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五十九章 送年禮、林氏死心(萬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五十九章 送年禮、林氏死心(萬更)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五十九章送年禮、林氏死心(萬更)

    夏錦懵了,這親戚朋友間過年互送年禮也是有的,多是過完年拜年時捎上兩件,可今個兒是小年啊,這送年禮都是女兒、女婿孝敬岳父母家的。

    這過年本是一家團聚的日子,女兒出嫁后便不能再家過年了,是以小年這天給父母送年禮順便提前團聚一下。這小木是在鬧哪樣給她哥送什麼年禮,讓他哥給他做岳丈這也太扯了吧,夏錦忽然覺得全身冒冷氣,自己這都是想哪去了。

    「木大哥,這是搞錯了吧,這年禮可不能隨便送的,他要送我哥怎麼著也要等過完年啊?」夏錦忘了這年禮是送給岳家,可不完全是岳父母,這岳家如無父母長輩也可以由兄嫂代收的。

    小木聽到夏錦說話的聲音知道她回來了,便抱著寶兒一起出來迎她,「錦兒,過了今天我就要回家過年了,過完年再過來,怕是趕不上給你們拜年,就提前把年禮送來了。」

    聽小木解釋的合情合理夏錦也就沒再攔著了讓木梓把東西都搬去西廂小倉庫,等嫂子回來再交給她。

    哥嫂不在家夏錦也不便招呼這主僕兩人,讓羅嫂把東西點了數收起來,便送走了兩人,羅氏見夏錦混不在意的樣子,似是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

    話說夏天夫妻二人去了林家,林父林母到是沒有為難他們,必定人家可是送來了不好好東西,光是這肉差不多都送來半頭豬了,還有糕點、糖果,酒水、新衣,可是喜壞了一家人,這些東西以前可都是想都不敢想的。

    左右鄰居見了無不羨慕,都說林家出了個好女兒,誇林母會生養,教出個這麼孝順的好女兒,林母拿著林氏為她準備的新衣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她可是最要臉子的,聽的鄰里鄰居的把她都捧上天了,她哪能不高興,見著林母心情頗好林氏收到夏天的眼色也在一旁敲邊鼓,「娘,您試試合不合身?要是哪裡不喜歡,女兒再給你改改!」

    只是鄰里鄰居住的誰能不知道誰家的情況,這林母偏心可是出了名的,就是想不通了,這夏家富了,林氏居然還能如此孝敬她老子娘,可見這林氏還真是個孝順的,回頭看看自個家的兒女,哪個不是手心裡捧著長大的,家裡再窮再苦讓得讓他們先吃著,才輪到自個兒可這和林氏一比,唉、這還真沒什麼好比的。

    感嘆著人家好福氣,再看看林母這小人得志的嘴臉,還真是讓人噁心,稀稀拉拉看熱鬧的便散了,又些年長的想著自家女兒女婿也該回來了,便都走了。

    林母笑著拿著新衣就進了裡屋,摸著手中光滑的料子,自己一輩子可都沒穿過這麼好的東西啊,想著不自覺得笑了出來。

    要不說林氏的針線做的好呢,這衣裳穿在她身上剛剛好,不由得對林氏看法也好了些,我的笑兒要是穿上這麼好的衣裳只怕求親的人會把林家的門坎踏破了,想著小女兒穿上新衣的嬌俏模樣,林母笑的更歡。

    林母開心的顯擺著她的新衣,這邊林妙兒那邊可是肺都氣炸了,這林氏給爹、娘、虎子都裁了新衣,可獨獨缺了她的,她怎能不恨,這麼好的料子她以前可是摸都沒摸過的。

    林母換上新衣出來,頓時給人的感覺都變了,整個人變的容光煥發,林妙兒瞧見自個娘親身上的新衣更是恨的咬牙切齒,不依的扯著她娘的衣袖指著林氏怒道,「娘你看她,哪有她這樣做姐姐的,這送年禮獨獨缺我這一份,擺明了瞧不起我這妹妹,欺負我嘛,娘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林妙兒這一鬧林氏才想起來,這年禮本就是送父母的,虎子那一份也是後來給小豆丁選衣料時多選的一段,想著給虎子添件新衣,卻忘了林妙兒這茬。

