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29.正文 第230章我去醫院找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29.正文 第230章我去醫院找你字體大小: A+
     

    「書寒,明天有空嗎?我去醫院找你。」穆季雲掛掉了軒軒的電話之後轉過頭來問著秦書寒,他可是S市最有權威的醫生了,無論是那一個科室他都有涉足,可以說是一個全能的醫生,所以他的門檻也特別的高,一般的人還預約不到他出診,而且有的時候還要看他的心情如何來決定,可以說是一個絕對囂張的人物。

    「嗯!你明天早上過來吧!我等你。」秦書寒知道穆季雲是為了何事而去醫院找他,因為當年的手術他可也是有參與的,因為時間有點久了,所以他也不能保證會有意外的情況發生,所以重新的做一次身體檢查那是必然的。

    「好,雨晨,明天早上開始幫我不動聲息的壟斷林氏集團一切建築行業的物料供應,我後天早上要看到最終的結果。」穆季雲的眼眸危險的眯了起來,林飄然,既然挑釁了我就要付出應有的代價,今天我老婆所受到的傷痛我要統統的從你的身上討回來。

    「知道了,學長,可是我們公司好像跟他們有正在合作的項目在裡面,這個也要弄掉嗎?」夏雨晨知道穆季雲這是要主動的出擊了,其實一般的情況之下他都不會以大欺小,除非是對方真的觸摸到了他的底線,要不他都不會拿那些中小型企業來開刀,畢竟建立一個公司很不容易,裡面的員工更加是無辜的,所以他能容忍過去的事情就絕對的不會去趕盡殺絕,看來今天林飄然真的是誤撞了他的雷區,要知道壟斷他們的物料供應也就代表著林氏會進入一個動蕩不安的局面,但是他還是沒有狠心的去動林氏在百貨上的那一塊,這就說明他並沒有要做到讓林氏破產的地步。

    「不用,我要留著這個好好的牽扯著他們。」穆季雲冷冷的一笑,恢復了他在商場上那個雷厲風行的笑面虎形象,如果連這個也要抽掉的話,那麼就做的太過於的明顯了,他要隱藏在暗處慢慢的操控著這一切,又不會讓林氏集團察覺到這是他們風行國際搞的鬼。

    「是,我一定會好好的打個漂亮仗的。」有得玩他夏雨晨可是最高興的了,尤其是對付那種他所討厭的角色,而林飄然很不幸的就在他所討厭的對象裡面。

    穆季雲再倒了一杯酒猛烈的灌下,他覺得自己整個心都被火般似的灼燒了起來,這一整天他所受到的控訴很多,來自於歐陽瑞西的,來自於上官楚楚的,每一個字眼都讓他深深的懺悔上好幾百回,但是他也知道過去的終究是已經過去,他只要好好的把握住明天就可以了。

    這次沒有一個人要阻攔著他,因為他們都知道他今天所聽到的事情有多麼的震撼,所以他需要利用酒精來好好的讓自己麻痹一下神經,因為這種事情換成了發生在他們的身上也應該會跟他一樣的不知所措、心痛難忍吧!

    等到要離開妖嬈盛世的時候穆季雲已經有了很深的醉意了,羅昊一看見他們一行人走出包廂就快速的上前去扶住自家少爺,那濃烈的酒氣讓他不由自主般的蹙了蹙眉,少爺這得喝了多少酒啊才能把自己給灌成這樣,要知道他的酒量可是一直都很好的,很少有真正喝醉過的時候。

    「羅昊,你家少爺今晚喝得有點多了,你自己一人可以嗎?」冷傲風摟著上官楚楚的纖腰,有點擔擾的問道,不過穆季雲喝醉后都是會很安定的,不可能會有鬧酒瘋的情況出現。

    「沒事,冷少,那我們就先走了。」羅昊把穆季雲給扶進了車子,順便的扣上了安全帶,對在場的眾人點了點頭這才上車離開。

    「冷傲風,你說我剛才是不是說得有點太過份了,畢竟他以前一直都不知道瑞西的存在,而且這個婚據說也是他父母瞞著他準備的,他當時有抵觸情緒可能也是情有可原的吧!」上官楚楚雖然說對穆季雲有眾多的不滿,但是她也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她也知道有的過錯真的是不能算在穆季雲的身上,因為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強求過瑞西去愛上他,也並沒有特意的去招惹她,只是那丫頭太認死理了,驚鴻一瞥就淪陷了自己的身心。

