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7.正文 第298章我自己可以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7.正文 第298章我自己可以脫字體大小: A+
     

    羅昊透過後視鏡瞄了一眼歐陽瑞西,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還是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有說,算了,還是等少爺醒了再跟他說吧!畢竟這件事情他覺得還是要由少爺去解決會比較的妥當。

    豪華奢侈的勞斯萊斯、銀魅在這午夜的街頭顯得特別的耀眼,所過之處總會引來路過車輛上人員的注目,畢竟這麼名貴的車子在S市並不常見,更何況的是還能透過敞開的車窗看見一個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靈人兒,所以一路上都可以聽見一陣陣的緊急剎車聲,估計都是因為太專註的看著某個地方的緣故。

    一陣涼風吹來,在讓歐陽瑞西感覺到涼意的同時也成功的讓她收回了自己的思緒,低頭看著那張枕著自己大腿睡得一臉安靜的俊彥,她的心終於感覺到了一絲的安慰,無論以後如何,至少這一刻的她還是幸福的不是嗎?

    冰涼的指尖輕柔的撫過他的劍眉,她喜歡他現在那恬靜的樣子,少了醒著時的那一種邪魅氣息的他看起來更加的能打動自己的心扉,至少這樣的一個他是自己可以看得透的,不用再去猜在他那一汪的眼眸深處到底藏著的是一種怎樣讓自己難以費解的心思,那樣的話會讓她感覺到很是不安,總覺得那甜蜜的瞬間是不是自己的一種幻想下的產物,而不是來自於真實的寫照。

    「少奶奶,到了。」一路上羅昊都感覺到歐陽瑞西沉澱在自己的思緒當中,就連到家了也沒有讓她察覺過來,所以在不得已的情況之下他才會出聲提醒她的。

    「哦!對不起!我走神了,先幫我把他給扶出去吧!」歐陽瑞西再次的收回自己的心緒,對於自己的閃神很是抱歉,如果不是因為身上穿著禮服的話,她一個人就可以搞掂,可是現在卻被裹手裹腳的使不出她的看家本領來。

    「好,我直接把少爺扶到樓上去吧!唉!這個月第二次喝得如此的酩酊大醉了。」羅昊無奈的搖了搖頭,少爺可是很少會醉的,可是貌似最近的酒喝得有點的過了。

    「什麼,他最近常常喝醉嗎?我怎麼不知道呢?」歐陽瑞西的腳步遲滯了一下,這一個月她貌似都在他身邊啊!難道說是自己去軍演的時候嗎?

    「就在前不久的時候!好像是你去軍演的那一個晚上,喝了不少的酒。」羅昊小心的把穆季雲給放在床上,這才轉身看了看歐陽瑞西。

    「哦!我知道了,謝謝你羅昊。」歐陽瑞西咬了咬唇,感覺到有一點的不好意思,因為經他這麼的一說她就想到了是怎麼回事,想起他那一個晚上在電話里跟自己所說的話,她現在還感覺到臉紅心跳呢?

    「沒事,少奶奶,那我先下去了。」羅昊不是一個喜歡碎嘴的人,今晚之所以突然的提起穆季雲上一次醉酒的事情也只不過是一時的有感而發,並沒有別的什麼特別的意思在裡面。

    「嗯!早點去休息吧!你今天應該很累了.」歐陽瑞西很了解辦這麼一個隆重的酒會,保全方面肯定是出了不少的力,而羅昊作為這一片領域的老大,那麼所要兼顧的事情也會相應的增加不少,而且到場的嘉賓那麼的多,經過這麼的一番忙碌下來他肯定已經累得夠嗆的了。

    「好。」羅昊瀟洒的轉身走了出去,一般的情況之下他都是那種惜字如金的人,可是在歐陽瑞西的面前他的話明顯的就多了起來,缺失了在人前的那一種冷酷的線條,總的來說這樣的一個他讓人感覺到比較的柔和跟易於親近。

    歐陽瑞西看著羅昊順手的把門帶上才轉身去看了看床上的穆季雲,一絲愁結也隨之的躍上了心頭,這傢伙可是最愛乾淨的了,以往回家的第一件事他可是就往浴室里跑的,今天這種狀況可是如何是好,總不能是她架著他去洗吧!一想到那個旖旎的畫面她的臉就不自覺的燥熱了起來。

