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3.正文 第294章站得越高跌得越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93.正文 第294章站得越高跌得越狠字體大小: A+
     

    「走吧!帶你去禮貌的打一下招呼。」穆季雲那純粹也只是一種恐嚇的手段而已,並沒有想著要怎麼的收拾歐陽辰海,因為自家老婆那微微眯起來的眼眸已經有了危險的光芒,他可以不理會歐陽辰海,但是卻不能不顧及到歐陽瑞西的感受。

    「非去不可嗎?我可裝不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來。」歐陽瑞西很不喜歡應酬上面的一些東西,但是如果是對穆季雲有利的話,那麼就算再不願意她也會努力的去配合的。

    「嗯!沒事,不是還有我在旁邊嗎?」穆季雲知道她在顧忌些什麼,可是他希望在家庭生活之餘,她也能走進自己的另一個工作領域,這樣才會對自己有了一個全方面的了解,他的人際關係,他的非凡成就,這些都是他想要展現給她的一面,而不是局限在一個小空間里的自己。

    「可是辰海……」歐陽瑞西略顯遲疑的看了看歐陽辰海,就怕他心裡會有什麼想法,畢竟自己跟他可是分別了多年之後的第一次相聚,所以不管怎樣她對他這些年來的所有一切都想來個透徹的了解。

    「瑞西姐,我沒事,你就去吧!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一起閑聊。」歐陽辰海帥氣的一笑,作為一個男人,他很能理解穆季雲的心思,無非就是抱著一種炫耀的心態而已,在朋友面前,瑞西姐是他的驕傲,而在瑞西姐的面前,他的睿智與交際手腕則是表現出自身才華的一種資本,無論是站在哪一個立場上去考慮,他都是受到讚譽的一方,不得不說這樣的一個男人有著很緊密的心思跟很高深的決策,典型的就是一個無比腹黑的主。

    穆季雲不愧是一個商業精英,就算是像歐陽瑞西這種外行的人也不得不佩服他的那一種談笑間就能把別人的銳氣給打壓下去的說話技巧跟謀略,就如他所說的那樣,她只要站在他的身邊打個招呼則可,別的一切事宜他都能替自己很圓滑的給避開掉了.

    看著如此的一個優秀的男人,歐陽瑞西的心裡卻沒有一絲的雀躍,反而的多了一份沉重感,因為她無法估計到這樣的一個男人會為自己停留多久,畢竟外面的社會可是充滿了各種的誘、惑,而他偏偏又是那麼的出類拔萃。

    這一個晚上,與其說穆季雲是追隨著歐陽瑞西的身影在轉動,還不如說歐陽瑞西是在圍繞著他的眼神而動,她一直都在留意著在場的眾多絕色的美女投注在他身上的那一種赤、裸裸的貪戀眼神,心總會不自覺的被刺痛一下,在整個會場,他無疑是最出色的一個男人,就因為他太出色了,所以才會讓自己有一種患得患失的心理因素在裡面,這麼的一想,她挽住他手臂的手不由得輕顫了下,身子不由自主的與他更加的貼近。

    他的身上有著很濃的酒氣,今晚他真的喝了不少,就連別人敬給自己的那些也被他給如數的代喝了,說實話她還真的有些擔心他的身體會受不了,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在空腹喝酒的。

    「怎麼了,累了嗎?」穆季雲雖然是在與人談笑風生著,可同時的也很關注著歐陽瑞西的神態變化,所以一看見她那本就清冷的容顏更加的冰冷如斯的時候便擔心的詢問了起來。

    「沒有,晃了一下神而已,我去爸媽那裡看一下,你別再喝那麼多了。」歐陽瑞西嘴角微勾,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歉意的對眾人笑了笑,因為她已經看見了傅冰蝶正在跟自己招手呢?

