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549.第549章 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549.第549章 大結局字體大小: A+
     

    廳里的眾人對墨璟昊的突然出現還未反應過來,就見他帶著樓璇穎揚長而去,留下他們站在原地面面相覷。

    「樓丞相,殿下有令,請……請你們離開。」公公走進大廳,對著廳里的眾人傳達墨璟昊的命令,然而,看著威嚴的樓承德,他說話略顯結巴了些。

    讓他一個公公驅趕堂堂丞相大人,委實難為他了。

    「老爺,那死丫頭翅膀硬了,竟然完全不把你放在眼裡,還編出那些瞎話來,不就是擔心將來坐了后位,我們找她幫忙嗎?呸,跟我們耍威風!」葉姨娘在樓璇穎身上受了窩囊氣,現在背著她開始咒罵起來,直到樓承德朝她剜了一眼后才閉嘴。

    樓承德深吸口氣,拂袖率先離開,其他人灰溜溜地跟在他身後走,而宣娘站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

    「樓夫人?」公公見她站著不動,小聲地在一旁輕喚她,他甚至在她眼裡看到了淚花。

    宣娘回神,抬起袖子抹了抹眼角,紅著眼睛匆匆往外走。

    她的女兒死了……

    其實她一直都知道,她的女兒完全變了一個人,卻從來沒去深究過,她冷落了自己的女兒十六年,到頭來對眼前站著的人她已經分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女兒了。

    =====

    半夜,樓璇穎在睡夢中被驚醒,她聽到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發生了什麼事?」她迷迷糊糊地從墨璟昊的懷裡探出頭。

    「我去看看。」

    墨璟昊放開懷裡的她,起身去開門,聽完白澤的傳話后,他就變了臉色,立刻折回了房。

    「穎兒,快醒醒,我們現在要去明翔宮。」

    大半夜聽到明翔宮三個字,她立刻有不好的預感,瞌睡蟲頓時全部消退,匆匆忙忙爬坐起來。

    兩人趕到明翔宮,季公公在殿外焦急地來回走動,看到他們過來,立刻迎上來:「殿下,皇上找您,快……」

    「沒有找御醫?」墨璟昊看著清冷的院子,皺眉詢問。

    「回殿下,奴才想找,可皇上說不必了。」

    季公公的回答讓墨璟昊和樓璇穎的臉色都凝重起來,這話意味著什麼他們心裡都明白。

    墨璟昊剛要拉著樓璇穎進屋,季公公又在一旁阻止:「殿下,皇上只交代要見您,他說如果太子妃也過來了,讓她在外邊等著。」

    他的臉緊繃著,手一直牽著她的不肯放。

    樓璇穎將手從他的掌中抽了出來,催促他:「別耽擱了,快進去,父皇肯定有重要的事交代你,我在外邊等。」

    「嗯。」

    墨璟昊進殿了,樓璇穎和季公公站在殿外等候,之後,皇后也在葉嬤嬤的攙扶下趕來了。

    她要進殿,同樣被季公公攔住了:「皇後娘娘,皇上交代了,如果您來了,請在外邊等著。」

    「皇上……皇上怎麼樣了?」皇后愣了下,回頭抓住樓璇穎的手急切地問,她今晚本想陪著皇上的,卻被支開了,沒想到半夜就接到宮人的傳話,透露皇上要撐不下去的意思。

    樓璇穎一臉凝重地搖頭,答道:「還不知道,璟昊剛進去,皇上單獨找他談話,我們等等吧。」

    殿外等候的人亂了心神,殿內躺在床上的墨玄銘心態很平和,早已看開了一切,然而,只要注意觀察,他的眉宇間還是掛有一絲沉重。

    沒有恐懼,僅僅是心頭還有一件事放不下。

    「昊兒……」他幾乎發不出聲音了,紫黑的嘴唇微微動了動。

    「父皇,有話您說,兒臣聽著。」墨璟昊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湊近后鼓勵他往下說。

