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六十二章 夏健求助(萬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六十二章 夏健求助(萬更)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六十二章夏健求助(萬更)

    夏錦非常不屑這母女兩人,真不知道這林妙兒有什麼好,放著乖巧懂事的大女兒不疼,偏偏寵這個嬌蠻任性的丫頭,不禁懷疑這林母是不是腦殼壞掉了。

    既然得到想要的效果,夏錦也就不再為難這兩人,也給嫂子留下幾分面子,向前一推鬆開林妙兒的胳膊。

    林妙兒向前踉蹌了兩步才堪堪站穩,怒氣沖沖的看著夏錦,卻不敢上前。

    香兒也不是個好惹的,剛才敢罵她娘,現在逮著機會不冷嘲熱諷兩句她就是傻子,「敢在人家裡對人家主人動手,你是膽子太大還是腦子被驢踢了?」

    「你、你……」林妙兒指著香兒你了半天沒有下文,她現在就是被氣死,可也不敢動手了,夏錦可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看著她呢,好像她一動手正好給她個上來教訓她的借口。

    她胳膊可還疼著呢,也不知道有沒有傷著骨頭。

    「你、你什麼?」香兒看她氣那樣更是開心,故意逗她,看著她那快要瞪出來眼珠子,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二妹坐吧,這香兒妹妹就是調皮點你可別與她生氣。」這林氏這回也算緩過神來,她這一翻話說的可是親疏立辯啊。

    怎麼聽著她口中的二妹都是外人,反而香兒到更像是她親妹妹,夏錦就更不用說了。

    林母聽著她這樣向著外人更是不高興,但是看著夏錦剛才那一下子,可不敢多說什麼,就怕夏錦也給她來這麼一下,她這老胳膊老腿可經不起折騰,便悻悻的坐在位子上不作聲。

    這夏家正房有三間,一間主屋,是夏天和林氏的起居室,一間堂屋平時用來待客的,也是進出後院的通道。

    還有一間偏廳,從來沒用過,一直閑在那裡,本打算等寶兒大點住在東廂不合適了,改了讓他搬過去住的,裡面空噹噹的只有一桌兩椅,不過羅氏經常收拾到也乾淨。

    平時家裡來人夏天都在堂屋裡招待了,但今日來的是岳父大人,這偏廳便成了正式待客之地。

    剛剛林妙兒的咆哮夏天也聽的清楚,只是這岳父在這裡他也不便離開,再說女人間的事他是真的插不上手,總不能出手甩小姨子兩耳光吧。

    只能祈禱錦兒快點回來,別讓娘子吃了虧去才好,他這也可謂心想事成了。

    林氏之邊林母和林妙兒這一通鬧的,大家面上都過不去,一時間也挺尷尬的,羅氏藉機過來添茶倒水,回了林氏。

    「少夫人,午膳是不是該備著了,不知親家夫人和林小姐有什麼忌口的?」

    羅氏這話也適時打破了一屋的尷尬,要說這羅氏來的真是及時,林氏越發的對她滿意。

    林氏笑著對林母道,「娘親難得來一趟,女兒親自下廚做幾個菜,也讓您老和爹爹償償償,女兒的廚藝可退步了。」

    林氏這話說的越發的客套,林母聽著越是難受,怎麼都覺得這個女兒不是自己的似的。

    林母在這難受著,林父在那邊也不見得多好過,雖說夏天也是尊重他的,但是總是客客氣氣的,讓他有話都不知該怎麼說了。

    本來還想著在夏家多住兩天的,這老兩口可是從過年後就開始打這主意,想著夏天家這邊也無父母長輩,自己是他的岳父就算住進來也沒什麼。

    要是真能以後都住在夏家,不僅自己老兩口享福就連底下兩個兒女也跟著沾光不是,再說自己是長輩,這夏開和敏君總得敬著點,自己的話他們能敢不聽。

    時日久了這夏家的家也是當得,主也是做得的,那這家業不也就姓林了,這老兩口的如意算盤打的不可謂不響。

    可是他們把夏家人都當成了傻子,就算人家再沒有長輩扶持,但是夏家宗族還在,就算讓你住進來又如何?

