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5.正文 第296章連恨都覺得是奢侈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5.正文 第296章連恨都覺得是奢侈的字體大小: A+
     

    「瑞西,你今晚真漂亮,很有你媽媽當年的風範。」歐陽連城躊躇了半天,最終還是敵不過自己內心對她的那一股好奇,上前來與歐陽瑞西搭訕,這一個晚上他看著這個美麗的倩影在整個會場翩翩的起舞著,可是卻把自己給當成了透明般,連正眼也沒有給自己一個,說實話,他的心裡感到無比的苦澀,如果這個真的是自己女兒的話,那麼她跟自己之間的距離感到底得有多遙遠才會如此的對自己不屑一顧呢?

    「歐陽總裁,謝謝你的誇獎,但是請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我的母親,因為你已經沒有那個資格了。」歐陽瑞西一身的冰冷,說出來的話更是不帶一絲的感情,淡漠而又疏遠,原來還以為自己真的不是他的親生女兒,所以才會如此殘酷的對待自己,可是經過了穆季雲今天早上的解釋之後她就越發的對於這個名義上的父親失去了最後一點的祈盼。

    自嘲的一笑,笑容卻不達眼底,如果她想得沒有錯的話,歐陽連城對於自己的身份還是存在著懷疑的態度的吧!要不此刻肯定不會如此小心翼翼的上前來討好自己,但是即使如此也並不代表著她會買賬,她可以原諒他這麼些年來附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但是卻不能原諒他懷疑自己母親的忠節。

    「是不是穆總裁都跟你說了,所以你在恨我是嗎?」歐陽連城以為穆季雲已經跟歐陽瑞西說了自己的母親之所以會發生事故是因為莫雅萍所造成的,因此才會對她有了一絲的歉意。

    「不,對你——我連恨都覺得是奢侈的,這樣說歐陽總裁可否還滿意。」歐陽瑞西在心裡冷哼了一聲,沒有愛又哪裡來的恨呢?過了那麼多年沒有任何父愛的日子,她早已經習以為常了,所以要真的問她有沒有恨的話,還真的是沒有,或許一開始的時候她有過怨念,但是早已經隨著他對自己的無情而灰飛煙滅了,因為她覺得這樣的一個人,就連恨他的力氣都是一種多餘的付出。

    「瑞西,你怎麼把話說得那麼的刻薄呢?我記得你小的時候不是這樣的,是那麼聰明貼心的一個好女孩。」歐陽連城沒有想到歐陽瑞西竟然如此的跟自己說話,所以面子上一時的感覺到有點掛不住了。

    「呵呵!刻薄嗎?我還真的不知道原來自己還有這麼的一項本事呢?真的很感謝歐陽總裁如此的厚愛,竟然這麼的看得起我。」歐陽瑞西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內心可是在開始滴血著的,呵呵!看見了沒有,這個就是自己所謂的父親,試想會有哪一個父親會說自己的孩子刻薄的,而他不止說了,還再次的把自己那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再割上了一刀,他對自己是何其的殘忍,對歐陽依依又是何其的寵愛。

    「你就非要歪曲我的意思不可嗎?還有你不覺得這一聲聲的歐陽總裁叫得很生分嗎?要知道我極有可能就是你的親生父親。」歐陽連城對於歐陽瑞西的咄咄逼人很是惱怒,所以語氣也跟著變差了很多。

    「對不起!我跟歐陽總裁貌似沒有那麼熟,至於父親這兩個字我更加的不敢奢望,所以請別折煞了我。」歐陽瑞西的臉色一片的慘白,呵呵!她就說他一定不會相信穆季雲給他看到的事實,雖然說猜到是一回事,可是真正的驗證了的時候她還是感覺到會痛。

    「歐陽瑞西,就算我曾經虧欠於你,你也不用把話給說絕了吧!」歐陽連城到了這種時候還看不清事實的真相已經是夠可悲的了,可是他竟然每一句話都對歐陽瑞西充滿了指責,這一點是最不可取的,不但沒有跟她搞好關係,反而的讓她的心越走越遠。

    「歐陽總裁,你不覺得自己現在這是在放鬼的反而喊著捉鬼嗎?試問我的妻子有哪一點說得不對的了,你確實很不配作為她的父親,這一個事實是毋庸置疑的。」穆季雲及時的樓住了歐陽瑞西那在顫抖不停的嬌軀,一絲怒火也瞬間的在他的臉上浮現,幽藍的眼眸犀利的射向歐陽連城,如果對方不是自己的岳父的話,他絕對的會讓羅昊直接的把他給拎出去。

    穆季雲雖然是在跟冷傲風他們玩鬧著,但是並不代表著他沒有時刻的關注著自己的小妻子,所以在看見歐陽連城找上她的時候,便暗叫不好的走了過來,沒有想到還真的是被自己給猜中了,歐陽連城對於自己給他的資料並沒有完全的信服,從他和樂融融的攜帶著莫雅萍一起出席了這個酒會就不難看出他絲毫的沒有對此事採取任何的行動。

    「穆總裁,這是我們歐陽家的家事,希望你一個外人不要從中插手。」歐陽連城的臉色變了變,很是不爽自己每次在穆季雲的面前都是一直處於被打壓的一方,先不說自己極有可能是他岳父的身份,就算是在輩分上他也理應要尊敬自己不是嗎?

