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六十八章 租鋪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六十八章 租鋪子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六十八章租鋪子

    夏錦心中也猜到何事,只是她真要說出來自己也不會拒絕的。

    「錦兒,你給健兒找份工做吧,我這輩子也無所求了,只想看著健兒能夠成家立業。身邊有個知冷知熱的人兒。」夏錦不說話,這事說難不難、說易也不易,必竟夏健之前的為人這五里八村的人都是聽說過過,只怕也沒人願意把閨女嫁給她。這找工做不難,只是這說親的事可不是她一個小丫頭能做的了的。

    「大伯娘,這個也是急不來的事,你和夏健哥先把傷養好再說,以後我們有一口吃的自是不少你們娘倆一口便是!」夏錦拍拍夏大伯娘緊握著他的那隻手,把自已的手從當中抽了出來。

    這人是為他們家傷的,不管怎麼說這她夏錦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不管之前這兩人如何,現在夏錦相信他們,至少夏大伯娘並未說夏健因他家受傷,便藉機向夏錦要求賠償,而只是求她給夏健一分工做,從這看來這夏大伯娘已經比以前好了太多。

    得到夏錦的承諾這夏大伯娘也放下一樁心事,沖著夏健道,「健兒,你聽到了吧,你錦兒妹妹答應了,你以後可得好好聽她話,好好做事,可別像爹娘這樣混了大半輩子到頭來卻落得如此下場。」

    這幾日人情冷暖讓夏大伯娘算是徹底明白了,這壞事做不得,這善惡到頭終有報啊!

    夏天送夏錦回了家,又打算回夏大伯娘家裡,這兩人傷的不是一般重沒有一個人在,晚上要是真有個什麼變化說不定明天見著的就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

    「錦兒,你們進去吧!」夏天將兩人送到大門口就打算轉回去,夏錦忙喊住他,

    「哥,你等等,你這晚上睡哪啊?」

    剛剛過去看過才知道,這為了方便照顧,母子倆擠在一個炕上了,這夏天晚上還真沒地方睡,本來就是為了照顧病人的總不好住到別的房間里去,這大冷的天真要坐著熬一夜莫不把自己也熬壞了。

    「再說了這夏大伯娘雖說是長輩,但好歹也是女的,由你照顧也實在不方便啊!」

    夏天一愣,自己還真是沒想到這點,可是家裡除了他都是女人這照顧夏健也不方便啊,好歹自己是晚輩應該沒事吧。

    見夏天也有幾分猶豫夏錦便趁熱打鐵道,「哥,這也不急著這一時半刻,咱進屋合計合計。」

    這剛出去的三人又一起回來了,林氏有點不明所以,不是說夏天晚上留在那裡的嗎?怎麼也和錦兒一起回來了,「錦兒,這是怎麼了嗎?」

    「嫂子你別擔心沒事的,只是大伯娘那邊哥哥照顧著不太方便。」夏錦一五一十的道來。

    「那可怎麼是好?」林氏也似是也想到了,眉頭皺了起來,「要不我和你哥一起去吧?」

    「那不成,你也過去了,福妞怎麼辦?總不能也帶過去吧?」夏錦堅決不同意,那屋裡潮得緊,小丫頭那麼小可抗不住。仔細想想家中也只有另一個合適,對與她夏錦也是矛盾得緊,不如讓她過去照顧這母子幾天,讓自己也能好好想想,晚上讓哥哥過去陪著夏健應該是沒問題的。

    「羅嫂,我琢磨著辛苦你幾天,這夏大伯娘你幫著照顧一下可好?」夏錦看著羅氏說出這一路走過來自已心裡反覆考慮過的事。

    其實夏錦自從寶兒被綁之事,便懷疑與她有關后,覺得自己挺對不起人家的,但是又因這朱老七曾是她的相公對她又有幾分說不清怨對,心裡又十分糾結。

    後來仔細想想這羅氏到夏家也有一段時間了,事事仔細,結果自己卻因著他前夫之事便懷疑人家,覺得挺內疚的,還好當時沒把朱譽怎麼樣,不然只怕要後悔死了。

    今天夏大伯娘的話讓她有了點想法,要說這夏健除了之前偷雞摸狗之事外,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輩,就現在事態發展來看之前所作可能大部分也是因逼不得已,但終究名聲在外只怕有閨女的人家也不樂意與之結親。

