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311.正文 第312章竟然連自己都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311.正文 第312章竟然連自己都騙字體大小: A+
     

    「你見過誰家的情人套餐是點三人份的嗎?還是說見過誰家的情侶約會是三人行的。」穆季雲怒瞪了歐陽辰海一眼,靠,老子好不容易的可以跟老婆來一個燭光晚餐,現在可倒好,半路殺出了個程咬金來,看來這個浪漫的約會也因為這個第三者的突然出現而消之貽盡了。

    「姐夫,這你可就不懂了吧!如果你覺得點三人份的不合適的話,那麼你就點一個四人份的吧!反正我現在正在長身體,多吃點沒關係,正好可以補充一下營養,還有你們可以把我當作透明的,我絕對的不會打擾到你們約會,肯定會做到『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吃盤中餐』的境界。」對於穆季雲投射到自己身上的冷冽眼神,歐陽辰海絲毫的沒有在意,毫不避讓的反駁了回去。

    「嗤!你都多大了,還長身體,能不能說個比較靠譜一點的理由,想橫向發展倒是有那麼的一點可能性,我倒是也想把你給當作是透明的,問題是你那麼大的一坨杵在那裡,這得要有多大的近視眼才能把你給忽略掉啊!」穆季雲拿眼神從頭到腳的掃了歐陽辰海一樣,對於他所說出來的理由根本就是不屑一顧的藐視到底。

    「辰海,別理他,快坐吧!他最近腦子被門給擠過了。」歐陽瑞西知道穆季云為什麼生氣,好不容易的兩人獨處時光再次的被人給打擾到了,他不發火就已經是很不錯的了,所以她必須的要從中緩和一下這種劍拔弩張的氣氛才行,那麼適當的擠兌他是必須要的,因為她知道這個男人就算再不滿也不會對自己怎麼樣。

    「哦!原來如此啊!那我就不跟他計較了,瑞西姐,好久沒有見,可是想死我了。」歐陽辰海說著就欺身上前抱了抱歐陽瑞西,那誇張的說法讓穆季雲剛喝進去的一口水瞬間的給全咽了進去,引得他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臉上更是被嗆得通紅一片,靠,這傢伙還可以再無恥點嗎?什麼好久不見啊!他們昨晚才見過面好不好,難道他家過的是美國時間啊!存在著時差感,可是就算這樣也還沒有相隔到一天的時間,哪裡用得上好久這二字啊!

    「噗嗤!姐夫,你倒是慢點喝啊!放心,沒有人跟你搶水喝的。」歐陽辰海挑了挑眉,笑得一臉的燦爛狡黠,帥氣的甩了一下垂落在額前的劉海,囂張的坐在了歐陽瑞西的身邊。

    「你沒事吧!」相對於歐陽辰海的惡意挑釁,歐陽瑞西卻有著一絲的擔心,不明白他為什麼喝個水也能被嗆著,從這一點上來看可是跟個小孩子沒有什麼區別,哪裡還有一絲走在高端領域的總裁形象在裡面。

    「沒事,歐陽辰海,其實你可以說得更誇張點的,什麼就好久沒見,你怎麼不說相隔了幾輩子那麼的遙遠呢?」穆季雲一直就覺得自己是最無恥的了,沒有想到還有一個更無恥的人物在這裡呢?

    「對於我來說,跟瑞西姐分開一年就是相當於一輩子那麼的漫長,那麼這都過了差不多一天的時間了,可不是已經好久不見了嗎?怎麼,我跟瑞西姐親熱難道你有意見不成。」歐陽辰海擺明了就是針對著穆季雲的,所以說出來的話才會那麼的誇張肉麻,雖然他自己也覺得這麼說有些稍微的過了,可是只要能刺激到那個自大的穆總裁,他又何樂而不為呢?

    「沒有意見,自己的老婆有一個人如此的關愛著,我感謝都還來不急,又怎麼可能會有意見呢?」穆季雲妖冶的一笑,跟他玩這種小伎倆,如果他介意了的話倒顯得自己很沒有氣度了,所以說就算他現在心裡真的是氣得狠不得把那小子給揉成了團,表面上依然的保持著一種無所謂的表情,否則那小子肯定會更加的得意忘形起來,可別以為他看不出來那傢伙是故意的跟自己找茬,而他偏不上當,他可不是自家的那個霸道老爹,什麼人的醋都會吃,他要吃醋的話也要吃得很有涵度才行。

    「切!真沒勁,你這人就是一口是心非的偽君子,明明心裏面就氣得半死,可是表面上卻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來,話說你這人還真狠,竟然連自己都騙。」歐陽辰海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回國后的一點樂趣了,那就是調侃穆季雲,看著他那種想怒而又不敢怒的隱忍表情,他的心裡可是樂翻了天了,哼!誰讓你昨晚得罪我在先的,這會兒不連本帶利的報復回來可不是我歐陽辰海的個性。

    「小子,你到底遠離國門多久了,竟然連最基本的成語都不會用了嗎?」穆季雲咬牙徹齒的淡掃了歐陽辰海一眼,可臉上依然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偽君子』,『道貌岸然』,這些片語他還真他媽、的敢用到自己的身上,難道說自己的人品就真的差到那個份上去了嗎?值得他用這麼貶義的語句去形容自己。

    「好了,你們兩個難道以前結過怨不成,怎麼每次見面都是那麼的針鋒相對呢?這都多大的人了,也不覺得幼稚。」歐陽瑞西就鬧不明白了,這兩個可都是自己最在意的人,為什麼就不能和平共處呢?

