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57.第457章 回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57.第457章 回禮字體大小: A+
     

    樓璇穎摸了摸自己的臉:「沒有,我沒被燒傷,這是炭粉。」

    那火是從她畫里出來的,要燒傷她談何容易。

    她笑著回頭朝木御醫看去:「木御醫,你出去后不準揭我的底,按照正常被圍困在火里昏迷不醒該有的癥狀說。」

    她說話的樣子不急不喘,看來並無大礙,墨璟昊心裡的大石總算放下了,見木御醫為難地看過來,他只能無奈地嘆氣。

    「木御醫,按她說的話做,但要告訴陽城太子妃不會有大事,然後替他看看手上的燒傷。」

    「是,太子殿下,太子妃,微臣告退。」

    木御醫出了房門后,按照樓璇穎的吩咐告知墨陽城,墨陽城聽說她不會有大事後鬆了口氣,卻仍然自責不已。

    「六皇子,微臣替你察看傷勢……」

    「不用,我沒事,你下去吧,我要在這裡等到三皇嫂醒過來。」墨陽城依然垂喪著臉坐在地上,他現在根本沒有心思顧及自己手上的燒傷。

    「可是……」

    木御醫不知道如何勸解,而在這時,房門「咿呀」一聲打開了開來,墨陽城倏地抬頭看去,墨璟昊緊繃著臉正站在門口望著自己。

    「陽城,跟木御醫去把手上的傷處理好來,璇穎沒有大礙,等她醒過來我會讓人告訴你。」

    「三皇兄,三皇嫂真的會沒事嗎?」墨陽城怔怔地問他。

    「嗯。」

    在墨璟昊的再三保證之下,墨陽城總算肯跟木御醫離開了。

    墨璟昊搖了搖頭,走回屋子,樓璇穎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裙,此刻正拿著帕子擦著臉上的炭黑。

    他見狀,走上前從她手裡接過帕子仔細地替她擦拭,他的薄唇始終緊抿著,一句話未說。

    終於,她先受不住這種氣氛,小聲地問道:「你在生氣?」

    「璇穎,我可以縱容你各種玩鬧,但是你不能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她舉起手作立誓狀:「對不起嘛,我保證不是故意開玩笑的。等等,我有幾封信要給你看。」

    她說著跑到屏風后,從換洗下來的衣裙袖子里摸出了幾封信,之後又跑回他身邊,將信遞了過去。

    「這是我跟月離從羌子瞿和羌筠芷的房裡搜出來的信,可上邊應該是羌文,我看不懂,你認識嗎?」

    她和月離找出來的東西裝了滿滿一大箱子,這些信是她從那上了鎖的錦盒裡抽出來的,等過兩天她回璟王府再跟月離一起琢磨那個大箱子。

    墨璟昊接過那些信,全部攤開將信的內容看完后,眉頭微微蹙起。

    從他的表情里,她知道他肯定懂這些羌文。

    「信里說的是什麼?」

    「羌鄔國國主受牽制了,信里要脅羌子瞿和羌筠芷若不按他們所言行事,就會對他們國主動手。這些信都是同人所寫,全是指令,包括狩獵場發生的事,羌筠芷會被庄欣柔挾持也是那人命她出皇城的。」

    她摸了摸下巴,表情與他的一樣嚴肅:「信里不曾透露幕後之人的任何信息?」

    「沒有。」

    「唔,他倒是厲害,要脅得了夜影,牽製得了羌鄔國國主,更別說傅陽皇室、墨恆宇、熹妃這些人了,究竟是誰呢?墨璟昊,我們只有先揪出他是誰,才能化被動為主動,可是,我們要怎麼知道他是誰?」

    「昨天我見了易君謙,易君謙告訴我,受他牽制的人很多,但他們彼此是相互獨立的,幕後主使者他們也不知道,沒有露過臉,負責聯絡他們的人最後都會慘死。」

    她提的這些墨璟昊也都想到了,可是那幕後主使者做得太滴水不漏了,他們找到的線索也總會斷在某處。

    「我讓人前往羌鄔國暗中查探,他要牽制羌鄔國國主不是易事,也許會親自出馬,應該也會留下蛛絲馬跡。」

    「可不對啊,羌鄔國遠比軒墨王朝實力弱,他都能在軒墨王朝操控那麼多棋子,羌鄔國對他而言又怎麼會是難事?」

    墨璟昊:「不,我是覺得那人對軒墨王朝很熟悉,特別是皇宮,既然這麼熟悉,他能牽制住宮裡的人實屬正常。若他連羌鄔國也都輕易牽制住,那要揪出他可能性就小了。」

    「你是說幕後之人是宮裡的人?墨恆宇?墨弘毅?」

    「應該不是他們,他們實力如何我還是清楚的,他們布不了這場局。」

    「熟悉軒墨王朝,還熟悉皇宮……不是墨恆宇,不是墨弘毅,更不會是些小嘍啰,天啊,究竟會是誰?」她想得頭都要裂了,宮裡這麼多人,可她還真想象不出有誰有這種能力布下瞞天之局。

    墨璟昊揉了揉她的腦袋:「不想了,他總會現身的,布了這麼多棋子,每一局都被我們化解了,他差不多也坐不住了。」

    「他之前布的每一局都要置我們於死地,萬一狗急跳牆,出更狠的招呢?」

    「嗯,有這個可能,璇穎,答應我,以後不許胡來,有什麼事跟我商量,嗯?」

    經歷這麼多事以來,墨璟昊雖然還不清楚幕後之人的真正目的,但那人多次對璇穎和他們身邊的人起殺意,可自始至終並沒有直接動他。

    確實該好好想辦法把那人揪出來才行。

    樓璇穎點頭如搗蔥:「知道知道,一定不胡來。」

    「最好是真的知道。」他了解她的性子,嘴上應一套,轉個身就全忘了。

    她朝他吐了吐舌頭:「真的。」

    「嘿嘿,有聽說驛元殿現在燒成什麼樣了嗎?」

    「我顧著你的安危,哪裡有空去理會它燒成什麼樣?」

    墨璟昊話音剛落,就被樓璇穎推著出去了:「快去打探。」

    他手戳了戳她的額頭,對她只感到無奈。

    「等等。」

    他出了門口,直接召來了白澤。

    「王爺,驛元殿全燒了,火沒救下來。」

    樓璇穎聽到白澤的話,探出了腦袋:「全燒了?羌筠芷什麼反應?」

    她幸災樂禍的表情很快就讓他起疑了:「璇穎,是你縱的火還是羌筠芷?」

    她很誠實地點頭:「是我,看羌筠芷不順眼,人家她是羌鄔國公主,動不得,一動就說影響兩國關係,她對我用下作手段,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算是回敬她的禮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