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89.第489章 吵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89.第489章 吵架字體大小: A+
     

    越楚將殷素薇扶坐在石椅上后,也跟著飛身上了圍牆,看到對面庭院里,三個女人都在,而且表情不一,不解地問:「怎麼回事?」

    「不知道,我和月離被你們吵醒了,嚇得從屋裡跑出來,害我們兩人撞一起摔倒了。我還想問你們對面發生了什麼事呢,大半夜鬼吼鬼叫的,別人不用睡啊?」樓璇穎雙手環胸沒好氣地瞪著他們質問。

    万俟月離偏開了臉,輕咳了聲,強忍住只能在心裡偷笑,樓璇穎可真有顛倒是非黑白的能力,撒起謊來臉不紅氣不喘,如果她不是參與者之一,都要被她認真的表情給騙了。

    「恬兒,對不對?是不是很吵?你是不是也睡不著?」末了,樓璇穎還不忘拉上一臉迷茫的恬兒。

    恬兒一聽問她話,立刻點頭:「是啊,真的好吵。」

    庭院里,三個女人同時點頭,抬頭看著圍牆上站著的兩個男人。

    墨璟昊微眯起眼打量樓璇穎,無關乎責備,只是對剛才的事起疑,那些黑蚊誰也不叮咬,只衝著殷素薇一人而去,試問天底下哪有這種稀奇古怪之事?

    「這……璇穎,你趕了幾天路,白天時還吐了血,還是早些休息為好,有什麼事明天再議。」越楚何嘗不起疑心,他早就對樓璇穎的能力表示懷疑了,然而不管他如何拐著彎打探,始終沒能套出話來。

    她是打算死咬著這個秘密不說了。

    樓璇穎掩嘴打了個呵欠,撒了氣心裡爽了,殷素薇此刻這種慘狀,肯定沒心情再圍著墨璟昊談情說愛了,她也可以放心去睡覺了。

    「知道人家累還那麼吵,真是的。」她嘟著嘴抱怨了句,回頭拉了月離和恬兒,三人紛紛回了房。

    待他們走後,樓璇穎從房裡探出腦袋,摸進了万俟月離的屋子。

    「現在心裡高興了?」

    「其實也不是很高興,殷素薇終究不是影響我心情的根本。」她說著,直接倒在了万俟月離的床上,望著床頂嘆氣。

    從她認識墨璟昊至今,喜歡他的女人很多,對她而言,要整倒她們實在太容易了,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万俟月離拍了拍她的肩膀,躺在了她的身旁:「我明白你心裡的苦。」

    「璇穎,你有想過怎樣讓璟王爺想起你來嗎?」

    「沒有,越楚都沒辦法,我更加沒辦法,而且他看我的眼神好冷,我看了難受。」她翻了個身把臉埋進被窩裡,悶氣出聲。

    初見面時,他看她的眼神也很冰冷,可那時她又不喜歡他,才不在意他如何看她。

    「你們以前經歷那麼多事,帶著他重溫一遍試試看?」

    「唉……」她長嘆出聲,搖了搖頭,「我跟他經歷過的大多都是生死大事,才不想再經歷一次。」

    除此之外那些親密的事,難不成讓她抓住他強吻?

    =====

    翌日,樓璇穎聽說殷素薇邀了墨璟昊一道用早膳,忍著困意爬了起來。

    恬兒替她精心打扮之後,她匆匆趕至飯廳,那兩人正在安靜吃飯,並沒有說過多的話。

    樓璇穎掃了他們兩人各一眼,當她在殷素薇的臉上看到不少紅點時心裡暗暗偷笑,大搖大擺就在墨璟昊身旁坐下了。

    墨璟昊看了她一眼,不說話,繼續吃飯。

    殷素薇看到她,心裡多少有些不快,只不過沒有表露出來,她忙站起來盛了碗湯放至她面前。

    「姐姐……」

    樓璇穎雙手撐著下巴看著殷素薇,皮笑肉不笑地琢磨起她對自己的稱呼來:「姐姐?我還沒你老吧?」

    她特地強調了那個「老」字,讓殷素薇的耳根子一陣紅。

    王府里所有人都喊她王妃,殷素薇只是遵循先來後到的禮,並沒想過她會在年紀上做文章。

    「對不起,妹……」

    「也別喊我妹妹,我不想跟你結親戚,現在墨璟昊沒跟你成親,我們自然沒有任何關係,一個月後若他要娶你,我也走了,我們還是沒關係。」樓璇穎手敲擊桌面,毫不客氣地當著墨璟昊的面噎她。

