍體生寒,還有比這人更恐怖的嗎?頓時收起想去看熱鬧的想法,但是小木可不是那麼好唬弄的,人可以不去、禮卻一定要到,最後只能由我們可憐的師爺代勞了。

    小木率先挑開車簾從車中跳下,寶兒看到他哪還要夏天,直接從夏天懷中便跳了過去,可把夏天給嚇壞了,還好小木穩穩噹噹的把他接住摟在懷中夏天才鬆了一口氣。

    小木疼愛的括括小傢伙的鼻頭,「可不許這麼調皮,看把舅舅嚇得!」

    小傢伙躲在小木懷中偷偷向夏天看去,看著夏天似不是在生氣的樣子,怯怯的叫了聲,「舅舅」。

    夏天看著他倆這樣不知情的還以為真是親父子倆呢,這寶兒除了錦兒就數和小木最親了,就連他和媳婦都不成,要說在寶兒心裡還有誰能及得上這倆人,估計就是他們家那小丫頭了,寶兒似乎除了粘錦兒和小木就是陪福妞玩。

    馬車上的人也紛紛下來,這孫掌柜、劉掌柜自是不必說了,連一品客棧的李掌柜也一起來了,還有一個夏天意想不到的人,夏天與三位老掌柜打過招呼便讓海子領他們進去奉茶。

    夏天認出這剛剛從馬車上下來的年輕人,雖說這容貌沒變,但這氣質可是變了不了,現在這周身的氣派與初識之時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張兄弟,久違了!兄弟這派頭可真是年少有為啊!」夏天這話可是完全出自真心,他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人就是夏錦與小木合作的書齋新掌柜呢,只當他是被孫掌柜提撥了的。

    「東家客氣了,還是得謝謝錦兒小姐提撥才是。」張長生笑的靦腆。

    「兄弟此話怎說啊?」夏天也真是一頭霧水,這怎麼又與錦兒有什麼關係。

    「他現在是錦兒小姐書齋里的掌柜的了,叫你一聲東家還不是應該的。」木梓好笑的在旁邊給夏天解釋著。

    夏天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這麼回事,請張長生先進屋坐坐,「不是說這縣衙來人了嗎?」

    夏天很是好奇,木梓只比他們先一步到,應該不會有錯才對,這怎麼沒見著人呢。

    木梓也不答話,只是撩了車簾上了馬車,這見不大一會兒,車廂里便是一陣驚呼,「啊嗚……」

    「師爺到了,快下馬車吧!」木梓實在想不通這是不是人老了,這瞌睡就多了,這不過一刻鐘多一點的車程竟然在車上就睡死了,這叫也叫不醒,這要不是狠狠的給他一下,估計到他們回去他還在睡。