    而羅氏呢,必竟也是被前夫賣身為奴之人,身邊還帶著個小子,其身份比寡婦還不如,只怕以後也難找個託付終身之人,夏錦便想何不把兩人湊成一對。

    夏錦也不是亂點鴛鴦譜之人,先讓羅氏照顧這兩人幾天,若是真能生出好感自是再好不過,若這兩人真沒有那方面意思,她便不提便是,以後再尋個機會給他們二人托個媒,另尋人家就是。

    「應該的,這夏兄弟於我家譽兒有莫大恩德,照顧他娘親自是奴家該做的。」羅氏應允,心中對夏錦的安排十分感激,雖不能報答大恩,但也能盡點心意。

    夏錦又叫來紅袖、添香兩姐妹打發了二人幫著羅氏收拾了兩床棉被和兩個火盆一起送去夏大伯娘家,順便把這夏大伯娘移個屋子好方便照料。

    須臾,添香便打了迴轉,回了夏錦說都安排好了,只是不見紅袖,夏錦也留意這兩雙胞胎一天了,一向形影不離,這一天也沒分開過,怎麼這會兒卻少了一個,不用細看看夏錦也知道回來的是添香,紅袖基本上都是冷著張臉沒什麼表情「你姐姐呢?」

    「姐姐說不放心,留在那邊了。」說著還調皮的沖夏錦眨眨眼。

    夏錦一頭霧水,這紅袖是不放哪門子的心啊,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讓添香下去歇著,便去了林氏房裡接寶兒了,羅氏走時帶走了朱譽,這會兒寶兒正趴在床上和福妞玩呢。

    小傢伙見夏錦過來麻溜的從炕上下來,要夏錦抱。

    托起寶兒抱進懷裡,夏錦親親小傢伙的小臉蛋,惹得小傢伙呵呵直笑。

    「沒見著你,寶兒一直不肯睡呢!」林氏擰了熱毛巾給福妞擦擦手臉,剛剛給她餵了遍米湯,小丫頭吃的滿臉都是。

    「嫂子,那我帶寶兒回去睡了,這幾天羅嫂要去照顧大伯娘,我讓水煙過來幫你帶孩子吧!」夏錦想想自己只想著搓合這兩人了,怎麼忘了這羅嫂是福妞的奶娘了呢,這幾天讓小傢伙吃什麼呢?看來明天還得和羅嫂說說讓她抽空回來給福妞餵奶才成!

    「沒事的,我一個人帶兩孩子還是成的,這福妞也能吃點米糊糊也不用都餵奶了,再說夏健為了救譽兒傷成那樣,讓羅嫂過去照應點她心裡也好受點。你不是說要開糖坊鋪子嗎?這三位姑娘也好給你打個下手。」

    夏錦思忖了一下這三人她本來也是調到身邊有用的,只是嫂子身邊總得有個人,要是有個什麼事也好有人通知一聲才是,夏錦想著明天進城去看看,再從那幾人中挑出一個給嫂子便是。

    打定主意,夏錦與林氏道了晚安便帶著寶兒回房去了,把小傢伙哄得睡著了夏錦才去洗漱,只是夏錦才剛出去沒一會兒小傢伙許是感覺身邊沒人了,一下子便醒了過來,夏錦回來的時候便見小傢伙早從炕上下來了,赤著小腳、淚蒙蒙的站在屋裡中間,想哭又不敢哭,孤零零的十分可憐。

    看到她進來哇的一聲哭著向她跑過來,「娘……唔、唔……」

    哭的夏錦的心跟著碎的一片一片的,「寶貝不哭啊,娘親沒走、娘親只是去洗漱了,乖啊……」

    家中幾人聽到動靜都圍過來,看著沒什麼事,夏錦正在哄著寶兒呢,聽夏錦的話也知道寶兒沒見著娘以為他娘走了給嚇著了,知道沒什麼事,便都退下去歇著了。

    夏錦心疼的把他抱到炕上,自己也脫衣躺下,捧著他那冰涼的小腳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暖著,小傢伙哭得一抽一抽的,好容易不哭了,夏錦一看原來是哭累了,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輕輕擦去寶兒臉上的淚痕,吻吻他那哭腫的眼瞼,夏錦不禁在心裡深深嘆了一口氣,只怕這寶兒是驚得很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好點,想著眯眯糊糊也睡著了。

