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53.正文 第254章歐陽瑞西,你又踢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53.正文 第254章歐陽瑞西,你又踢我字體大小: A+
     

    突然一絲亮光閃過,他差點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急忙忙的向書房走了過去,第一件事便是把電腦給打開,他記得自己好像已經加了冷伈伈的QQ號碼的,電話打不通,QQ總該會在線吧!還好自己那時候因為一時興起記下了她的號碼,然後再註冊了一個號碼加了她,就是不知道她有沒有加自己,要知道他可是從來都不玩這個的,所以他的QQ裡面可是一個好友都沒有存在著的。

    看著唯一的一個好友那裡竟然顯示著的是一個灰色的頭像,他本來雀躍的心馬上變成了一片死灰,她雖然加了自己,可是卻不在線,那麼他還是找不到她的蹤影,這丫頭到底哪裡去了呢?如果說只是出去純逛街的話也不可能把筆記本給帶上啊!而且時間都這麼晚了,也應該回來了吧!

    唉!算了,不想了,反正她現在應該是平安著的,要不依冷傲風那愛妹成痴的個性自己早就被他給狠揍上一頓了,而不是只說幾句冷嘲熱諷的話那麼簡單而已,這麼的一想顧阡陌也就釋然了,再說了就算他現在怎麼糾結也不能把那小丫頭給馬上的找出來,那麼還不如等她主動的回家來,因為他相信她雖然少不經事,但是並不是那種毫無思想的人。

    歐陽瑞西飯後就給自己泡了一個溫水澡,讓連續勞累了幾天的肌膚給好好的放鬆一下,也順便的想想穆季雲對待他爸媽的那種奇怪的態度,說實話她還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一個晚上下來,那傢伙就好像跟他老爹給扛上了似的,每一句話都是帶著針對性的去挑釁著穆時桀,而她那個渾身都散發著冰冷神態的家公卻並沒有去接他的話題,只是狹長的眼眸略微的斜睨著他,嘴角始終的噙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玩味笑意。

    她發現自己走進的是一個很奇怪的家庭,他們的相處方式讓她有些的懵懂迷茫,先不說穆季雲的無理取鬧,單看他爸爸對媽媽的那一種在乎程度就能讓她咂舌,這才發現為什麼一開始穆季雲把自己給摟進懷裡的時候為什麼他們的臉上是一片平靜的表情,原來他們的恩愛場面要給自己還要來得柔情蜜意。

    爸爸應該是很愛著媽媽的吧!因為他的眼裡只有她一個人的存在,視線也總是圍著媽媽的身影在變換著,旁人於他而言就像是透明的存在般,說實話,她真的很難想像如此一個霸氣外泄的男人竟然在心愛的女人面前變成了繞指柔,這到底是一份多驚天泣地的愛情才能換來此刻的綿綿無絕期呢?

    輕搖一下螓首,臉上被溫熱的水汽熏成了淡紅的色澤,看起來是那麼的嬌艷欲滴,最後的看了一眼鏡子裡面那個含羞帶怯的嬌顏,她才一身凈色的睡衣走出浴室,可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剛走了出去就被卷進了一個熟悉的懷抱之中,隨之而來的是熱情如火般的熱、吻,瞬間的奪去了她的整個呼吸。

    「唔……」歐陽瑞西美麗的雙眸圓睜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那張放大了的帥氣俊彥,突如其來的意外讓她忘了該有的反應,也忘了該怎麼去呼吸,只是本能的掙扎著。

    「女人,說過多少次了,要記得呼吸。」穆季雲看著她那憋得通紅的臉頰,邪氣的抵在她的耳畔輕聲的低語著。

    「誰讓你搞突然襲擊的。」歐陽瑞西沒好氣的輕捶了他一拳,眼眸里泛起一圈淡淡的懊惱,貌似她在穆季雲的面前就從來的沒有不出醜的時候過。

    「歐陽上校不是很有實力的嗎?怎麼就連一個突襲都防範不了呢?」幽深的眼眸專註的凝視著她,從知道她真正愛著的人是自己的那一刻起,他就想著要把她給禁錮在自己的懷裡好好的纏綿一番。