    「木梓,你下手到是輕點,老夫可是讀書人,哪經得起你這般折騰。」一邊摸摸他那本就稀鬆的鬍鬚,一邊抱怨木梓下手太重了。

    「您老人家也太能睡了,這才多遠的路,您老可睡得真踏實。」木梓鄙視得看了他一眼。

    「沒禮貌!」老人家也不和他計較,嘟囔一句便下了車。

    夏天好奇的看著這些人都坐的同一輛車,那後面一輛又是誰的,莫非還有客人不成。

    「那是沈大夫的車,剛剛在村口便下了車了,去接他爹去了。」看出夏天眼中的好奇,師爺便開口為他解了惑。

    夏天這下更是驚奇的不得了,這老人家剛剛真是在睡覺嗎?為什麼他會知道沈大夫何時下車的。看著夏天那一臉呆愣的樣,師爺心情極好的搖頭晃腦的進了夏家。

    木梓同情的拍拍夏天,「這老傢伙最喜歡裝神弄鬼,忘了告訴你了他除了是縣衙的師爺,還兼任仵作。」

    午時中夏家這喜宴便開了席,除了這流水席不算光是族長那一級別的長輩就有一桌,縣裡來的貴客自是不用說的,這正經席面也是排了六桌才把這人都給安排好了。

    這流水席更是開到近酉時,這吃飽喝足的眾人,人才漸漸散去,只剩下一桌桌的殘羹剩湯、杯盤狼籍,夏錦看著這些覺得有點噁心。

    夏錦招呼著這來幫忙的人到後院擺起了兩張桌子,把早先讓巧兒準備好的菜端上來與大家一起用。

    這從早上過來吃了早飯開始就沒有正經吃過飯,還是夏錦催了幾次這些人才輪流著快速的吃了一點。這人家好意來幫忙總不能最後卻連這飯也沒得吃吧。

    這桌子的菜還是夏錦瞅著這宴席快要結束了,讓巧兒在自家小廚房裡收拾的,這菜色絕對比那席面上的要好的多。

    這忙得一整天了也就不講那麼多矩規了,這叔伯嬸子、小子、姑娘們統統圍著桌子坐下,林氏從廂房裡搬出一壇小木帶來的好酒,給幾位叔伯嬸子們滿上。

    雖說是累得慌但看到夏錦特地讓人收拾出的這一桌子菜,大伙兒心裡還是美滋滋的。這活沒白乾瞧著這人家還是想著他們的。

    這吃完飯大家幫著把這杯盤都收拾乾淨,準備一起帶回去,夏錦想著這來幫忙的人家都不富裕,不若一個人算五十個大錢,這可比一個漢子在外面做苦力都要多的得。

    只是最後卻被夏天給攔了下來,「錦兒,這人家來肯來幫忙的是情份,你若是給了錢,你叫別人怎麼想,今個能主動來幫忙的人根本就不是為了幾個錢。你別什麼事都想著給錢,這人跟人相處可不是錢就能算得清的,更多的還是情份。今個兒這事你若是給了錢,只怕別人不會說什麼,只是這以後這情份便淡了。」

    從來沒人和夏錦說過這些,在她的思想里,別人給你幹了活,給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夏錦自己也從沒有想過這些,聽夏天這麼說,低著頭也不吭聲。

    夏天以為是自己說的重了,這錦兒生氣了,「錦兒,哥知道你有你自己處事的方法,只是這人跟人相處終究還是要講情份的啊,你現在還小也許懂,等你再長大點就會明白了。說句不太好聽的話,這以前咱家窮的叮噹響的時候,還不是靠著別人接濟過來的,若是事事都算計著錢,只怕咱倆也活不到今日。」

    「唉,你好好想想吧……」夏天深深嘆了一口氣,這妹子太懂事也不是那麼省心的,誰能想到她反而不懂人情事故了。

    夏錦細細回想著她來到這裡后的一切,似乎真的像哥哥說的一樣,事事都喜歡用錢解決,難道這無形之中形成的習慣,使得自己在平時的為人處事中就少了點人情味了嗎?還真是該反省反省自己了。

    這錢不能給了,夏錦琢磨著今天殺得兩頭豬還剩下近半頭,自家就這幾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便讓添香把這肉分了,一家稍上一塊,這樣既全了這情份,也不違背她也沒占別人便宜。

    看著夏錦這樣安排夏天還道妹子這是想通了,要是讓他知道夏錦心裡是怎麼想的,只怕會被這冥頑不靈的妹妹氣的吐血才行。

    幾位嬸瞧著夏錦分給他們的豬肉都道使不得,這一刀少說也有四五斤,怎麼也要個百八十文錢,他們哪好意思拿回去。

    「嬸子們也別和我客氣了,你們也看到了這都是今個兒殺的兩頭豬剩的,這剩下的可都近百斤的肉,只怕就我們一家人也吃不完,這要是壞了可就可惜了。」夏錦這話說得也合情合理。