    寶兒現在這樣夏錦去哪兒都把他帶在身邊,實在不放心把他交給別人,只怕他再嚇著了,因為鋪子的事,想著早點定下來可以早點籌備起來。

    再說他想去問問小木這夏大伯和朱老七的事怎麼樣了,這縣太爺打算怎麼處理?這兩人渣她是一輩子也不想見著他們了,盼著早點有個結果。

    這雲水煙也是個會來事的,一大早的便早早去了廚房準備一大家子的吃食,許是以前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這廚藝還真是不錯。

    夏錦招呼著她和添香也都坐下只道,「夏家沒那麼多規矩,進了這個家就是一家人,不必拘謹。」

    添香本就是江湖中人,這豪爽慣了,到是這雲水煙扭扭捏捏就是不肯坐下,這會子夏天和紅袖也回來了,紅袖見著添香沒規沒矩的和夏錦同桌。

    二話沒說上去就是一腳踢在添香坐的凳子上,許是使了巧勁,也沒見怎麼著這凳子就從添香身上移到桌肚中,添香沒想到她姐姐會突然給她這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哀怨的看了姐姐一眼也不敢說什麼。

    紅袖瞪了她一眼,「沒規矩!」言罷便意識到自己這樣的作法也是大不敬,忙拉著添香單膝跪下,「紅袖(添香)失禮,請小姐責罰!」

    要說這雙胞胎有心電感應了,就這麼一下,添香便知自家姐姐為何事踹她,乖乖的隨著自家姐姐跪下認罪。

    夏錦不禁蹙眉看著紅袖這樣較真的樣子和雲水煙的局促擺擺手,「你們下去用膳吧,有事一會再說。」

    「謝小姐。」三人齊聲應道,紅袖、添香也從地上起來去了後院的廚房,不一會兒紅袖從裡面提了食盒出來,沖著夏錦行禮道,「小姐,奴婢去給羅嫂她們送早膳。」

    夏錦放下正在喂寶兒的碗筷,看著他手中的食盒道,「可曾吃了?」這們會功夫只怕還沒吃過飯吧,這丫頭看著冷漠卻是個心細的。

    「奴婢不餓,回來再吃便成。」紅袖垂著頭恭敬的回了夏錦的話。

    夏錦見著她一副樣子還真覺得不得勁,昨日還是個俠女本色,怎麼一天就讓她變成個乖巧的奴婢了。

    夏錦輕輕扶著寶兒,讓他自己做好,便從桌上下來,漫步走到紅袖身邊,「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

    這紅袖要比夏錦大上幾歲,身材也算高挑夏錦站在她面前也只比她肩膀高不了多少,紅袖聽了夏錦的話便微微抬頭看著她。

    「這話我只說一遍你聽好了,也請你轉告添香和水煙,以後不管誰進了夏家的門你也告訴他們一遍。」說到這夏錦頓了頓,見紅袖認真聽著便接著道,「這夏家沒有那麼多規矩,哥哥、嫂子」夏錦指著桌上的夏天的林氏,「你們稱呼,東家、東家娘子便好,寶兒和福妞可以直呼其名,至於我,你們是叫姑娘和小姐隨你們的便。」

    定下稱乎夏錦接著道,「這家裡不興跪拜大禮,除了特殊的日子,你們不要給我動不動就下跪我不喜歡,這都是娘生爹養的誰也不比誰貴重,還有你們雖是簽了賣身契也不過是沈大哥的權宜之計,這賣身契你們若要離開,隨時可以找我拿回去,來我夏家做事也不過是我雇傭來的工人而已,不需自稱奴婢,隨便你們是直接自稱名字還是直接說我。」

    「我說的你可明白?」夏錦雖說年紀不大,但兩世為人自有其氣場,紅袖盯著眼前纖細的人兒,她的意思是她從為拿他們當下人看,是這意思嗎?