    「好的,去吧!一下子我過去找你。」穆季雲想著這一番的介紹下來她估計是已經感覺到無趣了吧!畢竟她本來就是那麼喜歡清靜的一個人,而且她感冒初愈,不宜過多的站立,所以也就並不強求她繼續的陪在自己的身邊。

    「歐陽瑞西,可別高興得太早,沒有聽說過站得越高也就跌得越狠嗎?」歐陽瑞西還沒有走到傅冰蝶的身邊便被歐陽依依給擋了下來,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自己一直都被歐陽瑞西給踩到了腳底下,從來就沒有可以趾高氣揚的時候,說不怨恨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她恨透了她的那一種淡雅出塵的氣質,原本她以為林飄然夠艷驚全場的了,可是歐陽瑞西的那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跟那一種冷艷的氣場瞬間的征服了全場,尤其是她的身邊還站著那麼一個猶如神祗般尊貴非凡的男人,這樣一來她身上的光環那可是折煞了她那僅存著的一點自信,讓她瞬間的沒有了底氣。

    「你這是警告還是嫉妒呢?總該不會是擔心吧!話說你有那麼的好心嗎?」歐陽瑞西不喜歡挑事,但是並不代表著她怕事,如果是換作小的時候她可能會息事寧人,但是現在的她絕對的不會讓別人有機會站在自己的頭上去作威作福。

    「如果我說這是抱著看好戲的心理呢?說實話,我真的很想看到你被穆季雲拋棄后那狼狽不堪的樣子,這樣我肯定會很為你感到高興。」歐陽依依冷嘲的低笑著,她可不相信穆季雲真的會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這一輩子都愛她一人,至死不渝!這種話拿去騙一下歐陽瑞西這種無知的女人就好,可騙不了她歐陽依依。

    「不好意思,我想自己沒有那種義務去演戲給你看,所以你那種想看好戲的心愿看來是不可能達成的了。」歐陽瑞西雖然並不敢保證穆季雲能愛自己多久,但是她絕對的不會在歐陽依依的面前表現出自己的忐忑心態來。

    「嗤!自信固然是好事,可是你不覺得自己太過於的狂妄自大點了嗎?」歐陽依依很是不喜歡歐陽瑞西展示出來的那一種幸福感,那種光芒會灼傷了自己那嫉妒的雙眼,也會激起自己那邪惡的靈魂。

    「我穆家的媳婦狂妄自大點那不是很正常的嗎?難道你不認為我們本身就有那個資本,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就是那個歐陽依依吧!怎麼,上次被季雲教訓得太輕了嗎?要不怎麼就學不會長點記性呢?」

    傅冰蝶睥睨的看著歐陽依依,她本來已經看見了歐陽瑞西向自己這邊走了過來的,卻沒有想到會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來,不得已的情況之下自己才會起身走了過來的,說實話這樣的女人還真的是不怎麼招人喜歡,說出來的話更是讓人覺得可氣,自己不能擁有的東西恨不得別人也不能得到,這種思想的本身可就是一種病態。

    「我……」對於傅冰蝶,歐陽依依可是印象太深刻了,所以這會突然的看見了她,竟一時的失去了底氣,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瑞西,走吧!帶你去認識幾個朋友。」傅冰蝶不再搭理歐陽依依,對於她不敢興趣的人,她可是從來都不願費心去理會,所以她現在的眼裡就只有自己所喜歡著的那個兒媳婦。

    「好」歐陽瑞西深吸了一口氣,她的腦海里一直在斟酌著剛才傅冰蝶所說的那一句話,歐陽依依被穆季雲教訓過,可是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呢?她怎麼就從來沒有聽他跟自己提到過呢?那麼是否除了這些,他是不是還有很多的事情在瞞著自己,歐陽連城的事,還有林飄然的事,什麼時候看見他主動的告訴自己了,那一個不是自己無意中知道的呢?這麼的一想,她的整顆心都給沉了下去,再回味了一下歐陽依依對自己的警告,她開始不淡定了起來。

    「上官媽媽,上官爸爸,好久沒見,你們都還好嗎?」歐陽瑞西剛才沒有注意到傅冰蝶竟然是跟上官楚楚的爸媽坐在一起,所以這會看見了他們很是激動,有多少年沒有見了呢?好像是自己出國讀軍校開始吧!這一轉眼就十幾年的時光過去了,有很多的東西也都在悄然的改變著,但是她對他們的感激之心卻是一直都存在著的。

