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338.正文 第339章 Rh陰性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338.正文 第339章 Rh陰性血字體大小: A+
     

    「對方都是些什麼人,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的通知我。」穆時桀無比帥氣的臉上滿是冷酷的神情,他之所以這樣說並沒有要怪羅昊的意思,而是他心裡也同樣的在著急著。

    「是軍火商,據說是逃獄出來的,監獄方面沒有第一時間公布出來,因為之前是少奶奶抓他進的監獄,所以這純粹的是一種報復的行為。」羅昊把自己所知道的消息一一的報備著,在穆時桀的面前,他總會不自覺的感受到那一股來自於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王者風範,讓人甘願為之而折服。

    「一群廢物,連個犯人都看管不了,這也就算了,竟然不馬上全城作出通緝,任由他們肆意妄為,這些傢伙難道都嫌自己的日子過得太過於的舒適了嗎?」

    穆時桀的臉色更加的冷了,要拉下幾個身居高位的無能之輩,對他來說那也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已,就看他願不願意出手了。

    羅昊的嘴巴懦動了下,最終什麼也沒有說,因為他現在的狀況也是跟個廢物差不多,連少爺都保護不好,試想他還能有什麼臉面去批判別人呢?

    「昊兒,現在裡面情況怎麼樣,主治醫生是誰。」傅冰蝶皺了皺眉,現在可還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比起這個她的心裡所掛記著的只有自己的寶貝兒子而已,別的那都是過後的事情。

    「是秦書寒,還沒有收到任何的消息。」羅昊抬頭看著傅冰蝶,俊臉之上少了在面對著別人時的那一種冷酷,更多的是溫情的柔和色澤。

    「是書寒我就放心了,昊兒,,你也別自責,並不是說所有的意外都是你所能避免得了的。」傅冰蝶輕拍了一下羅昊的肩膀,這孩子就是太較真了,每天都把神經綳得緊緊的,所以才會給人一種太過於冷酷的感覺。

    「秦院長,血液貌似不夠充足了。」特助再一次的驚叫了起來,讓秦書寒已然有了想拍暈他的衝動。

    「全醫院的Rh陰性血我不都叫你們調過來了嗎?為什麼還不夠。」秦書寒眼眸一瞪,2000cc的血液,他竟然敢跟自己說不夠了。

    「這個在之前已經被別的醫院調走了600cc,血庫那裡忘記了更改庫存量。」助手醫師聽見秦書寒的大吼聲后怯懦的回答著。

    「剛才為什麼沒有跟我提及到。」秦書寒懊惱的輕閉了一下眼帘,沒有了血液的話,他的醫術再精堪有過屁用啊!

    「我們本以為血液可以維持到整個手術的結束,所以也就沒有跟你提及,可是沒有想到穆總裁在來之前就已經失血過多了。」助手拿眼神看了他一眼,再迅速的低下了頭,想不到一向以溫文爾雅著稱的秦院長也會有情緒失控的一面。

    「靠,還不快點去給我聯繫血液去。」這是秦書寒第一次在手術中爆粗口,牙齦緊咬的冷掃了在場的所有人一眼,目光燃燒著熊熊的怒火。

    「是,我馬上去。」一護士馬上走出了手術室,血液是她拿過來的,這其中也有她的責任在裡面。

    手術室的門一開,守候在外面的人全部都圍了上來。

    「護士,怎麼樣了,手術結束了嗎?」歐陽瑞西率先的詢問了起來,語氣很是急切。

    「是啊!護士小姐,我兒子沒有事了吧!」傅冰蝶相信秦書寒,如果連他都救不了的人的話,她估計旁人也就沒有那個能力了,所以她的緊張感也不低。

    「護士姐姐,我爹地的手術肯定是很成功是嗎?」小軒軒在雀躍著的同時也有一絲絲的擔心,因為電視上都是這麼演的,手術中突然走出護士來的話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的事件,所以此刻他的小拳頭攥得緊緊的。