    「沒事,他自己懂得的,其實你剛才所說的那些我們真的都不知情,季雲他其實也並沒有你們想像中過得那麼的瀟洒,由於出身豪門他從小時候開始就常常要經歷著被別人綁架的危險,而父母卻因為忙工作一直都沒有很多的時間去陪伴他,久而久之也就鑄造了他對誰都不會真心對待的性格,同樣的也不會輕易的去關心一個人,愛就更談不上了,可是他最近對嫂子的好那可都是出自於真心的,因為我們從來就沒有看見過他會為了哪一個女人而動怒過。」

    冷傲風輕嘆了口氣,他這並不是在為穆季雲開脫,他心底的悲哀他能感受得到,怎麼說呢?別人都只看見了他光鮮亮麗的外表,都注意到了他遊戲人間的糜爛生活,卻沒有想過這是他消除孤寂感的一種方法。

    從小到大,其實他所得到的愛也並不是很多,小小年紀便被父母丟到國外去一人生活,回來后又馬上的接管被他們丟下不管的公司,他們卻瀟洒的周遊列國去了,他可是連跟父母好好相處的日子都沒有過,這也就算了,一回來就開始設計他的婚姻,完了再次的拍拍屁股走人,六年的時間裡一次都沒有回來過,他依舊是一個人孤單的生活著,就猶如一個沒有父母般的孩子一樣,所以在家庭的溫暖上並不見得他要給歐陽瑞西要好上很多,因此他當時有怨氣也是理所當然的,只不過歐陽瑞西剛好的成了他發泄的對象而已。

    夜在霓虹燈的照射下顯得越發的妖嬈了起來,奢華的邁巴赫飛馳在車子已不是很多的街道之上,拉出一道很長的優美弧線,羅昊的眉宇一直都是那麼的深鎖著,他就知道會是這種情況,所以才在一開始的時候建議他回去休息的,他有多久沒有看見少爺把自己給灌醉過了,好像是被老爺跟夫人騙回來接管公司然後一走了之之後吧!

    那一次他也喝了很多的酒,整整的把自己一人關在房間里兩天兩夜之後才重新的走了出來,從此他便過上了遊戲人間的糜爛生活,一直沒心沒肺的在媒體前面製造著不同的緋聞,所想要的也只不過是希望得到家人的關注罷了,可是卻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效果,久了他也就成了一種習慣,可是今天他又再次的把自己給灌醉了,依然的是為了家人,可意境上已經不一樣了,他在乎少奶奶要比老爺跟夫人深切得多,就是不知道這條路他要走得多艱辛而已。

    其實他也知道少爺那是在對少奶奶的事情在深深的自責著,可是在他想來少爺所要自責的也就是婚後沒有盡過一個丈夫的責任而已,少奶奶的童年生活真的不是他所製造出來的,所以他也沒有必要去為此而懲罰自己,畢竟在這之前兩個人真的是從沒有交錯過的平衡線,誰也不需去對誰負責。

    車子穩穩的停在了穆家的車位之上,深吸了一口氣,羅昊這才小心的把穆季雲給扶了出來,還好他並不是真的醉得很厲害,所以他只要輕扶一下就可以了。

    「羅昊叔叔,我爹地他這是怎麼了。」小軒軒是被車子開進來時那一束強烈的燈光給驚擾到的,沒有想到一出房門就看見爹地踉蹌的被扶了上來,心裡不禁有些小小的不安。

    「哦!沒事,少爺他只是多喝了幾杯而已,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有睡。」羅昊蹙了蹙眉,冰冷的俊彥上滑過一縷關懷。

    「嗯!爹地沒回來我睡不著,他怎麼醉成這樣了,是冷叔叔他們都只給爹地一人灌酒了嗎?」軒軒可是很清楚穆公子的酒量的,他來了這麼久就從來沒有見他喝醉過,今天他到底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大事情了嗎?

