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六十一章 教訓林妙兒(萬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六十一章 教訓林妙兒(萬更)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六十一章教訓林妙兒(萬更)

    老人家一時臉上燒的緊,這夏天本來就是個仁厚的,也是這夏健母子做的過份了些,自己實在不該管這事,擺擺手走了。

    七叔公一走,這看熱鬧的、幫忙的也都跟著走了大半,留下來的寥寥無幾,海子和夏天打了招呼也走了,羅氏也不知道帶著寶兒他們去哪玩了,這時卻跟著老嬸一塊回來的。

    這一家人都穿得一身新想是要出門的,只怕是因為他們家這事給耽誤了。

    小寶兒看到小木那叫一個親熱,飛奔著向他撲去,夏錦看著他們倆這樣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倆感情這麼好了,要是不知情的怕要以為他們是父子倆了。

    香兒朝著夏錦擠眉弄眼,「錦兒,你看寶兒那麼喜歡木捕頭不如你把他收了,給寶兒做爹爹好了。」

    這香兒真是越來越放肆了,老嬸在旁邊看不下去了,這哪有個閨女樣,什麼收不收的?是她個姑娘家能說的,一把擰著香兒的耳朵,扯到一邊訓話去了。

    香兒雖說的很小聲只有夏錦和站在她身後的老嬸聽了去,但還是讓夏錦鬧了個大紅臉,只是她沒想到還有個人聽的一清二楚。

    這邊抱著寶兒玩鬧的某人可不是普通人,香兒的話他到是一字也沒落下,聽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後面了,還得拚命的忍著,這香兒姑娘可真上道。

    這沒事可得好好討好下人家,這要是有這麼個人時常敲敲邊鼓,何愁好事不成呀。

    寶兒歪著小腦袋一副不明所以的看著小木,「小木叔叔,你笑什麼呢!」

    小傢伙萌萌的樣子別提多可愛了,小木揉揉他的小腦袋,靠近他耳邊悄聲的道,「寶兒,小木叔叔給你做爹爹好不好?」

    「好」小傢伙聽到小木的話,開心的手舞足蹈回答的十分乾脆,似乎覺得這樣還不足以表達自己的心情,說完還吧嗒一口親在小木的臉上。

    別看寶兒年紀小,其實他可是十分懂事的很,從大人們的議論中他也知道夏錦不是他親娘,看著村裡的小夥伴都有自己的爹爹他也十分羨慕,現在小木說要給他做爹爹了他又怎麼能不開心呢。

    夏錦聽到這邊的動靜回過頭來看著兩人,見寶兒笑得開懷只當是小木說了什麼好笑的事讓他如此開心,夏錦沖著兩人微微一笑便不作理會,反正小木十分喜歡寶兒,有他帶著她也不用擔心什麼。