    「是,小姐,紅袖明白了!」不管她是何意既然是小姐的意思,她自是要執行到底。

    聽到紅袖改口,夏錦滿意的笑笑,看來這也不是個不通變通的榆木疙瘩,要是她知道紅袖完全是因為這是她的命令才這樣的,不知會不會噴出一口血來。

    「去吧,快點回來用膳!」夏錦看了眼她手中的食盒淡淡的道,耽誤了這一會子只怕裡面的東西也涼了,算了羅氏也不是傻子自是知道熱熱的。

    吃完早飯來上工的嬸娘們也都過來了,這摔糖搓糖的已經忙活了起來,夏錦領著添香和雲水煙去了西廂,「你們倆都要好好學著,這鎮上的鋪子開起來,到時可就都靠你們兩個了。」

    雲水煙和添香對視一眼這小姐是要教她們倆手藝的們,沒想到夏錦這樣相信他們,這才來了一天就傳她技藝,心裡一陣感動,這以後也能不靠那些讓人不齒的手段過活了,她們也是一時沒轉換過來,這簽了賣身契的人哪需要想著怎麼過活,只要伺候好主子不就成了。

    夏錦才跨進西廂的門,幾位嬸子便紛紛打起招呼來,「錦兒、過來啦!」

    見著夏錦身後兩位清秀佳人不由得一愣,這誰家的閨女長的真俊,劉嬸直盯著添香發愣,想著自家那小子也是到了該成親的年紀,看著人家閨女總是忍不住想求回家做兒媳婦。

    夏錦也沒注意到劉嬸的神色,自顧自的給這幾人相互做了介紹,想著這添香有功夫在身便讓她跟著李氏學摔糖,雲水煙就跟著劉嬸學搓糖。

    只是夏錦也是布了任務的只給這兩人三天時間,添香必須掌握摔糖的竅門,而雲水煙也不是簡單的搓糖,而是讓她用這糖做出各種造型各異的動植物或其他東西,具體做什麼夏錦不要求她讓她自己想便成,另外這雲水煙的廚藝不錯,夏錦便讓她想想哪些花可以食用,開出單子讓人採買回來,教讓她沒人的時候調出花汁,摻進糖里做色彩各異的糖,此法暫時不可對外傳,有了成果報於她便是了,兩人各領了命令自是認真的學了起來。

    安排好她們兩人,夏錦打算帶著紅袖去鎮上,這丫頭會駕車便不用夏天送他們了,夏錦抱著寶兒在門口等她套車,林氏也抱著福妞出來曬太陽,小丫頭活潑得不得了,站在她娘親腿上直蹦。夏錦思忖著今個兒去鎮上都有哪些事要做。

    寶兒扯著夏錦的袖子,打斷了她的沉思,夏錦揉著他那梳著童髻的小腦袋,一下把他的小腦袋揉的亂蓬蓬的,這還是早上雲水煙幫他梳了,自己這當娘的可真不稱職啊,不僅自己的頭髮不會打理,就連給寶兒梳頭也梳不來。

    看亂蓬蓬的小腦袋夏錦覺得十分的喜感,親親他的額頭,「寶寶,怎麼了?」

    「娘親,我們一會能見到小木爹爹嗎?」寶兒聲音糯糯的十分好聽,但是他的話卻讓夏錦一驚。

    「寶兒,告訴娘親是誰讓你叫小木爹爹的?」夏錦此刻可謂是十分生氣,小木這斯是不是太過分了,怎麼就讓寶兒叫他爹爹了,寶兒這爹爹、娘親的一叫,只叫人怎麼想他們。

    「小譽說他爹爹是英雄,打敗了壞人救了他,那小木叔叔也打敗了壞人救了寶兒,不就是寶兒的爹爹嗎?」夏錦想到那天朱譽被夏健抱回來的時候是嚇著了,這之後一見著夏健便叫爹爹,只是這孩子太小遇著驚嚇就只會叫爹娘了。

    只是這兩孩子還太小怎麼就知道什麼是英雄了呢,「那是說告訴你們爹爹就是英雄的?」

    夏錦順藤摸瓜想問問看是那個人誤導這兩個小傢伙的,「小豆丁哥哥說他爹爹是英雄,爹爹都是英雄。」寶兒看著他娘似是有點不高興,心想幸好沒告訴娘親早和小木叔叔說好私下裡叫他爹爹的事。

    感情出處在這裡啊,這小豆丁都多大的娃了竟然還說出這麼幼稚的話,看來得和老嬸說說得讓他上學去,沒得讓這傢伙帶壞了這兩小的,這看看都教了他們什麼?