    林氏有點無助的看向夏天,是自己大意了,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本來備上這麼重的厚禮也是不想讓父母給夏天臉色看,看著林母越發難看的臉,林氏暗嘆不好心裡有點害怕。

    按理說就沒有過姐夫家給小姨子送年禮的說法,這不送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一家人都有獨缺她那一份是有點說不過去,可是林妙兒這一告狀,卻讓夏天有點不高興。

    這給岳家送年禮是習俗,若是這無父無母的人家,長兄為父備一份送給兄嫂也是常理,但從沒人說過一定要給小姨子備年禮的,這送是情份,不送也是情理。

    林母本就偏疼林妙兒,本還想著讓林妙兒也穿上這新衣,過年帶著她去親戚家挨個走一圈也能炫耀一翻,讓人看看她這閨女難得的好顏色,也好來年給她說門好親事。

    這個敏君也忒不會辦事了,這麼點東西她又不是置不起,怎麼偏偏就獨獨少了妙兒一份,莫不是真如妙兒說的瞧不起她,故意的!

    林母寒著臉對著林氏怒斥道,「你是怎麼做姐姐的,眼看著你妹妹都到說親的年紀了,連著幫她置辦一身像樣的衣裳也捨不得,我真是看錯你了,還以為你變好了!」

    話說這林妙兒是林氏的妹妹沒錯,但是也要看看她是怎麼對林氏這個姐姐的,哪有一個做妹妹的對姐姐該有的尊重。

    林虎在一邊抱著福妞逗她玩,聽著自家娘親和二姐的話不由蹙眉,這娘親是又糊塗了嗎?

    這大姐又不欠二姐的,幹嘛什麼都得準備她一份,再說了今天姐姐、姐夫可是送了重禮的,要不是姐夫大方,大姐一次給娘家買這麼多東西只怕會被婆家人怨怪,娘親不但不問問大姐過的可好。

    收理收得心安理得也就罷了,怎麼還開口就訓斥大姐沒給二姐做新衣,再說福妞九朝時二姐做的那叫什麼事,人家沒計較就算好的了,人家有義務給你做新衣嗎?這娘親和二姐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只是他年紀還小,這個家還是他爹當家,他也還說不上話,只是看他爹那樣似乎也沒有幫大姐說句公道話的意思。

    林老爹抽巴著一桿汗煙,煙鍋里的煙絲還是林氏給捎回來的,他老人家眯著眼抽著這上好煙絲,一撮煙絲抽完,磕掉煙鍋里的煙灰,慢悠悠的道。「大妞,回去給妙兒做兩身衣裳送來,我就不留你飯了,過年還有幾天緊著點,年前送過來。」

    林老爹的話可高興壞了林妙兒,這爹爹一開口就是兩身啊,這過年穿出去不定羨慕死多少人,就是秦纖纖也要被自己比下去。

    林氏這下可真是被氣笑了,自己一心孝敬父母,可他們自從自己進門沒問過自己過的好不好?沒看過一眼外孫女,更不要說抱一下。

    就算是這樣林氏也沒覺得什麼,可是現在呢為了妹妹一句話,這小年的連飯也不留就要趕自己回去,聽著爹爹這話,是啥時給妹妹做了新衣才讓回來,不然就讓她別回娘家了。

    心被傷到如此地步,林氏對這家人真的是沒有期待了,咽下口中的苦澀,看著林老爹道,「爹,這夏家的銀子都是錦兒掙的,女兒沒掙過一分錢,這年禮也是錦兒為女兒置辦的,女兒可沒本事買得起這些好東西孝敬二老。

    至於妹妹的新衣那就等我這個做姐姐的掙了錢再給妹妹裁衣吧,女兒總不好意拿錦兒辛苦掙來的錢補貼娘家不是,沒得讓人覺得女兒是個沒教養的,說爹娘沒教好累了弟弟、妹妹的名聲可就不好了。