    這夏氏家族哪個人不打夏天的主意,若是你真的當了夏家的家,不說別人了,就是夏氏宗族也不會答應的。

    林父在那邊聽到林母和林妙兒的咆哮心裡那個恨啊,明明昨天就商量好的事,這老婆子搞的什麼名堂?

    這才剛來就逞起威風來了,把這夏家的人得罪了,特別是夏錦那丫頭,那是好惹的,也不看看這夏大伯娘家被她給收拾的,這親說斷就斷了,可是沒讓人家占著便宜。

    林氏這邊帶著羅氏下了廚房,老嬸陪著林母嘮著嗑,香兒怕自個娘親再吃了虧,坐在旁邊不肯走。

    林虎本來應該和父親在偏廳的,只是擔心娘親又為難大姐才厚著臉皮跟著來的,現在大姐走了,他留在這裡也不合適,必定夏錦和香兒是兩個雲英未嫁的姑娘家。

    招呼了一下,便隨著林氏一起出去了。

    夏錦無奈本想去看看寶兒他們的,卻被香兒拉著不讓走,好在小豆丁沒事也過來幫著帶寶兒,聽說寶兒今天要給小豆丁上課呢,這小傢伙做小先生做上隱了,教完朱譽又去教小豆丁去了。

    老嬸到是挺樂意的,本來想著家裡這情況以後小豆丁也就跟著老叔以後打獵的了,沒想到這夏天給寶兒啟了蒙,也願意讓小豆丁跟著一起學。

    老嬸這邊也不盼著,小豆丁學出個什麼狀元出來,只盼過能識上兩個字,以後能寫會算,可以去鎮上找個輕鬆點的活,總比一輩地在鄉下種地強,再不濟以後也能給自家寫個春聯啥的,至少不用求人不是!

    老嬸也實在不喜歡這個林氏的母親,同是女兒卻偏心的厲害,看看這林妙兒哪有個姑娘的樣子,簡直一潑婦。

    但是應酬的場面話也不得不說,老嬸把林家一家人都問候了個遍,也實在是無話可說了,便隨便聊聊,

    「親家母,到是好福氣,這兩個女兒都出落的極為標緻,這妙兒姑娘以後必定也是個有福的。」

    「那到是,別的不敢說,我這生的女兒可都像我,敏君就不說了,這妙兒算命先生可都說了是個有大福份的,以後我和他爹的後半輩子富貴可就全靠她了。」

    林妙兒聽了她母親的話可是一陣得瑟,自小時候偶遇算命先生說她大富大貴的命格后,父母可是寵愛有加,只要家裡給的起的,她都能得到,就是林虎也沒這待遇。

    香兒對著夏錦眨巴眨巴眼睛,見過不要臉的,可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別人不過隨便說說,就上趕著往自己臉上貼金。

    夏錦挑挑眉,其實她也忍的辛苦,她也很想笑出來的,唉這家人還真是皮厚啊。

    老嬸抽抽臉皮,她還真不該扯著這個話題,「是啊,所以說親家母您好福氣嘛,你看敏君也是個有福的,才嫁過來一年這夏家的日子就越過越紅火呢。」

    這個親家母也真是個偏心過了頭的,不說敏君脾氣性格個個方面都挺好的,就這林妙兒之嬌縱的性子。

    她就算是個有福的?只怕就算有也會被她自己給折騰沒了,這在家還好,要是嫁了人家可不會有人這樣嬌慣著她的,這以後有的是苦頭吃。

    老嬸遞了錦兒和香兒兩個小丫頭一眼,你們這兩丫頭可得看清楚著,可不能學了這性子,香兒甜甜一笑,母女倆心意相通,一眼便知其意。

    「敏君,哪到妙兒,妙兒這命格可是半仙批的!」林母是怎麼著也不待見自己的大女兒的。

    「哦,這麼說妙兒姑娘可是許了人家?不知是那個大戶人家?」聽了林母的話老嬸還真以為林妙兒找了個好人家,林母的底氣才這麼足。

    「這個到是還沒有,不過我們妙兒是有福氣的,人生的又好看,這親事還用愁嗎?」

    林母這自信可就過了頭了,話說這當初與夏天訂親的可就是她,去年也就及笄了的,不然夏家也不會上門提親,如今可是十七高齡了,連親事都還沒訂下,也不知道這林母的自信是哪來的。