    墨玄銘彷彿下了最後的決心,用了最大的力氣把心裡堵著的話說出了口。

    「預言……還有一道,除了父皇,沒人知道,它在……玉璽里……」

    「藏古閣的預言成真了,那道……很可能也是真的,如何抉擇,一切……掌握在你手裡了,昊兒,軒墨……王朝的興盛榮辱交給你了,父皇先……走……」

    墨玄銘的話還未說完整,聲音慢慢消失,雙眼也祥和地閉上了。

    「父皇!」墨璟昊喊了聲,伸手探去,悲痛地靠坐在床頭,以手掩臉。

    不久之後,季公公悲慟萬分地報喪:「皇上駕崩了——」

    聽聞消息,舉城哀喪,皇后更是直接哭暈在樓璇穎的身上。

    樓璇穎紅了眼眶,和葉嬤嬤一起將皇後送回了宮殿。

    翌日,百官皆一身白衣入朝,季公公宣讀了皇上的遺詔,由墨璟昊繼位登基為皇。

    自此,辦完了喪事,將先皇靈位迎入太廟后,墨璟昊自東宮搬入明翔宮。

    =====

    隔年,皇宮裡舉行登基大典,樓璇穎被冊封為後。

    皇后榮升太后,母子關係仍然冷淡,可她已如願聽到了墨璟昊喊她一聲母后。

    冊封大典上,官家千金受太后所邀入宮選妃,全都卯足勁打扮,一個艷過一個。

    然而,墨璟昊卻連瞧都沒瞧那些官家千金,直接宣布冊封大典結束,帶著他的皇后回了明翔宮,儼然要對樓璇穎後宮獨寵的架勢,讓朝臣驚嘆的同時,也氣壞了太后。

    太后對他完全不給自己面子而感到氣惱,拂袖離開。

    她認了樓璇穎這個兒媳,可卻不允許她的兒子對她獨寵,皇室的香火如何延續?

    更何況樓璇穎已經嫁給她皇兒一年多了,至今無所出,這事情很嚴重!

    又過了半年,這半年裡,太后並未放棄,硬塞了數名女子至后/宮中,然而,她們卻連皇上都沒見著,更別說得到寵幸。

    墨璟昊忙於朝事之餘,獨寵樓璇穎,季公公連牌子都不必準備,侍寢的永遠都是皇后,她甚至嫌棄鳳霞宮的清冷,直接搬進了明翔宮,在那裡安了窩。

    半年了,樓璇穎的肚子仍然沒有動靜,皇宮裡有了閑言碎語,恬兒很盡責地將探聽到的各種版本流言彙報給她。

    所有的閑言碎語中說的最難聽的便是她沒有生養能力,卻憑著妖法迷惑皇上,逼他獨寵。

    樓璇穎聞言挑了挑眉,看著眼前圓桌上擺放的黑乎乎葯汁,她的手指在桌面上慢悠悠地敲著,表情有些微妙,讓一旁站著的恬兒猜不透她的心思。

    「娘娘,是不是宮裡傳的話讓你傷心了?你別多想,你才十七歲,把身子養好,肯定能給皇上生出白白胖胖的皇子,快把這補身子的葯喝了吧。」恬兒說著,端起葯碗要喂她喝下。

    「補身子的葯?恬兒,你真的認為這是補身子的葯?」樓璇穎看著恬兒送過來的葯匙笑著詢問。

    「不是嗎?皇上是這樣說的啊,讓恬兒每天必須盯著你把它喝完。」

    「這是避子湯,每天喝,那我就永遠不用懷孕了。」

    「啊——」恬兒一聽「避子」二字,手一抖,直接把葯碗打翻在地,「娘娘,你別亂說話,皇上怎麼會做這種事。」

    樓璇穎將手肘擱在桌上撐著腦袋,淡定地道:「我又不像你那麼笨,第一次喝我就覺得不對勁了。」

    「那你怎麼還喝?你問皇上為什麼讓你喝這個嗎?」

    「沒問,不過,大概需要問問了。」她笑了笑,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恬兒,把碎了的葯碗收拾好,他問起我喝沒喝葯,你就說我喝了。」

    「可是……」

    「恬兒,你也想讓我繼續被傳不會生嗎?」

    「當然不是。」

    「那就照我說的話做。」

    恬兒想了想,最終點頭:「好,恬兒聽娘娘的話。」

    「乖。」樓璇穎摸了摸她的腦袋,誇獎道。

    之後的幾天,湯藥再次送到明翔宮,樓璇穎都讓恬兒把葯倒了,而回復全是她很乖地喝了補藥。

    墨璟昊對她的身體很著迷,以往她對床/第之事很被動,對他的無節制更是怨念連連,連番抵制,而這幾天,到了晚上,她跟變了個人似的,使出渾身解數去取悅他,她主動起來更刺激了他,差點被折磨地虛脫。

