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27.正文 第228章放手也是一種別樣的美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老婆大人有點冷 - 227.正文 第228章放手也是一種別樣的美麗字體大小: A+
     

    「你有心事。」顧阡陌透過後視鏡略顯擔擾的看著後座上那個慵懶的斜靠著的小女人,從一接到她開始就發現她的眼眶紅紅的,明顯的是已經偷偷的哭過了,到底是遇上了什麼事情讓她如此的傷心,要知道她可是很少哭的,上次集訓的時候她也是哭得那麼的傷悲,貌似最近她也有了小女人該有的脆弱感了,不過這樣也好,適當的發泄總是好的,免得總積壓在心底變成了一種沉重的負擔。

    「沒有,只是這段時間比較忙碌,感覺到有些累了而已,可能是因為老了的緣故吧!」歐陽瑞西空洞的注視著外面飛快閃過的風景,無意識的回答著顧阡陌的話。

    「丫頭,竟然敢在我面前喊老,那給你大的我是不是就應該入土了呢?」顧阡陌佯裝生氣的怒視了她一眼,其實他的想法很簡單,只不過是不想讓她繼續的沉悶著而已。

    「你可別入土,你要是入土了伈伈那丫頭可怎麼辦,要知道你們這可還是在新婚啊!話說這次突然的提前出發,你有沒有跟她報備一聲。」歐陽瑞西還真的是被他那誇張的比喻給提起了那麼一點的興緻,臉上終於有了別樣的表情,不再那麼的一片死灰。

    「還沒有,想著安全到達的時候再給她打電話,倒是你是不是沒有跟穆總裁提到,我剛才出來的時候好像看見他的車往軍區開去了。」顧阡陌有些遲疑的看了看她,他敢確定那是穆季雲的車,因為那輛邁巴赫過去不久之後,後面還緊跟著另一輛車,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那是一直都跟在他後面保護他的保鏢的車子。

    「你跟伈伈相處得怎麼樣,留她一個人在家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啊!」歐陽瑞西故意的避開他的問題,她不想把自己的內心世界給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面前,那會讓她感到很無地自容。

    「還不錯,她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嬌氣,反而給了我不少的驚喜。」顧阡陌知道她那是故意的給自己岔開話題,但是也並不在意,她不想說那肯定是因為不想談論有關於穆季雲的事情而已。

    「哦!驚喜嗎?是闖禍的驚喜呢還是纏人的驚喜啊!」歐陽瑞西可是知道那丫頭有多喜歡纏人的,先是軒軒,然後是自己,到了最後變成楚楚,反正每一個只要是她所喜歡上的人她都非要牢牢的纏住不可,所以現在軒軒一看到她就躲,一想到這她的唇角不由得微微的勾起一個漂亮的弧度。

    「不是吧!原來我老婆在你眼裡竟然是這麼的不堪啊!」顧阡陌疑惑的轉頭看了歐陽瑞西一眼,怎麼她說的那些狀況他都沒有碰到過呢?至於會不會闖禍這個他還真的是不知道,但是絕對的不會纏人就是了,反正跟她相處的時間裡都沒有看見她來騷擾過自己,老是一個人忙著自己的事情,而他也樂得清閑,專心的看自己的文件。

    「等等吧!生活久了你就知道那丫頭有多少古靈精怪的想法了,但願到時候你還能如此的從容。」歐陽瑞西笑了笑,那丫頭雖然鬧騰了點,但是都沒有什麼惡意,就看你的接受能力如何了。

    「聽你這麼的一說,我還真的是不放心了,她總不至於會把我的房子給拆了吧!」顧阡陌故意的跟她打趣著,只要她別再一副毫無生氣的面容就好,他所想要的也就只是她能幸福每一天,別的要求還真的是沒有。

    「這個倒是不至於,該有的分寸她還是有的,好好對她,別的不說,就憑她在對你毫無了解的情況之下就嫁給了你這一點,就值得你用心的去愛她,畢竟現在沒有多少個像她那樣三千寵愛集一身的名門千金會去選擇一個軍人來做自己的丈夫了,要知道這可是代表著無盡的寂寞與孤獨。」歐陽瑞西其實是很佩服冷伈伈的勇氣的,試想時下有哪一個富二代不是全身一副驕縱的囂張氣焰的,可伈伈她雖然被眾多的人一直的寵慣著,該有的氣度跟風範卻一點都沒有缺失。