    林氏在一邊聽著這娘倆一問一答的,想了一會對夏錦道,「錦兒,其實我覺得讓寶兒拜個乾爹也是成的,你說寶兒這些日子,又是過敏又是遭綁架的,莫不是犯了太歲,這拜個乾爹有他護持著說不得能轉轉運。」

    夏錦知道這林氏這話也是有出處的,只村裡就有過這樣的事,要是哪家娃子多災多病便讓他們拜個乾爹轉轉運,只是這乾爹也不是能隨便拜的,要先合過八字,這乾爹的八字要能旺這孩子才成,至少不能相衝。

    「再說吧嫂子,這寶兒爺爺也不在這,我要給他拜了乾爹只怕他老人家不樂意。」夏錦推託著,她不太相信能借別人命格轉運的事,再說這寶兒真要拜了小木做乾爹,她怎麼著也覺得彆扭。

    「你啊,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吧,這拜乾爹可是大事,這可是要合過八字才能作數,也不一定就是小木啊。」林氏看出夏錦的顧慮乾脆攤開來說。

    「可這事也不好辦吧,總不能隨便見著一個人就要八字吧?」夏錦一臉為難的看著她嫂子。

    「這事讓你哥來辦,晚點你把寶兒的八字給他,等他合好了八字,再告訴你,到時我們準備準備辦個酒席就是了。」林氏一句話便把這事給攬了下來。

    「那好吧。」夏錦覺得再推辭就矯情了,便依了林氏的意思。

    此時紅袖便趕著馬車過來了,夏錦和林氏道了別便抱著寶兒上了馬車進城去了。

    「小姐,去哪?」紅袖的聲音從車外傳來,一直如此簡潔。

    「去鋪子吧。」夏錦抱著寶兒隨著馬車緩緩前進,心中思絮紛繁複雜,想著那天晚上小木那讓人臉紅心跳的舉動,夏錦不由有點不想於小木見面,他的感情表現在太過明顯,自己既然不想回應便不能讓他投入太多感情,與他這樣曖昧著只怕最後只不過是傷人又傷自己罷了。

    「然後去沈大哥那去一趟吧。」夏錦想想又補了一句,去選個人給嫂子用。想到沈清風那裡等著安置的人夏錦不由得有點頭疼,一個子多了這麼多人家裡的房子怕也要儘快建起來,若不然都擠在這鋪子里也不是個事,別到後來家裡無人可用,反而這鋪子里人多的沒地放才是。

    這事情一件趕著一件讓夏錦不知道如何是好,還沒理清頭絮,只聽紅袖長呵一聲「吁……」馬車便平穩的停下。

    緊接著紅袖那清冷的聲音便傳將過來「小姐,到了!」

    夏錦抱著寶兒下車,不想這一路搖搖晃晃的小傢伙早已睡著了,紅袖早已跳下馬車站在一邊替夏錦撩起了車簾,見夏錦懷中的寶兒已經睡著了,便伸手想替她接過來,夏錦搖頭示意不用。

