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五十八章 戲秦纖纖(萬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五十八章 戲秦纖纖(萬更)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五十八章戲秦纖纖(萬更)

    秀兒緊咬下唇心中暗恨,不過是個鄉下丫頭有什麼了不起的,能給你道歉已經是給你面子了,難不成還要我像那鄉下婆子道歉。

    想她秀兒可是七公主身邊的丫環,就是府尹夫人見了也得恭恭敬敬叫聲秀兒姑娘,你一個鄉下婆子能受的起我拜,也不怕折了壽了。

    七公主在錦兒面前丟了面子,越發的不快,沒想到這個秀兒如此不上道,竟然想著避重就輕,想就此逃過。

    夏錦也氣不過想再刺兩句,羅氏輕輕的拽了拽她的衣角,搖了搖頭示意她大事化小,別讓慕容夫人面上難看。

    夏錦見七公主臉色沉的厲害,也覺得自己過了點份了,必竟大戶人家有大戶人家的規矩,事情過了就算了。

    夏錦討好的夾起一塊涮好的牛肉放進七公主碗里,「鳳姨您嘗嘗看這火鍋的味道如何,可能與那酒樓里的菜色相比。」

    七公主見夏錦如此乖巧懂事,越發得喜歡起來,她剛才還怕夏錦以為秀兒那一翻作派是衡量自己呢。必竟都說有什麼樣的下人就有什麼樣的主子,所謂狗仗人勢,這奴婢不就是仗著主子的勢嗎?

    夏錦不僅沒將自己歸為秀兒同一類人,還怕自己面上難看下不了台,刻意的討好自己,這丫頭還真貼心,七公主看著更是越發的喜歡她了。

    羅氏本打算帶著朱譽去廚房吃,卻被七公主留了下來,「羅嫂,這是做什麼?錦兒丫頭和林夫人可都沒當你們是外人,你這要是走了,可不就是我的不對了嗎?坐、坐,哪來那麼多臭規矩。」

    七公主本來就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自己本身也不是個守規矩的,羅氏見七公主發了話,自己再走也有點拿喬的意思了,便順勢坐了下來。