    老嬸真的後悔不該把話題扯到這上面,林母這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本事可真是讓人側目,話說這誰家有閨女不是從十二三歲就有人登門說親,遲點的及笄前也該訂下親事。

    就算是家裡捨不得十七、八歲還不嫁出去,也算是老姑娘了,這林妙兒之前也是訂了親的,是她嫌棄夏天太窮才想方設法讓敏君替了自己嫁了過來。

    夏家到是慶幸當初嫁過來的是林敏君而非林妙兒。

    「呵呵,那到也是,以妙兒姑娘這條件一定是大戶人家的正頭娘子。」這老嬸說這話自己都覺得虧心的慌。

    到是林妙兒和林母到覺得本該如此一樣,一點都不覺得臉紅。

    老嬸覺得真沒什麼能和他們聊的下去了,正好羅氏這時過來,「少夫人那邊飯菜都已收拾妥了,請親家夫人和林小姐前廳入席,少夫人已經去請親家老爺去了。」

    老嬸頓覺鬆了一口氣,還好敏君利落,不然自己的耳朵還不知道要被虐待多久呢,笑著請了兩人出去。

    林母到是擺足了派頭,整整衣襟伸出手臂,學著那戲文中大家夫人的派頭,等著羅氏來攙扶。

    這一翻做派要多可笑有多可笑,到是應了那句畫虎不成反類犬。

    羅氏也見識過林母的厲害,也不想為這點小事惹來她一頓教訓,她自己到是沒什麼,只怕連累了東家娘子可就不好了。

    趕緊著上前扶著林母胳膊,「親家夫人,您可小心著點。」羅氏這一下可是裡子,面子都給足了,林母這面上也是喜滋滋的,這可是過了把老夫人癮了。

    老頭子說的果然不錯,這要是真能一直在夏家住下去,也是極好的,這有人伺候著,總比回家還要伺侯一大家人強。

    再者說了,現在夏天可是生意人,妙兒要是留在這裡也可以讓夏天幫著介紹幾個生意上的朋友認識一下,必定妙兒也十七了,是時候尋門合適的親事了。

    就上次那個紅衣的年輕人就不錯,她回去可是打聽過了,人家可是回春堂的少東家,才不過剛剛及冠之齡,還沒有正頭娘子,配她家妙兒豈不正好。

    一會可要問問這夏天,讓他幫著說合說合,這妙兒嫁的好她們夏家也跟著沾光不是,也不知道林母哪來的自信,您老人家看的中別人,也要人家看的中你才好。

    今天也就林氏一家的人,夏家便在堂屋裡的放了一張四方的大餐桌招待,分為上、下、左、右四個席位,每個席位均可坐兩人,席面可納八個人。

    夏錦、香兒和羅氏本就打算帶著幾個小子就在後面用餐,也省得看著林家那幾個人吃不下飯。

    這宴席是開了,本就是一家人也就沒分男女席,夏天招乎岳父入了主座,這時小寶兒已經帶著小豆丁把老叔給請來了。

    夏天請了老叔入主座陪著岳父,林氏也接了母親做在右邊的副席上,老太太那個臉色拉的叫長,盯著老叔入座的位子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這夏天也太不會辦事,自己才是他岳母正經的長輩,要坐也是她和老頭子坐上席,怎麼著輪不到一個外人。