    「外人嗎?我想歐陽總裁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情,瑞西現在是我的妻子,也就是穆家的人,貌似跟你們歐陽家沒有任何的關係了吧!再說了試問一下歐陽總裁什麼時候承認過她是你們歐陽家的人了,要不當年怎麼可能會那麼狠心的便把她給趕出家門了呢?」

    笑話,竟然敢說他是一個外人,站在現在的立場來看,他歐陽連城才是一個十足的外人才對,竟然還好意思跟自己提這是歐陽家的事,也不想想看自己對歐陽瑞西都做了些什麼過份的事情。

    「你們現在這是在說什麼,爸爸,你是否可以為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歐陽辰海不確定的虛晃了下腳步,千萬不是自己所聽到的那樣,要不他不知道自己該拿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整件的事情。

    「辰海,這只是一個誤會而已,你別管,爸爸自己會解決的。」在歐陽連城的眼裡,歐陽辰海只不過是一個大男孩而已,所以並沒有想著要為他說清這整件事情始末的打算。

    誤會,歐陽瑞西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容凄美而又嘲弄,原來自己在他歐陽連城的眼裡,用一個誤會就可以全部都帶過了,這樣的父親她為什麼還要為此而感到難過呢?很不值得不是嗎?

    「爸爸,從小你對瑞西姐的忽視跟淡漠就已經讓我對你失望透頂,現在請別讓我再去恨你,真的只是一個誤會而已嗎?我懂了,怪不得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個早晨瑞西姐說不認識我,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歐陽辰海哽咽著自己的聲音,他就知道事情不會那麼的簡單,但是卻沒有想到會到了這樣一個不可挽回的境界,這樣讓他情何以堪。

    穆季雲摟住歐陽瑞西的大手緊了緊,雖然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拒絕過與歐陽辰海相認,但是以她今天對他流露出來的感情不難看出她當時有多麼的難以割捨,而她還是做到了不是嗎?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讓自己殘忍的去作出選擇,他還真的是不敢想像。

    「辰海,你這孩子,怎麼跟你爸爸說話的呢?你不了解情況就別亂插嘴。」莫雅萍想不到自己一個轉身的功夫歐陽連城就找上了歐陽瑞西,原本她還只是一種觀望的態度的,因為對於當年的事情自己心有餘愧,所以不敢跟歐陽瑞西正面的相對,況且還有一個穆季雲在場,就怕他會看出些什麼端異來,畢竟他每次見到自己都是那麼的咄咄逼人,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兒子也走了過去,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她也只能跟過來看看,卻沒有想到會聽到這麼的一番話。

    「媽,這件事情最大的始作俑者就是你對不對。」歐陽辰海可是太了解自己母親的個性了,她一直的就在排擠著瑞西姐,如果說她跟這件事情毫無關係,打死他都不相信她會那麼的安分守己。

    「你這孩子,怎麼給扯到我的身上來了,人家嫁給了大富之家,哪裡還會稀罕我們這些門庭小院的,就你一個人在那裡一頭熱,人家還不一定領情呢?」莫雅萍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是怎麼回事,從小的就不喜歡跟自己親近也就算了,竟然還跟那個歐陽瑞西特別的熱絡,這讓她一度被氣得要吐血,可是不管自己怎麼阻止,都無法把這兩人給隔開,所以後來也就懶得再管了,沒有想到的是都分開這麼多年了他們之間的感情竟然還一如既往的親密,這讓她這個做媽的在氣紅了眼眶的同時也對歐陽瑞西多了一份怨念。

    「莫阿姨,請你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問一下自己的良心,問題真的是因為出現在我的方面嗎?」歐陽瑞西沒有想到多年不見,莫雅萍那顛倒是非的功力真可謂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讓她看了感覺到一陣的惡寒。

    「看見沒有,這麼多年,你就沒有一次對我和顏悅色過,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這還讓我怎麼跟你好好相處啊!」莫雅萍斜眉的看著歐陽瑞西,對於她現在那一身華麗的妝扮很是嗤之以鼻,語氣更是充滿了無數的怨言。

    「歐陽夫人,如果你真的能做到問心無愧的話,那麼我想在接下來的某件事情中,希望你還能繼續的保持這種良好心態。」穆季雲冷哼了一聲,他就不信把事實都給擺放在她眼前的時候還能把話給說得如此的自滿。

    「穆總裁,說話要有根據的,作為一個大公司的總裁,難道連這麼的一點基本常識都沒有嗎?」莫雅萍被穆季雲的話給說得暗驚了一下,她記得上次他貌似也這樣的警告過自己,好像真的是抓住了自己的什麼把柄一樣,所以對於他還是有著一些畏懼的,可是她又不情願自己在歐陽瑞西的面前失去了臉面,所以怎麼著都要保持著自己的那一種自傲的姿態不可。

    「放心吧!我絕對的會讓你心服口服的,希望到時候你還能記得自己今天所說過的話。」穆季雲邪魅的一笑,很好,竟然開始教訓起自己來了,他倒要看看誰才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

    「老公,算了,沒有必要去跟她理論這些,我們走吧!你不是還有很多的客戶要應酬嗎?」歐陽瑞西感覺到自己最為不堪的過往再一次的呈現在了穆季雲的面前,這是她很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她不希望他對自己的愛是用憐憫鋪墊而來的,而不是因為她的這個人的本身。

    「客戶是次要的,在我的心裡你才是至關重要的。」穆季雲的心裡是這麼想的,所以也是這麼說的,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這些煽情的話會羨煞了多少旁人的心,如果說在他以前的人生里都是處於一種渾噩的狀態的話,那麼在他以後的人生里自己的妻子跟兒子才是自己最終的財富。

    在這一個晚上,唯一讓歐陽辰海感覺到溫情的也只有跟歐陽瑞西重聚的那一瞬間,所以在看見她跟穆季雲轉身去跟別的客人寒暄的時候,他也就毫不留戀的提前離開了酒會,今晚他接收到的信息實在是太多了,他必須的要去好好的消化掉才行,想到某個小男孩跟自己的約定,他的唇角不自覺的揚起了一抹暖暖的笑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