    「放心吧!既然娶了她,我就會為之而努力的。」顧阡陌的笑容有一絲的苦澀,其實他更想的是對她好,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最終還是輸在了起跑線上,有的東西並不是說你不想放棄便可以擁有的,這還要看緣分才行,他跟她之間就一直的沒存在著緣分,有的也只不過是一個緣字而已。

    歐陽瑞西這次並沒有再說話,只是淡淡的睨視了顧阡陌一眼,再次的把自己鎖在那無盡的世界里,去想剛才顧阡陌所說過的話,他說看見他去軍區了,可是他跑去幹什麼呢?難道說他知道自己看見了他跟林飄然之間的接吻場面了嗎?還是說他根本就沒有發覺,只不過是因為這麼晚沒有看見自己回家著急了而已呢?

    看了看手上那個依然沒有換電池的手機,他應該只是著急了而已吧!所以才會在打不通電話的情況之下跑到軍區去找自己,疲倦的閉了閉眼眸,她在考慮著要不要給他發條簡訊,可是她又怕開機后從他那裡聽到自己並不想要的解釋。

    手指無意識的在手機上來回的的玩弄著,想起那一個場面她的心還是會感覺到痛,穆季雲,其實我很想相信你,也很想等在原地聽你的解釋,但是我無法用各種牽強的理由去說服自己,你們之間真的是沒有什麼,如果說照片只是一個引子的話,那麼我所親眼看到的就是一個真實的場景,你又要讓我怎麼的去相信你呢?畢竟你們之間可是有著幾年我怎麼追也追不上的感情在裡面,這又讓我情何以堪呢?

    伸手輕拂了一下垂落的幾根髮絲,她知道自己這樣突然之間的失去了聯繫,無論他是否對自己存在著愛意都應該是擔心了吧!可是此刻她真的是不想跟他有任何的接觸,她怕自己會忍受不住內心的苦澀對他控訴了起來,這樣的狀況是她一直以來最不恥去做的,她不想自己那麼的毫無風度可言。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如果對方不愛你,那麼死拽住不放對自己一點好處也沒有,其實在很多的時候,放手也是一種別樣的美麗。

    顧阡陌靜靜的開著車,只是眉頭上那深深的皺褶說明了他的內心世界里一點也不平靜,穆季雲,一個妖魅而又事業有成的天之驕子,能讓他只為一個女人而專情應該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吧!畢竟就算他不去招惹別人,以他的條件也會有無數的女人撲上來的吧!

    墨綠色的軍車沉穩的疾馳在高速公路之上,車內的兩人一時間變得一片的沉默,所想著的竟然是同一個人,一個是為他,一個是為了她。

    +++++++華麗麗的場景分割線

    「少爺,你還好吧!」羅昊一看見穆季雲出來便快速的迎了上去,他那慘白的臉色讓自己不由自主的蹙了蹙眉,怎麼現在的少爺看上去要給進去之前還要悲寂了呢?

    「沒事,叫人來把你的車開回去吧!我有點累了。」穆季雲說著就鑽到了邁巴赫的副駕駛座上,不等羅昊有所反應就閉上了他那雙幽深的雙眸,就算是連續加兩天兩夜的班,他也從來沒有感覺到給此刻還要累過。

    羅昊抽了抽嘴角,但還是快速的上了車,只是在啟動前有點心疼的看了穆季雲一眼,他們家少爺現在可是處在於絕對的低落情緒之中,這是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的現象,他一直都是那麼的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姿態,什麼時候見過他有如此低迷的情緒了。

    「羅昊,送我去妖嬈盛世吧!」穆季雲還是緊閉著雙眼,嗓音有些微的黯啞,此時的他早已沒有了那種屬於穆公子特有的絕代芳華,有的只是一副空殼般的遊魂,讓人看了忍不住的為之而黯然神傷。