    輕輕拍拍寶兒的小臉,這樣睡著可不好,外面可比車裡冷,這樣睡著會著涼的,寶兒睡眼朦朧的看著夏錦,嘟噥了一聲「娘親」便又把頭拱進夏錦懷裡。

    「寶貝醒醒,這樣睡會著涼的!」聽到夏錦的話,小傢伙又在她懷裡拱了拱,才抬起頭甜甜的叫了一聲「娘親!」

    夏錦輕輕捏捏他的小臉,「小豬醒了!」

    寶兒不樂意的嘟著小嘴抗議,「人家才不是小豬呢!」

    夏錦一愣感情寶兒長大了,知道小豬不是好話,這是生氣了,這不過是她這娘親的愛稱和寶貝一個意思,親親小傢伙,「好,寶兒不是小豬,是娘親的小寶貝好不好?」

    小傢伙聽了夏錦的話立刻便眉開眼笑,吧嗒一口親在夏錦臉上,「娘親是寶兒的大寶貝。」逗得夏錦哈哈大笑,這也是這兩天來夏錦唯一一次深發自內心的笑。

    那麼愉悅,那麼開懷,那麼張揚,令聽到人不由得跟著她的笑聲也一起心情飛揚,剛到鋪子門口的小木此時就是如此。

    「錦兒,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說出來也讓我們也開心一下。」小木一身便裝站門前身後的木梓嘴角不由的抽搐,忍不住在心裡吐糟,只要能見到你的錦兒妹妹你就已經很開心了,還需要說其它的事讓你開心嗎?

    夏錦在看到他的瞬間額角抽疼,誰能告訴她剛剛還在想著怎麼疏遠的人,此刻就這麼突兀的站在她面門,而自己不僅不覺得厭煩,反而有那麼一點點欣喜呢。

    紅袖扶著夏錦下了馬車,寶兒高興的沖著小木伸手想讓他抱,這才睡了一覺就見到小木爹爹可真好,小傢伙欣喜的喚道,「小木……叔叔。」

    想起夏錦早上說過的話,恁是把要突口的小木爹爹硬生生的改成叔叔。

    小木從夏錦手中抱過寶兒,便率先向鋪子里走去,夏錦無奈只好跟著走進去,「木大哥怎麼會在這兒?」

    夏錦實在不明白這傢伙是他肚子里的蛔蟲嗎?怎麼連她什麼時候過來都算得一清二楚。

    「今個兒本來打算去你家的,想著你反正會來這裡就過來等著,省得再跑一趟了,再過幾日便是二月二書齋開業的日子了,想著提醒你一下怕你忘了。」小木抱著往裡走去,回過頭來看了夏錦一眼,便等著夏錦過來與他並肩。

    「有些個事兒,要與你商量一下,過會得空去一品軒坐坐?」小木放輕聲音在側頭在夏錦耳邊輕輕的訴說,一股暖風輕撫著夏錦的耳廓讓她不由得紅了臉頰。

    鋪子的主人聽到聲音從裡面迎了出來,「夏小姐、木捕頭兩位大駕,有失遠迎,恕罪恕罪啊。」

    那老闆笑眯眯和又是鞠躬又是賠罪,引了幾人進屋裡坐下,招呼下人上了茶也不說話就在那陪著坐著。

    紅袖站在夏錦身後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屋裡的格局突然眼睛被牆上掉著一副陳舊的字畫吸引了目光,眼睛一亮又瞬間恢復如初,只是在人不注意時輕輕扯扯夏錦的衣袖。

    「周老闆,不知這茅房在哪」夏錦不知紅袖這是何意,便隨便找借口出去。

    「在後院東北角,我叫人領夏小姐過去?」那周老闆放下手中的茶盞欲叫人,卻被夏錦攔了下來,這紅袖必定是有什麼事要私下說的,你這派人跟著我們還說什麼啊?

    「不用麻煩了,我和這丫頭一起去就行了。」說完也不等周老闆答應便領著紅袖進了後院。

    「什麼事?」這紅袖本是個說話簡潔的,也不知是怎得夏錦現在和她說話也是能簡潔就簡潔。

    「小姐,我想要那副踏雪尋梅圖!」知道和主子要東西不合規矩,但是那副畫對她和添香有特殊的意義,她不得不開這個口。

    「為什麼?」紅袖冷冰冰的性子看似無欲無求,似是沒什麼東西能打動她,夏錦對自己人一向大方,沖著這紅袖是她的人只要不過份她都能答應,何況一副畫而已。

    今日是她賃下這個屋子的日子,這廳里若是貴重的裝飾只怕主家早已收起來了,那麼一副贗品買下來送她又何妨。

    雖沒看到哪副是踏雪尋梅,但是她還是好奇這副圖有什麼特別讓紅袖這般急切的想要,甚至這丫頭不惜來求她,雖然她那句話怎麼也聽不出請求的語氣,但夏錦卻能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她請求。