    輕咬了一下嬌唇,還是先把自己這一身束縛了自己行動的華麗禮服給換下來先吧!要知道這一整個晚上下來可是讓她全身都覺得處於了一種僵硬的狀態之中,沒有了平時的那一種隨意跟豪氣,覺得特別的扭捏得慌。

    有些擔憂的瞄了床上之人一眼,再拿手輕搖了搖他的身體,發現沒有任何的反應之後才放心的動手去脫自己身上的衣服,雖然說她跟他之間已經有了很多次的肌膚之親,可是生性就在這一方面比較害羞的她還是無法當著他的面寬衣解帶,所以這會看見他真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之時才敢在房裡肆意的脫起衣服來,可是懊惱的是怎麼也夠不著位於後面的隱形拉鏈,讓她很是一陣的無奈,如果不是衣服太過於昂貴的話,她都有了一把撕爛的衝動了。

    「老婆,需要我的幫忙嗎?」就在歐陽瑞西煩躁的跟著禮服作著鬥爭的時候,一聲近於戲謔的沙啞嗓音在這個寂靜的空間里突然的響了起來,把歐陽瑞西嚇得瞬間的轉過了頭,滿臉驚慌的看著拿手撐著頭側躺在床上的那個笑得一臉邪氣的魅惑男人。

    「你……你不是醉了嗎?還是說你一直都在裝醉。」歐陽瑞西疑惑的看著他,同時的也在心裡暗暗的慶幸著還好衣服還沒有被自己脫了下來,要不自己此刻豈不是光溜溜的給暴露在他的面前了嗎?

    「你要不要猜一下呢?」穆季雲玩味的拋給了她一個媚眼,她還真的看得起他,要知道他可不是演戲的,醉酒那麼無聊的事情也能拿來欺騙她,現在之所以醒了過來,那是因為他的一個習慣使然,只要在還沒有洗澡的情況之下他無論喝得多醉都會在躺到床上的那一瞬間清醒過來,讓他有時候都搞不清楚自己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特殊功能,但是在更多的情況之下他會把這看成是自己的一種潔癖的表現。

    「你在裝醉是嗎?」歐陽瑞西有點不確定的問道,可是又感覺到不是那麼一回事,因為剛才一路上他都是睡得那麼的香甜,不應該是裝出來的才對,可是如果不是的話,那麼他現在的突然清醒又該怎麼的解釋呢?

    「如果我說沒有,你會相信嗎?」穆季雲按了按醉酒後引起有些疼的腦袋,低笑的專註於她胸前因為呼吸而在顫抖著的渾圓之上,雙眼跳躍出慾望的氣息。

    「無論你說什麼或者是做了什麼我都會選擇相信你。」歐陽瑞西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在心裡不停的安慰著自己,他之所以瞞著自己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都只是因為不想讓自己難過而已,並沒有別的不好想法給算計在裡面。

    「過來。」穆季雲雖然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的那麼感性,但是此刻他只想好好的抱一下她,感受一下來自於她身上的特有馨香,那樣的話他肯定會瞬間的恢復了精神的,畢竟是嬌柔胸酥在懷,就算是身體再難受也會為之而痊癒的。

    「幹嘛?」歐陽瑞西緊張的拿手擋住自己胸前的無限風光,別以為她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睛一直的都是盯住哪裡瞧的,現在突然的叫自己過去,她才不要那麼的傻呢?雖然說自己很多時候在這一方面都比較的反應遲鈍,但是並不代表著看不出他此刻那眼裡閃耀著的慾望光芒。

    「幫你脫衣服啊!你說還能幹嘛?」穆季雲狡黠的笑了笑,不錯,這小女人的防範意識還挺高的,只不過他穆季雲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又有幾個女人能抵擋得住的呢?她也未免太小看了自己老公的腹黑程度了吧!

    「穆季雲,你丫的還真邪惡。」聽他這麼的一說,歐陽瑞西更加的不敢過去了,她就知道這傢伙的思想不純,看他那對色眯眯的眼神她就知道了,這會竟然還敢明目張胆的告訴自己他心裡的禽獸思想,她才不要上他的當呢?

