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67.第467章 如願娶了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67.第467章 如願娶了她字體大小: A+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們又偷偷潛回了軒墨王朝?」樓璇穎詫異地問。

    墨璟昊嘆息,制止她的胡思亂想:「果然,你又要胡思亂想了。別擔心,除非他們能瞞天過海,不然那麼多人盯著,他們只要在軒墨王朝露臉,就一定會被發現。」

    「他們不會又想鬧事吧?」她皺眉,好不容易施計讓他們離開,轉眼他們又鬧出事來了。

    她剛問完,額頭就挨了他一個輕彈。

    「有人會盯著他們,這事不是我們該煩惱的,至少不是今天煩惱,別忘了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除了想著這事,你不準再瞎想,聽到沒?」他不悅地叮囑,可不想他好容易盼來的大喜日子還被無關緊要的人打攪。

    這時,屋外傳來敲門聲,老嬤嬤傳話來了。

    「太子,太子妃,吉時已經,該拜堂了。」

    墨璟昊站起身,將她打橫抱起,直抱到梳妝台前,從錦盤上拿起沉甸甸的鳳冠,要替她戴上。

    她扁著嘴,瞪著他手裡的鳳冠,不滿地道:「這鳳冠沉死了,我試戴了下,脖子被壓得好疼,嬤嬤說它上邊的點綴都是你命人加上去的,你一點都不擔心它把我脖子壓斷?」

    鳳冠做工精緻,時間上雖然倉促了點,可卻絲毫不失細緻與奢華,金龍、翠鳳、珠光寶氣交相輝映,流蘇垂掛,很是耀眼。

    鳳冠拿來時,還羨煞了恬兒她們,她直抱怨說它沉,而她們卻一個勁地勸說。

    「小姐,這麼漂亮的鳳冠,換作是我,就算它是千斤重的巨石,恬兒也把它頂頭上。」

    樓璇穎聽了,頓時無語了,選擇默默在心裡嫌棄它。

    墨璟昊愣了下,當時挑選時確實沒想這麼多,只是覺得好看就選了,經她這麼一提醒,確實覺得它挺沉的。

    要把它戴在她的腦袋上,讓她頂著這麼重的鳳冠跟他拜堂成親,他也不捨得。

    於是,他把鳳冠隨手放回錦盤上,轉而去拿蓋頭:「不戴它了,你這樣就夠了,蓋頭蓋上,我們出去拜堂。」

    「噗,你倒洒脫。」樓璇穎制止了他要替她蓋蓋頭的手,「怎麼說你也在它那花了心思,成親是一輩子的事,我忍一下好了,而且戴了它蓋上蓋頭比較美。」

    她說著,把鳳冠重新從錦盤上拿起,交至他手裡,乖巧地端坐著:「你幫我戴上吧。」

    「能忍?不怕脖子被壓斷?」

    「能,你還真以為脖子會斷?騙你的,快戴上吧,速戰速決。」

    墨璟昊失笑,速戰速決?她以為這是上戰場呢?

    「忍一會,我馬上就帶你出去拜堂了。」他說著小心地替她將鳳冠戴上。

    有了華麗鳳冠的裝飾,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明媚動人了,引得墨璟昊直接壓低腦袋往她唇上輕啄了下。

    顧慮著她脖子的承受力,他很快結束了這蜻蜓點水的一吻,而後又替她把蓋頭蓋上,再一次將她打橫抱起。

    「喂,我自己走,你抱我出去,被別人看到我會被笑話的。」

    「不怕,你這身嫁衣這麼繁重,走路那麼艱難,我抱你出去,一會出了後院我再把你放下就好。」

    反正頭頂著紅蓋頭,就算被宮人看到笑話她也看不到。

    她想了想,知道阻止不了,便雙手環在他脖子上,由他抱著她出去。

    出了後院,眼看就要進前廳,墨璟昊果然將她放了下來,牽起她的手慢慢朝大廳走。

    「小心點,低頭看路。」

    一對新人相攜出現在大廳,嬤嬤見狀,立刻將一根紅稠子交到他們倆的手中。

    「父皇。」

    看到他們出現,墨玄銘捋了捋鬍鬚滿臉笑意,其實早之前他並不贊同他們如此簡陋地操辦婚禮,好歹墨璟昊是他最看重的皇子,身份上也是太子,娶妃是大事,怎麼能夠這麼隨便?不過他們堅持,他無奈只能由著他們去了。

