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6.正文 第297章小鬼,又是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6.正文 第297章小鬼,又是你字體大小: A+
     

    就在歐陽辰海前腳剛離開酒店的瞬間,一聲驚呼也隨之的響徹全場,吸引了全部人的視線,只見林飄然無限狼狽的用手擋住了自己那顯然已經走光了的胸口,滿臉怒火的盯著讓自己出醜的那個罪魁禍首。

    「小鬼,又是你,我跟你有仇啊!怎麼每次遇到你都沒有好事。」林飄然可是還記得幾個月前在冷宅的時候也被小軒軒給捉弄過,沒有想到的是他今天竟然又故技重施的讓自己再次的丟盡了臉面,所不同的是上次還有一個穆季雲坐在身邊讓自己撒一下嬌,而今天卻是一個要幫自己說話的人都沒有,這個現況讓她感到一陣的心酸。

    「阿姨,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踩到你的裙擺讓你走光的,我只是一時沒有注意到而已。」小軒軒表面上裝出一副很是虔誠道歉的樣子,可是內心裡可是樂開了花的,臭女人,哼!讓你再欺負我媽咪,別以為我只是一味的在玩耍,要知道我可是有時刻的留意著媽咪身邊的人員走動著的,就連剛認識的小舅舅不也是自己去主動的相認下來的嗎?不過他們可是約定過先不要讓媽咪知道的。

    「小混球,你還說,看我不撕爛你的嘴。」林飄然本來被走光就已經很丟臉的了,可是沒有想到這小鬼還怕人家不知道似的在那不停的強調著這個事情,讓她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什麼不是故意的,依她來看,這小雜種就是故意踩到自己的晚禮服,好讓裙子下滑的,還好自己反應快,及時的提了起來,但還是有不少的人都看見了自己剛才的狼狽樣。

    在她的心裡她可是恨死了這個小鬼的存在,如果不是已經有了他的話,那麼穆季雲也絕對的不可能會對自己肚子裡面的孩子那麼的不屑一顧,她也不至於會淪落到被拋棄的命運,所以說要是沒有了這個小雜種的話,自己一定會因此而母憑子貴起來的吧!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撕爛他的嘴的。」一聲低沉而又冰冷的嗓音適時的響了起來,穆時桀猶如來自地獄的撒旦般冷冽的挑了一下眼角,卻沒有看向林飄然一眼,而是蹙眉的看了看那個表現出一臉委屈狀的小軒軒。

    「這個跟你又有什麼關係。」林飄然不認識穆時桀很正常,畢竟她跟穆季雲在一起的時候他已經跟自己的嬌妻出國去旅遊了,所以林飄然的語氣才會那麼的沖。

    「爺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怪這個阿姨的裙擺太長了,我一時不注意才踩到她的。」小軒軒的這一聲爺爺讓林飄然瞬間的怔愣在當場,她剛才是有注意到這個尊貴得猶如王者降臨般的男人不假,但是由於她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了穆季雲的身上,所以別人再出色也引不起她絲毫的興趣,可是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會是穆季雲的父親,這個認知讓她一時間忘記了該有的反應。

    「嗯!走吧!該回家了。」穆時桀一直都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所以從來就不會顧忌別人拿什麼樣的眼神或者心態去評判自己,他所在意著的人也就只是一個傅冰蝶而已,因此對林飄然這樣的女人他可是連一個鄙視的眼神都不屑於給她。

    小軒軒乖巧的走到穆時桀的身邊,拉手而去的時候轉頭對林飄然做了一個鬼臉,他原本還以為這個女人在經過了自己上次的捉弄后已然的對爹地死心了呢?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在聽到自己的爹地已經跟媽咪結婚後還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去主動的抱著爹地不放,害媽咪那麼的傷心,這個仇不報的話他就不是穆梓軒,要說這也該怪她自己,沒事穿得那麼暴露幹嘛?他只不過是輕輕的踩了一下裙擺而已,她的裹胸晚禮服就不堪一擊的滑落了下來,不過他可是什麼都沒有看見,媽咪說的不該看的東西不許看,所以他可是很乖的在遵守著媽咪的教導。

    林飄然的雙唇懦動了下,眼低閃過一抹狠毒的光芒,死小鬼,等我想到用什麼辦法來對付你的時候,希望你還能像現在那麼的囂張,不狠狠的教訓你一頓還真對不起我今天所丟的這張臉,等著吧!我肯定會讓你後悔今天惹上了我的。

    這麼的一個小摩擦很快的就被眾人所遺忘掉了,可是有一個人卻因此而注意到了林飄然的存在,如果可以的話他還真的是很想上前去給上她兩腳,但是卻礙於領導在場不敢有任何的動作,媽的,竟然敢算計他,要知道他剛才在知道歐陽瑞西就是穆季雲真正的妻子的時候自己有多麼的害怕,他可是還沒有忘記自己都幫林飄然做了些什麼勾當的,如果這一切被查了出來的話,那麼自己這一輩子的仕途也就葬送在了這個女人的手上,明明自己才是一個小三,竟然在自己面前冒充起正牌夫人來,也怪自己一時的利欲熏心,所以才會那麼輕易的便著了她的道。

