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農女小娘親 » 第七章 談生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農女小娘親 - 第七章 談生意字體大小: A+
     

    章節名:第七章談生意

    小木見夏錦不看他,就收起楚楚可憐的表情,沒人看裝也沒意思不是。可到嘴的肉沒了總得找回來不是,可是同僚在這,想必肉是沒有的,打發了這幾個搶肉的接著巡街,自己又靠了過去。

    夏天也是個機靈的,知道是小木幫忙才賣的這麼快,看見小木過來便主動打招呼:「謝謝這位官爺,剛才出言幫忙」。便笑著又遞去一串糖葫蘆。

    小木笑過接過來才道:「這位大哥不用客氣,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本來小木是想夏錦給自己拿的,這不,小丫頭正在數錢數的開心呢,這財迷樣咋就這麼可愛呢。(小木你的審美觀扭曲鳥)

    要不再幫他賺一筆?!提個醒?不這個糖葫蘆味道真不錯,要是成了,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也能天天吃到不是?再說這小丫頭是個心思通透的說不得以後還能琢磨出什麼好吃的呢!

    想著便和夏天攀談起來:「還沒請教這位大哥怎麼稱呼?」

    「我叫夏天,是夏家村人,這是我妹妹夏錦、還有我老嬸。」不然怎麼說農村人實在呢,人家只是問你叫什麼,這一個子把一家人都介紹清楚了。

    夏錦聽的又好笑又覺的大哥實在是可愛,不過這個回家以可要和大哥說說,可不能人家問什麼就說什麼?要是人家起壞心思,可就不好了。夏錦沒想到的這小木還真是有點小心思,不過是對她的。

    「夏大哥,如果不介意,我就稱呼你為夏大哥吧,你就叫我小木就行。」小木就是個自來熟的,只在知道人家叫啥就和人家稱聲道弟起來。

    雖然小木這麼一說,夏天可不敢真當人家一聲大哥,更不敢叫小木,必竟人家可是官府中人,自己不過是一介白身。忙道:「不敢,不敢,官爺客氣了。」

    小木見夏天這樣便明白他的顧慮,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免強夏大哥,但是夏大哥也不必叫什麼官爺,聽著也彆扭,不如就以我的職位相稱,叫我木捕頭吧。」

    夏天這才放下心來道:「木捕頭」。

    「夏大哥你家這糖葫蘆做的真好吃,讓人吃了還想吃了,就是比那一品軒的糕點糖果都是不差的。」小木就是在和夏天套話也不忘吃他手裡的糖葫蘆,一串糖葫蘆一口一個,一會就吃完了,咬下最後一顆,扔了手裡的竹籤。小木又眼巴巴的看著竹把上的糖葫蘆。

    這下夏錦不淡定了,這丫吃了串還想一串,可不能再給了,這可是要存錢給嫂子生孩子的。夏錦擠到夏天和小木中間接過夏天手中的竹把打發了夏天去一邊歇著。

    「哥,你去歇一會吧,我扶著就成。」

    又看著小木道:「木捕頭,真是誇獎了,這糖葫蘆不過是山野粗食哪能和一品軒的糕點相提並論。」一品軒夏錦也是知道的,是鎮上最好的糕點、糖果鋪子,聽說這一品軒可是在京城都有分號的,就他們這臨江府就有十來家一品軒,遍布各大城鎮。

    聽小木這麼一說,其實夏錦也是動了心思的,這自家的糖葫蘆要是能賣給一品軒就好了。這樣哥哥,就不用如此辛苦了,她也不擔心銷路,在家和哥哥專心著做就行了。有了這想法,夏錦準備剩下的糖葫蘆不賣了,帶去一品軒試試。

    必竟這是個新的吃食,一品軒生意做的這麼大,想必掌柜的也是有見識的人,過去看看。不成,再想法子自己賣就好了嘛。

    小木見魚兒上勾了,便趁熱打鐵道:「我和這一品軒的孫掌柜到是有幾交情,不如我帶夏大哥一起去問問,要是夏大哥的糖葫蘆要是能在一品軒賣,我這以後想吃也方便了。」

    夏錦想著這人幹嘛,一而再再而三的幫他們,感情是個吃貨,為了吃的方便。

    「難得木捕頭,喜歡這糖葫蘆,也是我們家的福份,不管這一品軒的生意成不成,以後只要我家還做這糖葫蘆,木捕頭想吃只管拿,管夠。」

    夏天見小木和自己說話,便又走上前來,拱手施禮。說罷又拿了串糖葫蘆遞給小木。

    夏天覺得小木是知禮的,這個世界雖然男女大防不嚴,夏錦年紀又小,但必竟是個姑娘,更有兄長、嬸娘在場,如果直接和人家姑娘搭訕,倒是讓人覺得輕浮了。本來夏錦和小木說話夏天也沒什麼想法,這會兒小木自覺避開夏錦和自己說話,在夏天心裡對小木的評價又高了幾分。

    哪知道小木不是不想找夏錦搭訕,只是覺得夏錦看著可比夏天精明,這夏天看著憨厚實在比較好騙而已。

    夏錦見夏天也有意向自是高興,施禮謝過小木,便隨小木向一品軒走去。一品軒和他們所在的市集就在一條街上,向東走不過半刻鐘便到。這條街也是大興鎮的主街,街道上酒肆,茶樓、客棧、布莊、糧店,應有盡有。