    好在他們還記得讓他來主婚,否則他真該被他們氣死。

    「啟稟皇上,吉時已到,太子和太子妃可以拜堂了。」

    吳公公笑語里滿是諂媚之色,聽到他的聲音,紅蓋頭下的樓璇穎心咯噔一下,似乎他們都把吳公公這個隱藏的「毒瘤」給忘記了,還想一切從簡,低調成親的。

    可吳公公很可能也是那幕後之人布下的一枚棋子,眼下他知道這事,想必那幕後之人也一清二楚。

    她現在只盼今天不要再鬧出事情來了,等過了今天,她一定要讓墨璟昊仔細調查吳公公一番,該拔除就不能再姑息,這樣拖下去皇上也很危險。

    「夫妻對拜——」

    在樓璇穎晃神的時候,老嬤嬤已經指引著她把堂拜完了。

    透過微弱的光線,她隱約可以看到對面墨璟昊的影子。

    她以後是真正的太子妃了,總算不用在宮人喊她太子妃時覺得彆扭了。

    「送入洞房——」

    吳公公話音剛落,老嬤嬤要攙扶著她退下,可沒想到,她手中的紅稠子突然一緊,整個人被墨璟昊拉了過去,下一刻,她整個人又騰空了。

    「父皇,多謝你能來替兒臣和璇穎主婚,沒宴請賓客,兒臣也不招待你了,你自己看著辦,是要繼續坐在這兒喝茶還是回明翔宮,明日一早,兒臣再帶璇穎去跟你請安。」

    墨璟昊留下話,不顧首座上吹鬍子瞪眼睛的墨玄銘,抱著樓璇穎就要離開大廳。

    「你們……朕不氣,不能氣!」墨玄銘深吸口氣,對墨璟昊的混賬行為極力忽視。

    不能氣!真跟他計較,早在五年前他就被氣死了!

    好在墨璟昊只是平日里氣人,在大是大非上,他還是做得比其他兒子強多了,當初他差點病危時,也虧得墨璟昊和樓璇穎。

    想到這,墨玄銘只能擺手:「罷了,不過,現在還是大白天,被猴急嚇跑了穎丫頭。」

    他這話一出,看到墨璟昊的腳步明顯頓住,突然覺得挺解氣的。

    墨玄銘愉悅地站起身,朝吳公公道:「擺駕回明翔宮。」

    吳公公立刻通傳了聲,而後小心翼翼地攙扶著他往廳外走。

    墨璟昊將樓璇穎一路抱回房,單手抱住她,騰出另一隻手還把房門反鎖上了。

    一進屋,樓璇穎立刻不滿地在他懷裡嗔怪起來:「墨璟昊,你丫的剛才亂說話,這事要是宣揚出去,還讓不讓我在宮裡做人了?」

    他頓時有些語塞:「你不是說鳳冠沉?」

    他將她抱坐在床上,拿起床邊早已準備好的稱桿替她挑起蓋頭。

    蓋頭下,她的臉紅撲撲的甚是喜人,他低笑起來:「怎麼?你也會覺得害羞?」

    他邊問邊伸手替她取下頭上沉甸甸的鳳冠。

    「哼!」她氣呼呼地背過身子,不想搭理她,她只覺得臉很熱燙,已經分不清楚是氣的還是害羞,「鳳冠沉我可以自己回來取嘛。」

    剛才廳里有皇上、吳公公和嬤嬤,廳外也站著不少宮人,在皇上說出那句調侃的話時,她聽到有宮人在笑。

    「好了,別鬧脾氣了,有什麼關係?那些宮人不敢到處亂說話的,除非他們不想在宮裡混了。」墨璟昊在她身旁坐下,將她偏開的身子扭轉回來,強迫她看向自己。

    身子被制住,樓璇穎只能面對他,看到他嘴角的笑,她又哼了兩聲。

    她嬌俏的模樣惹得他搖頭失笑,他從床上站起來,走到那擺滿酒店的圓桌前,斟了兩杯酒,再次走回到她身邊,將其中一杯酒遞到她面前。

    「不喝!」

    她看著那杯酒,哼一聲又偏開了臉。

    墨璟昊也不急,他端著兩杯酒在她身邊坐下,將其中一杯一飲而盡,樓璇穎詫異,她不過鬧個性子而已,他居然就這樣妥協了?

    事實證明,她還是太單純了。

    只見墨璟昊又把另一杯酒喝下,在她沒反應過來之時,直接湊近她,壓在她的唇上,將口中的酒盡數渡了過去。

    「咳咳……」

    嘴被封住,酒直接順著她的喉喝下,她輕咳了下,可他的吻不過停了下,很快又細密地落下。

    他描摹著她的唇型由淺入深地吻著,而後強制撬開她緊緊闔上的貝齒,舌尖靈活地滑進她嘴裡,逗弄起她來。

    這一次,他的吻不再收斂,不滿足於她的唇,沿著唇一路往下,落在她的脖子上輕輕啃咬,他的大手也不安分,明目張胆就探進她的衣裳里。

    樓璇穎眨了眨眼,這一切發生得也太快了,而且,最關鍵的是,現在還是大白天呢!

    「等等……」

    她回神,慌亂按住他不安分的手。

    「璇穎,你現在是我拜過堂的妻子!不可以?嗯?」她可知道他忍了她多久了?好不容易盼來了今天。

    「我沒說不可以,可你父皇說得對,現在還是大白天呢。」

    墨璟昊回頭看了看窗外,確實天還沒黑,可也不能說大白天,再多半個時辰便是黃昏了。

    「差不多也快天黑了,而且既然已經被誤會了,不做似乎說不過去!」

    她嘴角狠狠一抽,什麼叫已經被誤會了,不做說不過去?

    「不要!我餓了一天,還沒吃飯!」

    雖然她平日里臉皮很厚,可大白天的,她才不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