    林氏本想招呼秀兒也坐下,必竟都坐著她一個人杵在那裡,讓她覺得挺過意不去的,這必竟不是待客之道。

    夏錦可是很了解她這嫂子是有多心軟的,只是她可沒那麼大方,欺負了她的人還想吃她家的飯想的美,就讓她餓著長長記性,到別人家做客可是要懂得尊重主人的。

    「秀兒姑娘,既然不願與我等同桌,那夏錦也不勉強姑娘了,只是我這一家人用餐,秀兒姑娘站在這也不合適,不如秀兒姑娘去院里廊下賞賞雪,稍等片刻。」

    當然讓她站在這看著她們吃更是夏錦想要的,但是她這嫂子可是個心軟的,只怕那小丫頭作個委屈的表情,就能把她迷惑了,乾脆讓她出去,眼不見心不煩。

    七公主聽著夏錦這話,覺得有點搞笑,難怪這小丫頭剛才那麼好說話,竟然也不要秀兒向羅氏道歉了,敢情是在這等著她啊。

    這寒冬臘月本就冷的緊,這吃飽了肚子還能御點寒,這會小丫頭不緊不給她飯吃,還讓她空著肚子去外面站著,還說的好聽是賞雪,錦兒這丫頭還真是瑕疵必報啊。

    秀兒聽了夏錦的話求助的看向七公主,想讓她幫著求求情,必竟這屋子裡還有暖暖的火盆,雖說沒吃的餓個一兩頓到也沒什麼。

    只外面下著大雪就算在廊下淋不著,但是那呼呼的寒風,哪是她這嬌貴的身子受的起的,本仗著七公主的面子夏錦也不敢拿她怎樣。哪知這鄉下丫頭竟敢當著公主的面對她下手。

    七公主這會還生她的氣呢,哪會管她的事,只淡淡的道:「這裡沒你事了,下去吧!」

    「是」這下秀兒才反應過來,七公主是真的惱了她了,不敢多留退了出去。

    一頓飯下來賓主盡歡,這種另類的吃法,到是讓吃慣山珍海味、珍饈佳肴、精細美食的眾人都大快朵頤了一把。

    麻辣的鍋底配上按自己口味調製的醬料,一頓火鍋吃下來一個個頭上冒汗,都嘆到在這隆冬沒有比這吃火鍋更過癮的事了。

    眼看著天色將晚,眾人告辭離開,小木這生意精還問夏錦有沒有興趣把這火鍋推出去,只是這次夏錦拒絕了小木想合夥的想法,她有自己的想法。

    如果自己有一天出嫁了,婆家恐怕也不樂意自己掙的錢拿出補貼娘家。只靠一個糖坊並不能保證哥嫂以後生活的很好。

    必竟這製糖的法子並不難,遲早有一天會有人仿出來,雖說有一品軒收他們家的糖,不愁著這銷路,但是利潤也是會越來越薄的,不如在鎮上找個鋪子給哥哥開個火鍋店,多一份收入也多一份保障。

    來接七公主的馬車早已是候在夏錦家門口,七公主拉著夏錦依依不捨,只是自己出來也不少天了,這未來的兒媳也見著了,也該回家了。

    七公主本也懷疑這次溜出來太過順利,看到皇侄便也明白過來,自家那位只怕因著皇帝偷遛的事忙的不可開交,才沒顧上自己。

    按著她家那位的脾氣只怕知道她離了京只怕什麼軍國大事也顧不上就要追過來,再不回去怕真要出事的。

    「錦兒,我出來也有些時日了,明日也要回京了,錦兒以後若是去了京城記得要去鳳姨家看鳳姨啊,鳳姨家就在京城西大街第一家,你過去一問就知道了。」七公主拉著夏錦的手細細叮囑。

    夏錦心中一驚這鳳姨只怕大有來頭,夏錦就算沒知識也有常識,京城的西大街可是貴人區,住的可都是達官貴人,能住進西大街的身份都不一般,更何況還是第一家,只是不知道是哪位大人家的夫人。

    夏錦一一應是,說是要上京肯定會去看她,但夏錦心中想的卻是,這京城離此地甚遠,走上一趟少說要半月,她這個在現代做汽車都暈的人,讓她做半月馬車上京與要她命無異,她沒事是絕對不會自己找虐的。

    前世的夏錦也是做母親的,從七公主身上她能感受的到強烈的母愛,讓她忍不住靠近,自是不願說的太明白讓她傷懷。

    送走了小木一行人,夏錦便與夏天一起進了主屋。說了她想開一家火鍋店的想法,幾人便在屋裡細細商議起來,林氏也不時插上兩句說說自己的想法,到是不得不說這幾個月夏錦做什麼也不瞞著林氏,林氏學著夏錦做事的方法,有時也能提出一些不錯的建議。

    這夏家幾人商量開鋪子的事,小木他們幾人也沒閑著,這才出了夏家村小木和皇帝便鑽進了馬車裡,這麼大的雪騎馬可不是舒服的一,有車坐誰還在馬上呆著。

    沈清風因為身份關係不便進馬車去,只能穿著蓑衣和木梓並駕而行。

    難得這機會,小木剛好可以向皇帝敲詐一翻,自己老娘剛好也在還可以在她面前為夏錦加加分。

    「皇兄,小弟在這裡給您道喜了啊!」

    皇帝被小木說的莫明其妙,這好好的喜從何來。

    「表弟,你到是說說,朕這喜從何來啊?」

    這傢伙准沒安好心,給他道喜不會又是打著什麼由頭想從他這打秋風吧,這事這傢伙可沒少干過。

    「剛剛錦兒說書齋她分到的五成紅利她只要兩成,剩下的三成全部印製成書贈予貧困學子,皇兄你說這是不是喜事,皇弟是不是要恭喜皇兄啊。可想而之不久的將來,我鳳天也會人才濟濟啊!」說著還向皇帝擠眉弄眼。