    至於以後對二老的孝敬女兒以後也不敢再讓錦兒破費了,免得二老認為女兒不孝,等女兒有了錢再來孝敬二老吧。」林氏說著便從林虎手中接過福妞率先離開了林家。

    看著媳婦倔強的背影,夏天心痛的無以復加,他甚至不敢想向在以前的十幾年來她是如何過來的,追上林氏的腳步輕擁著妻子的肩頭無言的安慰著。

    夏天扶著林氏上了馬車,一路緩緩的回了夏家村去,只是車內的林氏,懷中抱著福妞淚水無聲的滑落,或許她真的不該有所期待才對。

    夏錦見兄嫂早早的回來了,便知道嫂子這次回娘家怕是又受了什麼委屈,也沒說什麼只吩咐羅嫂去給他們做點吃食給送主屋裡去,夏錦的細心體貼讓林氏越發的覺得窩心,這夏家的人才是待她至親的親人。

    林家這邊林氏一走,這林父林母都懵在那裡,不明白這林氏何是膽子大了,何時敢違逆他們的意思了,以前可是叫做什麼就做什麼的。

    關鍵是她臨走時的那名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等她掙了錢再來孝敬他們,她一個婦道人家怎麼可能掙的了銀子,不是笑話嗎?

    這個家中恐怕只有林虎還是清醒的,知道爹娘這次怕是傷透大姐的心了。唉!本來今天大姐一家過來送年禮,本該是一家團圓的日子。

    爹爹也是糊塗了,竟然連一頓飯也不留大姐姐夫,直接趕了大姐回去給二姐裁衣裳,這都叫什麼事啊,也不想想夏家憑什麼要給二姐裁新衣,這樣做是不是會讓大姐為難。

    林虎輕蔑瞪了林妙兒一眼,他是越來越不喜歡這二姐了,轉身打算回了自個兒的房間。

    林妙兒本來如意算盤落空這氣正不打一處出呢,這下可找著發泄的對象了,「臭小子,你那是什麼意思?」說著還扯著林母道,「娘你看弟弟也欺負我?」

    林母剛想開口斥兩句,只是她還沒開口,林虎不冷不淡的開口,「你們就寵著她吧,真以為那算命先生說的憑她能給你們再來富貴,做夢吧!

    你看看大姐送回來的哪樣東西不是可著你們心意選的,結果就這樣被你們給氣回去了,以後只怕別想大姐再給你們送什麼好東西了,哼!」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回房了,留下幾人目瞪口呆,難道林氏臨走時的話就是這個意思,這下林老爹和林母可是慌了,必竟就像林虎說的這麼多好東西可是林氏送來的。

    如果她真的不回娘家了,他們哪還有這些好吃好喝的,想想越發覺得林氏不孝,父母不過說她兩句到是學會和長輩置起氣來了。

    這辛苦辛苦一整年終於迎來了新年,家家戶戶無不興高采烈,這過年最開心不過的就是小孩子了,只要家裡條件稍好一點的無不給孩子裁上一套新衣,盼著新年新氣象來年有個好彩頭。

    除夕一大早,夏錦一家人便起來了,洗洗刷刷準備過年的東西上,這剛過午時夏天便準備好祭品帶著一大家去了夏家祠堂,這祠堂里供奉的都是夏家先人,這夏天的父母的牌位也供在裡面。

    這一年夏家是經歷頗多坎坷坎坷的,總算到頭來還算是比較好的,夏天小心的拭去父母牌位的的灰塵,絮絮叨叨著把這些事說給二老聽,不自覺的紅了眼眶,哽咽著,

    「爹娘,你們在天上看到了嗎?我們過的很好,錦兒長大了、能幹了,我們再也不會被人欺負了,天兒也成親了,現在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了,你們放心吧,我會把妹妹照顧好的。」