    「留念」太簡潔的回答讓夏錦一頭霧水,想著下次帶紅袖出來一定要帶上添香,這樣可以少死很多腦細胞。不等夏錦腹腓完紅袖便給了解釋,「師父失蹤就是為了尋那副畫!」

    夏錦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想完成師父的遺願,夏錦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二人從院里轉了一圈便回了前面,夏錦緩緩著打量著這鋪子裡面的裝飾,最後從那周老闆背後的牆上發現一副疑似踏雪尋梅的畫作,沖紅袖使了個眼色,答到她肯定的回復便也心中有了數。

    夏錦不由得又掃了一眼這引了『江南怪盜』覬覦的畫作,只見畫中一株紅梅迎風而立,周邊一片雪白,只是雪白之上又有幾枚淺淺的疑似腳印的痕迹,夏錦看不出這副畫有什麼特別,但答應人的就應做到才是。

    夏錦端起茶盞中微涼的茶水飲了一口微微蹙眉,便放下了。

    「來人,換熱茶。」周老闆一直在注意著夏錦的神色,今日本來是約定交租的日子,只是這幾人自從來到鋪子,自己不開口他們也不說話,莫不是對這鋪子不滿意,或是有了更好的選擇,心裡不由的打起鼓來。

    他這鋪子雖說不錯,但必定位置有點偏,隔著幾個店鋪都快到這條街的盡頭,看著夏錦半天不提租金的事,這會兒這神色真讓他有點拿不準。

    不一會兒,便有下人送上一盞盞的香茗,這次的茶卻比上次更香一些,想必是費了心思的,「周老闆不愧是做茶樓生意的,這茶就是與別處不一樣,就連這鋪子的裝飾都比別處風雅。」

    「豈敢豈敢,夏小姐山謬讚了,夏小姐要是喜歡這屋裡的裝飾都送夏小姐了。」那周老闆說的也爽氣,想著這屋裡的裝飾的古玩字畫都是從市面上淘來的贗品,加在一起也值不上二兩銀子,只要能定下這租約就是白送也是值了。

    「周老闆客氣了,你我都是生意人,這談好的租約,我又豈能再向周老闆討要這些個字畫古玩,周老闆也太看輕我了,莫不是在周老闆眼裡我就是那貪這小便宜之人。」那周老闆臉色微微有點犯白,自己這一翻好意怎麼到這卻成了惡意了。

    偷偷擦擦額頭上的冷汗,別看這姑娘小,可不是個好糊弄的角,這要是旁人聽到談好的生意還能多要點贈品,莫不是高興的不得了,可到她這兒人家根本不在意反而懷疑起你的用意來了。

    「要不周老闆開個價這屋裡的東西我都買下了,省得周老闆在來回搬動,我也省得再去添置,周老闆看可好?」夏錦見著得到了自己的目的成功的讓這周老闆亂了方寸,這才說出自己的最終目的。

    夏錦覺得這送人的東西還自己買的好,這會子夏錦心裡也轉過了彎,剛剛只想著以那周老闆的精明不至於把真品擺在這裡不收起來,但是這會子又想通了一點,這紅袖的師父可是人稱『江南怪盜』,他能看上一副贗品?

    而且紅袖也不至於要一副贗品來留念,若這畫是真的她雖看不出值多少錢,但能讓怪盜覬覦的必定價值不匪,為免了以後周老闆知道這字畫是真的惹來不必要的麻煩,不如現在直接買下,花點錢買個安心。

    「好、好」此時他哪還能說不好,他這鋪子本就難租,好不容易有人肯要,還一簽就是三年的租約,現在不過是想就近買了他這點東西,他哪說不好,反正這些東西他留著也沒什麼事,本來開茶樓用來附庸風雅的,這茶樓都不開了,難道運回家給他生灰塵去不成。