    「這麼說還是我的疏忽了不成,你這是在質疑本上校的實力是嗎?」歐陽瑞西說話間小腿已經快速的向他的腿上踢了過去,無可倖免的聽到了某人嘶牙裂齒的吼叫聲,自己也快速的逃離了他的身邊,巧笑嫣然的對他挑了挑眉。

    「歐陽瑞西,你又踢我,小心我今晚讓你下不床。」穆季雲沒有想到她會突然的給自己來上這麼的一腳,所以一點防範措施都沒有,也就被她毫不留情的給踢了一個正著,而且看來她一點心疼自己的意思都沒有,因為從此刻腳上傳來的疼痛感他就知道了這女人發起狠來的時候有多麼的恐怖。

    「穆公子,你不是無所不能的嗎?怎麼會對我的突然出手毫無防範呢?」歐陽瑞西的臉上有著一絲奸計得逞后的美麗笑顏,清澈的雙眸卻是柔情的注視在穆季雲此時那懊惱的俊臉之上。

    「好,要玩是嗎?本公子奉陪到底。」穆季雲的眼眸危險的眯了起來,絕美的臉上蕩漾起一抹促狹的光芒,女人,遊戲可是你先向我挑起來的,那麼接下來可就要好好的為了你的這個愚蠢的行為而買單了。

    「穆季雲,你別過來,我這只是跟你開玩笑而已。」歐陽瑞西一看見穆季雲此時那勢在必得的表情就開始暗叫不好,她怎麼就忘了這廝有多麼的腹黑了呢?指不定此刻正在想著要怎麼把自己給拆骨入腹了吧!

    「怎麼,歐陽上校自己挑起來的遊戲,這麼快就不想玩了嗎?可是本公子的興緻已經被你給徹底的引發出來了,現在才喊停,是不是有些晚了呢?」穆季雲一邊說著一邊優雅的向她所站的的位置在一步步的靠近,嘴角始終的掛著一抹淡淡的魅惑笑容。

    「別,老公,我錯了,我不應該只踢你一腳的。」歐陽瑞西每次在把穆季雲給惹毛的時候都會略帶撒嬌的叫他老公,而且是百試不爽,可是今天貌似不管用了呢?

    「聽你這麼的一說,意思是一腳已經是輕的了是嗎?」穆季雲看著她逃避自己的到處亂竄,乾脆的停下了腳步,她倒要看看她能逃到幾時。

    「嗯!我覺得自己應該直接的把你給敲暈,這樣會比較的省心。」歐陽瑞西毫不思索的說出了自己心裡的想法,根本就沒有想過這句話說出來之後會引來什麼樣的後果,現在的她只不過是在逞一時的口舌之快而已,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還真的是沒有去思考過,所以不得不說歐陽瑞西雖然身為一個威嚴的上校,可是在某些方面看來還是有著迷糊的時刻的,就好似現在,不就是正在犯著的嗎?

    「很好,歐陽瑞西,你現在最好祈禱自己今晚不要被我給抓到,否則有你好受的。」穆季雲臉上的笑容更加的妖魅起來,眼裡有著濃濃的興味,竟然敢說要打暈自己,看來她現在是越來越不把自己給當回事了是嗎?

    「呃……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一時口誤而已,老公,你該不會這樣就跟我生氣了吧!話說你有那麼的小氣嗎?」歐陽瑞西囧了,她現在這叫什麼個事啊!怎麼有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的感覺呢?

    「不,我不生氣,我現在可是高興著呢?怎麼,難道歐陽上校覺得我應該要生氣嗎?」是的,他還真的是不生氣,因為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可有的是辦法慢慢的讓自己解氣。

    「話說穆季雲,你能不能別笑得那麼的陰險啊!我看著緊張。」歐陽瑞西看見穆季雲現在的樣子有些許的淡定不了,怎麼看就怎麼覺得自己今晚肯定會凶多吉少。

    「能感覺到緊張就對了,要不接下來的遊戲可就沒有那麼的好玩了。」穆季雲說著趁歐陽瑞西的一個不注意瞬間的跳過去截住了她的去處,遊戲開始了……

    「你……你……這怎麼可能。」歐陽瑞西不敢置信的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妖孽笑臉,整顆心都在不安分的快速跳動了起來,他剛才不是還跟自己有著一小段距離的嗎?怎麼在自己的一個失神間就全部的變樣了呢?