    「可是少爺,你現在的這種狀況是不是回家休息會比較好呢?」羅昊知道他一旦去了妖嬈盛世的話那肯定會一個勁的給自己猛灌酒,所以有點擔心他的身體會吃不消。

    「去吧!我現在需要好好的醉一場。」穆季雲掏出了口袋裡的手機,滑開屏幕在看見某個女人之時心還是微微的刺痛了一下,凄苦的一笑,熟稔的按下一組號碼,靜候著對方的接聽。

    「喂,季雲,有事嗎?」冷傲風有一絲的疑惑,他們中午的時候不是剛見過面嗎?這突然的又找他有什麼事呢?

    「我們去喝一杯吧!」穆季雲慵懶的靠在椅背上,眼眸微眯,顯得魅惑而又有一種頹廢的吸引力。

    「又喝啊!發生什麼事了嗎?」冷傲風看了看上官楚楚一眼,某人可是從下午一直睡到現在才清醒過來的,這不剛想帶著她出去吃飯,雖然說晚飯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不少了,但還是可以吃夜宵的。

    「嗯!過來吧!順便把雨晨和書寒一起叫上吧!」穆季雲揉了揉略顯疼感的雙眉,林飄然,我說過讓你別再來惹我的,可是,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是死性不改,這也就算了,還做了如此不可饒恕的事情,看來不讓你們林氏集團接受一下懲罰還真的是對不起自家老婆今天所受到的傷害。

    「好吧!那妖嬈盛世見。」冷傲風把電話給掛上,略帶歉意的看了看上官楚楚,最後勾起一抹對他來說已經是最不可多得的溫柔笑意優雅的踱步到上官楚楚的身邊,那魅惑的樣子讓上官楚楚看了有些毛毛然的,暗付著這丫的難道又抽筋了不成,要知道她可是被他折騰了一個下午的,再也承受不起他新一波的攻擊了。

    「老婆,我們今晚去妖嬈盛世,你要不要也過去坐坐。」冷傲風彎腰拿起了她的一縷秀髮,肆意的用手指不停的繞著圈,在看見她脖子上那淡淡的吻痕之時眼裡都盛上了濃濃的笑意。

    「妖嬈盛世,瑞西也去嗎?」她剛才可是聽見他在打電話的時候稱呼對方為『季雲』的,那是不是代表著瑞西那丫頭也會去呢?上官楚楚的臉有些微的紅潤,因為他的那一聲老婆讓她有那麼一點的不習慣,

    「呃!這個我還真的不知道,估計會去吧!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那傢伙對嫂子可是寶貝得不得了,又怎麼可能會讓她一人在家,自己跑到外面去花天酒地呢?」在冷傲風以往對穆季雲的了解里,可是還沒有一個女人會讓穆公子去如此的在意過的,嫂子絕對是這其中的意外,所以他果斷的認定了穆季雲會把歐陽瑞西給帶上。

    「那好吧!你出去,我要換衣服。」上官楚楚扭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以躲開他那不停的挑著自己秀髮把玩的修長手指。

    「你覺得自己身上還有哪一個地方是本公子沒有看見過的呢?嗯!」冷傲風的眼神危險的眯了起來,很好,竟然敢命令他出去,難不成這婚是結假的嗎?

    「我那個不是還沒習慣在別人的面前換衣服嗎?所以你先迴避一下嘛!」上官楚楚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靠,這傢伙能不能別那麼的敏感啊!就為了這麼一句不輕不重的話竟然也能讓他生氣,看來這人的性格很不好,扣分。

    「可是本公子不是別人,是你合法的老公。」冷傲風放開了自己的手站直了身子,邪魅的一笑,他以前還以為這女人有多強悍呢?想不到她也會出現這種討好人的撒嬌時刻。

    「切!誰知道合不合法啊!」上官楚楚細聲的低喃著,她可是記得自己是在好不知情的情況之下被莫名的冠上了冷夫人的稱號的,所以這個事情還需要進一步的考核當中。

    「你說什麼。」冷傲風突然的再次低下了身子,眼帶冷意的注視著那個自以為他什麼都聽不見的女人,看來她還一直對自己設計了她的事情而在耿耿於懷著。

    「我說話了嗎?你是不是聽錯了啊!是錯覺,錯覺哈!」上官楚楚悲催的跟他打著哈哈,他妹紙的,耳朵要不要這麼的靈啊!