    看到夏錦看過來,小木示意寶兒禁聲,「寶兒,小木叔叔給你作爹爹的事不要告訴別人好不好?」

    「為什麼?」小傢伙嘟著嘴不高興的看著小木,好不容易有爹爹了他還想讓他的小夥伴們都知道呢。

    「呃,因為若是讓人知道了小木叔叔就做不成寶兒的爹爹了,而且娘親會不高興的,寶兒可以私下裡沒人的時候叫我爹爹啊,就當是我們兩人的秘密好不好?」小木慢慢誘哄著寶兒。

    「好吧!」雖然只能在私下裡喊爹爹,但有爹爹總比沒有好,小傢伙也就不糾結了。

    小傢伙打量著周邊發現沒人人注意自己,摟著小木的脖子湊近他的耳邊小聲的叫道,「爹爹!」

    小木也學著寶兒的動作打量一下周邊,然後對著小傢伙的耳邊答應道,「哎!」

    兩人做偷似的舉動十分搞笑,小傢伙摟著他新認的爹爹的脖子樂得咯咯直笑,夏錦看著寶兒那笑容燦爛的小臉,心中也是十分開懷。

    見夏天家這邊也沒什麼事了,老叔、老嬸帶著兩個孩子便回了,這個時候回娘家應該還來的及,還沒走出門就被夏天叫住了,

    「老叔,你等等,我去把車套了,你們趕著車過去要快點,這眼看著日頭老高了,要是過了午時只怕老人家要不高興的。」

    「你們不去林家拜年?」之前也聽說過林家父母做的事有點過份,但是為人子女的拜年都不過去,只怕會被人說道,是以老叔一臉不贊成。

    「緩兩天吧!」夏天也知道這個理,但是岳父母也的確是過了份了點,不如冷幾天也好讓他們好好想想,誰才是真正孝敬他們,誰才是那個該疼的,這樣上趕過去只怕人家更不拿你當回事,沒得讓媳婦多受了委屈。

    老叔聽了夏天的話,也覺得可行,這真要眼巴巴的趕上去只怕更不招人待見,這敏君這孩子也是個可憐的,這麼好的孩子怎麼就爹不疼娘不愛呢。

    夏天套好馬車交給老叔,目送他們遠去了,才轉了回去。

    小木正在給家裡幾個娃子發禮物呢,都是他從京城裡帶回來的,正是京里時興的一些小孩子的玩具,可樂壞了兩個小不點。

    「小木,幾時回來的?」這段時間混熟了,沒人的時候夏天也不和小木客氣了,便也稱他小木。

    「剛到,走時把屋子交給衙門裡的師爺幫著照看了,今日回來都不在家,沒處可去便到大哥這蹭飯來了。」

    小木說的挺像一回事的,但自從上次年禮的事後,夏天哪還能相信他這翻話,只怕又是為了錦兒吧。

    夏錦端著茶水、點心進來,給兩人斟上熱茶,「木大哥,此時回來可是有什麼事?沒有回家過年嗎?」

    這京城與臨江府可有千里之遙,可不是三兩日能到的,就是快馬加鞭也要個七八日的時間,他小年那天才說回家過年,就是一來一回算算時日也是不夠的。

    所以夏錦才猜測他是不是有什麼事耽誤了沒回的了家。

    「回了,只是家母說既然做了這捕頭就要盡職盡責,就是這過年也不可懈怠,這守完歲便讓我回來了。」

    她老娘哪是讓他工作上不可懈怠,而是讓他追媳婦不可懈怠,別讓人家有了可趁之機。

    夏錦還覺得挺奇怪的,這誰家爹娘不盼著過年一家團聚,兒女承歡膝下的,怎麼小木的娘不趕他出來,莫不是這貨也是不得他娘喜愛,才被趕了出來,夏錦不由得有幾分同情他了。

    小木看著夏錦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還真有幾分哭笑不得,這小丫頭都想哪去了,他有哪裡需要她同情了。

    這一路趕馬不停蹄的,這路上的客棧、酒樓也基本上沒開門,白日還好一路上快馬加鞭,馬不停蹄,然里也是宿在馬背上的,吃食也基本上是靠著帶出來的乾糧打發的。

    小木拿起糕點就著這熱乎乎的茶水不由得多吃了兩塊,這下連夏天都想歪了,莫不是回家連飯也沒給吃就被趕出來了?

    「小木,你吃慢點,先墊墊肚子,讓錦兒和你嫂子去廚房整兩個菜,一會咱哥倆喝一盅!」

    「好啊。」小木也不和他客氣,說話間夏錦便和林氏入了廚房。

    「錦兒,你說小木他家裡人是不是不喜歡他當捕快啊,怎麼回去過年也不讓多留兩天就給趕了出來。」

    也不怪林氏多想,這小木生意做的這麼大,想是家裡也家大業大的,只怕家裡人對他做個小小的捕頭是有意見的,林氏這也算是猜到一半。

    這小木家人對他當捕頭這事雖說意見大大的,還不至於到了家也不讓回的地步,主要還是他自己心裡放不下某個人而已。

    「這個不好說,聽說京城到這裡至少也有七八天的路程,今個兒才初四,趕得這麼急莫不是有什麼事?」

    聽到夏錦的話林氏想想也覺得是那麼回事。

    夏錦想想小木那滿面倦容的樣子,只怕是急著趕路沒休息好,想著不禁加快手中的動作,想讓他們早點吃了休息會兒。

    這邊飯菜好了,夏錦扯了圍裙去了堂屋準備招呼他們洗手吃飯,卻只見夏天一人,莫不是走了?