    「只要本公子想,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是你主動的讓我消火呢?還是本公子自己親自來,你隨意的選一個吧!不過我可是比較喜歡主動的女人。」穆季雲伸手輕撩起歐陽瑞西額前掉落下來的髮絲,無限柔情的睨視著她,只是帥氣的臉上有著邪惡的因子在緩緩的流竄著,讓歐陽瑞西看了心底變得更加的惡寒了起來。

    「喜歡主動是嗎?那這樣呢?你還會喜歡嗎?」歐陽瑞西說著快速的伸腳再度向他踢了過去,可是這次卻沒有那麼幸運的正中目標,而是被某人輕易的閃躲了過去,接著一個用力就把她拉扯進自己的懷中,薄唇也隨之略帶懲罰的覆在了她的櫻唇之上狠狠的咬了下去,直到她喊疼才稍微的減輕了自己的力道,哼!還真的當自己是軟柿子了不成,每次都來上這麼的一招,今天他非要好好的懲罰一下她不可,看她下次還敢不敢如此的挑釁自己。

    「穆季雲,你丫的屬狗的啊!怎麼每次都用咬的。」歐陽瑞西輕撫著自己的唇瓣,嬌喝的死瞪著那個依然笑得一臉邪惡的男人,這要留下了印記的話可該怎麼辦,讓她明天還怎麼的帶兵啊!

    「老婆,難道你不知道嗎?我屬狼的。」穆季雲說著再度的攝取了她的嬌唇,只不過這次的動作變得溫柔了許多,有著一股深深的憐惜在其中,跟他口中所說著的狼有著很大的出入。

    歐陽瑞西因為他的此番柔情動作而開始慢慢的回應著他的奪取,在如此深情的時刻,她不會讓自己故作矯情,愛便是愛,無論怎麼的打鬧,在他的面前自己都是那個對他的溫柔攻略毫無抵抗力的女人,她喜歡著他的一切,無論是好的或不好的,在她的心裡那都是他的附屬品,所以她沒有想過要求他去摒棄掉。

    情到濃時一切總是那麼的水到渠成,可是在穆季雲的吻越來越熱烈的時候,一聲驚呼讓情迷意亂中的兩人瞬間的轉過了頭,當看見拿著托盤站在門口的傅冰蝶時,歐陽瑞西快速的拉開了與穆季雲之間的距離,一張小臉嬌羞得就像上了胭脂般的殷紅迷人。

    「呃……那個……請你們無視我,我可是什麼都沒有看到,你們接著繼續。」傅冰蝶說完逃離般的迅速帶上了門,用手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毫無意外的聽見了來自門內的那一聲大吼。

    「該死的,穆時桀,你不看好自己的女人讓她大晚上的到處亂逛什麼。」穆季雲現在可是處於了一種暴怒的邊緣,好不容易營造起來的氣氛竟然被自己老媽的一個不經意間的推門動作給徹底的瓦解掉了,這怎麼能讓他不氣憤難耐呢?

    「挨罵了吧!說了叫你不要去管他們了,你還非要上去送喝的。」穆時桀慵懶的依靠在樓梯間,一臉玩味的看著奪門而逃出來的小嬌妻,兒子的那一聲炸累般的嗓音他不是沒有聽見,只不過他也懶得去應付那臭小子就是了。

    「錯,老公,你沒有聽見嗎?你兒子他罵的可是你,難道你沒有聽見他叫著你名字時的那一種咬牙徹齒的聲音嗎?」傅冰蝶絕不會承認自己現在那是闖禍了,反正無輪怎樣還有一個對自己寵愛到骨子裡面的男人替自己擋著,所以她現在一點也不擔心自家兒子會把她給怎麼樣,反而一臉嬌笑的揶揄起穆時桀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