    「錦兒這也太多了,用不著這麼多,你就把今兒個家裡剩的給我們分分就成,就肉實在是用不著。」劉嬸也是實在人,她知道夏錦這是好意,可是這真要收了那也不安全啊。

    「嬸子,這肉你們拿回去,吃不完就腌起來,我家還有這麼多還不知道吃到哪一天呢,我可不想天天吃剩的,你們不幫我分擔點,那我可不得吃一年的鹹肉啊。」聽夏錦這們說劉嬸也不好說什麼了。

    就是過年自家也捨不得稱上這些肉,今個兒可是沾了錦兒的光了。一群人眉開眼笑的帶著自家的家什回去了。

    夏錦也順便通知劉嬸他們明天歇一天不用來上工了,她打算明天帶全家去鎮上的鋪子里看看,順便買點衣料,這天眼見著暖和起來,也是時候該準備這夾衣了。

    連著忙了幾天,家裡的人都倦得慌,今日本來就沒什麼事,只打算一家人去市集的逛逛,再去一趟子里看看,自然也沒那麼急了,夏錦還著寶兒直睡到辰時才起,一家人吃過早飯,紅袖便把馬車趕了出來。

    夏錦思忖著這昨日忙了一天也沒時間去夏大伯娘家看看她,今個不如先去看看他們母子再進城,順便問問可要他們幫著稍點什麼東西回來。

    夏錦著幾個丫頭駕車去村口等他們,便與哥嫂抱著兩個娃子去了夏大伯娘家中,春日的陽光暖融融的曬得人全身舒坦,而此時夏大伯娘正靠在院中的椅子上看著譽兒滿院子玩,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好似那個小人兒便是她的親孫子似的,而她便是那疼愛孫子的祖母,在譽兒跑得稍快的時候,時不時的出聲提醒,「譽兒,慢著點、可別摔著。」

    而羅氏正在院中架起的竹竿上晾曬著這母子二人換下的衣裳,夏錦站在院外靜靜的看著這祖孫三人,看來夏大伯娘是真心喜歡譽兒,然而在經厲過這麼多事後,這夏大伯娘已然是變得平和了很多。

    林氏看著這院中的情景不禁心裡想著,看來這老嬸的媒還真是保對了,雖說羅氏來夏家這麼久,自家也從不曾薄待過她,但卻也給不了她這種家的感覺,「瞧著他們可真像是一家人。」

    羅氏眼中的笑容是騙不了人的,至少她在這裡幾天過得很開心,林氏抱著孩兒抬眼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和夏錦,說出自己心中的感慨。

    「是啊,這樣最好了,我還真怕這羅嫂看不上夏健,到時若是看在我們的份上嫁了過來,這不是坑了人家嗎?」夏天自從知道老嬸保媒這件事後,心裡就隱隱有這方面的擔憂,此時也算是完成放下心來。

    「哥,說什麼呢?夏健哪裡比人差了,羅嫂憑什麼就看不上人家了?」聽到夏天的話夏錦可就不高興了,這夏健再不好也是他夏家的人,哪輪得上別人看不上的。

    夏天好笑的看著這家妹子,錦兒這丫頭還真是護短的緊啊。

    小譽兒圍著院子滿園得轉,看見夏錦他們就站在門外可是高興的不得了,衝上來一把抱著夏錦的大腿,「寶兒,譽兒好想你哦!」

    寶兒一直被夏錦抱在懷中,小傢伙夠著他,便直接抱著錦兒的腿了,瞧著他那架式似乎還想順著往上爬似的。

    夏錦趕緊把懷中的寶兒給放在地上,讓他和譽兒玩會,羅氏見著夏錦幾人立馬放下手中活計,迎了上來。

    夏錦細細問了夏大伯娘和夏健的傷勢,聽道夏大伯娘已無大礙,只要後面仔細調養著便沒有問題、夏健的傷口癒合也很好,口子已經在往一處收了。除了有點痒痒的感覺並無大礙后也放下心來。

