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38.第438章 嚴刑逼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38.第438章 嚴刑逼供字體大小: A+
     

    墨璟昊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了,樓璇穎的心可真寬,介意別人易容成她的模樣遠甚過羌筠芷喜歡他的事。

    「墨璟昊,你說那個給我處理的人是羌筠芷還是易容成我模樣的人?」

    他嘆息一聲,拉著她往東宮方向走:「走吧,她們都在東宮。」

    昨晚,那人與羌筠芷互換了位置后施展消失在黑夜裡,暗夜追了出去本想跟蹤她揪出幕後之人,可惜被她察覺了。

    兩人交了手,可她又怎麼會是暗夜的對手,十招之內就被制伏,絕望的她想要服毒自盡,暗夜卻早有提防,一掌劈暈她將她給帶了回來,如今她正關押在東宮的牢房裡。

    墨璟昊帶著樓璇穎回到東宮,剛進院子,白澤就上前稟報。

    「王爺,瞿王在廳里。」

    「不見,送客。」墨璟昊冷聲回答,想也知道羌子瞿前來是替羌筠芷求情要他放人,可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未從她嘴裡套出話來,他絕不罷休!

    樓璇穎停住了腳,剛回頭往大廳方向看去,墨璟昊就拉著她從側道進了後院。

    「羌筠芷現在也關押著?」

    「嗯。」

    「六皇子什麼反應?」

    墨璟昊默然,半晌之後才答:「不知道,昨晚之後他就回府了,至今連王府大門都沒踏出過一步。」

    樓璇穎知道,主謀製造這麼多事,目的是為了離間他們,讓他們分崩離析,之後再將他們一個個殺死。

    讓羌筠芷俘獲墨陽城的心后,再狠狠將他拋棄轉而勾引墨璟昊,要是昨晚墨璟昊真的中了她的計喝下摻有媚葯的酒跟她發生關係,事後就算墨璟昊如何辯解都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眾人責怪的不會是羌筠芷,只會是他,那樣他們兄弟倆就徹底完了,也就遂了主謀的願。

    還好,事情沒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如今的情勢錯的只會是羌筠芷。

    但不管她的計劃成功與否,受傷的永遠都是墨陽城,唉,那傻小子,竟然喜歡上心機那麼重的羌筠芷。

    「有從羌筠芷口中問出什麼嗎?」

    「沒有,她什麼都不肯說,只說是被逼迫的。」

    樓璇穎挑眉,嗤笑一聲:「被逼迫?那她有說逼迫她的人是誰嗎?」

    「你覺得她有可能輕易說出來?」

    她嘿嘿一笑,確實,要是羌筠芷說出來了,他們還需要站在這裡猜測?

    「我還是先去會一會那易容成我的模樣的女人吧,我對她比較有興趣。」

    墨璟昊帶著她前往東宮牢房,布局與冷宮牢房差異不大,地處最偏僻角落的地下層。

    她沿著台階一步步往下,遠遠就看到了嘴裡塞著布條被綁在樁木上披頭散髮的女人。

    這麼遠距離看去,那人不管在身形還是高度上確實都跟自己很像,只是看到她的臉那一刻,樓璇穎嘴角微抽,那是一張平凡到近乎不起眼的臉,放到人群中根本分辨不出來,這樣毫無特色的臉,易容術一上,竟然能跟她長得一模一樣?

    樓璇穎踱步走到她面前,在她的瞪視中,抬手扯上了她的臉。

    「聽說你能夠易容成我的模樣?連聲音和語氣都一樣?你為什麼對我這麼了解?我們認識?」

    她的手勁並不小,也沒扯出問題來,看來這張平凡的臉確實是她的本來面貌。

    女人當然回答不了她的話,她的嘴被布條塞住,只是一雙盛滿怒氣的眼瞪得越來越大了。

    樓璇穎並不在意,輕輕一笑,接著往下說:「讓我猜一猜,你跟安婕兒有關係?」

    聽到她提及安婕兒,女人眼裡一閃而過詫異,雖然速度快得來不及捕捉,但她這一絲的詫異已經是給樓璇穎最好的回答。

    「那便是了,你長得這麼其貌不揚,宮女挑人都不夠入選,當然也沒出現在璟王府和相府,要對我了解熟悉,出賣我的安婕兒倒能算上一個,或許也可以說,燈火節那晚,你也在那艘畫舫上。」她連損帶挖苦了女人一把,而後走到一旁擺放的刑具面前,東摸一下西摸一下,似乎在煩惱該選用哪樣。

    「你和安婕兒一樣都是傅彥釗的手下?傅彥釗最多只會使些下三濫的卑鄙手段,不可能設計這麼一圈計劃。我都把話說得這麼明顯了,目的很簡單,想知道真正指使你們的人是誰?你願意說了就點個頭,不然我就一樣一樣刑具在你身上試一試。」樓璇穎說著,從紅通通的辣椒水裡拿起了刑鞭。

    獄卒見狀,立刻上前,哈著腰對她道:「太子妃,這活還是讓小的來吧。」

    樓璇穎朝他擺了擺手:「我抽幾鞭過把癮,一會再交給你們。」

    她說著,揚起鞭子就朝女人身上抽了幾鞭,鞭子落下,鞭痕處出現了血痕。

    嘴巴被塞住,女人只能發出痛苦的嗚聲。

    「這沒意思,換你們來。」她將鞭子丟回辣椒水的桶里,退到墨璟昊的身旁坐下。

    墨璟昊喝著茶,見她坐下,主動把手裡的茶給她遞了過去:「說了這麼多話渴嗎?」

    「只準備了一杯?我的呢?」

    「剛才就讓我喝了。」

    她白了他一眼,伸手接過:「你打算袖手旁觀?」

    「嗯。」他沒這麼大的耐心,就算用刑逼供根本不會跟那女人多廢話,還不如交給璇穎處理。

    「太子,太子妃,她暈過去了。」獄卒看到女人暈了過去,停住手裡的鞭子回頭向他們稟報。

    「這麼不經打?用辣椒水潑醒。」

    獄卒聽了之後看向桶里紅通通的辣椒水,又看著女人全身的鞭傷,這水倒下去,她還不得被痛死?

    「潑啊。」

    「……是。」獄卒提起桶,往那暈過去的女人身上潑去。

    女人被疼醒過來,辣椒水潑在傷口上,讓她疼得渾身抽搐。

    「嗚……」

    樓璇穎將茶杯塞回墨璟昊的手裡,再次走回女人的面前。

    她伸手將女人嘴裡塞著的布條扯了下來,下一刻,女人就狠心地想咬舌自盡。

    樓璇穎一把掐住她的下頷,阻止了她自殘的行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