    夏天擺上祭品,率先給父母磕了頭,然後夏錦他們按著次序跪拜,夏錦看著夏家父母的牌位,心裡異常酸澀,跪在蒲團上心裡默道,

    「夏家二老,想必夏錦已經和你們團聚了,我不過是來自外時空的一縷幽魂,機緣巧合佔了你們女兒的身子成了夏錦,夏錦雖不是我害的,但我既然頂替了她的身份活了下來,就一定會照顧好她的親人請你們放心。」然後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才起身隨著夏天出了祠堂。

    陸陸續續有了一些祭拜祖先的人向祠堂過來,夏天一一與這些叔伯長輩打過招呼,便帶著自家人回家去了。

    拜祭完祖先一家人回家吃了頓便飯,便開始忙起年夜飯來,這廚房裡的事自然有三個女人來做,福妞都快四個月了也不再像以前一樣整天睡了,躺在床上小腳踢個不停,那叫個活潑啊,一家人看他那樣樂了個不行。

    寶兒最喜歡的便是趴在床邊陪著她玩,小朱譽不知是不是羅氏教的還是怎的,寶兒去哪他一定跟在身後。

    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林氏便讓夏天去房裡看著幾個孩子,自己帶著夏錦和羅氏在廚房裡準備年夜飯,看著廚房裡的雞鴨魚肉,這都是往年不敢想的,過年能稱上兩斤豬肉算不錯的了哪敢這麼奢侈。

    要說這林氏的廚藝到真是不錯,以前許是家裡條件有限沒有這麼多好的食材,沒有她發揮的餘地,偶爾夏錦提點一下她現代的一些菜肴沒想到她都能做出七八分意思。

    一個時辰左右一桌豐盛的年夜飯便準備好了,一家人圍著桌子做了下來,羅氏抱著朱譽想要避開,這年夜飯必定是一家人的團圓飯,就算夏家再不拿她當外人,自己這時也不該留下來。

    夏錦看著也不出聲,羅氏這樣做也算是擰得清自己的身份,也算是她當初沒看錯人,她並沒有想過讓羅氏迴避。

    但是這個家的當家主母是林氏,有些事需要林氏來做,有些恩也必需讓林氏來施,有些人要讓她承了林氏的情,這樣就算是將來她要離開這個家,也有人真心幫著林氏,她才能放的下心來。

    夏家雖然現在不過是小門小戶,但總有一天她夏錦要讓它發展成這臨江府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這當家主母可不能太過軟弱,而且身邊也要有幾個信的過的人才行。

    好在林氏雖然是個心軟的,但是也有自己的底線,軟中有帶有自己特有的倔強,這段時間的相處來看卻也是個,明是非、知分寸的。

    林氏抱過羅氏手中的小朱譽,拉著她回到桌邊坐下,「羅嫂,我說過多少遍了,你來到我們夏家就是夏家的一份子,就是我們的家人,今天本來就是一家團聚的日子,你抱著朱譽是要去哪兒,是不是我說的話你都沒放在心上?」

    林氏這翻話說的可是漂亮極了,夏錦悄悄在心裡為她喝采,羅氏眼角微紅,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什麼話來,遇到這樣的東家她也只有做牛做馬來報答這恩情。

    想通了羅氏也不矯情便抱著朱譽在夏錦的下手坐下,朱譽本就是小孩子,看著一大桌香香噴噴的飯菜在眼前,卻被自家娘抱著走,口水都忍不住留了下來。

    雖然年紀小,但是他娘親經常教導他,他們是被他爹賣給人家為奴的,東家心善沒拿他們當外人,但是自己卻不能逾越了,忘了自己的本分,小傢伙懵懵懂懂的也不知明白了幾分,到是一直都是很乖巧,他娘讓他跟著寶兒,便乖乖的跟著。

    一頓熱熱鬧鬧的年夜飯,一家人吃的油光嘴滑,喜不自甚,後面的守歲便是夏天、夏錦和林氏一起,羅氏照顧幾個小的去歇息了。

    這一家三口閑來無事便拉起了家常,前段日子因著回娘家的時林氏一直心情低落,直到這幾日忙著過年的事到好了不少,夏錦才把那日小木送來的年禮盡數交於她。

    林氏也搞不明白人家怎麼送了這麼多東西過來,到是前兩日老嬸過來串門說起錦兒和香兒過完年就十二了,按道理也到了該議親的年紀了,問她可有什麼想法時,才想起來這茬便與老嬸說了,老嬸可是個精明的人一語驚醒夢中人,「這木捕頭不會是看上錦兒了吧?」