    問過兩人可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可以幫他們從鎮上捎回來時,都說不用,只是在夏錦轉身要走的時候,被夏健叫住。

    夏錦見他欲言又止的樣便打發了其他人都出去,「人都走了,你可以說了吧?」其實夏錦挺不喜歡他這樣扭扭捏捏大姑娘似的,有什麼事不能大大方方說出來的。

    夏健從枕頭下面掏出一個灰色小布包遞給夏錦,「這是我在碼頭扛活的工錢,有兩百個大錢,錦兒妹妹可不可以幫我買點東西。」

    夏錦不解,剛剛問他有沒有什麼東西要帶時他說沒有,這會卻留下自己一個人說要買東西,莫不是讓她給他買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不成。

    看著夏錦不自覺的蹙眉,夏健紅著臉解釋道,「錦兒妹妹別誤會,我只是想讓你幫我扯上幾尺布料,沒有其他意思。」說完這臉就更紅了。

    這扯布料就扯布料有什麼不好當眾說的,非要她單獨留下來做什麼,夏錦眼前一亮莫不是……

    看著夏健那紅透的臉,夏錦想逗逗他,「夏健哥,你這要做新衣裳直說就是了,何必這麼神神秘秘的,害得我以為有什麼事呢?」

    「不、不是……我,我是想給小……慧,不,羅嫂和譽兒扯身衣裳,人家照顧我們這麼久,我只想表示表示……」夏健說著頭垂的更低,恨不得鑽進這被窩就不出來了,那張臉紅得跟要滴血似得。

    小慧……這閨名都叫上了,看來這兩人發展得可比她們想像得還要快啊,這夏健也不傻還知道送東西討女孩子歡心。

    只是夏錦今個心情特別好,哪那麼容易放過他啊,故意好似聽不懂他的話似的,「夏健哥,這你可就不用擔心了,這羅嫂可是我家的人,她和譽兒這一年四季的衣裳都由我們家出錢來置辦,難道你覺得我們會苛待了他們母子不成。」

    說完還故意板起了臉,好似夏健這說了不該說的話,惹惱了她似的。

    夏健一驚他可沒這方面意思,只是單純得想送這母子兩人東西罷了,哪會想到因此惹了錦兒不快。

    「錦兒妹妹,我真沒有這意思,我……我只是想送她點東西罷……了。」夏健急忙抬起頭向夏錦解釋,待看清夏錦臉上揶揄的笑容時,才知道上了這丫頭和當了。

    這回夏健更是不好意思抬頭了,心中是又氣又惱,咋就被這丫頭三言兩語就把心裡話給詐出來了。

    看著把頭埋在被子中做駝鳥的某人,夏錦不禁覺得好笑,多大個人了還會因為這麼點事就不好意思,不過這麼看來這夏健是的確對羅嫂有意思的就是了,看來夏家不久又要辦喜事了。

    夏錦一把奪過夏健手中的錢袋,笑嘻嘻得道,「這衣服雖說我們家都包了,但是這禮物還是可以買得嘛,放心,今個兒我一定好好替你選份禮物送給小慧。」

    說到最後夏錦還故意揚高了聲調,估計這在院中的人也能聽得清清楚楚,夏健沒想到夏錦會來這手,怕得一時間臉色煞白,聽到夏錦故意揶揄他,又瞬間紅透了臉,夏錦看夠了這好戲才從他這屋子裡出來,卻發現堂屋裡的另一人也是掛著一張大紅臉。

