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83.第483章 無路可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83.第483章 無路可逃字體大小: A+
     

    「冰魄蛇對你有何用處?」

    面對樓璇穎的質問,夜影冷冷地看著她:「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跟她耍橫?有求於她還這麼拽?

    她的反應是找了個位子直接坐下,理都不搭理他。

    「樓璇穎,把冰魄蛇召喚出來!」

    「做夢!」

    夜影怒不可遏地瞪著她,她竟然敢這麼無視他的話!換作別人,他早一劍了結她或者掐死她了,可對面的女人如今殺不得,又不能近身,連死都不怕的人隨時都可能做出過激的事,他可不想成為一張薄薄的紙。

    「你不配合我如何能放了你?」

    「哼,你根本不可能關得住我!」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走得出去!」夜影冷笑一聲,往旁退開幾步,把房門的位置讓了開來,「不攔著你,你儘管走!」

    「我幹嘛要現在走?我總能找著機會逃走。」

    夜影嗤笑著,不再跟她多說廢話,將畫卷捆成軸,直接轉身離開。

    「她要的東西一律不準給,她要走,不用攔著,讓她走,一路跟著,記得隨時把她的下落稟報給本座。」

    「是,主上。」

    夜影走了,樓璇穎靜下來后開始思考逃跑的策略。

    她當時藏於身上的畫卷全部都被拿走,這屋子空蕩蕩什麼都沒留,以她的畫功,就算給她筆和紙,她也畫不出像樣的東西。

    如果要順利出逃,一切得從長計議,準備護身的畫卷都要很長時間。

    可她不想等了,她想馬上知道墨璟昊的消息。

    當晚,夜深人靜之時,她直接翻牆而出,令她奇怪的是,一路暢通無阻,竟然沒有碰到任何黑衣人前來阻撓,就連她在找路時不小心撞見了黑衣人,他們也全當沒看見。

    樓璇穎覺得很納悶,不明白夜影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麼葯。

    不過,既然不攔她,那她便光明正大地走人!

    她不再躲躲閃閃,大搖大擺找路,可這莊園就跟迷宮似的,半個時辰過去了,她似乎還在附近打轉。

    「大哥,能告訴我如何出莊園嗎?」樓璇穎走到黑衣人面前,雙手合十乞求地看他。

    黑衣人不抓她,那她問個路應該沒事吧?

    可黑衣人依舊堅挺地站著,對她的話置若罔聞。

    樓璇穎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眨了下眼而後兇狠地瞪著她。

    她縮著脖子弱弱地退開了,眼下除了能收人的異能她啥都做不了,又不能真的一怒之下把那人給收了,還是不去惹他為妙。

    早知道他們不攔她,她就先問小菌出庄的路,如今倒好,她連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

    她爬了很多道圍牆,總算在天亮之前摸出了莊園。

    莊園外是個小城鎮,卻遠不及莊園大,從規模來看,應該只有近百戶人家。

    整座城透著股陰森之感,她來不及深思,很快就找到城門,也順利地出了城,回頭望去,城門上赫然寫著兩個深黑的大字——「魅城」。

    夜影這詭異的品味……

    然而,當她走了幾步之後,總算明白夜影白天為何會對她說那番話了。

    「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走得出去!」

    靠,她真的走不出去!除非她有飛檐走壁的能力!

    魅城居然建在山谷中,一座除去夜影的莊園后並不大的城,方圓百米以外四周圍全是陡峭險峻的高山,不會望不見頂,可若靠攀爬,她也絕對爬不出去。

    難道這魅城裡的人都是靠輕功飛著進進出出?

    會有出去的路吧?

    她開始在險峻的山周圍尋找出山的路,大半天過去了,餓得她直不起腰來,仍然沒有找到路,難道真的只能攀爬著山出去?

    「不用找了,除了執行任務,這裡的人都不會離開魅城,而能夠被我挑中去執行任務的,你覺得輕功會差嗎?」

    夜影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她頭頂正上方,她無奈地仰頭看他。

    他早就知道她出不去了,所以才這麼放心不讓人攔她。

    「夜影,你到底抓我來這裡做什麼?你已經知道我的能力了,你覺得我這能力真的能如預言預示的那樣助人得到天下?難道你也想要天下?」她的心真的累了,重生一回,發現雙手的異能,一紙預言給她帶來多少殺機?