    「手術還沒有結束,你們先讓我過去,血液不夠了,我要趕快去跟別的醫院調血才行。」護士被眾人給圍在了中間,無奈的提高音量大喊了起來。

    「什麼,血液不夠嗎?那抽我的吧!我身體很健康。」歐陽瑞西一聽說血液不夠又開始失去了原有的理智,就連自己的血型是否跟穆季雲的匹配都沒有考慮到。

    「抽我的,護士姐姐,我也很健康的。」小軒軒就怕別人不相信他說的話似的,把袖子捲起來很認真的說著,大大的眼珠子顯得格外的黑亮。

    「你們都先安靜一下,患者是屬於Rh陰性血,你們確定自己的血液合適,或者說你們之中有跟他一樣血型的。」護士沒好氣的翻了一下白眼,這可是熊貓級別的稀有血型,並不是說隨便的拉出一個人就會有,要不她能給急紅了眼嗎?

    「什麼,Rh陰性血。」歐陽瑞西眼前一黑,要知道這個血型在國內的庫存量可是相當於少的,這樣急速的去別的醫院調血液,她能保證別人那裡就一定會有嗎?而且這樣一來的話是否就說明了這手術很有可能會出現什麼不良的因素在其中,那麼相對的來說穆季雲的危險性又提高到了一個新的級別之上。

    「抽我的吧!我是Rh陰性血。」這時一聲低沉的嗓音緩緩的響起,雖然語氣冰冷又沒有暖意,可是聽在了眾人的耳里那就是冬天裡面的一抹意外的陽光,讓人瞬間的感覺到了一縷暖意襲上了心頭,視線全部的投在了那個出聲之人身上。

    「真的嗎?你確定自己是Rh陰性血嗎?」護士小姐終於輕舒了一口氣,這樣一來的說手術的成功率就會高出許多,要不沒有血液輸給的手術根本就無法繼續下去。

    「我是他父親,你覺得我會有那份閑工夫騙人嗎?」穆時桀眼眸一冷,漠然的睨視了護士一眼,貌似她所問的問題有多麼的白痴似的。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護士小姐被穆時桀的一頓搶白而羞紅了臉,這個不能怪她好不好,誰會想到這麼年輕帥氣的一個男人會有那麼大的一個兒子呢?這要放在正常人的思維里都會有疑惑的好不好。

    「爸,謝謝!」歐陽瑞西的眼裡閃著點點的淚光,原來他並不是完全的不在意穆季雲,而是要看那是在怎樣的一種情況之下,不是不愛,而是深愛著而不自知吧!

    「他可也是我的兒子。」穆時桀微蹙了一下眉頭,冷酷的俊彥之上一如既往的沒有半點多餘的表情,可是看在歐陽瑞西的眼裡那就是最暖心的一抹柔情。

    「請隨我來,時間很重要。」護士說完便示意穆時桀跟上她的步伐,在手術中,必須的要做到分秒必爭才行,這樣手術的成功率也會跟著大大的有所提高。

    「瑞西,我跟過去看著,你別著急。」傅冰蝶說完便緊隨而去,因為她知道抽血過後的人總會有一陣的眩暈感,而且還不知道在缺多少血液的情況之下,不跟著過去的話她怕會有什麼意外發生也不說不定,畢竟穆時桀的脾氣可並不怎麼好應付,就怕到時候會嚇壞了人家護士小姐。

    「穆先生,正常人的抽血範圍是在200—400cc,所以如果你沒有低血壓之類的話,我就給你抽400cc吧!」護士小姐對著這麼冷酷的一個男人有著些許的懼怕,說話的語氣不自覺間的變得遲疑了起來。

    「沒事,多抽點,免得一會還不夠用。」穆時桀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把衣袖一卷,毫不猶豫的伸到了護士的面前。

