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30.正文 第231章老婆,對不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30.正文 第231章老婆,對不起!字體大小: A+
     

    「我走的時候沒有看見,不過走了之後我就不知道了。」小杜有意的隱瞞,就怕到時候上校大人會因為報紙裡面有些什麼不能示人的事情而不敢再給穆總裁打電話,所以善意的謊言有時候也是必須的。

    歐陽瑞西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什麼叫他走了之後就不知道啊!那不就是說穆季雲還是會有看到的可能嗎?這麼的一想她的心越發的慌亂了起來,但願他沒有去碰那一大沓的報紙,裡面可是在展示著一個內心世界赤、裸裸的自己,她的所有思念,所有愛意,所有的怨言可都一一的在那記錄著,本以為自己的這些心事不可能會有被人發現的一天,可是依穆季雲當時要找自己的心情不可能不去留意到這些東西。

    「算了,你先去休息吧!」歐陽瑞西懊惱的閉了閉眼帘,看就看了吧!大不了就是讓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暗戀著他,再說了這也並沒有什麼好丟人的,她又沒有做出多出格的事情來,只不過是抒寫了一些感想而已。

    「是,上校大人。」小杜說著便轉身離開,歐陽瑞西卻是一下子的亂了起來,再次的把手機拿在手上玩弄了起來,最後一咬銀牙,毅然的換上了手機電池,因為她知道自己一味的逃避並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經過了這幾個小時的時間沉澱,她已經不再像一開始時那麼的情緒化了,畢竟作為一名理性的軍人,她真的是不應該在對方還來不及坦白從寬的情況之下,就給別人定上了抗拒從嚴的罪行。

    緩慢的按下了開機鍵,她的心跳卻是那麼的急促,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這種心情,站在愛他的角度,她確定自己很想聽到他那磁性的嗓音,可是站在理性的角度,她不允許自己太過於的沒有了自己的原則。

    屏幕剛剛打開,上百個未接電話跳了出來,所顯示著的都是同一個名字,是某個自戀的男人自己編程進去的溫馨字眼『老公』二字,她拿手機的手一陣的慌亂,她完全的沒有想到他會撥那麼多通的電話,這種情況之下她能想成他是因為在乎自己嗎?

    有點忐忑的點開未讀簡訊,她竟然有一種害怕了的感覺,因為她能想像得到他在打電話時的那一副暴怒的樣子,要知道那個傢伙可是最霸道的了,就連先掛斷他的電話也會發火,這次竟然這麼多的未接電話,估計當時都處於了暴走的狀態了吧!

    纖細的指尖在那顯示著幾個未讀的簡訊上徘徊著,她知道這肯定都是他發的,顫抖的點開了一條,其實她很怕看到自己不想看見的字眼在裡面,直到幾行暴怒的話語顯示出來時,她那緊提著的心才落了下來。

    「該死的,歐陽瑞西,你竟然敢給我跑掉,看我抓到之後怎麼懲罰你,給本公子做好一個星期都下不了床的準備吧!」歐陽瑞西看到這個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這廝的話語一顧的那麼霸道邪惡,就連威脅也要拿這個來說事,真不知道除了這個他還敢不敢給她說點有內涵一點的語言,指尖滑動,接著點開了下一條簡訊。

    「老婆,拜託你快點開機吧!事情真的不是你所看見的那樣,我跟那個女人之間真的是已經沒有什麼了,是她自己強吻上來的,我的唇永遠都只屬於你一個人而已,還是說你已經忘記了自己對我的承諾了呢?」

    歐陽瑞西的臉稍微的有些紅,什麼叫做只屬於她一人了,難道他以前的那些女人都沒有跟他接吻過不成,這麼一個沒有技術含量的借口看來也就只有他能那麼大言不慚的說出來而已,冷魅的一笑,接著點開他發來的另一條簡訊。

    「歐陽瑞西,有一句話,雖然我覺得很是庸俗,但是我知道自己必須得說,還有我只會說一次,你最好給我聽清楚了,『我愛你』,不知道是在那一個微妙的瞬間開始,我已經慢慢的為你淪陷了身心,所以這一輩子你都休想再逃離我的身邊。」

    歐陽瑞西拿拳頭堵住了自己的嘴巴,以此來控制自己會情不自禁的哭出聲來,他說他愛她,這是她等待了多年最想要聽到的一句話,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的場面難道真的也會出現在她的世界里嗎?這會不會只是一場夢而已,還是說這是他拿來騙自己的花言巧語呢?