    「哥,木大哥呢?」

    「哦,我看他倦的緊,便讓他去西廂里歇會去了?飯好了?我去叫他。」夏天站起來便想去西廂,卻被夏錦叫住。

    「哥,讓木大哥休息吧,別去打擾他了,醒了再給他做就是了。」說著夏錦便去東廂叫了羅氏和孩子們出來。

    西廂里小木躺在軟榻上,一股少女獨有的幽香縈繞在身側,不由的放鬆了緊繃的身體,這股似有若無的味道和錦兒身上的好像,連日趕路疲憊不堪的身體終是抵不過周公的召喚與他老人家喝茶去了。

    因著夏錦有段時間一直呆在西廂研究活字印刷和造紙的事件,經常一待就是一天,夏天心疼妹子,便抽空給她做了個木榻,讓她累了可以有個休息的地方。

    雖不精緻但是墊上褥子、鋪上厚厚的棉被,夏錦有時累了也會在上面小憩片刻。

    東廂住著夏錦和羅氏自然不方便給小木休息,這西廂便成了首選之地。

    小木這一覺睡到日已西沉方才醒了過來,寶兒和朱譽由羅氏看著正在院子里堆著雪人。

    堂屋裡一片歡聲笑語,小木一把撈起寶兒抱進懷裡,「玩了多久了,小心著涼。」沖著羅氏點點頭抱著寶兒進了主屋。

    木梓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似是說了什麼好笑的事,引的屋內幾人笑聲不斷。

    「我們家少爺那可叫……,你們是沒看到大少爺和大少夫人的臉色那才叫精彩……」

    木梓許是一時說的太過癮,完全沒注意到他身後進來的人,只是突然覺得背後涼颼颼的,剛回過頭便見他家少爺笑吟吟的看著他。

    嚇得剛準備出口的話一下子咽了下去,不想卻被口水給嗆著了,一陣猛咳似乎要將肺著咳出來似的。

    「活該」小木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讓你在本少爺背後說本少他壞話,遭報應了吧!

    木梓心中叫冤,我真沒說你壞話,只是說了點你整大少爺的事,想我木梓是那麼沒眼力見的人嗎?我連大少爺小時候的事都沒說呢。

    唉,木梓啊,要不是你少爺出來的早,估計你也要給說出來了。

    都是熟人林氏也不迴避了,拉著錦兒道,「小木,中午都沒吃呢想必是餓了,這天色也不早了,我們去準備點吃的,可別耽誤他們回去,這要是晚了可不安全。」

    夏錦想想也是,這雪天路滑天黑行路的確不安全,還是早點讓他們回去穩妥,便和林氏進了廚房。

    「夏大哥,可曾想過搬到鎮上去住?」

    不知小木這是何意,夏天一臉茫然,「為何?」

    「夏大哥,如今你家在這村子中也算是富有,只是人丁單薄,身邊也沒個至親相幫,想打你家主意的人只怕不在少數,你以為今天這是是偶然?」

    看著夏天若有所思的神情,小木停頓了一會繼續道,

    「雖說這村子里的人多是同出一族,但真心待你們的人曲指可數,多是想著從你們家撈點好處,若真有人強闖進來傷了嫂子、錦兒和孩子們,只怕你也護佑不及,不如搬到鎮上去,必竟在鎮上富碩的人家也多,也不會有人盯著你們家,而且衙門就在鎮上,也有捕快巡邏,相對安全。」