    「這個我不是很清楚。」有的事情羅昊覺得並不應該經由他的嘴說出來,所以還是留給少爺自己去說會比較恰當。

    「羅叔叔,你確定就這樣把爹地扔床上去了嗎?」小軒軒的嘴角抽了抽,要知道穆公子可是最愛乾淨了,每次回到家的第一件事都是跑去洗澡,而羅昊叔叔現在竟然直接的把他給放到了床上,就是不知道他清醒過後會是怎樣的一種表情。

    「不扔床上,難道你想讓我把他放到地上去不成。」羅昊沒好氣的瞪了小軒軒一眼,這個可是他老爹。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爹地還沒有洗澡呢?」軒軒糾結的看著此刻一臉醉意的穆公子,哀怨的看著羅昊。

    「你別這樣的看著我,如果我現在幫他洗的話,酒醒之後他肯定會殺了我的。」羅昊想著就打了個冷顫,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才敢去動手把少爺給剝光,不用想也知道下場肯定會死得很慘。

    「切!那你就不怕讓他那麼髒的躺著,酒醒之後照樣的會殺了你。」不就剝一下衣服嗎?話說有那麼的可怕嗎?

    「小鬼,你少在那裡恐嚇我,我不接受別人的誤導。」自己陪在少爺身邊那麼多年了,如果連他的脾性都沒有摸清的話又怎麼能最好的保護到他呢?

    「你們真的當我是死的嗎?我現在只是醉了而已。」穆季雲懊惱的捏著自己的太陽穴,幽幽的問了那麼一句,嚇壞了正在討論著的兩人。

    「呵呵!爹地,原來你還是有意識的啊!」小軒軒說著便爬上了床,狗腿的接手他按著太陽穴的工作,他的這個討好的動作引來羅昊的一記白眼,腹黑的小鬼,這下倒是變得乖巧起來了。

    「要不你說呢?總不會真的暈過去讓你們討論著怎麼把我給分屍了吧!」穆季雲眼眸緊閉著,很是喜歡小軒軒那柔嫩的指腹按在皮膚上的溫熱感覺。

    「有嗎?我可沒有這麼說過,羅昊叔叔,你說呢?咦,人去哪裡了。」軒軒快速的掃了一輪,竟然沒有看見羅昊的身影,看來給自己的狗腿要聰明多了,直接的走人,看來姜還真的是老的辣啊!

    「在你爬上床的時候他就出去了,就只有你沒有注意到而已。」穆季雲睜開自己那幽深的雙眸,緊緊的鎖住軒軒那張酷氣的小臉,一絲慶幸劃過他的心頭,還好那小女人把他送到了自己的身邊,要不自己錯過的東西或許會更加的多,這麼的一想他突然的一個拉扯就把小軒軒給拽到了自己的懷裡,用自己滿身酒氣的薄唇在他白嫩的小臉上落下深深的一吻。

    「啊!爹地,你的酒氣好濃哦!」小軒軒嬉笑的躲避著穆公子的碰觸,卻並沒有想著要離開他的懷抱,頓時兩人在床上打鬧成了一團,顯得無比的溫馨甜蜜,而在H市某部隊的營區裡面,歐陽瑞西拿著電話在不停的玩弄著,暗付著要不要把電池給換上,今天晚上是她打電話的最後機會了,要不明天部隊全部到達之後就會進入了軍演的狀態,手機也必定是需要上交的。

    「報告,上校。」突然一聲熟悉的嗓音打斷了她的沉思,小杜風塵僕僕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哦!你到了,怎麼樣,一路都還順利吧!」歐陽瑞西把手機收了起來,有點被人逮著了后的尷尬感覺。

    「是的,上校,穆總裁說請你給他打個電話。」小杜一本正經的跟她報備著,可是那閃爍著的眼神透露了他的狡黠。

    「你看見他了嗎?」歐陽瑞西是聽顧阡陌說了他去軍區的事情,但是沒有想到他會在那呆那麼久。

    「是的,他好像很落寞的樣子,神態也很是疲倦,所以我就讓他進去休息了一下,我離開軍區的時候他還一人呆在家屬樓里。」小杜一邊說一邊的觀察著自家上校的反應,他知道她肯定是跟穆總裁之間發生了什麼,要不這兩人之間也不會突然之間的變得那麼奇怪了起來,所以不管怎麼說他都得在後面推他們一把才行。

    「什麼,他進家屬樓了,那他有沒有翻看到我的什麼東西啊!」歐陽瑞西一聽小杜這麼一說就開始緊張了起來,但願他沒有去翻她書房裡的那一大沓的報紙,要不叫她情何以堪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