    「老婆,你該不會是想歪了吧!你自己不是夠不著拉鏈嗎?我只是很單純的想幫個忙而已,你要不要這麼的想入非非啊!」打死他都不會承認拉拉鏈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個引她上鉤的說法而已,他真正想做的是想把她給壓到自己的身下去好好的眷戀一番的,這個事情他當然不敢明目張胆的告訴她,估計他要是真的跟她說出來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的話少不了又會被她給好一陣的詆毀了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脫。」就算是真的夠不著,歐陽瑞西也要死撐著自己能做到,要不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真的不用我幫忙嗎?」穆季雲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人也跟著站了起來,把歐陽瑞西嚇得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她可是再清楚不過這男人的挑情本事了,可不願意自己再被他莫名其妙的再一次吃干抹凈了去。

    「嗯!」歐陽瑞西拿眼神一臉防備的盯著他看,就怕他會突然的欺身而上,要知道以自己現在的穿著可不是他的對手,非被他給得逞了去不可。

    「那好,你慢慢的脫,我先去洗澡,完了你再告訴我要不要幫忙。」穆季雲嘴角噙著一絲的笑意,起身在路過她的身邊之時拿手輕佻的抬起她的下巴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下唇角,這才囂張的大笑著走進了浴室,讓歐陽瑞西瞬間的給石化在了當場,再一次的被他的這種不按常理出牌的舉動給迷惑了心神。

    相對於歐陽瑞西的這種無語的表情,穆季雲可是躲在浴室里偷笑著呢?他相信等自己洗完澡出去,那傻妞應該還是在跟禮服在作著鬥爭,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那禮服的拉鏈是經過特殊處理的,目的就是防止被突發的外來因素影響而發生走光的現象,要不價格怎麼可能會貴得離譜呢?

    不過這些那個小女人可並不知道,所以沒有自己的幫忙,這一個晚上她都沒有辦法把那禮服給完好如初的給脫下來,當然,還有另一種方法可以把禮服給脫下來,那就是直接的把它給毀壞,但是以歐陽瑞西那種勤儉的生活作風,他可不相信那個小女人會那麼的浪費。

    歐陽瑞西可是一看見穆季雲進了浴室就馬上的跟禮服較起真來,但是弄了十幾分鐘后都無果的時候她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情,怪不得剛才穆季雲會跟自己說上那麼的一句話,原來這簡直就是拿來坑自己的呢?沒有他人幫忙的情況之下自己一人根本的就不可能探知道拉鏈是被什麼給扣住了,所以靠自己一人的力量壓根的就無法把禮服給脫下來,這麼的一想,歐陽瑞西便一臉沮喪的把自己給拋到了大床之上,這一番折騰下來可是把自己給累得不行了,看來也就只能便宜了某個色狼的眼睛了。

    穆季雲洗澡並不像很多男人那樣的迅速,所以等到他裹著一條浴巾出來之時便看見了一個讓他哭笑不得的場面,才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這個小女人竟然敢給他睡著了,還真的不知道該說她這是對自己毫無防備之心呢?還是說秉持著一種自己不能把她給怎麼著的心態。

    其實歐陽瑞西哪裡像他所想的那樣睡著了,她只不過是聽見了他要出來的聲音在故意的裝睡而已,因為她還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跟他開口求助,畢竟剛才可是自己在口口聲聲的說著不要他幫忙的,這會如果自己要他幫忙的話,說不定他又要怎麼的打趣自己呢?所以裝睡可是最明智不過的選擇了,她什麼話也不用說,只要自己閉起眼睛不看,管他怎麼樣的折騰自己呢?

    「唉!真不知道以前的日子你都是怎麼過來的。」穆季雲低喃著無奈的搖頭輕笑,坐到床上輕輕的一個用力,拉鏈上的特殊開關便被他給彈開了,再稍微的一個動作那個讓歐陽瑞西折騰了一個晚上都無果的拉鏈便被他給很輕易的拉了下去,這個感知道的信息讓歐陽瑞西可是慪得半死,還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花花大少,在他的眼裡脫女人的衣服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的容易,可氣死了她這個脫了半天都找不到竅門的傻冒。

    「老婆,還要繼續的裝下去嗎?我可是不介意連澡也一起的幫你給洗了。」穆季雲邪魅的輕匐在她的耳畔魅惑著她,剛一開始他還真的以為她是睡著了呢?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的指尖觸碰到她那晶瑩剔透的肌膚之時她竟然變得全身的僵硬了起來,也就是憑著這一點讓他察覺到了這小女人根本的就沒有睡著,而是在跟自己裝睡呢?