    路過一家布莊時老嬸便道:「夏天、錦兒,老嬸就不和你們一起去了,這天也不早了,我先去把綉品交了,一會你們談完來這店裡找我便是。」

    老嬸想這糖葫蘆必竟是夏天他們家的生意,自己跟著總歸是不好的,就算錦兒他們不介意,萬一以後要是生出什麼事端,也壞了兩家交情不是。

    其時夏錦真的不介意老嬸一起過去,必竟她是有把老嬸當作一家人的,再說老嬸一直對她們家關照有加,如果真能做成生意,她也很樂意算老嬸家一份的。不過老嬸既然主動避開想必有自己顧慮,她也就不免強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夏錦也不想在這方面費太多心思,現在一家人只要能不愁溫飽,她就很開心了。

    「孫掌柜」小木抬腳跨進一品軒的門欄,沒見著掌柜的人,只見一青衣夥計在櫃檯后收拾打掃,並沒理會以他,並向里大聲招呼了一聲。不過片刻功夫,便見一身著灰色長衫,年約三十五六的中年人從後堂挑簾出來,只見此人身材修長,容貌斯文,乍一看還以為是哪家的教書先生,不像是鋪子里的掌柜。

    孫掌柜見到小木,趕緊拱手施禮:「少……木捕頭,真是稀客,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孫掌柜見小木的眼色,本來不知想說什麼,又突然改了口。

    「孫掌柜,我今天在外面遇著一個吃食,味道好極了,便給你引了過來,看看您有沒有興趣。」小木也不和孫掌柜客氣直接說明了來意。

    孫掌柜看看和小木一道過來的夏天和夏錦,再看看夏天扛著的糖葫蘆,心裡便有了數,看著品相的確不錯便著:「木捕頭說的便是這位小哥手上拿的吧,看著是不錯,不如去後堂詳談如何,木捕頭、二位裡面請。」

    說著便轉身引著三人向後堂走去,進了後堂分主次落坐,又打發了夥計上茶水、糕點。

    孫掌柜這才道:「不知這位小哥,所拿的吃食為何物?」

    「掌柜的,這是我家妹子做的名叫糖葫蘆,酸酸甜甜很是可口,您嘗嘗。」夏天說著便拿了串遞給孫掌柜。

    孫掌柜接過夏天遞過來的糖葫蘆細細品味,真如夏天所說的酸酸甜甜的,滋味的確很好,孫掌柜做這一品堂的掌柜不是一兩年了,品過的糖果、糕點不知凡幾,不是甜的,便是鹹的,一些果乾到是也有酸的,但這種又酸又甜,甜中透著點酸,酸中又帶著絲甜的微妙滋味還真是沒嘗過。

    孫掌柜看了眼夏錦這個糖葫蘆真是這個看起來10歲左右的小姑娘想出來的?

    小木見孫掌柜拿著糖葫蘆吃的津津有味,便招呼夏天兄妹道:「夏大哥、夏小妹來來嘗嘗這糕點,一品軒的糕點可是出了名的好吃,平時可吃不著呢。」

    夏錦本來緊張的盯著孫掌柜,屏住呼吸,手心都攥出了汗,想從孫掌柜的表情看看他對這糖葫蘆可有興趣,只是她哪能知道這做生意的都精著呢,哪能隨便讓你一小丫頭看出什麼來,這被小木一打茬,夏錦下意識的鬆了口氣,想著這吃貨就是吃貨到哪都忘不了吃的。

    她哪知道,小木只是想著他們一大早進城怕是還沒吃早飯,想讓他們吃點糕點墊墊肚子,小木要是知道夏錦在心是腹誹他,只怕要嘆好人難做啊。

    夏錦也確實餓的慌,昨天本來就沒吃什麼東西,今天早上更是沒進水米,便不在矜持拿了一塊糕點遞給夏天,自己也拿了一塊吃了起來。

    這邊夏錦也吃了三塊糕點便擱下不,喝了一口茶,掏出手帕擦了嘴角,孫掌柜也吃完了一串糖葫蘆。

    「夏姑娘,真是巧思,這糖葫蘆也果真是味美,不知夏姑娘想如何合作?」孫掌柜雖覺得這糖葫蘆雖是味美,但是製作方法並不複雜,只要細細研究,三五日也便可制出來,只是不知道這裡面的果子是什麼?不過,只要派人去尋,想來也不難弄,但必竟是人家姑娘先做出來的,只要不獅子大開口的話,與之合作也並無不可,既然少爺把人帶來,自是要幫襯一番的。

    「孫掌柜,我與哥哥不過莊戶人家,哪裡懂得做生意,不若這樣,我們把做好的糖葫蘆寄放在您這裡賣,賣得多少我們五五分,要是剩的,賣不出去您好再退給我如何?」

    這是夏錦能做的最大讓步了,要不是哥哥腳不好,自己又太小,不能出來走街串巷,她也不想做如此大的讓步。

    孫掌柜聽到這話便明白,自己是小人之心了,看到小木對自己似笑非笑的眼神,覺得十分的尷尬,不過必竟是久經商場之人,面上到是看不出什麼的。

    「那,夏姑娘,不知這糖葫蘆一日能得多少串?」這糖葫蘆雖製作簡單,不日可能就有人模仿出來,但是貴在新,就算此地有人相仿,但是一品軒在全國各地都有分號,只要及時運轉到其他分號不愁不掙錢。及時運轉到其他分號不愁不掙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