    皇帝何至於不知人才對國家的重要,只是治理一個國家所需費用龐大,他就算想拿出一部分來支持教育也有心無力,這麼多年他也償試著做過一些事,只是如果由國庫撥款,經過層層盤撥,又有多少是用在實處的。

    現在竟然有人能想到這些事,便幫他做了,讓他如何不激動,只是這事早先小木就曾提過,這時他又拿出來說事莫不是有什麼企圖?不由得讓他生出幾分警惕,這傢伙從來不會做便宜別人的事,今天這事其實完全沒必要告訴他,夏錦既然要做便做就是,由此判定這傢伙必有所圖。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感念錦兒一個姑娘家也有此大義,皇兄不表示表示也太對不起人家了。」小木慢吞吞的說道。

    這傢伙敢情又是想給夏錦請賞啊,算了,人家的確做了利國利民的事,論理也是該賞的,「你這次又想朕如何封賞錦兒姑娘?」

    「其實也沒什麼,只要皇兄記著就行,以後封賞的時候好好斟酌斟酌就行。」這次小木到沒逮著皇帝狠狠的搜刮。到是讓他大大意外。

    那是因為小木認為以錦兒的聰明,說不定以後還能有什麼創舉有的是討賞的機會。

    小木嘻皮笑臉的摟著皇帝的肩膀,「皇兄,還有件事你聽了會更高興!」

    夏錦的事已經讓皇帝驚喜非常了,他可不相信還能有比這事更能讓他開心的事,除非他現在說夏錦把紙也造出來了,但事實是不可能的。某皇帝搖搖頭,拍開肩膀上的手,表示不相信。

    「皇兄,要是不相信,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

    「賭什麼?」皇帝雖然心裡忐忑,但好奇心佔了上風。

    「皇兄,你要是輸了,就把鳳天二百一十三年東海王進貢的夜明珠給我,我要是輸了我就把我手中的那顆給你。」

    話說這夜明珠是十五年前東海王進貢給先皇的,東海王進貢的夜明珠共兩顆不僅個頭一樣,就連夜明珠上的紋理也一模一樣。

    當時的先皇分別把這兩顆珠子給了賜給了最疼愛的兒子和侄子,只是小木一直惦記著皇帝手中的另一顆。

    本來他想用這兩個珠子來裝飾他的靴子,被某皇帝知道后死活也不肯給他,這種百年不遇的好東西,讓那敗家子用來裝飾太暴殄天物了,再說那麼大的玩意裝在靴子上他也不嫌難受。

    平時小木也沒少打他主意,只是這兩年小木就沒在提過這事,他怎麼又想起來了。

    皇帝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還是想用了裝飾你那靴子吧,這麼多年你的品味怎麼還沒提升啊。」

    小木也不理某皇帝鄙夷的神色,滿臉嚮往,「我要送給錦兒鑲鳳冠。」

    看他那得瑟的樣某皇帝忍不住打擊他,「你怎麼知道錦兒姑娘會嫁給你,她還小還有很多選擇。」某皇帝得意的揚揚眉表示自己就是不錯的人選。

    從上車開始就閉目養神的七公主睜開眼瞪了皇帝一眼,「皇帝,你有什麼想法不成?」

    這句話已經飽含威脅了,誰敢搶她兒媳婦就是她的敵人,親侄子也不成。

    皇帝無耐的摸摸鼻子,開個玩笑而已皇姑不用這麼認真吧,唉,誰讓自己是在皇姑身邊長大的,所有親人中也就皇姑一家了,不在乎他是不是皇帝一直以來真心真意待他了,可不能惹了皇姑不開心。某皇帝又忍不住摸摸自己的鼻子,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悻悻的放下手,最近怎麼老是重複這個動作。