    當然他是不會告訴他們,他在暗中安排了人手保護他們,要真有夏天應付不過來的,自有人出來相助。

    小木的話雖然有點危言聳聽,但也有幾分道理,就說今天吧,要是闖進來的不只夏健一人,或是夏錦沒有因著夏大伯娘的異常而警惕設了陷井,只怕自己一家就要吃虧了。

    再說之前那次夏大伯娘鬧上門來,村裡人多是圍著起鬨逼要他交出秘方,卻沒人說句公道話,直到小木他們過來后請了老族長和村老出面才得已解決。

    現在想想之前好幾次都是靠著小木才化險為夷的,今天亦是如此。

    雖說自夏大伯娘上門鬧事後,礙於小木給的下馬威,明面上是沒有敢來夏家找麻煩,但誰敢確保不會有人見利起義在背地裡對他們家下手,一家人除了他一個殘廢都是弱小婦孺,的確不安全。

    只是生活了這麼多年的地方讓他現在搬出去多少還是捨不得的,看夏天一臉為難的樣子,小木多少也能猜到點他的心思。

    看來想讓他們去鎮上還得花上一番功夫,至也不是真的擔心他們的安危,必竟他手下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幾個鄉下個人還對付的了。

    木梓在旁邊聽的不由的佩服自家少爺,這為了抱得美人歸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叫人家搬到鎮子上還不是為了近水樓台。

    夏天沉吟了一翻終究道,「這事我會好好考慮」

    這話讓小木有點小失望,不過換個角度,既然考慮就說明還有希望不是,小木馬上又恢複信心。

    片刻功夫,這飯菜便上了桌,分賓主入了席,小木把寶兒抱在懷裡自己喂他,小傢伙眉開眼笑的,十分高興,給什麼吃什麼一點也不挑食。

    夏錦都不知道這小傢伙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她怎麼記得這傢伙最挑食的厲害,自從上次過敏事件后,這小傢伙只要不吃的她可是從來都不敢勉強,生怕他會過敏。

    敢情小傢伙不只是挑食啊,而且還挑人,夏錦一頓氣結沒好氣的瞪了這小沒良心的一眼。

    「娘親!」小傢伙討好的看著夏錦,糯糯的聲音觸動了夏錦的萌點,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都捧到他面前。

    只是每次這樣必定是有所圖,夏錦在心裡小小的警惕一下,但是一對上小傢伙黑豆子似的大眼睛,萌萌的看著你,好吧,夏錦敗下陣來!