    不理,繼續裝,我什麼也聽不到,她才不相信他真的知道自己這是在裝睡了呢?再說了衣服都被他給脫了,這一時之間讓她以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他才好啊!所以打定主意繼續的裝睡保證沒錯。

    「好吧!看來是真的睡著了,那麼這個洗澡的美差就交給為夫來幫你完成吧!」穆季雲在說這一句話的同時可是一絲要給她反悔的機會都沒有,直接的便把她的晚禮服給如數的瞬間褪了下來,突來的涼意嚇得歐陽瑞西再也裝不下去了,驚叫著拉過一旁的被單把自己給遮擋了起來。

    「啊!穆季雲,你在幹什麼。」歐陽瑞西怎麼也想不到他會突然的讓自己暴露在空氣之下,所以第一反應便是扯住東西先把自己給蓋起來,再也顧及不到繼續的裝睡下去這件事情了。

    「沒有幹什麼啊!你不是睡著了嗎?就像你現在所看到的那樣,我這是在準備幫你洗澡呢?」穆季雲裝出一副無比純良的表情,小樣,看你還怎麼的繼續裝下去,這不一下就穿幫了嗎?跟我玩心計,你還嫩了點呢?

    「不用你幫忙,我自己會洗。」開玩笑,讓他幫忙洗澡,那不是把自己往狼嘴巴裡面送嗎?她可還沒有笨到那種無藥可救的地步。

    「夫人,你確定不用我幫忙嗎?可別像剛才似的說著不要我幫忙,可是私底下卻給我玩起了小計謀,這次我可是真的不會幫忙了哦!」歐陽瑞西越是這樣一副嬌羞的表情,穆季雲就越是喜歡逗弄著她玩,要知道這個小女人可是逞強的很,一般的情況之下可是很難看見她跟自己服輸的。

    「我無比的確定跟肯定,現在你給我轉過身去,我要去洗澡。」雖然說光著膀子的男人她經常看見,早已經習以為常了,可是在看見穆季雲那緊實、白皙的胸肌就在自己的眼前晃蕩的時候她還是會感覺到不好意思,所以壓根就不敢拿眼睛去看他,哼!竟然還敢威脅自己,她就不相信自己接下來還會有求到他幫忙的時候。

    「去吧!我保證不看你,再說了你覺得自己身上還有哪一寸肌膚我沒有看到過的呢?」穆季雲雖然是這樣說著但還是很聽話的轉過了身子,要不以歐陽瑞西的害羞程度肯定會一直的在那跟自己對峙著的,他可不希望這麼美好的一個晚上用在了跟她鬧小心思之上,比起這個其實他更喜歡用做的。

    歐陽瑞西可不相信他的保證,所以是裹著被單跑進去的,她那慌慌張張的神態可是引來了穆季雲的一陣低笑聲,哈哈!女人,還說不用我幫忙呢?不出一會兒某個偶爾會迷糊的偉大上校可就要對自己剛才的信誓旦旦而付出代價了,現在的他就靜等佳音就可以了。

    拿起一旁的乾淨毛巾給自己擦了一下還很濕潤的短髮,接著一個帥氣的動作便把毛巾以一個優美的弧線給拋落到地上,可是在想到歐陽瑞西對自己所訂下的規矩之後,他還是很無奈的搖了搖頭,很認命的把毛巾撿起給放到了一旁的凳子之上,要不一會兒肯定會被那個喜歡把家也當作部隊一樣來管理的上校大人給訓斥上一番不可。

    看著床上的這一襲華貴性感集一身的美麗禮服,他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今天晚上那些男人投注在自家小妻子身上的那一種驚艷的目光,讓他心裡頓時的感覺到醋意橫生了起來,要知道他當時可是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西服給披到歐陽瑞西的身上去,以此來隔絕掉別的男人那種色眯眯的眼神,但是一想到自己最初的目的,他還是選擇了放棄,畢竟自己要的就是她艷驚全場的那一種效果,而不是小氣的把她的美麗給抹殺在自己的醋罈子里。

    這一個晚上,她無疑是全場最亮麗的那一個焦點人物,先不說她姣好的容貌跟穆家少奶奶的那一層高貴的身份,就單單是她的上校一職就足以讓別人為之讚嘆不已的了,所以說他不難猜測到明天所有的報紙頭條上所飛揚著的都是關於她的報道,這樣一來的話她的身份也勢必的會讓別人所關注了起來,那麼他想通過贊助部隊而讓別人知道她背後的靠山是誰的這一目的也能如願以償了,接下來他倒要看看誰還敢隨便的把她應該得到的升職機會給代替掉。