    林氏有點不贊同的看著夏錦,這丫頭也真是的,被她這們一鬧這兩人得多尷尬啊,不過掛在嘴角、眉稍的笑意卻出賣了她,她也是樂得看這一場好戲。

    夏大伯娘更是高興得合不攏嘴,看來這事也不是她剔頭的挑子一頭熱,看來這好事也快近了。

    昨日沈清風過來了一趟好說歹說也沒能把他爹給勸回家,他老人家只道做人要有誠信,這答應人家的事一定要做到,這夏健的傷一天不好,他便一天不回家,只是這可苦了沈公子,他爹離家的三四天里,他娘可是每日都來他身邊念叨幾遍,實在是被他娘煩得怕了,昨日他才託了夏錦無論如何請她看在與自己這朋友一場的情面上,把他爹給還回來。

    夏錦其實那一日也不過是一時之氣,再加上怕夏健傷口感染一時找不到大夫,才讓沈老大夫留下的,並不是一定要他留到夏健身子完全康復,只要他這傷口不感染,癒合情況也不錯,沈老大夫留下也沒什麼意思,是以夏錦今天打算過來請了他老人家一起回鎮上。

    夏錦來到那間專門撥給沈大夫的房間門口,還不待夏錦開口老人家便道,「小丫頭,你別想勸我回去,我說過了我是個有誠信的人,說出去的話那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我說要還你一個活蹦亂跳的堂哥了,就是要等那小子好全了再走。」

    沈老大夫雖然說的斬釘截鐵,可是夏錦卻是一個字也不信,這老傢伙就是個醫痴,他賴在這不走,無非是還不知道這拆線怎麼拆罷了。

    夏錦從袖筒中掏出一張紙,遞給沈老大夫,老頭迅速的打開,只見紙上畫著一件事物,只是這畫畫之人功底太差,他實在是認不出這是什麼玩意,只好等著夏錦解釋。

    「其實,夏錦也不是要趕您老人家走,只是這眼見著就要拆線了,這拆線的工具卻還沒有準備好,您也見著了這幾日家中事物繁忙,也實在是走不開。

    可嘆我這畫工實在是不怎麼樣,本想可以給您細細說說,托您幫忙監督打造此物,既然您老人家不樂意那便算了,我再去回春堂尋一名大夫幫忙好了。」說完夏錦便要抽走沈老大夫手中那張紙打算收回來,這下老人家可真是驚了,死死攥著就是不放手,忙不迭得道,「樂意、樂意!」

    夏錦聽到這話,意思似的扯了兩下也便就算了,「您老人家可千萬別勉強,其實這事我托別人做也是一樣了,可莫要因著這事拖累了您老的名聲,萬一要是有人說您老因著這事失信於人了,那可就是夏錦的不是了,我看還是算了。」說著又打算去搶,沈老大夫手中的那張紙。

    老人家嚇了一跳,連忙背過身去,把那東西塞進自己的袖袋中,「沒事、沒事,病人重要,我老人家豈是那種貪圖須虛名之輩。」

    說完還瞪了夏錦一眼,這小狐狸都快趕得上木家那隻了,什麼事都看在眼裡,偏偏還是個記仇得,連他這樣的老人家也不放過,非要讓他老人家自打嘴巴,將說出去的話收回來。

    老人家乖乖同夏錦他們到村口上了車,夏錦在車上細細給他講解了這幾樣工具的形狀和用法,這還得益於前世的夏錦曾做過剖宮產手術,否則也不會知道這些個醫用器具。

    夏錦承諾只要他打造好這幾樣器具,便請他過來為夏健拆線,還答應他這幾樣工具全部送給他,老人家才收起他那一張哀怨的臉,乖乖下了車。

    沈清風在回春堂門外接到自家老爹,可真是喜不自甚,這自家老娘今日可是差人來問過八回了,老爹要是再不回來,只怕他是連這回春堂也不敢呆了。

    送沈老大夫下了車,這馬車便緩緩的朝著自家鋪子駛去,剛剛沈老大夫一直纏著她問東問西她還沒覺得,這會兒才發現,這馬車似是比以往慢上好多。

    夏錦撩開帘子像外探去,記得昨日鎮上才有市集,今天應該不會有才對,只是這到處都是人頭攢動又是怎麼回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