    伸手接過小木懷中的小娃子,「寶貝,什麼事?」

    「小木叔叔說上元節鎮上有花燈會,寶兒想去看,娘親可不可以?」小寶兒雙手抓著夏錦的衣襟大大的眼睛渴望的看著她。

    花燈會?只在小說中看過,其實現代有些地方也有,不過在現代過快的生活節奏連過年的氣氛都不怎麼濃郁了,更何況上元節。

    夏錦也想去湊湊熱鬧,也不知是不是受了這具身體的影響她感覺自己也是回到少女時代了,什麼都好奇,反而是在現代的事卻變的相對模糊起來。

    夏錦看向夏天,這花燈會必定在晚上,要是沒有哥哥陪著,自己一個姑娘家也不好出門。

    「今年的花燈會是輪到我們大興鎮了嗎?」夏天看著自家妹子就知道她也想去,看著平時像個大人,但必竟還是小孩子,貪玩也是正常的。

    這臨江府花燈會可是出了名的好看,雖說年年舉辦但都不在一個地方,而是在臨江府的各個大點的城鎮輪流舉辦,介時會有不少外縣、外鎮、更甚至有外鄉人過來。

    變向地也帶動的舉辦地的經濟發展,必竟這人一多食住總是要解決的,甚至有的回去再帶回點當地的特產。

    花燈會為期不過一天,但是籌備工作卻要早早準備,必定這人多了安全就很重要。難怪小木會這麼快趕回來想是縣太爺是交了任務的。

    「嗯,今年是輪到在大興鎮舉辦了,聽說縣太爺可是找了不少商家贊助,打算把這花燈會辦的盛大空前,這各種的雜耍班子,戲班子,這兩天就要進城了。」

    聽小木這麼一說林氏都動了心思,這上一次在大興鎮辦花燈會也都快十年了,那時她還小,也不得家人喜歡一家人去看花燈只有她都沒去過。

    看著一家人都想去,夏天也想著難得一家人一起出去玩玩也挺高興的,便答應了,「好吧,一起去看花燈會,但是到時一起走,可不許亂跑小心走散了。」

    見一家之主點了頭,一家人開心的不得了,夏錦差點沒歡呼出來,小寶兒更是伸出小手拍著巴掌讓夏天抱。

    夏天無奈把他抱進懷中,小傢伙抱著他舅舅的頭在他臉上啵了一口,逗的一家人哈哈大笑,夏天被親的一愣。

    回過神來刮刮小傢伙的小鼻頭,這小傢伙還從沒和他這樣親昵過呢。

    開開心心吃過飯,送走了小木和木梓兩人,一家人愉快的決定了正月十五的行程。

    收拾善後的事交給羅氏,一家人圍著坐在一起,相比起之前的歡快氛圍,夏天這時的臉色有點難看。

    「哥,怎麼了」夏錦擔憂的看著夏天,一旁的林氏抱著福妞也一臉關切,只有兩個小娃子一無所知的在一邊玩的歡快。

    「錦兒,你說今天的事是偶然嗎?」夏天把小木與他說過的話說與夏錦和林氏聽了,他還想聽聽夏錦的意見。

    「哥,木大哥說的沒錯,我們家現在的確一如一塊上好的肥肉,誰都想咬一口,今天這事,夏健翻牆而入必有所圖,只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他圖的是什麼?」

    都是自家人夏錦便開誠布公有一說一。

    「那我們真要搬到鎮上去嗎?」夏天環顧著這新建不到半年的家,還真是捨不得啊。

    其實搬到鎮上去對夏錦來說到並沒有什麼不可,相對而言可能更方便一點,但是她也知道哥哥捨不得,而且她自己也捨不得老嬸一家。

    「那到是也不一定,雖說現在家中多是婦孺,難免讓人有可趁之機,但是等過了十五,幾位嬸子都過來上工了,別人就是想打主意也不能明目張胆的來。只是這晚上可就說不好了。」

    夏錦一翻話不但沒打消夏天的顧慮反而讓他憂心更甚。

    「其實,哥你也別太擔心,自古發家致富的也不只我一家,再說這鎮上比我們有錢的大有人在,等開了春咱們再把屋子給擴建下,改成兩進的院子,再雇幾個長工,不就好了嗎?」

    這話讓夏天眼前一亮他怎麼沒想到呢,只是這家中女眷頗多,雖說建個兩進的院子,可是錦兒必竟還沒成親,這樣會不會影響了她的閨譽。

    若是錦兒像城裡的小姐一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他到不用擔心,只是家中這事多數還要錦兒操持,只怕不太方便。

    要是小木知道他不過想讓他們搬到鎮上的一翻話,卻讓夏錦有了雇長工的想法,讓外男住進夏家,不知道他會不會吐血。

    「錦兒,會不會不方便?你還是個姑娘家,這要是雇了長工免不了進進出出,莫影響了你的閨譽。」

    林氏這話可是說到夏天的心坎上去了,這正是他所擔心的事,不由得看向夏錦想聽聽她的看法。

    這道讓夏錦也為了難,她可沒想到還有這層顧慮,只是家裡現在這情況的確不容樂觀,真要闖進兩個賊子,他們可真無法可想。

    夏錦沉默他也沒什麼好辦法,雖然她並不在乎什麼閨譽不閨譽的,但是她要膽敢說出來怕是要被哥嫂說教一頓。

    「錦兒,你上次不是說想在鎮上開個食肆嗎?不如我們去尋個鋪子,你帶著羅嫂去鎮上住,有小木照應著我們也放心。」

    今天的事夏天也算看明白了,這小木對錦兒絕對是有意思的,不然也不會大老遠的從京城回來就來自己家,說什麼鑰匙交給師爺回不去自家都不過是託辭。

    要說小木這在鎮上沒個熟人,他能相信?就不算他這一品軒少東的身份,單是這捕頭也是別人想請也請不到的,在誰家等等不行非要大老遠的來自己家。

    只怕也是想見錦兒的,看著小木對寶兒也是十分喜愛的,真要是能連寶兒一起接受了,這人品也是沒話說的,錦兒交給他自己也能放心。

    本來夏錦也是有這個心的,要真是把食肆開起來,自己也不能天天這樣來回跑,鎮上必竟得有個落腳地,可是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叫她自己去鎮上,把哥嫂撇下她是怎麼也不放心的。