    「皇弟,那個夜明珠既然關係到你的幸福為兄送你就是,就不必打賭了,你有什麼喜事要說的,說來聽聽。」

    每皇帝的識實務到是讓七公主挺開心的,不再管他們兄弟間的事,又閉上眼睛休息起來。這馬車裡現在就他們三人,皇帝也沒必要擺那架子。

    從夏錦家秀兒呵斥羅氏開始七公主就惱了她,既然你要守規距那就讓你守,這丫環哪有那個福氣和主子共用一輛車,便讓她跟著馬車後面走著。不然小木和皇帝哪能這麼自在的說話。

    「那就謝過皇兄了,不過你聽了皇弟喜事,自然會覺得值的。」小木也不再賣關子的,直接把自己之前說要考慮從書齋紅利中拿出三成用於建學府,請教席的事拍板定了下來,便還說從來年春天就開始試著建學堂。末了還加一句,「怎麼樣皇兄?拿一顆夜明珠來換值的吧!」

    「值、太值了!」皇帝沒想到這趟出行真是驚喜連連啊。

    七公主也微微勾起嘴角,他們兄弟相親,是她最願意看到的,不枉她當年力排眾意把皇子帶出宮扶養。

    送走了親娘和皇帝兩尊大神,小木開始閑著沒事就往夏家跑,美其名曰是找夏錦商量書齋的事,其實每次來也不過是把各地掌柜關於書齋的籌備情況轉告給夏錦而已。

    而他乾的最多的事,就是帶著小寶兒在院子里玩鬧,堆雪人、打雪仗,這不夏錦擔心寶兒著涼便拿著小披風打算給他穿上,結果剛才出房門便被一個雪球砸中。

    這一大一小正在打雪仗呢,夏錦出來的不巧,小木哪敢真的用雪球砸他,被夏錦知道還不埋怨死,只不過故意砸在他身邊不遠處,小傢伙還以為是自己沒砸中他,高興的很。

    只是小木剛見夏錦過來,故意拿雪球砸她的,夏錦看到這傢伙砸完還笑的得意,被氣的笑了,抓起地上的雪也團成雪球照著小木砸過去,這你來我往一翻,好不熱鬧。

    玩鬧了近一刻鐘,夏錦累的氣喘噓噓,小臉通紅,看的小木那傢伙直愣神,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人家,好一翻功夫夏錦才平緩了呼吸,見小木這露骨的盯著她,不由的臉更紅的,小臉火燒火燒的。

    夏錦不好意思的抱著寶兒回房,玩的這麼瘋小傢伙的裡衣都汗濕了,得趕緊換了,免得著涼可就不好了。

    目送夏錦進了東廂,小木便換了臉色,臉上呆愣的神色一掃而空轉而變的冷凝,西北角位置一直有一道目光盯著他們,之前他就發現了,只是不想讓錦兒擔心,才沒說出來。

    小木打了個眼色,躲在暗處的暗衛,一腳把那人踹了出來,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一下子被踹趴在小木面前。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躲在那幹嘛?」小木看著趴在地上的女人,剛才那怨毒的眼神就是此女發出的。

    如果沒看錯的話,她是看著錦兒的吧,以錦兒的性子應該不會輕易招惹別人才對,難到是這女人曾經算計過錦兒被她收拾了。

    不怪乎小木這樣想,想想他娘的丫環秀兒就知道,夏錦對於欺負她的人的人可是不會手軟的。

    來人看著小木直發獃,半天才用自認為優雅的姿態從地上爬起了,含羞帶怯的看了小木一眼,又微微垂頭屈膝行禮,「回公子的話,奴家秦纖纖是這家少夫人的表妹,此次前來是來探親的。」

    說完又偷偷看向小木,這公子可真俊,上次喜宴上見過,還是位官爺呢,年紀輕輕就是捕頭,已后肯定前途不可限量,這要是跟了他可就是官太太了。

    小木感受到來自秦纖纖的噁心目光,不由的退後三步,轉身離開去找夏天了,可得讓這哥們注意點,這貨可不是好玩意,可別讓她算計了錦兒。

    這麼秦纖纖還在意淫人家,卻不知人家早就走遠了,等她反應過來時氣的狠狠的絞著棉帕,狠狠的跺著腳。

    小木給夏天打過招呼便又去找寶兒鬧了,夏天伴著林氏過來的時候正見給秦纖纖在那跺腳不由的皺了眉頭。

    這秦纖纖說是來探親的卻不去找林氏,反而不以允許便闖進這內院來了,這內院住的正經夏家人只有夏錦,上次林氏娘家來人時可都表明了態度把羅氏當作下人的,秦纖纖自然不可能找羅氏。