    猶記得年少的自己把上官楚楚的家當成了一個受傷后的避風港,喜歡上官爸爸那慈祥的笑容,上官媽媽那溫柔的撫摸,這些可都是自己一直以來覺得最珍貴的東西,這麼多年過去了,每當午夜夢回時總會不經意間的想起。

    「瑞西,你這丫頭,還以為把我們都給忘記了呢?這麼多年也不見你去我們那裡走動一下。」艾芊羽說到這個忍不住的擦了擦自己那濕潤的雙眼,她可是從剛才看見她跟穆季雲走進來的那一刻開始就在無比的激動著的,都說女大十八變,這句話可是一點也不假,十幾年沒見,想不到這丫頭出落得如此的亭亭玉立,艷冠全場,感到欣慰的同時也有一絲的心酸。

    「你們原來都認識啊!」傅冰蝶還想著介紹她們認識呢?沒有想到的是根本就用不著自己介紹,她們兩人就抱在了一起。

    「是啊!就怪當初他們結婚的時候我們剛好不在國內,要不也不可能這麼多年來都被蒙在了鼓裡,要知道這丫頭可是跟我的親生女兒沒有什麼兩樣的。」艾芊羽一臉滿意的上下審視著歐陽瑞西,怎麼看就怎麼覺得欣慰。

    「呵呵!看來我們還真的是緣分不淺啊!想不到繞來繞去的倒都湊到一起來了。」傅冰蝶這下可樂呵了,這樣子一來她們之間又多了一份熱絡感,這可是要給互相陌生要來得容易相處多了,所以很容易的便就融合在了一團。

    穆時桀無論是在誰的面前,永遠都是一副冰冷的神態,雖然說他很讚賞歐陽瑞西這一個晚上的所有表現,但是臉上並沒有過多的顯示出來,只是很安靜的沒有發表任何的言詞,而熟悉的他的人也都清楚他的這種個性,所以也就習以為常了,倒是歐陽瑞西有著些小的不自在,可能是因為換了一套裝扮的緣故,她總覺得沒有穿著軍裝面對他時來得隨意,因此難免的會覺得存在著一種壓迫感。

    相對於歐陽瑞西的這一種窘相,顧阡陌同樣的坐如針氈,因為他現在所在的位置剛好的看見了冷伈伈他們所在的角落,夏雨晨他是認識的,可是冷伈伈身邊坐著的那個溫文爾雅的男子又是誰呢?看冷伈伈跟他之間的互動來看,不難看出他們之間很是親熱。

    無奈的皺了皺眉頭,雖然說她於自己而言,並不是一個戀人的身份,可是她畢竟是自己的妻子,所以不可能對她身邊停留的男人毫不介意,可是卻礙於身邊的領導不能上前,只能不停的往她所在的地方偷瞄著,最後在看見冷伈伈嬌笑著投進了那個男子的懷裡之時,他終於有了行動,歉意的對軍長他們耳語了一番,修長健碩的身影便向冷伈伈他們走了過去。

    「老婆,說什麼呢?這麼高興。」顧阡陌自認為自己裝得很是若無其事了,可是在看見冷伈伈被那個男人寵愛的輕捏著小鼻子的時候還是有著一絲異樣的情緒浮現了出來。

    「哦!顧阡陌,你忙完了嗎?」冷伈伈被顧阡陌的突然一聲老婆給驚嚇得一下子跳了起來,不可倖免的把秦書寒的下巴給撞到了,引來了他的一絲輕哼!靠!自己這都是招誰惹誰了,竟然接二連三的被人毀容,先是一個自大的穆季雲,現在換了一個蘿莉型的冷伈伈,話說他跟這兩人犯沖不成,要不怎麼都同時的往自己的臉上去招呼啊!