    看出夏錦的猶豫,夏天緊接著道,「等食肆開了起來,我們再把院子修修招幾個長工,這樣也不用擔心有人意圖不軌。」

    夏天的法子也算是目前較好的辦法了,但夏錦不想帶羅氏走,到不是羅氏有什麼不好,而是羅氏本就是夏錦挑來給福妞做奶娘的。

    就目前來看羅氏也算是個精明的,放在嫂子身邊幫著她也是好的,就嫂子娘家那些人來說自己真要走了,她們要是找上門,還真怕嫂子應付不來。

    「那好吧,過了正月,我和哥哥就去尋鋪子吧。」夏錦見夏天已經打定主意便不在說什麼,這麼久的相處她還是不點了解夏天的,一旦打定主意想讓他改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還是自己再想想吧,不行再去趟牙行,再買幾個人回來,簽了賣身契的總是放心些。

    這事情定下來了,幾人便各自回房歇了,夏錦回房時兩個小娃子和羅氏都在她房裡,夏錦一愣還以為走錯地方了,退回門口看看,沒錯這是自己房間啊!

    羅氏見夏錦過來,趕忙解釋道,「寶兒在考教朱譽背書呢!」

    只見寶兒端端正正的坐在炕沿上,半閉著眼,小手交疊放在膝蓋上,還真像個小先生,朱譽站在下面雙手背在背後搖頭晃腦的,看著也是十分用心。

    只是好像背到哪卡住了,似是努力的在回想著什麼。

    夏錦好奇的問他,「朱譽這是背的什麼課文,背到哪了?」

    聽到夏錦的聲音寶兒沖她咧著嘴笑,還哪有剛才那小先生模樣,根本就像是一個財神爺身邊的善財童子嘛。

    朱譽撓撓頭,「背百家姓,趙錢孫李、周吳鄭王,馮陳楮衛,蔣沈韓楊……鍾離宇文,長孫慕容……慕容……」

    小傢伙實在的把百家姓又從頭背一遍,想著剛剛也是在這裡卡住了,夏錦摸摸被他撓的亂蓬蓬的頭頂,接著道:「鍾離宇文,長孫慕容,鮮於閭丘,司徒司空……」

    小傢伙眼前一亮接著順順噹噹的背完整個百家姓。

    夏錦不得不反思讓兩個小傢伙這麼早開始啟蒙是不是對的!

    寶兒過完年也不過三歲,朱譽更小才兩歲,基本上是說話才利索的年紀,就讓他們學習,自己是不是剝奪了他們的童年的快樂了!

    夏錦抱起朱譽將他也放在炕上與寶兒坐在一起,對著兩個小傢伙道,「寶兒、譽兒,現在只是啟蒙,不需要那麼認真,娘親不想看你太辛苦。」

    說著又心疼的摸摸寶兒的小臉,這孩子一直都是這麼懂事的讓人心疼,雖說跟著自己卻從來沒有什麼要自己操心的。

    這本該是歡歡喜喜過大年的,只是夏錦家這鬧心的一件接著一件,這不林氏初四沒回娘家,這初十林家的人是守不住了,一大早的一家人就趕了過來。

    這來者是客,夏家沒有長輩便請了老叔老嬸過來做陪,這可就招了林母一翻教訓,「你這丫頭,我就是這麼教你的,這正經的大伯、大伯娘鬧得斷了親,卻教個外人登堂入室的。」

    說著又是瞪了林氏一眼,老嬸在旁邊尷尬不已,想轉身回去又駕不住,林氏哀求的目光。

    這本來就是夏大伯娘太過份才導致夏家不得以才斷了這門親,這會到了林母的嘴裡到成了夏家做錯了事,夏大伯娘家與他們斷了親,這哪是來探親,這分明就是來找茬的嘛!