    林氏扶著林母安排她坐在了右邊的席位上,由老嬸陪著,林妙兒和林虎則被夏天安排在左邊的席位上,而夏天和林氏自然就坐在下席陪著。

    這林母的不疼快在看到上來的菜色時立馬煙消雲散,更是堅定了要留下來的決心,看了林妙兒一眼,最好是把妙兒也留下來。

    這大盤大盤的雞鴨魚肉,都是滿滿當當的,就算年前夏天他們送來不少年禮,自家人也捨不得這樣吃,更何況是招待客人,能在菜里放上幾塊肥肉就算是大葷了。

    這一家人吃的滿嘴流油,特別是林母那碗里裝的滿滿的,筷子還不斷的往嘴裡塞,眼睛時不時的瞄著盤子里的菜。

    老嬸的筷子伸向一盤燒的色澤紅潤的紅燒肉里,剛夾起來一塊準備放在林氏碗里,被她突然瞪過來的一眼嚇的又掉在盤子里。

    這一頓飯林家幾個人到是吃的油光滿面,其它人則是基本上沒動什麼筷子,到是夏錦幾人,林氏早在廚房留了足夠的飯菜,幾人也到是吃的開懷。

    羅氏收拾了桌子,給幾人都上了熱茶,這頓大魚大肉的太過油膩,喝點茶水正好去去油。

    林父端著茶碗看了一眼自家媳婦道,「敏君啊,你這也剛生頭一胎,沒個經驗不知道怎麼照顧娃子,又沒個婆婆,就讓你娘住過來給你帶帶孩子,也好教教你理家。」

    這林氏和夏天面面相覷,這岳父是個啥意思,敏君要生時也沒見林家來個人,就是後面福妞九朝也沒說要來幫個忙啥的,這會咋上趕著說要幫著帶娃子呢。

    再說這家裡有奶娘還有老嬸時常照看著哪需要岳母勞心,不說其它的要說媳婦不懂帶孩子,那林虎又是誰帶大的。

    再說了,這就岳母對媳婦那態度,真要讓她住進來,自己整天豈不是要擔心死,別說孩子了只怕媳婦也要被她給糟踐死,這是絕對不成的。

    「姐夫,你還猶豫啥呢,這娘親願意給你們家看孩子,可是你們家的福氣,我和娘親住進來也可以幫著你們看著點家裡的生意,不要被外人打了主意。」說著還瞪了老嬸一眼。

    林妙兒這翻話說的可真是讓人覺得糟心,要說外人,只怕你林家人才是外人,還說別人打夏家生意的主意,只怕真真想打主意的是你們才對吧。

    林氏低著頭覺得心裡特別的難受,這父母上門她本來還抱著希望能重修於好,必竟是娘家人,她也想他們好過點,可是別人打他們的主意也就罷了,現在連父母都打這主意。

    夏天手在桌下緊緊的握著她的手,林氏抬頭看著夏天眼裡滿是感激,還好這個人心疼她、理解她。

    「妹妹說笑了,我家福妞有奶娘帶著,哪需要我操什麼心!再者說了家裡哪離的開娘操持。」

    林氏話說的不咸不淡,但也能讓在場的人明白什麼意思。頓了頓林氏又接著道,

    「再說這生意有相公和錦兒打理,自是不會有什麼問題,也不需要什麼人看著?」

    這話說的就有點重了,明著是沖著林妙兒去的,這話也說的明白這生意是夏天和夏錦的,別人還是少打主意的好。

    林母一張老臉掛不住了,這大女兒太不上道,自己說是來給她看孩子不過是個借口而已,她還能不知道福妞有奶娘帶。

    自己來她家享幾天清福咋的了,就說是個不孝的,自家娘親和妹子來住幾天,居然還不樂意。

    話說您老要是真的來住幾天而已,就算再不樂意,也要讓您住進來,必竟是長輩怎麼著也要孝敬著,只是您老打的那些齷齪的主意,要是讓你住下來,這家還有日子過。

    林父也不滿意林氏的做法,但是人家都這樣說了,也不能死乞白賴的賴著不是,林父只能退了一步,「要不讓妙兒留下吧,好歹給也能給你們看著點。」

    林父到也是比林母和林妙兒要明白幾分,只怕說幫著看著生意夏天要不樂意,所以只說看著,卻並不說看著什麼。

    林氏本想再說什麼,老嬸卻對著她使使眼色,這林氏必竟是林家閨女,這要是一味的拒絕父母要求,只怕要扣上不孝的罪名了。

    「親家有所不知,不是我們不留妙兒姑娘,只是這夏天家實在不太安全,前個兒還有賊人翻牆闖了進來,這妙兒姑娘這麼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要是有個什麼,礙了妙兒姑娘的閨譽可就不好了。」