    「呃!書寒哥哥,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冷伈伈一看自己都幹了些什麼之後,馬上歉意的拿小手去不停的幫他輕揉了起來,那認真的表情晃疼了某個人的心,雖然只是一丁點的刺痛感,但還是讓顧阡陌為之微怔了下,但是很快的他便把自己的這一點反常歸類為反感。

    「幸好你不是故意的,要是故意的話我的這張帥氣的臉還不得給你報廢了。」秦書寒抓住了冷伈伈在自己的下巴亂摸一通的玉手,他怎麼感覺到再被這小丫頭繼續的摸下去的話肯定會更加的嚴重呢?因為他已經看見了自己身邊的那個男人危險的眯起了眼眸,就是不知道他下一秒鐘會找誰來開刀而已。

    夏雨晨的眼神玩味的在顧阡陌跟秦書寒之間來回的流轉著,很快的他便看出了其中的端異來,一絲狡黠的光芒也隨之的在他的眼底慢慢散發開來,有好戲可看了不是嗎?

    「哎呀!想不到這麼久沒有見,你們之間的感情可是一點也沒有變淡啊!看這親熱勁可是讓我看了眼紅啊!」好滴吧!夏雨晨他這就是故意要引起顧阡陌更深一層的誤會的,所以把話說得很是曖昧不清。

    「怎麼,你嫉妒啊!嫉妒的話去找個妞來給我們表演一下啊!別他媽、的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秦書寒哪裡不知道夏雨晨的小伎倆,只是他既然想玩,那麼他就陪他好好的玩一下又何妨,誰叫這傢伙把別人的寶貝妹妹給悄悄的娶走也就算了,還偏偏的把這丫頭給冷落在這裡那麼久,幸好的是還有他們兩個在陪著,要不她豈不是很無聊,而他卻好,一過來不先了解情況也就算了,竟然還敢在那裡對自己大小眼,不捉弄捉弄他還真的是對不起自己這被撞疼了的下巴。

    「是呀!我嫉妒得要死,你們的甜蜜可是刺激到我那幼小的心靈了。」夏雨晨最會的可就是唱作俱佳的表演方式了,所以這會可是把這一項的看家本事給表演得淋漓盡致,眼神更是挑釁的看著顧阡陌。

    冷伈伈被他們兩個一唱一和的搞得一頭的霧水,所以更是愣愣的呆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動靜,偏偏她的這個舉動更讓顧阡陌誤以為了真的是像夏雨晨所說的那樣,這兩人是屬於那種親密無間的戀人關係,可是既然這樣,冷伈伈她為什麼要答應嫁給自己呢?難道說她不知道軍婚將要代表著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嗎?

    「老婆,不給我介紹一下嗎?」顧阡陌雖然心裡很是不爽,可是良好的軍用素質他還是存在著的,所以一再的告誡自己要冷靜,他可不相信冷伈伈會是那麼一個沒有羞恥心的女人,會無知到當著自己老公的面在眾目睽睽之下跟別的男人玩曖昧,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也只能說他看錯了她。

    「哦!我把這個給忘了,這個是秦書寒哥哥,顧阡陌,你以後要是生病了可是一定要記得找他看,他的醫術可是很厲害的。」聽到顧阡陌的詢問,冷伈伈這才後知後覺的從秦書寒的身邊挪開,一臉得意表情的走過去挽起了顧阡陌的手,絲毫也沒有在意到他的臉色有多麼的難看。

    「噗嗤……」聽了冷伈伈最後的那兩句話,夏雨晨跟秦書寒同時的把自己剛喝進去的酒給噴了出來,這小妞也太可逗了吧!沒有見過有誰家的老婆會像她那樣的,竟然會希望自己的老公生病的,她這叫做未雨綢繆嗎?不過反回來一想又很可樂,只要她所說的對象不是自己,那麼隨便她荼毒誰去。

    顧阡陌狠狠的抽了抽嘴角,卻不是為了冷伈伈說讓他找秦書寒看病的事,而是在心裡不停的嘀咕著她到底還有多少個像夏雨晨這樣的哥哥啊!可別告訴他有一個排那麼的多,要知道他這是要真的應付起來的話可是會很恐怖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