    「老嬸不能吧,這錦兒才多大,可是差著歲數在裡面的,再說人家也說了是送給相公的,這話要是讓人聽到沒得要污了錦兒名聲。」其實林氏還真沒往這方面想過,必定錦兒還小。就算是到了能議親的年紀了,但是真要出嫁怕是還要四五年,等到及笄后才行,而小木去和自家相公年紀相仿,這成親只怕也是在這一兩內的事,就算他自個兒不急,他家爹娘只怕也急著抱孫子,怎麼也不可能讓他再過四五年才成親的。

    「傻子,這話老嬸能出去說嗎?」老嬸白了林氏一眼,不過林氏到是真心為錦兒好,這點老嬸心裡也是高興的。

    老嬸壓低聲音對著林氏道,「你想啊,雖然說是過完年不能趕回來拜年,才提前送的禮,可是這早一天、遲一天,挑哪天不行。偏偏小年這天送過來,咱這大興鎮哪家不知道這天是給岳家送年禮的,這不成心教人誤會。」

    老嬸撇撇嘴,這木捕頭的心思怕是要路人皆知了,這怕只有這家人還看不明白,要說對錦兒沒那個心思,何必處處幫襯著夏家。

    想了想道,「我看著木捕頭這人到是不錯,這麼久以來可是處處幫襯著你家,只是他這又是當捕頭又是做生意的,這身份怕是不簡單啊。錦兒要是真的跟了他,以後沒有身份相當的娘家撐著,日後的日子可不見得能好過,錦兒要是對人家沒意思,可得避著點的好,免得最後誤了自己、也誤了人家。」

    老嬸這話到也說的中肯,必定小木這一品軒東家的身份可是沒有瞞著夏家的人,老嬸想的是只怕他是出身高門大戶。

    這自古姻緣便講究個門當戶對,這閨女高嫁的不是沒有,大多數不是填房就是為妾,多半是落不著好的。這俗話說寧做寒門妻不做高門妾。

    不說這高門大戶規矩多的能逼死人,當就是這個妾的身份,不過是身份高點的奴婢,就連生死都掌握在正妻手裡,讓你生你便得生,讓你死你就得死,以錦兒的性子怎麼可能如此委屈自己。

    她是寧可錦兒嫁個老老實實的鄉下漢子,找個知冷知熱會過日子的人,以錦兒的聰明一定能把小日子過的紅紅火火,沒必要進個高門大戶,就是以後受了委屈連家裡人都沒法出面。

    而且就算現在小木對錦有意思,願娶她為正妻,可是這大戶人家哪個不是三妻四妾的,哪有找個老實的男人一心一意守著你過日子的強。

    不得不說老嬸還真是個有遠見的,比那些個光想著用女兒攀高枝的人強多了,至少她是真心替著兒女們操著心。

    聽得老嬸一翻話林氏也細細思量了一翻,覺得也是這個理,再想想小木處處幫襯著自家,怕是說對錦兒沒那麼點意思別人也不信。

    晚上的時候林氏便把今天和老嬸聊起來的事說與夏天聽了,必定這錦兒也是到了議親的年紀了。

    夏天更是不由的蹙眉,上次見著錦兒似乎對那沈大夫有幾分意思,木捕頭到是經常來也沒見著他怎麼單獨找錦兒啊,只除了那次生意上的事。

    夏天想了想,最後還是讓林氏私下問問錦兒的意思,看她中意誰!雖說他夏家現在不過是寒門小戶,但他相信以錦兒的本事,一定能把生意做出去,到時大不了用整個夏家給錦兒作陪嫁反正這些都是錦兒掙回來的,介時諒也不會有人小瞧了她。