    「請把拳頭握緊,別把肌肉綳得太過於的僵硬。」護士小姐小心翼翼的開始給穆時桀抽起血來,說實話她可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尊貴而又漠然的男人,所以就算很花痴他的長相,也不敢太過於的直視他,而且到了最後在他的一再堅持下,她竟然給他抽了800cc的血,因為他那瞪著自己的眼神太過於的嚇人了,大有自己不接著抽的話就會給她好看似的,更為恐怖的是抽完后他竟然一點事都沒有,只是臉色稍微的有些蒼白而已。

    「你先躺在這裡休息一下,別馬上起來,我這就先把血液送過去了。」護士對一直站在旁邊緊張的看著整個過程的傅冰蝶輕點了一下頭,示意她照顧著,這才小跑的往手術室奔了過去。

    「老公,謝謝你!」傅冰蝶的眼眶微紅,氤氳著薄薄的水霧,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想要緩和一下他跟兒子之間的關係,可是一直都沒有成功過,想不到的是他剛才竟然會在瑞西的面前主動的承認了穆季雲是他兒子的這個事實。

    「對不起!我以前是不是太過於的自私了。」穆時桀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依然美麗如初的女人,他可否在排斥著自己兒子的同時也傷了她的心呢?這麼多年一直都讓她在自己跟兒子之間做著選擇題,表面上那是對她的一種絕寵,可私底上確是把她給推進了兩難的境地之中。

    「不,責任在我,明明知道你不會喜歡有第二個人來分走我對你的愛,可我還是一意孤行的去做了,所以才會同時的傷害到了你們兩個人。」傅冰蝶輕咬了一下唇瓣,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羨慕別人的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那麼兒子也不可能是在那樣的一種不被歡迎的情況之下來到這個世界,這樣一來的話他也就不會有那麼灰暗的一段人生了。

    「不,確切的來說,是我傷害了你們,走吧!我們跟過去看看,現在不是追究誰是誰非的時候。」穆時桀說著便要坐起來,卻被傅冰蝶給壓了下去。

    「再躺一會吧!你剛剛可是多抽了一倍的血,別一時逞能的再出了別的狀況,這樣的話瑞西會承受不了的,你別看那丫頭表面上有多堅強,可內心深處還是無比脆弱著的。」

    穆時桀本想著不顧她的反對堅持現在就要過去的,但是一聽完她的分析之後還是聽話的躺了回去。

    「秦院長,血液只夠維持五分鐘了,就算到最近的醫院去調來血源,估計也要差不多二十分鐘的時間。」助手這次不敢再一驚一乍的了,冷靜的作出了分析。

    「先看看吧!實在趕不急的話再實施第二套方案。」秦書寒看了一眼血袋,繼續專心著自己手裡的動作。

    「血液來了,血液來了。」護士小姐拿著新採集到的血液高興的跑了進來,她的話無疑讓在場的人精神都為之一振,一改剛才的那一種沉鬱的氣息,變得生動了起來。

    「怎麼這麼快,血型確認過了沒有。」秦書寒對這些傢伙可是完全的失去了信心,這個手術結束之後他要好好的抓一下紀律跟他們的那一種散漫之心才行。

    「已經確認過了,是患者父親捐的血,而且抽了800cc那麼多。」護士小姐說話間已經把血液給掛了上去,動作可叫一個麻利。

    「真的是他的父親的話就沒有問題了,都給我專心一點。」秦書寒知道穆時桀也是Rh陰性血,沒有想到的是他會來,在他的印象里,穆伯伯可是從來就不待見老大的,總給他一種老大不是他親生孩子般的感覺,想不到他今晚來得挺快,更想不到的是竟然會主動的給抽了那麼多的血,這一點是他始料未及到的。

    但是不管怎麼說,他今天的這一個異常的舉動卻是給老大爭取到了很有利的時間差在其中,要不在等待血液過程之中,很多無法預料到的突髮狀況都有可能會發生,這個可是作為一個醫者最不樂於見到的現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