    這讓夏天想到小木所說的,偷偷摸摸進內院必有所圖,只要關係到妹妹的事,夏天可是很警醒的。

    林氏就更不用說了,她這個表妹自己還是知道的,自小嫉妒心就強,喜歡處處和人攀比,別人不如她就罷了,誰要比她好,可沒少被她暗地裡下拌子的。

    本來林氏以為秦纖纖就算極嫉妒對象也會是她,必竟自己自小事事都不如她現在也算過的安順、富足,自是招她嫉妒,只是怎麼也想不通她會找上錦兒。

    不過這人來了總要招呼的,必竟人家可是打著探望她的幌子。林氏上前幾步停了下來,「表妹,真是難得你來看我,快到我屋裡坐會。」

    不得不說林氏這幾個月在夏錦的影響下真是進步不少,最其碼知道見什麼人該說什麼話,也不會一味的心軟了,有了點當家主母的感覺了。

    秦纖纖見夏天伴著林氏而來,立刻收斂了臉上的表情,換上一副笑臉迎人,這林氏她可以隨意欺負,只是這夏天她還得顧忌幾分。

    「有些日子沒見了,纖纖有點想表姐了,這不就不請自來過來看看錶姐了嘛!」說著還親熱的挽著林氏的胳膊,婉若正對著姐姐撒嬌的小妹妹。

    只是林氏太了解她的本性,不會再被她騙倒,小時候她就經常用這種把戲,表面上和你很好,背過身就篡綴著林笑笑過來欺負她,然後又反過來安慰她說著林笑笑的不該,和自己的無耐。

    這種事做多了,林氏自然也就不會信她了,只是沒有扯破臉皮而已,現在既然她想演戲就讓她演好了,自己心知肚明就好。

    林氏拉著她進了自己屋,這有臘八才買的新布料,趁著現在沒事正好裁了和羅嫂一起在做衣服呢,裁好的料子鋪的炕上都是。

    這下更讓秦纖纖眼紅,這些可是她摸都沒摸過的,輕輕摩挲著這上好的衣料,秦纖纖說出口的話也酸味十足,

    「表姐真是好福氣,這都穿上綢緞了,妹妹我可是連著一批上好的棉布都買不起,只是你這小姑子也忒小氣了吧,這麼好的料子都買的起,何不請了裁縫做好再送來這又能多花幾個錢,平白的讓表姐你勞心勞力的,這哪是個少夫人該乾的事。」

    本來她一個姑娘家來做客,夏天就不好做陪,現在屋裡也就林氏和羅嫂二人,因得福妞和小朱譽都有午歇的習慣,兩人也閑的沒事才想著先把林氏父母的衣服給裁了先縫起了,過了小年給娘家送年禮也好送去。

    趕巧秦纖纖就來了,也沒來的急收拾,她這話里明顯的挑撥可是誰都聽的分明,她這不是說夏錦霸著林氏掌家權,把銀子攥在她手裡不說,還支派林氏做一些不合她身份的事。

    要是一般人怕是聽了她這話家裡就要鬧翻天了,可是林氏從嫁過來夏家就是窮的揭不開鍋的,她也是親眼看著夏錦是如何一步步撐起這個家的。

    而且她說夏錦掌著經濟大權可是完全錯了的,林氏雖不管事但錢卻是一直放在她手中保管,就算夏天、夏錦想做什麼也都是商議她再向她支錢了,家中真正的經濟大權可是一直在林氏手裡。

    林氏但笑不語,卻讓秦纖纖臉色不好看了,按照她的想法,林氏聽到這話應該還氣氛才對,然後和她數落夏錦如何如何不好。

    羅嫂在旁邊聽著覺得這秦纖纖實在可惡,難怪剛才東家讓她多留意點這個秦纖纖。

    羅氏借口沏茶出了裡間,提著水壺去了廚房,越想越氣人,這東家一家人多好啊,這女人竟然沒事想挑撥人家親情。

    寶兒和小木鬧了一通,吵著喊餓,夏錦想著這寶兒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便到廚房裡打算給他們煮碗面吃。