    話說有這樣做母親的嗎?什麼事也沒搞清楚就往自家人身上扣屎盤子。

    「咳、咳」林虎聽著母親說的實在不像話,雖說這斷親的事村裡也傳的風言風語可從沒人說過是姐夫家不是。

    莫不都說這夏大伯娘咎由自取,佔盡夏天家便宜還不知足,要狠心賣了夏錦逼的夏錦進了深山才出了這樣的事,自家娘親這又是鬧哪出。

    在自家出門的時候,可都是說好了的,這次過來就是與大姐家修好的,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動不動就找大姐晦氣。

    其實林母這也是有由頭的,這不老嬸今個想著這親家一家過來了,特意打份了一下,身上的新棉襖可是夏錦年前送給她的料子。

    這林母看著可不高興,這老嬸家什麼條件她可是知道一點,不過一個破獵戶,能穿的起這麼好的衣裳,多半也是夏天家送的。

    看著老嬸的衣裳她就想起年禮的事,這都能送這隔了幾代的堂嬸新衣裳,怎麼就不能給自家妹子也稍上一件,她記恨的可是這件事。

    自然也就沒給林氏好臉色,順便著也給了老嬸難看。

    說實在的老嬸也不見得喜歡林家這一家人,上次福妞九朝的事她還記得清楚呢,這一家人過來就知道搶林氏的東西,可連給福妞做一件衣裳都捨不得,這樣的人家實在讓人喜歡不起來。

    要不是看著夏天和林氏的面子,怕他們應付不來被這家人欺負了去,她才不來呢!

    「親家母,說的這是哪的話,我可是夏天、和錦兒的嬸娘都是姓夏的,怎麼能算外人呢!」

    言外之意,若我們姓夏都是外人,你們姓林的又算什麼?

    「再說了,親家母可能不知道,這夏大伯娘前段日子還想搶了夏天家的方子,結果被官爺捉了還打了板子的,這斷了親有斷了親的好處,這樣的人可是什麼都能做出來,莫不要被連累了才好。」

    為什麼斷親不相信你們不知道,多說也無益,不如說點你們不知道的,讓你也知道知道有些主意不該打不要打,否則可是要挨板子的,看你怕不怕。

    聽到這話林母還真是嚇一跳,必竟夏大伯娘的事傳出來整個村子的人臉上也無光,除了村子里的人,外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老嬸說這些也不過是想嚇嚇林母,讓她安份些,別給幾個孩子添麻煩。