    聽了老嬸的話,林父林母有了幾分猶豫,他們可都是指著林妙兒以後嫁個好人家跟著享福的,這要是真的有個什麼,別說嫁好人家了,不被浸豬籠就不錯了,他們可冒不起這個險。

    林妙兒看著父母那樣,急的直跺腳,她可不相信老嬸這話,擺明著就是嚇唬他們不想讓她住進來的。

    看著夏家現在過的日子,自己要是住進來,他們裁衣添手飾的自然要算自己一份,總不好人在這當著沒看著把她排除在外吧。

    看著林氏身上的緞面腰襖她可是嫉妒了半天呢,難怪秦纖纖說夏家可是買了好多衣料,每人都有好幾套呢,林氏身上這件明顯和上次回去穿的不是同一件。

    「我不怕,夏錦不也是姑娘家嗎?」

    林父其實也覺得老嬸的話有點不太可信,現在聽林妙兒這話又有了幾分動心。

    老嬸嗤笑一聲,「錦兒不過是小娃子一個,哪能和妙兒姑娘比啊!再說了這家裡也沒個長輩,夏天雖是姐夫,但怎麼也是男子,妙兒姑娘住在這裡,這怕外人也有話說的。」

    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反正先打過招呼了,若是他們非要住下來,真出了什麼事可不能怪夏家了。

    這下林父不淡定了,這妙兒以前可是和夏天訂過親的,這真要住下了,不定別人怎麼想,說不得人家要以為這林家兩個女兒都給了夏家呢。

    「老嬸說的有理,妙兒,你住在這裡的確不方便,你要是想你姐姐了,抽空再和你娘過來看她便是了。」

    林母似是想再說什麼,林父一眼瞪過去,便悻悻的坐回去,不敢再開口。

    送走林氏一家,夏家人總算鬆了一口氣,這樣的岳家真是傷不起。

    林虎實在受不了爹娘,先走了一步。來之前怎麼也沒想到爹娘竟然把主意打到大姐、大姐夫頭上了,人家一次次好東西往家送還不知足,竟然還想到人家裡去摻一腳。

    這才出了夏家村,林母便按耐不住抓著林父,「老頭子,你是幾個意思?這麼好的機會咋就不讓妙兒住在夏家呢?」

    林父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背著手往前走,林母沒問道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並不死心,又上去拉著林父。

    「你這蠢婦你懂什麼?妙兒跟著你住進去,別人不會說什麼,但是本來和夏天訂親的人就是她,現在她一個人住過去,算個什麼事?知道的是走親戚,不知道的還以為妙兒給他夏家做了妾,你讓閨女以後還怎麼找個好人家?」

    聽了林父的話,林母也一身冷汗,這還好老頭反應快,這真要住進去豈不是毀了妙兒的前程。

    可是就這樣什麼好處也沒撈著她實在是不甘心,她那點心思林父又怎麼會不清楚,「昨天是怎麼和你說的,今個兒過來要好好哄著大丫頭點,讓她留你們住下來。你到是好,剛來就給人臉色看,人家能留你。」

