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308.正文 第309章無數個第一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308.正文 第309章無數個第一次字體大小: A+
     

    「可是我覺得自己好殘忍,我不想看到你再因為以前的事情而感到傷心難過,因為那樣的話我的心會跟著痛的。」

    歐陽瑞西伸出柔荑輕輕的安撫著他那緊皺著的眉心,她很不喜歡他蹙起眉時的樣子,因為那樣將代表著他被什麼事給困住了,而這樣的一個他會讓自己感覺到無比的心疼著,所以一時之間也忘記了一直以來的那一種嬌羞感,大膽的說出了自己對他的濃濃愛意。

    「我不難過,只是有點無可奈何罷了,所以你別替我擔心。」穆季雲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她冰涼的指尖所傳過來的那一絲的顫抖感,低嘆了一口氣,原來在她那一身冷漠的外衣之下會有著一顆如此熱情的心,而她的熱情只會為自己一個人而綻放,這樣一看,自己是何其的幸運,又是何其的幸福,那麼他還有什麼是不能跟她同舟共濟的呢?

    「那好,如果你真的覺得難受的時候不要勉強,雖然我也很想了解關於你的一切,可是我不希望自己的出發點成為了你的困擾,所以別考慮到我的心情。」歐陽瑞西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心是在扯痛著的,因為她太能了解那種被親人給無視掉是怎樣的一種滋味了,因為她就是這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所以她更能站在穆季雲的立場上考慮問題,而不是一味的蠻橫不講理。

    「也許說了你也不會相信,從小到大我從來就不知道被父親抱著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更加的不知道被父親寵愛著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從最初對別人家庭的那一種其樂融融氣氛所產生的羨慕,到後來不自覺的那一種抗拒,我已經在這兩者之間有了很深的感觸,母親雖然對我算是疼愛有加的,可在她的心裡終究我永遠也沒有父親來得重要,所以當他們把我獨自一人送到國外去生活的時候,我已經不會再感覺到心寒,反而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說到這個的時候穆季雲的腦海里還依稀的記得當時的自己有多麼的興奮,心裡想著是否遠離了他們的身邊,自己將會成為了他們心中唯一的牽挂,所以他在學習上很是用功,盡量給他們看到自己最為優秀的一面,以為這樣父親總會喜歡自己了吧!可到了最後他還是失望了,因為無輪他怎麼的表現,在那個奢侈的家裡他始終是屬於多餘的一個,根本就無法改變自己在他們心目中的那一種被漠視掉的命運。

    所以他把這一切慢慢的給看開了,久了也不再去渴求那些不可能會降臨到自己身上的關心與愛護,因為有些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如果不是你的再怎麼去強求也是枉然,那他又何必把自己的時間給執著在這些不可能的事情上去呢?

    「從那時候開始,我心裡就下定了一個決心,如果自己真的無法盡到一個父親該有的職責的話,那麼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去涉及那個雷區,所以我雖然跟不同的女人傳出緋聞,可是能真正跟我上床的卻沒有幾個,所有一切淫、亂的生活,都只不過是為了掩飾真實的自己一個假像而已,我以為只有這樣做了就可以刺激到父母,同時的也報復了他們強加給我的婚姻,可是沒有想得的是我的這一種過激的做法會間接的傷害了無辜的你,這個是我自己所無法估計到的一個失誤,所以對這個我深感抱歉。」

    穆季雲很認真的看著歐陽瑞西,他確實是欠她一個解釋,也欠她一個遲到的道歉,他當時之所以那麼的憤怒,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從來就不在意過自己的父母,會突然的關注起他的婚姻來,所以一時懊惱之下,才會不可接受的對當時還處於一種懵懂狀態的歐陽瑞西大吼了一頓,隨後更是毫不猶豫的轉身而去。

    歐陽瑞西回以他一個淺淺的笑意,卻並沒有出聲,因為她知道他想要說的話還有很多很多,所以她只要靜靜的聽著便可,不需要介入自己的評價,因為就算再優美的詞句,也不可能彌補得了他內心那曾經的蒼白感。

    「迷糊的跟你發生了關係,這件事情讓我感覺到了害怕,因為我突然的認識到了一件事情,原來這個世界還有下藥一說,在某些時候並不是說我自己能自律就可以做到不跟任何的女人生下自己的孩子,所以為了永絕後患,我毫不猶豫的讓書寒給我做了絕育手術,可沒有想到的是就那麼的一晚便讓你懷上了我的孩子,這一點是我怎麼也始料未及到的。」

    對於這個穆季雲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雀躍還是該悲哀,因為自己差點成為了像父親那樣的男人,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之下變成了一個沒有責任心的爸爸,幸好她雖然這麼多年都沒有聯繫過自己,可是不管怎麼說她最終讓自己的人生沒有留下太大的遺憾,親自的把兒子送到了自己的身邊,這樣一說他應該感謝她才對,如果不是她的大度跟隱忍,不是她的理性跟善良,那麼自己很有可能跟這一份親情擦肩而過。