    林母哪能聽不出老嬸話中的意思,臉色青一陣、黑一陣格外的難看。

    林妙兒自從上次的事,一直哽在心裡不舒服,這不一家人都穿著新衣,就她這一身雖說也是新的衣料卻只是粗棉的,怎麼也趕不上其他人的。

    聽著別人這樣擠兌自己母親,一時忍不住便對著林氏大吼,「你就是這樣做女兒的,過年不回家拜年就罷了,現在人家這樣擠兌娘親,你連吭都不吭一聲!」

    也不想想林氏這過年不回家到底為著什麼,還有老嬸為什麼擠兌她,這才一來不分青紅皂白往自己女兒頭上扣屎盤子也是一個母親該做的。

    「二姐」林虎看不過去出聲提醒。

    「閉嘴」林妙兒現在就像一隻炸毛的母雞一樣,不應該說現在,而是從林氏送過年禮后就炸了毛,特別是在被秦纖纖取笑,一家人就她穿的像個婢女之後。

    就想找林氏撒氣,只是林氏一直沒回去,她一直沒找到機會,現在有了這個借口他又怎麼會不藉機發泄。

    夏錦一早就和香兒相約一起去了家裡幫工的幾個嬸子家拜年,順便通知一下大家這過了十五就正式上工,這會兩人才有說有笑的剛回來,還不知家裡來了人。

    這剛一進門便聽到這翻話,具是一愣了,怎麼林妙兒跑到她們家大發雌威來了。

    羅氏給主屋裡添了茶點剛退了出來,便見夏錦和香兒站在堂屋裡,便把剛剛主屋裡的事給夏錦學了一遍。

    這羅氏到真是個能人,這語氣動作不說學個十成到也能學個七八成,香兒一聽那還得了,自家老娘被人欺負了她哪還待的住,挽起袖子就要衝進去。

    夏錦一把拉住她,「幹嘛去?」

    「教訓教訓那個小賤人,膽子挺肥啊,敢跑到我夏家地盤上來欺負我娘,他丫的就是找抽!」

    夏錦無奈撫額當初就不該教這丫頭那麼多現代的女性思想,你看這都成什麼樣了,誰來還她當初那個害羞、單純的小蘿莉啊。

    「等等,在我家老嬸還吃不了虧,先聽聽她們怎麼說?」夏錦安撫著香兒,幫她放下袖子,拖著她靠近主屋門口。

    只聽屋裡傳來林氏不緊不慢的聲音,「妹妹輕點,福妞可睡著呢,別嚇著她了。」

    微微停頓片刻了,「妹妹也太過了,有這麼和長輩說話的嗎?老嬸是你姐夫的嬸嬸,可不是什麼人家。」

    林氏端著茶盞淺淺喝了一口,「再者說了這擠兌娘親這話從何說起,你這脾氣可得改改,都是快嫁人的大姑娘了這麼急燥可不是好事,在家有娘親寵著你,這要是嫁了人跟婆婆也這麼說話?」

    林虎盯著自家大姐一愣一愣的,這才幾日不見的,大姐如何變了這麼多,這還是以前常被二姐欺負了只會躲起來偷偷哭的大姐嗎?

    瞧瞧這氣度,這話說的有理有據的,林虎是真心的替自家大姐開心,之前那軟綿綿的性子還真怕她被婆家人欺負,還好遇著夏家一家心腸好的。

    林妙兒氣的眼睛冒火,這林敏君真是長本事了,不就是有兩錢了嗎,就連她都敢不放在眼裡了,越想越氣,抬手就想往林氏臉上招呼!

    夏錦聽到林氏的話心裡到是挺開心的,嫂子終於硬起心腸不在一味的忍讓了,正開心的拉著香兒進屋準備和林氏家打個招呼。

    好歹緩和下氣氛也別鬧的太僵了必竟還是親戚嘛,哪想到會看到這樣的情形,一時顧不了許多衝了上去,一把抓住林妙兒揮下的手,一個小擒拿把它扭到身後。

    「痛、痛,你放開」許時一時沒拿捏好力道,林妙兒不禁呼痛。

    林母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到是林虎反應過來,這二姐是做的過火了,但到底是親姐姐也不能不管。

    上前抱拳一禮道,「林虎向錦兒姑娘道歉,是我家二姐過份了,可否請姑娘先放開二姐。」

    夏錦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同是姐姐,你二姐想打你大姐時怎麼不見你出頭,現在到來求情了。

    夏錦這到是誤會林虎了,他也沒想到這林妙竟然如此放肆敢在大姐家向她對手。

    「你不必向我道歉,她想打的人可不是我。」

    林虎何以不知道這個道理,轉頭對著林氏道,「大姐這事是二姐無禮,我代她道歉,回去一定讓爹爹好好管教她。」

    其實,林氏和林虎都知道這不過是為林妙兒打個台階讓夏錦放了,以林父林母對林妙兒的寵愛,管教是不可能的。

    夏錦又何償不知道,手下不自覺的又重了點,林妙兒疼的呼天喊地。

    林母實在心疼的緊,想斥林氏兩句又怕惹惱了夏錦,林妙兒又要多受罪只好應合著,「對、對,妙兒的確過份了點,回去我一定好好教教她規矩。」

    夏錦聽著不禁想笑,你教她規矩,你以為你有多少規矩能教她,她這嬌縱的性子還不是你教出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