    這才和著面呢,便見羅氏氣鼓鼓的進了廚房,夏錦可從沒見過羅氏這表情覺得新鮮

    「羅嫂,這是怎麼了,誰惹您不高興了?」

    「還不是那個秦纖纖!噼里啪啦……」羅氏把秦纖纖的所作所為都向夏錦說了一遍,羅氏覺得還是告訴她,好讓她也可以提防著點的好。

    夏錦笑咪咪的聽完,慢條斯理的對著羅氏道,「彆氣了,反正嫂子又不會信她,擔心什麼」她喜歡做這跳樑小丑便讓她跳好了,自己正好樂的看戲,只是這句話夏錦沒說出來。

    「東家娘子是不會信但聽了氣人,這秦纖纖就是欠教訓,真是夠討厭的。」羅氏的咬牙切齒,看來不讓她出口氣怕是要憋壞她了。

    夏錦笑的壞壞的,對她招招手示意她附耳過來,「前幾天小豆丁上火老嬸去求了點番泄葉,你去看看有沒有了就說這兩天也上火了要點來泡茶。」

    夏錦這主意可真夠損的,這番泄葉不如巴豆霸道,一般上火的人拿點泡茶喝便能排便通腸,只是有點不好是,這東西喝下去會不停的放響屁,直到你腸道暢通為止,而且此葯見效慢,從開始放屁起,至少三個時辰才能通腸。

    羅氏此時已經笑的只見牙不見眼,已經想像這秦纖纖的糗樣了,說干就干轉身就往老嬸家去,腳步輕快的不像話。

    羅氏端著茶水,還特地拿了一碟梅花糕向主屋去了,這還沒進門呢,便聽見秦纖纖的聲間傳來,頓時覺得這人皮厚是沒有底限的。

    秦纖縴手拿一匹粉色的料子在身上比劃著,「表姐你瞧這顏色是不是再適合我不過?」

    林氏停下手中的針線,看著秦纖纖笑道:「的確很適合表妹,表妹要是喜歡這料子」

    林氏適時的停頓了一下,就在秦纖纖以為這衣料到手的時候林氏緩緩開口,「我可以介紹那家成衣鋪給你,我和老闆娘也算提上是熟人,可以給你打個八折。」

    秦纖纖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一時愣住了,這林氏可真是變了啊,膽子也大了敢耍她了,以前只要是她看上的東西她可從來不敢不給的。