    作為風行國際的總裁,雖然說有喬特助和夏雨晨替著擋了不少的酒,但到了最後穆季雲還是被灌醉了,這讓歐陽瑞西看了很是心疼不已。

    「少奶奶,少爺又被灌醉了嗎?」羅昊一看見歐陽瑞西攙扶著穆季雲走出酒店他就快速的迎了上來,要知道他這一天的工作可是一點也不輕鬆,就單單酒會的保全工作就讓他忙於奔命的了,所以根本就沒有時間接觸到穆季雲。

    「嗯!他是不是每年都醉成這樣。」歐陽瑞西輕蹙了一下眉頭,身上穿著的這一套禮服讓她動作起來很是不便,所以扶著穆季雲的時候有些小的費力。

    「是的,因為在某些時候少爺不喜歡拿身份壓人,所以別人給他敬的酒他一般情況之下都不會去拒絕。」羅昊說話的空擋也順手的把穆季雲的重量給接了過去,只要少爺一離開酒店,那麼他對酒店的保全任務也隨之的結束了,接下來的事情可都是屬下去乾的活,他的主要任務便是保護少爺的安全,別人的他可是無暇顧及。

    歐陽瑞西一聽羅昊這麼的一說,眉頭上的褶皺可是更加的深沉了幾分,但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默默的走到車邊坐了進去,車門打開等著羅昊把穆季雲扶進車子給自己。

    穆季雲雖然是喝醉了,但是從來就不愛耍酒瘋的他很是配合他們的動作,只是他一坐了進去的時候,裡面便瞬間的充斥著濃濃的酒氣,讓歐陽瑞西不由自主的皺了皺鼻子。

    「羅昊,把車窗打開吧!別開冷氣了,吹一下風。」歐陽瑞西把穆季雲的頭輕放到自己的雙腿之上,眉宇之間終於有了一絲的鬆動,清冷的容顏看起來也不再那麼的冷然淡漠,整體感覺變得比較柔和了起來。

    「好的,少奶奶。」羅昊轉頭看了一眼,瞭然的輕扯了一下唇角,估計是少爺的酒氣太濃了,把少奶奶給熏著了吧!雖然說他在穆時桀的面前已經改了口,可是在穆季雲的面前他怎麼也改不回那種稱呼,可能是習慣使然吧?覺得各種的彆扭,所以乾脆的就不加於理會了,怎麼順口就怎麼叫吧!反正老爺子又不在。

    「嗯!」雖然是低躺在歐陽瑞西的腿上,可是車子啟動時帶來的那一股涼風還是讓他不自覺的往她的身上靠近了幾分,這個動作讓歐陽瑞西那顆冰冷的心一陣的動容,好笑的伸手去捏了捏他那挺拔的鼻子,引得他不安份的蹭動了下。

    這是歐陽瑞西第一次看見穆季雲喝醉酒的樣子,這樣的一個他好安靜,皮膚摸上去好滑嫩,她就奇怪了,每天都不見他做任何的保養,皮膚怎麼就給女人的還要來得細膩呢?造物者還真的是太神奇了,讓這麼一個站在事業巔峰的睿智男人同時的擁有著女人的妖嬈長相而又不顯得陰柔,反而讓他看起來是那麼的魅惑眾生。

    S市的夜已經有了初秋的氣息,微風中帶著絲絲的涼意,歐陽瑞西透過街邊的盞盞燈光,思緒也跟著沉澱在其中,她在想著軍區到底會給自己一個怎麼樣的交代,還有就是穆季雲是什麼時候與集團軍上面有了交集的,他到底在悄悄的密謀著些什麼呢?這些都是自己無從知道的東西。

    她一直的在思索著到底是誰檢舉了自己,雖然說林飄然已經在自己的內定人選裡面,可是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她也不好妄下斷言,畢竟這是一個以事實說話的社會,那麼除了她還有誰會如此的怨恨著自己的呢?她感覺到茫然了,自己貌似並沒有跟誰結了怨才對啊!

    剛才在酒會之上,她並沒有在軍長那裡得到什麼有利於自己的信息,估計這個停職事件應該要花上一點的時間才能解決了吧!也罷,就當是奢侈一下,給自己放一個長假吧!只是那份軍演報告還是要儘快完成的吧!畢竟這個報告除了自己這個紅方的指揮官,別人還真的是無法接替得了這個工作。

    對於歐陽連城,她已經是徹底的死心了,以後應該也不會再抱著任何的期盼了吧!凄然的輕扯了一下唇角,她怎麼就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可悲呢?如果說自己真的不是他的親生女兒的話,那麼歐陽依依不也一樣的不是嗎?可是為什麼得到的差別就那麼的大呢?難道說自己就真的那麼令他生厭嗎?這一點讓她感到很是費解。

    按說她從來就不是一個小心眼的人,可是今晚在看見林飄然抱住穆季雲的時候,她還是產生了很明顯的情緒化,也跟眾多的女人那樣,有了一絲的計較,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他們以前在一起過的那些溫情的場面,這會讓她的心有了刺痛的感覺,原以為只要愛他,那麼便會包容他曾經所有的一切過往,可是自己貌似想錯了,越是愛他就越是會去注重這些細節上的東西來,所以才會讓自己沒有一點的自信可言,從而產生了一種患得患失的心理因素,也因此才對歐陽依依所說的話在意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