    「嗤,」夜影嗤笑一聲,從大樹上飛身落下,降於她身前,「什麼天下,我壓根沒有任何興趣。你這能力說強大也強大,要是輔助給墨璟昊或庄坤華,倒是還有些可能,一般人根本用不上,也不可能得到天下。而且要說弱小那也太弱了,比如現在你連我這魅城都出不去。」

    「既然你沒有興趣,那你囚禁著我幹嘛?是不是我幫你把冰魄蛇召喚出來你就可以把我放出去了?」

    夜影搖頭,直接幻滅了她所有的希望:「不,除非……」

    「除非什麼?你到底想怎樣?我只想出去墨璟昊,我想知道他是否平安,夜影,我求你了,可以嗎?」她緩緩地滑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將臉埋了進去,她好無力。

    「做個交易吧,你安心留在魅城,我要借用你的能力,而我的人會出去打探墨璟昊的消息,有情況我會立刻告訴你,三個月為期限,不管結果如何,我都送你離開。」

    樓璇穎抬頭看他,他的話她聽懂了,可卻不明白他這樣做是何目的。

    「所以,你之前告訴我墨璟昊還活著都是騙我的?」

    「他現在是生是死確實還不清楚,軒墨王朝的人還沒找到他,當然,沒見到屍體就還有活著的希望。」

    然而夜影的話卻沒有讓她心安多少,反而更揪心了,十天過去了,墨璟昊仍然生死未卜……

    她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去找墨璟昊,可夜影不放人,她根本走不出去。

    除非她能拿到畫,飛鷹能帶她離開,可夜影會給她機會嗎?

    「你要我的能力幫你做什麼?」

    「這個你不必知道,樓璇穎,眼下除了答應,你別無選擇,或許你可以嘗試著爬出這山,不過我勸你還是放棄,這裡晚上有很多兇猛的野獸出沒,不跟我走,天黑后也許你就會死在這裡,到時候墨璟昊沒死,來找我要人,我連你的屍骨都交不出來給他。」夜影嚇唬完她轉身負手就朝魅城的方向走。

    樓璇穎抬頭看了看那高山,最終氣餒地站起來跟了上去。

    「呵,知道害怕了?」他扯了扯嘴角,譏諷一笑。

    她沒有心情跟他鬥嘴,垂喪著腦袋默默跟在他身後走。

    她不是害怕,當初和易君謙身陷死亡林,周圍全是莽獸,她還是活下來,雖然最後是墨璟昊帶他們走的,可她已經有了經驗,只要收服最強大的那隻,還怕會被吞食?

    =====

    樓璇穎跟著夜影回去了,進了屋,他當即將畫卷拍在了她的面前,要她將冰魄蛇召喚出來。

    她皺眉,不明白他的意圖,但也懶得跟他再爭辯。

    她看了看這屋子,空間不夠承載冰魄蛇的身形,於是,她將畫卷拿到院子,咬破手指,右手按在了畫卷上,伴隨一道強光,巨型冰魄蛇出現在了她的身旁。

    夜影之前在遠處見識了她將七八名禹邑國士兵收入畫中,如今近距離看到她將冰魄蛇從畫里召出來,不得不說很驚訝。

    她召了冰魄蛇出來,神色平常,並不像那次口吐鮮血,令世人聞風喪膽的冰魄蛇如今捲成巨大的團狀乖巧地伏在她身邊,慵懶地吐著信子。

    「你沒事?那你之前的傷是怎麼來的?」

    她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瞪她:「真抱歉,要讓你失望了,我沒事!」

    她也不會告訴夜影她的異能能收物,不能收人。

    「這樣更好,省得又要找人照顧半死不活的你。你可以回屋了。」夜影說著,握緊手裡的劍,一聲令下,屋頂和院牆上突然冒出上百號黑衣人,全都手持弓箭瞄準樓璇穎和冰魄蛇所在方向。

    冰魄蛇察覺到危險,迅速竄起,將樓璇穎護住。

    「夜影,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殺了我跟冰魄蛇?」

    「剛才不是讓你回屋?我可沒說要你的命。」

    樓璇穎微眯起眼看他,眼神掃過屋頂和院牆上的黑衣人,難道夜影讓她召喚出冰魄蛇是想殺了它?

    「你為什麼要殺我的冰魄蛇?」

    「我要它的蛇膽和蛇心!」夜影說著,已經飛身而起,舉劍朝冰魄蛇刺了過來。

    「入畫!」

    說時遲那時快,在夜影的劍即將碰到冰魄蛇之際,樓璇穎再次動用異能將冰魄蛇重新收回了畫里。

    上百號黑衣人全都拉弓瞄準冰魄蛇,她可不想忠心守護她的冰魄蛇死於非命。

    她收了畫,迅速將畫捲起藏於身上。

    夜影的劍刺了個空,眼神兇狠地瞪著她,而屋頂和院牆上的那些黑衣人卻被剛才那一幕嚇呆了。

    他們看到什麼了?主上帶回來的女人有妖術,竟然將冰魄蛇收進了畫里?

    「樓璇穎,你還想不想離開這裡了!」夜影氣急敗壞地朝她吼,向來把別人逼到死路的他今天卻被她逼急了。

    「想,但是我也不會為了離開這裡讓你殺了我的冰魄蛇,它守護了我那麼久,我那麼多次遇到危險都是它救我,你現在讓我眼睜睜看著你們獵殺它,不可能!」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