    這一次換歐陽瑞西吻了下他的額頭,原來從一開始他所想針對的那一個人並不是自己,而是不滿自己被父母給設計了去。很不幸的是她剛好成了他發泄的對象,這些她都可以理解,可是難道那麼多年,他就真的是一次都沒有想起過自己嗎?對於這一點她真的很想知道。

    「是不是很奇怪我這些年來為什麼一次都沒有找過你,甚至還差點的忘了你這個人的存在。」穆季雲就好像能探知到歐陽瑞西心裏面的想法似的,不等她有機會問出聲就提前的給道了出來,所以他的這個舉動讓歐陽瑞西一時的為之驚呆了幾秒,難道說這就是別人所說的那一種戀人之間的心有靈犀一點通嗎?

    其實我只能說那是歐陽瑞西自己想多了而已,穆公子哪裡是跟她心靈相通了,那是因為她所有的想法都給浮現在了臉上,而作為在商海中閱人無數的穆家大少,又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呢?所以要猜她心裏面的那一點小心思可是一點也不難。

    「嗯!可以告訴我原因嗎?」其實她覺得無輪一個人再怎麼的健忘也不可能會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就算他真的很討厭自己,可所經歷過的人或事都不應該完全的從他的腦海中全部的抹去才對,所以對於這一點她真的是深感疑惑。

    「如果當你在潛意識的去抗拒某一樣東西的時候,那麼只要是與之相關聯的所有物都會一同的被你給否決掉,而我就是處於了那種狀態之下,因為對父母的排斥感,所以連你也給一併的排除在了自己的心門之外,不是真的不記得有你這麼的一個人,而是下意識的選擇了遺忘,去主動的找你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說了我以為你一直都住在楓林晚約,所以我只要把錢給打過去即可,別的都不在我所關心的範圍之內,當然,這不是針對你個人而言,只因為你是他們找來的女人,所以我才會把你給一併的牽連了進去,因此你才會變成一個小可憐的。」

    穆季雲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其實說出來了也並沒有他所想像中的那麼難受,只是那種思想植埋得太過於的牢固了,所以才會讓他認為那是自己一直無法去揭開的一道傷疤,門打開了,也就不會想著繼續的落鎖,至少在這個自己所深愛著的女人面前,他不想再有所保留。

    「原來我成了兩軍交戰中的犧牲品了,而你很明顯的便是選擇了要我在戰鬥中死去的一方,這樣說來你對我可是還真狠得下心。」歐陽瑞西不愧是一名軍人,竟然可以把這樣的事情比喻成了戰場,不得不說她真的是很敬業,在這一點上應該要給她加分才對。

    「是啊!我對你可謂是真的狠下了心,對於這一點我不會去加以狡辯,因為那確實是自己做得不對在先,不過你也在這短短的三個月里讓我有了許多的第一次,第一次靜靜的呆在某個地方等候你的出現,第一次對一個女人產生了那種患得患失的不安感,第一次讓一個女人肆無忌彈的親吻了自己的雙唇,第一次懂得了愛一個人原來是這麼奇妙的一種感覺,第一次知道原來我也可以放低自己所有高傲的姿態,只為一個女人而折腰。」

    如果說這些都是為了之前他對她表現出的那一份殘忍而必須要接受的懲罰的話,那麼他也乖乖的認了,因為這些都是他所欠她的,所以沒有絲毫的不情願,反而很甘之如飴,只因那個女人叫做歐陽瑞西,是他穆季雲以後想要驕寵一生的那個女人。

    「你所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而你所說的那個女人就是我是嗎?」歐陽瑞西雀躍的笑看著他,笑容醉人而又熱烈,一時晃花了穆季雲的眼,滿臉驚呆了的表情,因為這樣的一個她是這些日子裡從來就沒有看見過的,所以讓他很是感到驚愕,原來她真正笑起來的時候是這麼的迷人,宛如一陣清風輕柔的拂過他的心扉,燦爛了他的年華,就算在以後的許多年後憶起,他還是能很清晰的捕捉到她今天的這一份美麗的綻放。

    「誰告訴你那個女人就是你了,想不到歐陽上校竟然是這麼自戀的一個人,還真的不知道害羞。」穆季雲回過神來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開始逗弄自己的小嬌妻,因為她可是很少有這麼柔情脈脈的時刻的,要知道一般的情況之下她不是會給自己踹上兩腳,就是一身的冰冷表情,像今天這樣如沐春風般的感覺還真的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所以才會一時興起的打趣一下她。

    「真的不是我嗎?那這樣呢?」歐陽瑞西話還沒有落下就直接的吻住了穆公子無比柔軟的薄唇,她可是聽到他剛才有提到自己的嘴唇是別的女人所沒有探知過的領域,所以這一點讓她很是感到興奮,原來他以前跟自己說的都是真的,他從來就不會給任何女人機會吻了自己的絕美雙唇,這一點她很是感到欣慰,至少他的身上還有著某一個地方是別的女人所不曾觸碰過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
    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