    淚無聲的滑落,她不知道自己這是因為喜極而泣還是為了自己那漫長的等待歲月而傷感,可是無論他說的到底是真的愛自己還是善意的一個謊言,她都寧願欺騙自己他是真的愛上自己了,至少這樣她還能殘留著一點的期盼不是嗎?

    就在此刻她發現自己特別的脆弱,這一點也不符合現在身上所穿著的那一身橄欖綠的軍裝,沒有了一絲軍人該有的堅強和勇氣,說到底了她雖然每一次在他當著別人的面大秀恩愛的時候都會拿白眼去瞪他,可她的內心卻是雀躍無比著的。

    電話響起來的時候穆季雲正在洗澡,一聽見那來自於自己的手機散發出來的優美鈴音的時候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就奔了出來,快速的拿起了那個他等待了一個晚上都不見有任何動靜的手機,在看見屏幕上那熟悉的字眼之時終於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喂!老婆,我想你。」穆季雲什麼也沒有問,只是表達出自己現在心底最真實的想法,她可知道自己盼這麼的一通電話盼得有多焦慮,甚至也考慮過她會直接的無視掉自己的可能,但是還好她還是打來了,那麼一切也就變得不重要了。

    「對不起,突然有緊急的事情,所以沒有來得急跟你報備一聲。」誰也沒有去提林飄然的事情,兩人就好像根本的沒有經歷過下午的那一幕似的,很自然的在交談著。

    「嗯!我知道,已經安全到達了嗎?」穆季雲的聲音有那麼一絲的顫抖,其實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並不是在這跟她閑話,而是把她抱進自己的懷中好好的恩愛一番,把自己的恐懼跟愛意毫無保留的展示在她的面前,讓她好好的感受一下他到底有多愛她。

    「是的,剛安排好一切,你——還好嗎?」歐陽瑞西問得有些的遲疑,剛才小杜可是說他看起來氣色很不好的。

    「沒事,不用擔心我,也不用擔心軒軒,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們在家等你凱旋而歸。」穆季雲突然間的感覺到他們之間好像隔了一層的距離,沒有了原來的親密無間的那一種柔情蜜意,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那麼的小心翼翼,就怕再次驚擾了她心底的傷痛般不敢肆意的說話。

    「嗯!我知道,你信息裡面說的話是真的嗎?」歐陽瑞西最終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如果不弄清楚的話她今晚肯定會無法入眠的。

    「什麼話」穆季雲有點迷茫,因為他發了很多條的簡訊,現在不知道她所指的是那一條的內容。

    「算了,我也只是問問而已。」歐陽瑞西有些許的落寞,他是不是根本就在糊弄自己的,所以才會連自己曾經都發了些什麼都不記得,看來她所說的愛她也只不過是一句敷衍的話而已,虧自己還在那暗暗的高興著呢?

    「女人,聽好了,我說過只說一次的,『老婆,我愛你,至死不渝』。」穆季雲迷糊也只是一瞬間的功夫而已,以她對自己的款款深情,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她想聽到的是什麼話呢?

    歐陽瑞西突然的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看到的是一回事,可是親耳的聽到他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她現在所有的感官都處於了一種不可置信當中,有酸澀,有喜悅,同時的也有恐慌,就怕這所有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個甜美的夢境而已。

    「穆季雲,你——可以再說一次嗎?」歐陽瑞西的雙唇有些顫抖,她必須要再確認一次才行,要不她真的是不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東西。

    「歐陽瑞西,我說過只說一次的,你又在我說話的時候開小差了。」穆季雲伸手拉過床頭椅子上的浴巾給自己先圍上,碎發上的水珠不停的滾動著滴到地板之上,帥氣的俊臉此時已經蕩漾起一股邪魅的笑容,又恢復了他那副妖冶的神態。