    「你敢耍我!」

    秦纖纖恨恨的瞪了林氏一眼,上前兩步奪過林氏手中正在縫製的男式長衫狠狠的扔在地上,舉手狠狠一巴掌向林氏摑來,林氏沒想到秦纖纖會在自己家動手嚇的閉起眼睛。

    只是等來的不是一個響亮的耳光而是推門聲,原來羅氏在外面聽到秦纖纖那句怒呵意識到大事不好,便沖了進來。

    秦纖纖反應也不慢聽到開門聲便迅速放下手掌,必竟在人家家中打了人家主母自己也是吃不了兜著走,她自以為反應挺快,卻不知羅氏都看在眼裡。

    羅氏忍著想抽她的衝動笑著招呼,「表小姐,這一路過來怕是誤了午飯了,這一品軒的梅花糕也是出了名的可口,表小姐先吃點墊墊肚子。」

    羅氏嘴上說的客氣笑意卻不達眼底,這梅花糕是好吃可是太甜,吃完必定會喝很多水這才是羅氏的最終目的。

    秦纖纖見著這小巧精緻的糕點,可是她從來想都不敢想的,就算是父母疼愛她必竟家裡條件擺在那,就連過年買的也不過是最便宜的糕點,何時見過如此精緻的更別說吃了。

    秦纖纖饞的差點沒流出口水來,見她明明很想往嘴裡塞,偏偏又故作矜持學那大家小姐的模樣,拈起一起小口小口的咬著。

    只是她那速度可不是那些大小姐可比的,人家吃一塊的時間,她把一碟全吃完了。羅氏看著覺得十分好笑。

    羅氏見她拿起最後一塊梅花糕,便給她倒上一杯水,水溫是只前羅氏就調好的,好讓她多喝點。

    秦纖纖覺得這羅氏自從上次調教了一翻現在變的十分上道,看來這人就得好好調教,享受著羅氏殷勤的服侍,秦纖纖也感受了一把大小姐的感覺。

    既然從林氏這裡撈不到好處她也沒必要多留,看著林氏她就嫉妒的心肝脾肺腎都疼,眼睛賊溜溜的在院子里轉了一圈沒見著小木便悻悻的走了。

    只是她這一走卻成了從夏家村到柳家莊再到秦家嶺這三個村中流傳的笑話,成了遠近聞名的臭姑娘,因為她是一路放著屁回去的。

    這事傳回夏家已經是數日後的事了,林氏聽到這事第一個懷疑的便是羅氏,羅氏也沒瞞她把夏錦給招了出來。

    夏錦本以為林氏會生氣,必竟再不好也是她表妹,出了這事怕是以後想嫁個好人家也難了但是夏錦不後悔,這是秦纖纖自找的欺負人都欺負上門了,還想打她嫂子還還後悔葯下輕了,應該再加點巴豆讓她在路上就拉一褲子。

    林氏聽了只是括了下夏錦的小俏鼻子,笑著嗔道,「鬼丫頭!」

    夏錦見著林氏沒生她氣懸了幾天的心也放了下來,羅氏在旁邊打趣道,「我就說東家娘子不會生氣的吧。」

    夏錦也笑道和她斗樂子:「對,羅嫂神算,信羅嫂者得永生!」

    林氏倪了她一眼:「貧嘴,這話也能亂說,沒個正形!」說完自己也笑了,一家人好不熱鬧。

    這是有人卻不高興,秦纖纖自從從夏家回來便再也沒出過門,外面流言滿天飛,以前她就自持長的美貌將來必定高人一等,沒少得罪人。

    這下出了大丑那些得罪過的人沒少擠兌她,什麼臭姑娘也是那些人傳出去的。

    但是秦纖纖更恨夏家之人,更確切的說她更恨夏錦,她認為那天出醜跟夏家脫不了關係,肯定是吃了夏家的茶水所至,(不得不說姑娘乃真像了)

    她總覺得是夏錦嫉妒她的美貌,嫉妒小木主動向她搭訕才讓羅氏下藥的(姑娘你想多了,美貌也不過是你自認為的而已,勉強在一群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鄉下丫頭中還算長的清秀的,離美這個詞相差的可不只十萬八千里啊)。

    自臘八一別,沈清風有半月沒有出現過聽說又去了北地,只是小年這天託了回春堂的火計送來一封信,說是上次去北地時見著夏長鳴托他捎回來的。

    只是當時忘記了走到半道想起來,忘記給夏老族長家送去了,這才說小夥計送來夏家村交給夏錦,讓其轉交一下順便向老族長致歉。

    夏天見著這封信可是高興壞了,長鳴入伍也有四個多月了這可是頭次寫信回來,加上今個又是小年本應是團聚的日子,本來夏天想親自去趟老族長家的。

    只是今個要和林氏去林家送年禮眼見著日頭漸高,要是過了時辰只怕林家人要給林氏臉子看了,此時正是一臉為難。

    「哥,時辰不早了,你先陪嫂子回娘家吧,左右我也無事,我送去老族長家便成了。」夏錦也知道夏天擔心什麼,這給岳父母送年禮可是大事,這要遲了不是讓嫂子面子上過不去嗎?

    「那行,錦兒你可著緊著給老祖宗送去,他們只怕盼著呢!」夏天可是真的高興,忍不住再三叮囑夏錦。

    「哎,我曉得了,你就放心吧哥,快走吧別讓福妞外家等急了。」

    夏錦忍不住催著夏天他們快點走,再說她也想知道長鳴哥這段時間咋樣了,這送信的事她去也一樣的。

    夏天見夏錦說的在理,而且岳父家的人他太了解了這怕這去遲了,他們不敢說自己的不是又會給林氏排頭吃,這林氏嫁給自己可沒少吃苦現在他可再不能讓她為難的。

    送走夏天和林氏,羅嫂無事便在家做起針線活,夏錦把寶兒也交給她顧著,自己一個人去了老族長家。

    「李嬸子在家嗎?大伯家有人在嗎?」夏錦進了老族長家大門沒見著個人,想著是不是今天都回娘家去了?