    「上官楚楚,我能認為你這是在忽悠我嗎?還錯覺,你真的當我是死的啊!」冷傲風臉上的冷意更加的降低了幾度,他發覺在面對著上官楚楚的時候就必須的要給她強悍,要不她指不定的會爬到你的頭上去作威作福。

    「切,你那麼大的一個人站在哪裡,我也得有足夠的說服力才能跟自己證明你是死的啊!話說到底還要不要去啊!繼續的在這裡爭論下去,天可是要亮了。」上官楚楚可是已經習慣了他的低氣壓,所以對他現在的怒意一點都沒感覺到害怕,反正他對自己也就只是一隻紙老虎而已,構不成多大的威脅。

    「上官楚楚,看清楚了,我這可是在等你好不好。」冷傲風同時的也很悲催的認清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女人已經看透了自己的本性,看來下次想再嚇唬她是不可能的了。

    「是你自己先賴著不走的,這還能怪我啊!」上官楚楚總算是見識到什麼是衣冠禽獸了,面前的不就站著一個嗎?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可還是跟自己在床上裸裎相對的,這麼一會兒的工夫竟然已經神清氣爽的穿戴整齊了,而自己此刻還赤身裸、體全身酸軟的躺在被窩裡面,這不得不說在某種方面這女人還真的是跟男人平等不了啊!

    由於經過了一番折騰的緣故,所以他們到達妖嬈盛世的時候其他人可是全部都來了,就連那天醉得一塌糊塗的安小雅也在裡面。

    「上官總裁,好久不見了哈!看來你跟冷大冰山之間真的是越發的恩愛了呢?」夏雨晨揚著他那特有的痞子笑容,一臉玩味的打趣著剛走進來的兩人。

    「去死,什麼就好久不見了,前兩天不是剛見過嗎?還是說你已經達到了要吃藥來維持記性的年齡了。」上官楚楚的潑辣可是一向都那麼的帶勁,絲毫也不會讓自己吃上一丁點的虧,所以要說損人的話,她可是從來的就沒有認輸過。

    「不是吧!難道我誇讚你們恩愛還有錯了啊!」夏雨晨故作委屈狀的在活絡著氣氛,因為他一來到的時候就發現穆公子一個人已經在不停的灌起了酒來,但是又不好去打聽是因為什麼事,所以只能跟他一樣的沉悶著。

    「季雲,你喝慢點,這樣子猛灌對身體不好。」秦書寒伸手擋住了穆季雲那拿起酒瓶又要倒酒的動作,不明白他今天到底是受到什麼刺激了。

    「沒事,剛喝了幾杯而已。」穆季雲拿開了他的手,繼續的往自己的杯子裡面倒著酒,那悲涼的神態讓人看了有一些的懵懂,不知道他是所為何事。

    「哎!那傢伙到底怎麼了。」冷傲風自夏雨晨的身邊坐下,拿手去碰了碰他的手臂,疑惑的問道。

    「不清楚,想知道你自己去問。」夏雨晨意志興缺的看了冷傲風一眼,沒好氣的嘀咕著,他剛才可是被他老婆給奚落了一番,所以這個氣理應的就撒在他身上了,但是他們之間的這種氣氛可是一點也沒有影響到旁邊的那兩個女人,反倒是相談甚歡了起來。

    「你好,我是上官楚楚,聽說你叫安小雅是嗎?」上官楚楚可是很喜歡安小雅身上的那一股寧靜的氣質,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向她靠近。

    「楚楚姐姐,你好,叫我小雅就可以了。」安小雅也很喜歡上官楚楚的那一種開朗樂觀的個性,要知道這曾經也是自己的特有個性,可是卻因為某人而徹底的給抹殺掉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