    終於,兩人緊密結合之後,濕熱盡灑在她體內,她氣喘吁吁地癱軟在他的身下,而他同樣喘著粗重的氣息匐在她香軟的身上。

    許久之後,她的體力恢復了些,不安分的小手在他的胸口上畫著圈圈,帶給他陣陣癢意,身下一緊,他抬手將她的小手包裹住,微眯著眼警告:「穎兒,玩火可是要負責熄火的。」

    她狡黠地對他一笑:「我這幾天難道不是很賣力地替你熄火?」

    「這倒是,不過……」他再次翻身將她壓於身下,抬起她的下頷讓她直視自己的雙眼,「穎兒,這幾天這麼熱情總有個原因,說吧,怎麼回事?這麼取悅我,是又打算起什麼壞水?」

    她不滿地嘟起紅唇:「哼,居然把我想得那麼壞,看來你不喜歡我這麼主動,那你可以滾下去了。」

    他低頭在她唇上啄了下,而後張嘴將其含住吮/吻。

    「不滾,還可以再來幾次。」

    「別……別別……今晚已經夠多次了,我要睡覺了,明晚再繼續。」她現在力氣可沒恢復完全。

    「不夠。」他說完不給她反駁的機會直接挺身進入了她。

    一番激戰,她再次全力配合了他,最後累趴在他懷裡。

    他輕攬著她,隔了一會,黑暗中傳來了他低沉的嗓音:「穎兒,你肯定瞞著我事情。這幾天你這麼主動我很滿意,可是太過反常,真不打算告訴我?」

    「唔,」樓璇穎很認真地想著這個問題,她已經好多天沒喝他讓人送來的葯了,每晚還這麼賣力地誘/惑他播種,也差不多了,「璟昊,告訴你之前還是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吧。」

    「嗯。」他挑起她的一撮頭髮把玩,很耐心地等著她的問題。

    「你不喜歡孩子?還是不希望我生孩子?還是不想讓我生你的孩子?你是打算讓軒墨王朝後繼無人還是打算讓除我之外的女人替你生孩子?」她趴在他的胸口仰頭看他,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還不帶喘氣的。

    他微微一愣,盯著她的眼睛直瞧,好半晌嘆了口氣,揉著她的腦袋道:「你這小腦袋瓜一天到晚想什麼?每晚侍寢的人都是你,哪裡來的除你之外的女人?穎兒,我只要你替我生孩子就夠了。」

    「那為什麼你每天都讓我喝避子湯?你明明就不想讓我懷孕!」她氣呼呼地瞪著他,今晚他要是不給她一個說法,她跟他沒完!

    「誰告訴你那葯是……」

    「你當我傻啊,我雖然不懂葯,可我的葯書多著,月離有時也會進宮來看我,拐彎抹角也能套出話來。」她雙手齊動,扯著他的臉抱怨,「說!為什麼?」

    他將她的手拉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裡,從容不迫地回答她:「穎兒,你還小,自己都還那麼貪玩,生了孩子怎麼照顧他?這事不急,過兩年再說。」

    「十七了,已經夠大了。再過兩年?不用等兩年我就被浸豬籠了!」她翻了個白眼,怨氣連連。

    「誰敢動你?」他眉眼一挑,維護意味十足,看她一直扁著嘴,撫著她的後背安撫,「穎兒,母后的話別放在心裡,如果我連你都保護不了,當著這個皇帝還有什麼意思?」

    「是沒人敢真動我,可我會被那些流言蜚語給淹死,不僅宮裡在傳,整個皇城都在傳,你肯定知道,他們都說你娶了個妖后,而且不會生養,只會靠妖法迷惑你,獨佔帝寵。」她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兩隻大眼水汪汪。