    看著嘟著嘴不高興跟在身後的林妙兒道,「妙兒你也是的,那是人家家裡!你說你在人家裡動手,不是自己找虧吃。」

    林妙兒甩甩還酸痛的胳膊,一時間委屈漫上心頭。

    母女倆被訓了一頓,心裡有火也不敢對著一家之主發,林母探問著道,「那難道就這樣算了,要是敏君那丫頭要真是不回娘家,我們豈不是什麼都撈不著了。」

    林父恨恨的瞪著她,就說她是個不能做事的,「所以才讓你和妙兒沒事多去那邊看看敏君,走動走動,要是下次再壞我好事,仔細你的皮!」

    留下面面相覷的母女兩人,林老頭一個人大步向回去路走去,母女兩對視一眼,看看天色也不早了,要真留下母女倆在這野外還真不安全,趕緊著追了上去。

    這林家人一走,夏錦他們也從後面進了堂屋,老叔掏出煙斗點上汗煙,抽的啪呲響。

    唉,這幾孩子咋就這麼難呢,這日子剛好點,前門驅了虎,這後門馬上又來了狼,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看林老頭的意思,今兒個沒達到目的,明顯的還不放棄,這還是早拿了主意好。

    「錦兒,剛才你也聽到了吧,你什麼意思?」

    雖說這個家多半是錦兒掙出來的,但是希望她能多想著哥嫂點,必竟夏天這腳也是因她跛的。

    夏錦也知道老叔這麼問是什麼意思,雖說老叔這有點偏向哥哥了,但她反而高興,必竟哥哥待她是真心實意的,有人能向著哥哥她很開心。

    「這事哥嫂看著辦就成,就算親家伯母住家裡也沒什麼,必竟是嫂子的母親,這哥嫂盡孝也是應該的。」

    林氏拉著夏錦的手讓她坐在身邊,錦兒如此為她考慮,真心真意為她好,她很高興但是她也不是不知事的,什麼事能做什麼不能做還是知道的。

    她爹娘是個什麼意思,她還能不知道,她現在嫁入夏家就是夏家的人做事之前也應先考慮慮夏家。

    雖說要孝敬長輩,但卻不是將整個夏家雙手奉上,不考慮自己還要考慮相公、錦兒和孩子,這種引狼入室的事萬不能做。

    「老叔,這事我有分寸,爹娘自是要孝敬但也不是把夏家奉上。」林氏看著老叔字字中肯。

    她知道老叔讓夏錦表態,不過是不想讓她還夏天為難,同時也是讓她看的,看看夏家是為何對她的,讓她也別犯了糊塗才是。

    老叔明白林氏這是在給他保證,也是說給在場的所有人聽的,深吸了一口汗煙,可能是太急了,被嗆的直咳嗽。

    好不容易停下來「罷了、你們有分寸就好,有什麼事就過去吱會一聲就是了。」

    夏健闖進夏天家的事到現在都讓人心有餘悸,老叔這樣說也是因著這事。且說上次夏大伯家因為夏健的事被迫的簽了那家欠款一百兩的字據,這剛回了家,夏大伯便一腳對著夏大伯娘的肚子踹了過去。

    夏大伯娘哪受的起這腳的力道,一下子被踹的一丈多遠,直到撞到牆邊的舊傢具才停了下來,本就破爛不堪的舊衣櫃更是搖搖欲墜。

    「讓你做點事,你把兒子扯進來幹什麼?你是想斷了我的香火還是怎得?」

    一個耳光抽過去,把剛反應過來的夏大伯娘又打懵了,不是他叫自己去偷字據的嗎?怎麼最後錯的反到是自己了。

    見夏大伯娘也不求饒,夏大伯更是怒意四起,抓著她的頭向著衣櫃撞去,直至撞的鮮血直流,還不斷的咒罵,「你這個愚婦,叫你去偷字據你到好,沒偷道東西不說,兒子還讓人白打了一頓,最後還要老子賠錢,你這個蠢貨你說你還能幹什麼?」

    一邊罵一邊拳打腳踢,夏大伯娘自始至終也沒動過一下,等他停下來的時候夏大伯娘早就暈了過去,不知人事了!