    林氏聽了夏天的話也有幾分道理,這女人一旦動了心可不是說收就能收回的,她們做哥嫂的只能盡量盼著她能幸福。

    借著今個兒守歲無事可做,便想著探探夏錦的心思,「錦兒,你覺得木捕頭這人怎麼樣?」

    夏錦詫異的看著林氏,這嫂子今天可是奇了怪了,好好的提小木做什麼?看著哥哥也盯著她像是在等他回答更覺得奇怪,「木大哥人挺好的啊,與哥哥關係也不錯還經常幫襯著咱家,怎麼了嗎?」

    林氏沒有回答她的疑問,到是夏天率先開了口,「那沈大夫呢?」

    這下更讓夏錦奇怪了,哥哥這是發現他們有什麼不妥嗎?

    「沈大夫人也挺好啊,上次還救了寶兒呢!」夏錦實在想不明白這夫妻兩人奇奇怪怪的幹嘛。

    夏天和林氏對視一眼,錦兒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兩個都喜歡,夏天這可真想歪了。

    「那你喜歡哪個?」夏天想想索性問出了心中最想知道的問題。

    「啊!」夏錦被夏天給驚著了,「哥,你都想哪去了?我什麼時候說喜歡他們了?」夏錦覺得莫明的搞笑,願來哥嫂在這糾結呢,再說了她現在這身體不過十一歲說這個也太早了吧。

    「錦兒,你過了年可就十二了,是時候議親了,咱們這雖然不講究什麼男女大防,但是我和你哥還是希望你找個老實、會疼人的人過日子。

    像木捕頭和沈大夫這樣的公子哥實在不適合與咱們這樣的人家議親,但是要是你真的喜歡我和你哥也不會攔著,我們會儘力幫你達成心愿。

    但是這成親以後怕是我和你哥都沒辦法幫襯著你,必竟這高門大戶的也不是我們這樣的人家隨意出入的,錦兒你比我們聰明,這事你可得思量清楚,我和你哥只希望你以後幸福。」

    林氏這翻話可謂是說的至情至理,這個時代的婚事無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像夏錦家這樣的長兄為父、長嫂為母,就是夏天和林氏隨便幫她訂下一門親事,她也只能含淚上花轎,這樣將婚事交給她自己做主,無不說明了兄嫂對她的疼愛。

    「哥、嫂子,你們想多了。我和木大哥、沈大夫不過是生意上的往來,再說了像他們那樣出身的人,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哪會看上我這個鄉丫頭!」

    夏錦這樣說並沒有打消夏天和林氏的顧慮,反而讓他們更擔心,沈清風是沒有什麼表示,但小木那一翻的作為,只差著沒說出人家的確是看上你了。

    但是看著夏錦像是並不知情,二人對視一眼還是不要讓她知道好了,也許見著錦兒沒什麼表示,人家心思就淡了呢。

    必竟錦兒至少還有四年才及笄,想就算是他們等的了,他們家人也會催著他們成親的,這樣想著夏天的心反到是放下一點,這層窗戶紙還是不要捅破好了。

    他哪知道人家家長早就來看過未來兒媳的了,可是滿意的不得了呢。

    醞釀了半天,夏錦覺得還是說出心中的想法,「哥,我還小暫時還不想議親,再說我身邊還帶著寶兒,想是不會有人看的上,你們也別為這事操心了。」

    夏錦想想覺得惡寒,在現代她家侄女十二歲還在上小學,現在這具身子過完年不過才剛剛十二歲就要開始談婚論嫁了,實在是讓人接受不了。

    夏天是不同意夏錦這話的,帶著寶兒怎麼了,誰都知道寶兒並不是錦兒的孩子,以這幾個月夏錦表現的能幹、聰明,只要是他們家放話說過完年給錦兒議親,只怕是門坎都要讓人塌破了,不過他也覺得夏錦還小想多留她幾年,現在不議就不議吧。

    林氏也看出夏天的心思,輕輕的覆住他的手,表示無聲的支持,只是錦兒以寶兒為借口,推延議親之事,也不能沒個期限可不能真的耽誤了她。

    「錦兒,我知道你擔心寶兒會受委屈,但也不能耽誤了自己的親事,現在年紀還小不議親也沒事,這再過幾年等你及笄了,總是要議的,你要是委屈了寶兒,可以讓他留在這兒,我和你哥會好好待他的。」