    他知道自家小妻子的心思,肯定是不喜歡自己的榮譽跟某些商業上的合作有某種關聯,所以他一直都不親自去跟集團軍上面有所接觸,而是把所有的事宜都交給了夏雨晨全權的處理,目的就是他相信歐陽瑞西自己的實力,他不參與到她工作上的事情上去,但是他也沒有一味的放任著不管,至少他也要在她的領導那裡敲一下警鐘,表示一下自己對妻子的關心程度,讓他們有一個覺悟在裡面,她歐陽瑞西並不是一個毫無身份背景的女人,她的身後還有整個風行國際在做著她的強力後盾這一事實。

    他一點也不擔心這次歐陽瑞西被檢舉說收受賄賂的這一件事情,因為隨著這個酒會的舉辦,很多的謠言都會不攻自破,試想在整個S市,還有誰的財富能跟風行國際相提並論的,那麼她又怎麼可能會為了一輛區區的法拉利跑車而去葬送掉自己那錦繡的前程呢?

    就在穆季雲在這思緒萬千的同時,歐陽瑞西可是在無比的糾結著的,還真的是應了穆季雲的那一句話,現在的自己還是得非要跟他求助不可,除非自己也像他那樣,裹著條浴巾就出去,可是這並不是她的作風,要知道那浴巾下面可是什麼都沒有穿,而且還是那一種裹得住上面會露下面的那一種類型,這給不穿沒有什麼差別好不好。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對著鏡子裡面的那個羞紅了臉的自己幼稚的扮了一個鬼臉,這才開始小心翼翼的把門拉開了一條小縫,偷瞄著穆季雲可能在的位置,現在的她可是慪死了在他面前的這一種常常丟臉的舉動,跟自己在人前的那一個幹練果斷的威武上校形象一點也不相符合,倒是顯得迷糊十足了起來,老是不拿換洗衣服的就迫不及待的跑進了浴室,而且這種做法貌似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夫人這可是在探查敵情,還是說在上演某段誘、惑的劇情戲碼呢?」穆季雲雖然在思考著事情,可是對於浴室這一邊的動靜還是無比的關注著的,所以在聽見她窸窸窣窣的動靜之後就站在門邊饒有興緻的等候著她的召喚,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她會先來上這麼一出偷偷摸摸的舉動,按說這還真的是一點也不像一個上校該有的作風。

    「啊!你什麼時候站在這裡的。」歐陽瑞西一看見穆季雲的第一個動作不是把門給瞬間的關上,而是問了他這麼的一句,所以在她想著要把門給關上的時候,已然失去了這個先機,門被穆季雲的一隻腳給頂住了,除非她不顧他的腳是否會被門給夾住,否則她的這個門是無法再關上的了。

    「就在你洗完澡在裡面躊躇了半天都沒有動靜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下一個步驟要做些什麼了。」穆季雲挑了挑自己的眼角,玩味的看著她只露出了一個頭在死頂住門的那一個幼稚的舉動,不難想像門內的她是一種怎樣的惹火風情。

    「老公,你把腳拿出去,先給我去找衣服好不好。」歐陽瑞西又開始使用她那百試不爽的懷柔政策了,就是不知道我們邪惡的穆公子是否會如她所願的被迷得忘了自己的最終目的呢?這個答案是不會,因為在酒會上的時候他就對歐陽瑞西在稱呼這個問題之上給氣得不輕了,所以說這會他才不會繼續的上了這個小女人的當呢?

    「我可是記得某人說絕對的不會求我幫忙的,怎麼,這麼快就給忘記了嗎?我倒要懷疑你這是進去洗澡了呢還是洗腦去了。」

    穆季雲依然是一派悠閑的姿態,這可是急死了現在門內那身無寸鏤的歐陽瑞西了,因為不管怎麼著她都不願意在這種狀況之下與他裸裎相對的,所以一時之間也只能用力的頂住門不給他有進一步的行動,而且還要顧及到不傷到他的腳,因此現在的她感覺到自己一下子變得無比的悲催了起來,而製造這個狀況的人正滿臉痞笑的盯著自己瞧,讓她恨不得給他踹上那麼的一腳以解自己現在的心頭之怒。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安卓讀書(andreader.)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