    「有人、有人。」只見李氏一身新衣從院子里出來,想是要出門的,夏錦思忖著這來的還急時不然就要晚上來了。

    「嬸子,這是要回娘家嗎?」其實像李嬸這麼大年紀回娘家的已經很少了,最多的是小年之前把年禮送回去的。

    因著李嬸沒有女兒,也沒有女兒女婿要回門,老祖宗念他兒子不在身邊,便讓他們兩口回娘家散散心去。

    「唉,長鳴又不在家嬸子也沒個閨女,也只能回娘家湊個熱鬧了。」想想今個兒小年兒子不在身邊,李氏忍不住感嘆!

    似想起來什麼問道:「錦兒可是有什麼事?」說著便要引夏錦坐下,給她倒上一杯熱茶讓她暖手。

    夏錦哪還坐的住,扯著李氏的袖子,「嬸子,我這次來可是好事長鳴哥來信啦!我是給你們送信來的。」

    李氏不敢相信,這一走多麼多天,一個消息都沒有,這突然送信過來,可真是喜壞了一家人,李氏也不和夏錦客氣了,扯著她就往東廂跑,

    「他爹、他爹,長鳴來信,老祖宗長鳴來信了,他叔、他嬸你們都出來啊,長鳴來信了!」說著說著便帶著哭腔早已是淚流滿面。

    長鳴他爹本在老族長屋裡陪著老人家說著閑話呢,聽著動靜老人家顫顫巍巍的下了炕,也不要人扶著就向院里走,長鳴他爹壓根就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這長鳴是真的來信了?

    這夏錦見著老祖宗緊忙兩步上前扶著老人家,老祖宗這年紀可千萬不能激動,萬一中風了可不好辦,都怪自己剛剛怎麼沒考慮周全,剛想著讓這一家人高興高興忘了老人家的身子能不能受得住刺激了。

    還好沒出現夏錦害怕的局面,這老祖宗的承受能力比其它人強多了,這一家人哪個不是又笑又哭或是不知所措的,就這老人家看起來還算鎮定的,當然了心裡是不是也是如此我們就不作評價了。

    「錦兒丫頭,你說長鳴來信了?都說啥了?」夏錦扶著老祖宗重新坐回炕上,老人家拉著夏錦的手不放,夏錦只好也在炕沿坐下。

    長鳴爹站在旁邊搓著手干著急,老祖宗問出了他最想問的話,其它幾個叔伯嬸娘也都豎起耳朵等著夏錦回話。

    夏錦從袖中取出一個完好的信封,小心的遞給老族長,「老祖宗,這是沈大夫去北地時長鳴哥托他帶回來的,沈大夫說長鳴哥在那邊挺好的,聽說還當了百長呢。」

    老族長一家聽夏錦這麼說一顆心也放下了,只要知道長鳴在那邊平安就好,升不陞官其實並不那麼重要。

    老族長把信封推給夏錦,「錦兒,我這老眼昏花看不清了,你念給我聽聽。」

    夏錦也不推辭當著老族長一家的面把信封打開,「老祖宗敬啟,不孝重孫長鳴拜上,孫兒在邊關一切都好,請老祖宗勿念……」

    夏錦從老族長家出來已經快正午了,挽拒了李嬸留飯,這一封來之不易的家書,讓一家人都沉浸在無盡的喜悅當中,夏錦覺得自己就不要多打擾了。

    剛回來家便見木梓正從馬車上搬東西往她搬,夏錦不明白這是鬧哪樣。趕緊走了過去,「木梓,哪來這麼多東西啊?」

    木梓見著夏錦便放下手中東西,笑著打招呼,「錦兒小姐,這是我家少爺送夏大哥的年禮!」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