    「晦氣」夏大伯看也懶的看一眼地上的女人,甩著胳膊走了,夏健見著他爹走遠了,才偷偷摸摸進了房。

    見他老娘身上沒有一塊好肉拳頭捏的咯咯響,伸手在他娘的鼻下探了探,還好還有氣,輕手輕腳把他娘抱上床。

    拖著自己一身的傷,去打了熱水過來給他娘擦洗,爹下手真是越來越狠了,娘這一身的傷也不知幾時才能好。

    晚上也沒見著夏大伯回來,夏健端著一小碗粥過來,看著夏大伯娘也清醒了點,似是想起來,去撐不住身子差點摔倒。

    夏健趕忙衝過來想扶住他娘,卻忘了自身也傷的不輕,一個沒留意差點拌倒,碗里的小米粥灑出來一半,那滾燙的粥全灑在了手上,一時手上便燙出來幾個水泡,只是他身上本傷就多,這點小傷就不顯眼了。

    但卻捨不得把手裡的碗扔出去,這是趁著他爹不在偷偷煮的,要是讓他爹知道說不得一頓好打,要不是她娘實在傷的太重,他也不敢幹這事。

    「娘,您慢點,有沒有傷著?」夏健把碗放在炕著上,伸手扶著他娘坐好。

    「你爹,又出去了?」夏大伯娘,就著他的力道坐了起來問道。

    「嗯,下午就走了。」其實是打完你就走了,但是他怕說出來傷了她娘的心。

    要說這夏健呢,要說多混有多混,偷雞摸狗事就沒有少干過,仗著比夏天還大一歲小時候也沒少欺負夏天兩兄妹。

    要說這人也不是一無事處的,至少對他母親還是至孝的,不然也不會因為他爹讓他娘去偷夏家的字據他就幫他娘去了。

    看著夏大伯娘這樣,夏健忍不住說出早就想說的話,「娘,要不您和他和離了吧!兒子大了能照顧你的!」

    這個他自然是不言而喻的,看著他娘三天兩頭挨打,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心裡十分難受。

    小的時候他也想護著他娘不想讓他挨打,結果他爹不但不放過他們娘倆,反而打的更凶,娘親為了護著他少挨打,結果傷的更重。

    從此後他爹再打他娘,他再也不敢上前,只能偷偷躲起來,然後等他爹走了再偷偷照顧他娘親。

    「不行,不能和離,別說你爹不會同意,就算他真的同意了,也只是把我們娘倆給趕出去,到時候我們什麼都沒有,可怎麼活啊!」

    夏大伯娘死活不肯同意,離開這個家她們根本沒本事活下去,自己到是沒什麼,可是兒子怎麼辦?

    現在只指望夏大庄能看在兒子的份上放她一條生路,嫁給他這麼多年被他逼著做了多少壞事,最後得到了什麼?

    村子里的人都道她是潑婦,她蛇蠍心腸,難道她以前就是這樣的,以前她也天真善良過啊,可誰又記得。

    娘家的人不認她,說她不孝父母,不順長兄,可誰又見過她是如何艱難度日的。

    那個男人吃喝嫖賭樣樣皆沾,沒有銀子就像她要,她要是不想著法子弄錢,就少不得一頓好打。

    她也不想錙珠必較,這一切不過生活所迫,所有人都說夏大庄娶了她這潑婦是倒了血霉,可誰又知真正倒霉的是她,夏大庄不過就是個偽君子,表面上一副與人為善的假象,實際上那些偷雞摸狗的事不是他逼出來了。

