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三十五章 羅氏母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三十五章 羅氏母子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三十五章羅氏母子

    「不賣你,不賣你老子拿什麼還債」說著一巴掌扇了過去,女子半邊臉頃刻腫了起來,男子繼續罵罵咧咧「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老子肯要你算不錯的了,你要感恩,老子現在有難,賣了你算是給你臉子,你她媽的是不是想讓他們,剁了老子的手腳才開心……走……」

    門口的吵鬧吸引了屋內幾人的注意力,只見一個長像猥瑣,衣衫破敗的年輕男子揪著女人的頭髮把她扔了進來,再女人被他推的站立不穩向前傾倒時又在她腿窩踢了一腳,加速了女人摔倒的時速。

    女人懷裡不知抱著一團什麼東西,在摔倒的瞬間女人強行扭轉身體把懷裡的東西牢牢護住,身體著地的瞬間夏錦彷彿聽到一聲骨頭錯位的喀嚓聲。

    女人並沒有在意自己身上有沒有傷著反而緊張的檢查懷裡的東西,夏錦這才看清,她懷裡的哪是什麼東西,明明是一個一歲左右的小娃娃,小娃娃好像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睜著女人,嘴裡發出類似於『娘』的音節。

    「寶寶…寶寶…沒事吧…有沒有摔著…」女人從頭到腳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定沒事才鬆了一口氣。

    女人還來不急怨怪,便聽那個男人對著王牙婆道:「王嬸,這就是我婆娘,我帶來了您看能值多少錢?」

    王牙婆本來不想在小木他們面前接這單生意的,卻發現夏錦似乎有點意思,心裡便有了想法,這就算不賺錢,也要賣個人情給她。

    「那要看你怎麼賣了?長契有長契的價,短契有短契的價,死契有死契的價……」

    「當然是死契。」

    王牙婆話還沒說完便被那個男人打斷,聽了男人的話那婦人一臉死灰,不見一絲生氣,死契?他是打算不要我了嗎?這一輩子還有指望嗎?手不自覺的摟緊懷中的孩子。

    「死契五兩,你要是決定了可以當場畫丫,銀貨兩訖。」王牙婆從身上拿出一張賣身契遞給男人。這做牙婆的還挺敬業這賣身契都隨身帶著。

    男人拿著賣身契手抖的厲害:「五兩……為什麼只是五兩……賭場的人說一個女人至少能賣十五兩的,不夠……這遠遠不夠……我該怎麼辦?」男人向瘋子似的圍著女子打轉,似乎再想著如何榨出她最後一點價值。

    「五兩不少了,一個奴婢而已你覺得還能值多少錢?」王牙婆鄙視的看了男人一眼,不用說又是賭紅了眼,輸凈了家財,現在來賣妻還賭債,想她也做了二十多年牙婆,什麼人沒見過,最瞧不起的就是他這種人。

    「奴婢?」男人反應過來,又看了女人兩眼上前幾步走到王牙婆耳邊嘰哩咕嚕幾句,只見王牙婆臉色越發難看,卻聽不見男人到底說了什麼!

    「你確定,要這麼做?那種地方進去了可就算完了!」王牙婆實在不能相信男人喪心病狂到這地步,這個可是和他同床共枕的妻子,還為他生了兒子的。

    男人狠狠的點點頭,證明他的決心。

    罷了,她只是個牙婆別人的家事,她管不著,買賣講究的是你情我願,別人願賣她沒有理由有錢不賺。

    王牙婆仔細端詳著女人的臉,五官平凡,鼻翼還有點點雀斑,身段到還可以,這種人入了娼籍,只怕只能是那最下等的妓子,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可以是可以……不過……這姿色太差,最多只能給你七兩。」說著又掏出另一張賣身契給他簽。

    「王嬸,就不能再多點嗎?她雖生過孩子,但是你看她這前挺后翹,伺候男人肯定是沒問題的。」男人一把從地上揪起婦人,手在她身上又摸又捏像是要證明她說的。

    看到男人的舉動沒有人不知道他想把女人賣到哪你去了?無不對他厭惡至極。

    「就七兩,不賣可以領走,我這還有貴客沒時間招呼你。」王牙婆說著就要趕人。

    「別、別、……賣、我賣……」七兩就七兩好過沒有,男人說著就奪過王牙婆手裡的賣身契準備畫丫。見女人,傻傻站在那裡,看著就來氣想上前給她兩耳光,都是她不爭氣才賣這麼點錢,卻見女人懷裡的孩子又動了心思。

    「王嬸,這小子也賣給你吧?你看能給多少?」男人舔著臉問道

    「這麼小的娃誰會買啊,買回去不能幹活還要養著,誰家有這閑錢?」王牙婆沒好氣的白了男人一眼,這人還真是豬狗不如。

    「其實也不小了都一歲半了,再養兩年也是能做事的,王嬸你幫幫忙吧!」

    「一兩吧,再多也沒有了!」王牙婆不耐煩的道

    男人咬咬牙:「一兩就一兩!」

    半天沒吱聲的女人,連被相公賣去那種地方都認了命,卻在聽到有人要賣她的孩子時不在沉默:「相公我求求你……你要我做牛做馬都沒問題……求求你別賣我的兒子……這是你的兒子,要延續你們老朱家的香火的啊,求求你了……」

    女人抱著孩子跪在地上苦苦挨求,希望能換回男人最後一點良知。

    男人狠狠瞪了女人一眼:「老子現在都自身難保了,要這小東西有什麼用,什麼香火不香火!等老子過了這一關,有朝一日翻了本賺了大錢,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想生幾個兒子不可以!」

    不得不說這樣的人真的很極品,渣的不能再渣了。

    女人見男人不肯回心轉意,便不再哀求抱著孩子緩緩站起身,向後退了兩步,伸手撩起嘴邊的頭髮把它別到耳後,看著男人笑的絕望,在誰也沒注意的時候從身上摸出一把剪刀,抵著自己的脖子。

    「相公,別逼我,如果你不答應…我今天就死在這裡…讓你一文錢也別想得到。相公…我不求你放過我,我求你放過我們的孩子吧,他還這麼小…你怎忍心讓他一生為奴。」

    女人說完已經淚流不止,男人恨恨的看著女人,這個死女人就知道壞他好事!

    人說為母則強大概說的就是這樣吧,不管自己如何也要保全自己的孩子,夏錦看著那個笑的凄美的女人,心中一片感概,古代就是這樣啊,女人一如貨品,可隨意轉賣。

    從頭至尾小木一直盯著夏錦瞧,她的表情變化沒能逃過他的眼睛,看見夏錦雙手按在椅背上打算站起來,我的錦兒就是善良啊,這是要幫忙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