    林氏說的也是真心話,她也是真的很喜歡寶兒的,這話也正好問出夏天的顧慮。

    夏錦沉默了一會,幽幽的嘆了口氣,「師傅說三年之內會來接寶兒!」

    夏天和林氏不知道夏錦突來的傷感是為哪般,只當她是捨不得寶兒。

    遠處傳來的鞭炮聲昭示著新的一年的到來,夏天也拿著自家準備的鞭炮出了門,一會便傳來一傳噼里啪啦的聲音,夏天進來的時候頭上白了一層,這白天還是晴天,不知道什麼時候竟下起了雪了。

    夏天笑嘻嘻的道,「這雪下的可真好,瑞雪兆豐年啊!」這農家就沒有不盼著有個好年頭的,想必像夏天這樣高興的人不在少數。

    夏錦笑著給夏天和林氏拜年,調皮的道,「哥哥、嫂子,錦兒給你們拜年了,恭喜恭喜新年發大財,紅包快快拿過來。」

    她這偶爾的小孩子樣到是逗樂了夏天和林氏二人,兩人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紅包,一人給了一個,夏錦拿著紅包收進荷包里,夏天便打發她去休息了,守歲守到這個點也算完事了,明個一早還要一家家拜年去。

    自從寶兒上次生病後夏錦就自責自己沒有照顧好他,從那天開始寶兒又開始和夏錦睡了,回來房中見著小傢伙睡的香甜,也不知做了什麼好夢,嘴角還彎起淺淺的弧度。

    想想之前兄嫂的話,自己一直故意忽略總有一天師傅會來接走寶兒的事,一直害怕投入的感情越多,分開的時候越是捨不得,可是當寶兒軟軟的叫著娘,當小小的他在她難過時試圖安慰她時,就已經放不下了,只是不自知而已。

    躺進溫暖的被窩裡夏錦不感離寶兒太近,怕自己身上的涼氣會凍著小傢伙,但是睡夢中的小人兒,似是感覺到了什麼似的,迷迷糊糊的爬進夏錦懷中,嘴中嘟噥著「娘」。

    夏錦好笑的把他摟進懷裡,這孩子總能觸碰她的心防,毫無防備的撞進她的心裡。

    話說小木才一回京就被他老娘給捉進了她的梧桐苑,「你小子怎麼回來了?」

    他娘你這話說的,這大過年的當然是回家過年了,前兩年是因為他老娘不知道他身在何處,不回來就不回來,現在要是再不回來過年,只怕他老娘會打上門去罵他不孝。

    「美人娘親,兒子這不是想你了嗎?回來陪你過年嗎?」小木也知道她娘就是那麼一說,很自然的摟著她的肩膀進了花廳。

    「呸呸,鬼才相信你的話,你說這大好的機會不去好好把握,纏著你媳婦博同情,誰讓你回來的,告訴你要是被人趁機挖了牆角,仔細點你的皮。」

    要說自己這親娘也真是夠奇葩的,要說他這有長像有長像、要身份有身份的人還怕沒人要。怎麼她老人家就像他找不著媳婦似的,雖然他真的挺喜歡夏錦,也曾想過留在那邊過年。

    只是這要是不回來,不是怕他娘罵他有了媳婦忘了娘,罵他沒良心嗎?