    夏健心疼的看著他娘,「娘,您這樣遲早會被他打死的?」

    「健兒,你要是真心疼娘,就好好爭氣,別再去賭了,等你真正能養得起娘,娘就和他和離!」夏大伯娘這也算變向的答應他了。

    「娘,你說真的,只要兒子不賭了,只要兒子能養得起您,您就同意和離。」夏健一激動,聲音便高几分,待反應過來母子倆一陣害怕,紛紛朝著門外望去,見著沒人才鬆了口氣。

    「嗯。」夏大伯娘重重的點點頭,這麼多年的忍耐也不過為了兒子,要真是能讓他變好,就是和離了又有什麼關係。

    得到他娘的保證,夏健開心的難以言表,其實他賭也不過報著僥倖心裡,能贏了大錢帶著他娘遠走高飛離開那個人。

    就是因著他娘在,他雖然混,卻也並沒真出過什麼事,這下他更是下定決心好好的找份事做,早日能把娘親接出來。

    夏大伯一走便沒回來過,夏健也跑遍鎮上想找份事做,只是他太心急了,這大過年的能有幾個鋪子開門了,更別說招人了,再說他這一臉上的傷就是有人招也不敢要他啊。

    回想起以前荒唐的日子,夏健覺得挫敗不已,過了初七鎮上也漸漸熱鬧了起來,因著十五的花燈會,家家都想趁著這這機會掙上一筆。

    一晃又過了幾日,這還是沒找到事做的夏健不由得,焦燥不已,再這樣下去也不知猴年馬月才能讓娘親離開那個狼窩。

    可是沒想到這幾天里,夏大伯娘的傷不僅沒有向以前一樣好起來,反而高燒不斷,還嘔吐不止,夏健去求了他爹想讓他給找個大夫瞧瞧,結果他爹只一句死了更好。

    便窩在柳寡婦家,連回來看一眼都不曾,夏健反覆思量,以他們母子兩的惡句只怕村裡也沒有人願意幫他一把,終於下定決心走出那一步。

    老叔一家因著林氏娘家的事在夏家呆了很久,眼見著這太陽也快落了,準備回了,交待夏天他們這一走就把門坎上,晚上誰來可都別開門。

    卻不想,這才剛出門就差點撞上匆匆忙忙跑過來的夏健,老叔臉色一冷,「夏健你還來幹什麼?還沒挨夠打不是?」

    作勢要推他離開,不想這夏健也是好不容易才鐵了心走這條路了,輕易哪肯回頭。

    「夏天、夏天,我找你真的有事,你讓我進去說好不好?」夏健看著夏天就在旁邊忍不住喚道,但卻不太敢揚聲似是怕人聽到。

    夏錦看到他這樣,不像是來找麻煩的樣子,便對著老叔道,「叔,讓他進來吧,量他也不敢起什麼歹心思。」

    老叔讓夏健進了屋,左右還不放心,讓老嬸領兩孩子先回去,自己也跟著進去了。

    事情意外的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只見夏健進了屋,二話不說就跪在地上。

    夏天一愣,趕緊讓他起來,這好歹也當過他十幾年的堂兄弟,突然來這麼一下還真讓人反應不過來。

    「夏健,你起來,這是做什麼?」

    「夏天,我知道以前是我們的錯,我不敢求你願諒,只求里看在都姓夏的份上救救我娘親,求求你了?」

    夏天一時覺得莫名其妙,那天從他家回去的時候可是好好的,怎麼這回到是要來求救了,可是看著夏健的神色也不似是假的啊!

    「夏健,你先起來!夏大伯娘究竟是怎麼要讓你來求救?夏大伯呢?」夏錦見著哥哥愣在那半天也問不出什麼,乾脆自己問了。

    「錦兒,你救救我娘吧,之前的事都是我們的錯,挨打挨罰都是我活該,但是我娘也罪不至死啊,求求你們救救她吧,我給你們做牛做馬!」

    夏健一邊說著一邊砰砰的磕著頭,眼淚抑制不住,地上濕了一片。

    夏天一時六神無主,這是怎麼個回事,不說個清楚要讓他們怎麼救人?

    「夏健,你給我起來,你不說清楚怎麼回事,我們怎麼救你娘?」夏錦一時很火大,這人是怎麼回事,又說讓他們救人,又不說出了什麼事!

    夏錦一這吼,到讓夏健反應了過來,是自己的錯,急得亂了方寸。

    「就是那天從你家回去之後,被我爹打的,爹怨娘親沒能從你們這拿到那張斷親的字據,還被迫簽了那一百兩的借據。」

    說著還偷偷看了夏錦一眼,看她只是認真的聽著,神色並沒有什麼變化才繼續往下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