    「呃……我沒有,穆季雲,你就不能再說一次嗎?」歐陽瑞西很少撒嬌,每次只要她想討好穆季雲的時候她才會露出少有的小女人心態,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別想,真的想聽的話等你毫髮無損的軍演回來時我再說給你聽,但是只說一次而已,而且如果敢讓你自己受傷的話,那麼這一次我也省下來了。」穆季雲故意的不讓她如願,美好的話語聽多了其實也是會變味的,所以對於一向強勢的自己而言,他懂得怎麼去勾起別人的興趣而又不為之的解答,這樣貓捉老鼠的把戲他可是一直都演示得很好。

    「靠,你不說就算了,還那麼多的條件。」歐陽瑞西一聽他沒有答應自己的要求,那脾氣就噌的一下冒了上來,就知道這廝會故意的捉弄自己,還真的是死性不改,無論是在怎麼樣的一種情形之下都不會忘記了自己那商人的奸詐本性,什麼都要跟自己討價還價。

    「噗嗤!這麼容易就生氣了,老婆,你這脾氣可不適合用在跟別人的談判之上哦!」穆季雲終於自失去她的驚嚇中回過了魂,開始打趣那個此刻肯定在咬牙徹齒的腹誹著他的小女人,她那清冷的嬌顏上肯定是一片的懊惱吧!因為如果自己現在就站在她身邊的話肯定會被她來上一腳的,這女人有時候秉承著的就是用武力來解決一切的問題,自己可是被她踹過很多次了,所以對於她的脾性可是有所了解的。

    「切!要是真的在談判桌上的話,本上校會先考慮先給你來上一槍,然後讓實力說話。」歐陽瑞西冷冷的一笑,竟敢戲虞自己,有你好果子吃的。

    穆季雲狠狠的抽了抽嘴角,看吧!他就說這女人喜歡使用暴力,這話可是沒有參雜一點的水份在裡面的,果然是他穆季雲所愛上的女人,夠強悍不是嗎?

    「你捨得嗎?就怕到時候傷心難過的那個人可不是我哦!」自從知道她心裡所愛著的那個人是自己之後,穆季雲便懂得怎麼的利用對方的弱點來作為要挾的籌碼。

    「穆季雲,你是不是看見什麼了。」歐陽瑞西一聽他話里的意思就猜出來他肯定是看了自己書房內的那一大沓的報紙,要不他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因為在她的心裡真的是傷了他要給傷了自己還要疼痛上百倍。

    「嗯!老婆,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讓你受傷的,還有謝謝你對我那漫長的等待,我很慶幸自己還是走到了你的身邊,沒有讓你的等待變成一場毫無意義的付出。」穆季雲的嗓音很是輕柔,就像他此刻的眼神般盛滿了濃濃的柔情,是那麼的深情款款,醉了一室的芳華。

    「穆季雲,我也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愛你的借口,要不這麼多年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度過才好,還好有了你這麼一個永恆的夢想,所以我才不至於過得太過的渺小如塵埃,這許多年來,你一直都是我堅持著的信念,謝謝你給了我那麼一個可盼的瞬間,我愛你,愛了好久好久,這些話我也只說一次,所以你最好給我聽清楚了。」

    歐陽瑞西說得無比的認真,她說過終有一天她會親口的告訴他,她——歐陽瑞西一直都愛著穆季雲,無論是在怎樣的一種狀況之下也沒有想到要放棄過,他——穆季雲是她永遠都不能捨棄得掉的生命體征之一,如果哪一天不再去愛了,那麼肯定是她的心停止了跳動的那一刻,要不他就是自己畢生的追隨對象。

    「好,我已經聽清楚了,這一輩子我所想要的也就只有一個歐陽瑞西而已,所以像今天下午的狀況我希望不要再發生,就算天塌下來了也不要忘記我是你的老公,是你可以信賴的對象,更是你永遠的依靠。」穆季雲很少說那麼感性的話,可是今天卻挨著給說了一個遍,因為他知道有些話是非說不可的。

    夜,很靜很靜,卻最能激起情侶間那化不開的濃濃愛意,就像此刻的歐陽瑞西跟穆季雲,屬於他們的情話還有很多很多,可是都不及天際的那一輪明月來得醉人心扉,扣人心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