    殷素薇知道,自己無論說什麼都會被她頂回來,笑了笑乾脆保持緘默。

    她覺得好笑,樓璇穎在嫉妒她?該嫉妒的人是她才對,在墨璟昊重傷昏迷的那麼多天里,他無意識之中,嘴裡喊的全是同一個名字——「璇穎」。

    那時她猜到那是個對他很重要的女人,昨天喜堂之上,當皇上提及這兩個字時,她才會毅然地掀開蓋頭來,只因她想知道是怎樣的女子才能讓他即使重傷也念念不忘。

    她很想告訴樓璇穎,她更嫉妒她,可她答應了墨璟昊要配合他的行動,他不讓說她自然不能說。

    樓璇穎撇了撇嘴,拿著勺子攪拌著碗里的湯,看著殷素薇臉上的紅點,又見他們倆顧著吃飯,便笑著問:「聽王府里的人說了,昨晚景軒院有群蚊子飛進去?聽說還追著殷姑娘跑?殷姑娘是大夫,不會是在研究什麼藥草招引了蚊蟲吧?我還聽說那蚊子好多好多,密密麻麻,好恐怖的說。」

    「我沒有……」想起昨晚密密麻麻的黑蚊追著她跑,那令人驚恐的情形讓殷素薇渾身感到不自然,噁心難忍到她再也喝不下一口湯。

    「沒有?難道殷姑娘臉上的包不是被蚊子叮咬的?」

    「我……」殷素薇以手捂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

    墨璟昊拿著勺子的手跟著一頓,突然也覺得有些喝不下去,他一抬眼,只見那個肇事者膈應了別人後,此刻正歡快地喝著湯,喝完湯又盛了碗粥,喝得津津有味。

    「你們怎麼都不吃了?」樓璇穎喝完半碗粥后抬頭一看,見他們表情都有些難看地看著自己,不解地問。

    「我不吃了。」殷素薇面露菜色,忍著難受站起身來。

    墨璟昊心中無奈,他覺得她再胡鬧下去他也許瞞不下去了,因為他想抓她起來抽打她屁股。

    「我也不吃了。」他放下勺子也站起身來。

    眼見他們就要離開,樓璇穎撇嘴,心中惱怒,卻幽幽地道:「殷姑娘,見我出現你就不吃了?你這樣做未免不大好?不明擺著不歡迎我嗎?敢情你是想獨霸了璟王府,把我趕出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真的飽了。」殷素薇經她這麼一說,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為難地看向墨璟昊。

    墨璟昊薄唇緊抿,眼角的餘光注意到偷偷往這院子里探頭的侍衛,心裡一陣冷笑,看來他這王府也該肅清了!

    他這樣想著,直接拉起殷素薇就朝外走。

    樓璇穎微眯起眼,丟下勺子追了出去,擋在他們前頭。

    「墨璟昊,你……」她咬牙瞪著他,可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能說什麼,他不記得她,她能對他有什麼要求?

    「幼稚!如果你就是想靠無理取鬧來讓我想起你,你可以省省了。」

    「墨璟昊,你這豬腦袋,竟然能把以前的事忘記!大笨蛋!大傻蛋!」對著他罵了兩句,她瞪著對面靠得很近的兩人,恨聲道,「哼,無理取鬧?你這樣冷冰冰拒我於千里之外,能怪我膈應你們嗎?你們做好心理準備,接下來我每天都膈應你們。」

    越楚遠遠就聽到爭吵聲,忙著趕過來,一進院子就聽到樓璇穎撂的狠話,這是得多氣啊?

    「璟昊,璇穎,怎麼了?一大清早就吵架?」

    「沒事。」樓璇穎深吸口氣,背過身的同時抬手抹去涌到眼眶的淚水。

    「璇穎……」

    這時,万俟月離手裡拿著一封信也出現在這院子里,她知道樓璇穎在這飯廳里,特地找了過來,可沒想到這裡會這麼熱鬧,連越楚也在,看到他,她沒好氣地偏開臉,一副不想看到他的樣子。

    「月離。」越楚嘆息,他自己和月離的問題都沒搞定,還要擔心墨璟昊和樓璇穎之間的問題,唉,心力交瘁。

    「讓開,我是來找璇穎的。」看著擋在前頭的越楚,万俟月離直接伸手推開了他。

    「月離,什麼事?」

    「有你的信。」她說著將信交到了樓璇穎手裡。

    樓璇穎只稍一眼,就認出了信封上的字出自易君謙的手,她拆了信,匆匆看完,朝月離留下一句話,人就跑了。

    「我出去一趟。」

    越楚朝墨璟昊看去,他的眼裡一閃而過一絲怒火,很快便收斂了。

    越楚在心裡嘆息,只能替他開口:「月離,信是誰給璇穎的?她去哪?」

    「我又沒看信的內容,怎麼會知道?不過那信封上的字跡我認得,沒有猜錯,應該是易君謙的字。」万俟月離說完,還特意朝墨璟昊那瞥去一眼,可他的面無表情讓她暗暗替樓璇穎感到難過,換作以前,墨璟昊早該吃醋了。

    「璟王爺,你現在越是讓璇穎難過,等將來你想起了她就越會後悔!」她留下話,瞪了對面的那對男女一眼,轉身往外走。

    「月離……」越楚見她離開,忙追上去。

    熱鬧的院子里,頓時只剩下墨璟昊和殷素薇兩人。

    「璟昊……」

    「走。」殷素薇剛要說話,就被墨璟昊打斷了,與此同時,他拉著她直接回了景軒院。

    一進院子,他立刻鬆了手,殷素薇看著突然抽離的手,心裡一陣失落,她知道,一切不過是在演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