    只是這兩人似乎忘了人家可還不是你家的媳婦呢,說的到和真的似的。

    這會兒屁股還沒坐熱呢,另一人又找上了門來,只見來人對著七公主福身行禮,「媳婦給婆婆請安!媳婦有件事想問問小叔,還請婆婆做個見證!」

    七公主也不可置否想著這小子肯定又做了什麼好事,這才剛回來大兒媳就迫不及待的要收拾他,她老人家樂得看戲,她老人家坐在太師椅上泯了一口香茗緩緩的道,「媳婦有什麼事只管問,要是這小子做的不對,我替你做主。」

    這七公主本就是個爽快的人,而她這大兒媳婦本身也出身武林世家,沒有京城這閨中小姐的做作姿態,七公主對她也有幾分喜愛。

    得到七公主的首肯,這位昔日的江湖俠女,現在戰王府的世子妃舒靈若,可也就有恃無恐了,「我到想請教小叔,我家世子與這敬雲郡主之間有何事,要讓你特地說與我聽的。」

    「噗……」七公主本來端茶看好戲的,卻不想一口茶才喝進去卻聽到如此勁爆的消息,敬雲郡主可是比她還長一輩,今年可都快六十高齡了,能和梃兒有什麼關係,難道……她家梃兒真有特殊癖好?

    要說這小木的性子真有幾分是遺傳自他親娘,都是那麼的奇葩,也只有她能想偏。

    小木笑著看著他親娘,象是在說你那點猥瑣的小心思我都看到了,七公主沒好氣白了他一眼,以嘴型吐出三個字「不孝子」。

    小木無所謂的聳聳肩,笑笑的對著他大嫂賣了個關子道,「大哥和敬雲郡主到是真有些淵源不知大嫂想不想聽?」

    舒靈若手輕按腰間的軟鞭,要是今天他不說出個所以然今天她非抽的他滿地找牙,為了他一句話,可是和自家相公鬧了一個月的彆扭。

    一氣之下回來娘家,結果兄長一查,才知道敬雲郡主是個年約六旬的老夫人,自己可是被娘家人好好的笑了一翻,這口氣她可是忍了好久,這始作俑者終於回來的,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還請小叔說來聽聽。」舒靈若氣的咬牙切齒她就不信,現在她到要看看這小叔還能編出朵花來,今天他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便是婆婆的面子她也不打算給。

    她哪知道她這婆婆可是一直看著好戲,巴不得有人能收拾一下這個小兔崽子,不但不會怪她,只怕還會在一邊給她鼓掌加油呢。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敬雲郡主可是很喜歡大哥的,大哥小時候也是很喜歡這敬雲郡主的,敬雲郡主每次一抱他,大哥便尿人家一身。」

    這可是他老爹有次喝醉了說他們兄弟倆小時候的糗事時說出來的,絕對的真事,只是當時只有他一個人在場,大哥小時候乾的蠢事他可都是一清二楚的。

    小木這話說完兩個女人便愣在當場,不過片刻便爆笑出聲,本來木梃見媳婦風風火火的要去找小木算賬,怕她吃了那賊小子的暗虧,自家兄弟他還是知道的,自己這單純的媳婦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剛進院子便聽到小木要說他和敬雲郡主的事,他也很好奇他能編出個什麼來,沒想來這家如此編排他,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

    還好娘親的院子里一般只留著幾個信的過的人守著,只有一個婆子和四個貼身丫環在,看著他們想笑又不敢笑的樣,木梃氣的肺都快爆了,這丟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木懿辰,你……好樣的!」木梃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這老娘和媳婦都得罪不起的,只好瞪著屋裡的丫環婆子,「要是讓我聽到誰出去嚼舌根,仔細你們的舌頭。」

    「大哥,這話可是爹爹說的,要不你找他老人家去,我可編不出來這麼精採的故事,必定你小時候那會兒,我還沒出生呢。」其實這事兒到不用問戰王他老人家,現場就有位知情人士,他們的老娘是也。

    小木這完全是把責任推給自家老爹了,諒他大哥也不敢找老頭子對質。

    話說這敬雲郡主也是個可憐之人出嫁當天丈夫便奉命出征,這一去便沒有再回來,先帝覺得愧對於她,曾下旨允她改嫁,只是她也是個痴情的人,求了聖旨立下貞潔牌坊要為丈夫終身守寡。

    當年木梃剛出生時敬雲郡主便十分喜愛他,時不時過來串門看看他,只是每次來的都不巧,敢著這奶娘剛餵過奶,小孩子吃飽了不是拉就是尿,每次敬雲想抱抱他總是能讓他尿了一身。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