    「誰跟他以前認識啊!」穆季雲沒好氣的喝了一口水,他是昨天晚上才知道有他這麼一個人的存在好不好,要知道當時可是還害得自己為此而白白的傷心難過了一場呢?這會兒可倒好,又再次的破壞了自己的好心情,所以說他能高興得起來那就是怪事了。

    「瑞西姐,你怎麼跑去當兵的啊!」歐陽辰海對於歐陽瑞西的話可是一直都那麼的言聽計從的,所以這會兒聽見她那麼的一說,他也不繼續的在這個問題之上糾結下去,反倒是很快的轉變了話題,問起了這幾天讓他感到很疑惑的事情來,因為他知道歐陽瑞西的最初愛好可不是當一名軍人的,這怎麼突然的就換了呢?

    「也沒為什麼,一時的心血來潮了而已,怎麼,我當兵不好嗎?」歐陽瑞西絕對的不會告訴他,自己之所以突然的跑去當兵,是因為穆季雲當年那毫不經意的一句話而改變了自己的整個人生觀,其實當兵也並沒有什麼不好,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反而深愛上了這個職業,至少那對她來說是一種心靈上的放脫,

    十幾年的部隊生活,她從一個稚嫩的軟弱少女變成了今天名震一方的女上校,這其中有淚水的同時也收穫了不少的東西,軍校的殘酷訓練沒有讓她為之退縮,面對原始森林那善變的惡劣環境時她也沒有半絲的退卻,就算是在跟歹徒命懸一線對峙著的時候她更加的沒有害怕過分毫,一切都只因為她心中有著一個最強的信念,那就是做一個堅強而又勇敢的女人,而這個祈望源自於一個自己一見鍾情著的男人。

    「沒有,只是跟你當初的夢想相差太大了而已,所以才會感到有一絲的詫異,其實這樣也不錯,你不知道我那天早上看見一身軍裝的你時有多麼的震撼,真的是太威武帥氣了。」歐陽辰海一直就比較愛黏著歐陽瑞西,說穿了就是一種戀姐情結,所以無論歐陽瑞西變成了一個什麼樣子,在他的眼裡都是最為美好的存在。

    穆季雲這會兒倒是很安靜,並沒有出聲去打擾他們的敘舊,只是把歐陽瑞西面前那剛端上來的牛排給細心的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因為他知道這兩姐弟很久沒見,肯定是有很多的話要聊,而他作為一個深愛著老婆的男人,所要做的就是安靜的聆聽就可,別的都不在他應該參與進去的範圍之內。

    「很多的東西都是會隨著心境而有所改變的,我的夢想當然也不會例外,畢竟在很多的時候人都是身不由己的,無在乎你願或不願,只看你豁不豁得出去而已。」

    歐陽瑞西自嘲的笑了笑,夢想往往都是很豐滿,可現實卻是很骨感,以她當初那樣的境遇之下,可以安然的生存下來就很不容易了,哪裡還有什麼的夢想可言呢?不過不管怎麼說,她還是很感謝鑄造了現在的自己那一些人,因為沒有他們當年對自己的冷漠與鞭策,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歐陽瑞西,所以要說起來的話,她還是得要好好的謝一謝他們,不管是出自於對自己是好的或壞的,她都一一的坦然接受。

    「姐,對不起!以前的我太過於年少,所以一切都身不由己,只能看著你受委屈而幫不上任何的忙,等到我今天終於有能力去保護你的時候,卻暮然的發現你已經成長得給我這個男人還要來得強悍了,所以到了最終我還是沒有幫到你分毫,這個事實一直讓我感覺到很是慚愧。」

    說到這個歐陽辰海就覺得自己在歐陽瑞西的面前真的是一個一無是處之人,從小到大沒有為她做過一件比較實用的事情也就罷了,反倒是自己常常的要從她的身上尋找親人的味道,這樣的一看自己也是那一個推波助瀾之人,絲毫的沒有站在她的立場上去考慮過事情。

    「辰海,我沒事,現在不是過得好好的嗎?說一下你吧!在國外的這麼些年你過得可還好。」歐陽瑞西回以他一個舒心的笑容,很多的事情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人總是要往前看的,而不能一味的沉浸在那些傷悲的記憶之中,這樣只會作繭自縛而已,對自己沒有絲毫的用處。

    「我能有什麼不好的呢?也就是讀書跟玩樂而已。」歐陽辰海無奈的笑了笑,他的這種說法,絕對的沒有要向歐陽瑞西標榜自己的生活過得有多麼的愜意和悠閑,只不過是以自嘲的方式去自損自己的人生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穆季雲聽到這裡的時候斜睨了歐陽辰海一眼,眉頭隨之微微的輕蹙了下,暗付著這個歐陽辰海跟歐陽家其他的人倒是有著很大的區別之處,不傲慢自滿,更加的不會囂張跋扈,怪不得能跟歐陽瑞西相處得那麼的融洽,原來他也只不過是一個無可奈何之人而已,這一種鬱結的情緒應該是源自於歐陽家而發的吧!看來還真的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