    「那就請周老闆開個價,咱把這契約也改了,一會簽好了就請周老闆和我一起去衙門留下案底可好?」

    這周老闆哪能說不好這一大早就來就是等著這財神上門送銀子的,好不容易人家開口了再說不好就是傻子也不會幹的事。

    「好、好,夏小姐真是客氣,這些字畫都是茶樓開業時買進的贗品,有些是此後有些書院的書生在此辦個詩會啥的留下來的,我便裱了掛了上去,夏小姐喜歡給二兩銀子就是了。」周老闆說得也實在,特別點明這都不是真品,也是提醒夏錦這以後要是覺得買虧了可別來找他。

    「那便承惠了!」夏錦也覺得這周老闆開的價也實在,這句話也說的真心。

    小木自從夏錦出去一趟回來后就一直盯著她,見她掃了幾眼這周老闆背後的字畫就知道她是啥心思的,其實昨天過來的時候他就瞧出那畫是『茅山道人』的真跡,本來今天過來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想幫夏錦把那畫買下來,只是不想這丫頭到是先看出來了,不或許該說是她帶來的丫頭看出來的,不想這『江南怪道』的弟子到有幾分真本事。

    這一切談妥了周老闆便進裡面把準備好的契約又重親擬了一遍,便在當中註明了這茶樓中的書畫古玩一併賣於夏錦,這契約一式三份,夏錦和這周老闆一人一份,還有一份送去衙門存作底檔。

    這有小木在衙門自然不會有人敢為難,這辦事的效率也極高,不過一刻鐘都辦妥了,夏錦當著文書的面與周老闆雙雙簽了姓名按了手印,當場付了三年的租金,收了銀錢這周老闆便笑眯眯把這鋪子里的鑰匙交給了夏錦,與眾人告辭先行離開了。

    夏錦與小木一起離開衙門,知道他有事要說便與他一起去往這一品軒,才出了衙門口,小木便開口問夏錦,「錦兒是看中那『茅山道人』的踏雪尋梅了,還是看中那汝窯青袖瓶了?」

    其實小木早知道她要的是什麼,只是借著這話告訴她,那堆贗品中除了那『踏雪尋梅』還有一樣真品,以紅袖那丫頭的眼光必定也能發現,只怕是被也踏雪尋梅吸引住了目光,才忽略了那個官窯出品的真品了。

    夏錦一愣,以她的聰明如何能不知小木是何意,看來今天是自己的幸運日啊,就這麼輕易的得了件珍品,當然送給紅袖的那個就不必算在內了。

    「那『踏雪尋梅』是送給紅袖的,要是木大哥喜歡那瓶子就送木大哥好了。」反正那瓶子有四五個她也不知道小木說的哪個才是。

    小木一噎,自己只不過是提醒她有個瓶子也是寶貝,要是往常這丫頭一定是眉開眼笑的,這今個是怎麼了?感覺有點不對勁啊。

    她哪知道夏錦糾結的是他倆的關係是這樣不咸不淡的處著,還是當斷則斷以後不被這莫明的左右著情緒,只是有些東西又哪是那麼容易說斷便能斷的。

    一路走來也挺快的,片刻便到了一品軒,孫掌柜見夏錦過來十分的熱情,「錦兒,來啦,快裡面坐,孫叔這新得了兩樣點心,你幫著償償看給點意見。」

    孫掌柜向著小木一抱拳,便自顧自的和夏錦聊了起來。

    這孫掌柜他們雖說知道她要開鋪子的事,卻不知她要開的是糖果鋪子,只會兒見著孫掌柜夏錦反而有點不好意思,自己這樣是不是有點過河拆橋的意思在裡面,自家窮的潦倒時巴望著能與一品軒做生意,這日子好過了,便想要撇開人家自己做了,這讓夏錦有點不好意思開口,想想這終究是要說的,夏錦深吸一口氣便準備向孫掌柜坦白。

    「孫叔不忙,錦兒有事想和您說,錦兒在這給您賠罪了。」這才剛進了裡屋夏錦便屈膝一福到底,也算是行了大禮的。

    桔子今天終於含淚把章節名補齊了,桔子以前都不知道章節名是如此重要的說,那啥感謝給桔子留言的親啊!親們有啥話要和桔子說歡迎在評論區留言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