    墨璟昊眼角帶笑,在她的美眸上落下一吻:「嗯,我確實被你迷惑了,你這樣直勾勾地看著我,我覺得我們可以再來一次。」

    樓璇穎慘叫一聲,倏地背過身去遠離他,她明明是扮可憐,到他那裡竟然是勾引。

    她體力不支了,堅決不要再來一次。

    他從背後擁住她,下巴擱在她的肩頭,張嘴就含住她的耳垂,引得她一身的顫慄。

    「穎兒,你會在意那些流言蜚語?我們過多兩年逍遙日子不好嗎?」

    他不是沒聽到那些中傷她的話,可比起將來讓她痛苦,他寧願他們這樣子過下去,而且她向來沒把讒言放在心裡,前兩年她的名聲在皇城裡惡臭,每天照樣過得很瀟洒。

    她回頭,笑著看他:「我是不在意那些話,不然也不會知道那是避子湯還喝了。不過,璟昊,我現在是想要生孩子了嘛。」

    她說著,撒嬌地在他懷裡蹭了蹭:「我們生一個嘛,生一個嘛。」

    「穎兒……」

    她嘴皮子都說破了,他仍舊不肯點頭,她頓時怒了,爬坐下來,叉腰瞪著他:「哼,墨璟昊,我警告你,你不和我生,小心我找別人……啊……」

    不等樓璇穎把話說完,墨璟昊聽到她說要找別人,雖然知道是玩笑話,但還是怒了,危險地眯起眼,化怒氣為欲/念,翻身將她壓下。

    這種時候就該折騰到她疲軟沒力氣思考為止……

    歡愛過後,樓璇穎眼皮直打架,支吾了一句「我要生孩子」之後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墨璟昊身心得到滿足,以往能夠安穩睡下,可今晚因樓璇穎鬧騰著要孩子,他現在只覺得頭疼。

    他起床穿衣,又替她蓋好被子,便出了房門前往御書房。

    御書房裡,他閉著眼沉默了許久,嘆了口氣,抬手拿起桌上的玉璽。

    沿著龍紋印記,他不過稍稍使力,原本看不出異樣的玉璽就分開了兩半,縫隙里,赫然放著一張薄如蟬翼的紙。

    這是父皇臨終之前告知他的秘密,至今為止,他沒對任何人透露,就連他找越楚開避子湯藥材被問起他都沒說。

    如果可以選擇,他寧願不知道玉璽里封存的秘密。

    他將那紙拿了起來,那是另一道預言,如果藏古閣的預言沒有成真,他看到這事只會嗤之以鼻。

    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發生在璇穎身上的事讓他不得不嚴肅看待手中的這道預言。

    他不是不想要屬於他和璇穎的孩子,可是……

    「傾覆天下者,所出長鳳女,及笄之日,便是天下覆滅之時。」

    墨璟昊將這紙預言揉捏在掌心中,痛苦地閉上眼。

    璇穎想要孩子,可生出來的若是女兒,按預言所以,他們的女兒及笄之日,便會覆滅天下!

    該死的,為什麼會有這種預言?

    這種預言存在這世上,只會給他的女人和將來的孩子帶來傷害。

    他掌心凝力,那紙預言瞬間在他手中化為灰燼。

    第二天一早,宮女依舊將一碗黑糊糊的葯汁送到明翔宮,這次,樓璇穎連裝樣子都不願意了,直接撇嘴拒絕。

    「我不喝,去回復皇上,讓越楚別浪費藥材了。」

    「娘娘。」宮女跪伏在地上,哀求,「皇上交代了奴婢們,一定要讓娘娘把這補藥喝下。」

    「不喝。」她一哼聲,已經打定主意要生娃,當然不會再喝這葯。

    宮女無奈,稟明了墨璟昊,他處理了完朝事回到明翔宮,在書房裡找到了她,她正趴在書桌前作畫。

    練習了兩年,她畫畫的能力長進不少,卻仍舊登不了檯面。

    房門打開之時,她抬頭看過去,見到是他,冷哼一聲繼續低頭畫畫。

    他走上前,將她抱起,坐下后將她抱放在自己的腿上。

    「真的不喝?」

    「不喝,昨晚我已經說了,我要生孩子嘛。」

    他沉默,沒有接她的話,書房裡的氣氛一時變得有些沉重,她回頭看去,也沉默了片刻,而後可憐兮兮地扯著他的衣袖哀求:「我不想兩年後生,我現在就想要孩子。」

    他盯著她看了半晌,在心裡嘆了口氣。

    這事一直拖著也不是辦法,就算他能說服她現在不要孩子,兩年後呢?

    預言的事始終是躲不掉的,除非她生的全是皇子。

    「好,現在要孩子。」以後的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璟昊,我太愛你了。」樓璇穎一愣,他答應了?

    很快,她眉開眼笑撲進了他的懷裡……

    (正文完)

    (正文完結了,你們要的結局小紫已經給了,五千三百字的大章,多送了三百字。正文完結了,還會有番外,你們想看男女主的娃、第二道預言等等應該會在番外里,如果小紫太懶就沒了,各位親愛的讀者還覺得有什麼遺憾沒寫到,也可以留言,小紫看到會在番外里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
    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