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33.第433章 他的死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433.第433章 他的死穴字體大小: A+
     

    越楚被宣進宮,墨玄銘命他替傷勢慘重的墨豫言診治,可把完脈后他愣了許久。

    虹妃在一旁哭哭啼啼,見他停下來,以為他也對墨豫言的傷勢束手無策,頓時哭得撕心裂肺。

    「不,神醫,求求你救救言兒,你都救不了他,這世上還有誰能救他?我不能失去言兒,求求你救救他……」她不顧自己的身份,雙膝一滑跪坐在地上苦苦哀求,「言兒,母妃不能失去你啊……」

    越楚依舊不為所動,虹妃哭著哭著就失控了:「都怪樓璇穎那賤人,是她害了我的言兒,我要她償命,她在哪兒?她在哪兒?」

    「虹妃娘娘,你說話放乾淨一點,十四皇弟不一定是璇穎害的!」墨璟昊皺眉,聽到她這樣辱罵璇穎,他的心狠狠揪疼著。

    「不是她還能是誰?墨璟昊,她是你的女人,你自然護著她,然而證據確鑿……」

    「不是璇穎。」越楚終於出聲了,開口也是在維護樓璇穎,他看向墨璟昊,突然嚴肅地問他,「璟昊,我上次重傷的時候,你確定『月離』把『冰魄珠』拿出來給我服下了?」

    「嗯,怎麼了?」

    「難道世上不止一顆『冰魄珠』?」越楚像是在對墨璟昊說話,又像是自言自語,「上百條冰魄蛇才能凝結一顆冰魄珠,成功率還不高,聽說自第一顆冰魄珠凝成后,往後的島主再也沒人製成過,而且冰魄蛇繁衍很緩慢每次嘗試對冰蛇島來說都可能是種毀滅……」

    「越楚,你想說什麼?」墨璟昊一頭霧水地看著他,而虹妃卻是一個字都沒聽懂。

    「神醫,言兒還有沒有救?求求你研究那什麼『冰魄珠』能不能等救了言兒再說?」

    「虹妃娘娘請放心,十四皇子死不了,樓璇穎給他服下了『冰魄珠』,護住了他的心脈,他的傷口已經凝結了,我現在救他和等會救他不會有區別。」越楚看了雙眼哭得紅腫的虹妃,於心不忍,只能簡單地向她解釋起來。

    因他這話,墨璟昊總算明白剛才越楚的意思。

    「璇穎給十四服了『冰魄珠』?」

    「剛才兩名公公不是指認了璇穎,她醒過來后發現十四皇子還有一點氣息,強行給他灌下了毒藥,要殺他,你只要去問問那兩名公公,璇穎給十四皇子服下的葯是不是晶亮透明狀的就可以知道答案。不過問不問結果都一樣,那肯定是『冰魄珠』,十四皇子現在的身體狀況就是服用冰魄珠后才會出現的。」

    「她為什麼會有冰魄珠?」

    越楚兩手一攤,將問題丟回給墨璟昊:「你不是應該對她更了解?這問題的答案你都不知道,我們更不可能知道。不過,她不是養了冰魄蛇?」

    「那也沒有上百條冰魄蛇,而且她不可能捨得用那些冰魄蛇凝結成『冰魄珠』。」墨璟昊在這事上了解她,她把冰魄蛇當寶在養,絕不可能傷害它們去提取「冰魄珠」。

    「這事還得由你親自去查探,她身上的秘密太多,你差不多也該問問她了。」越楚笑著說完,轉身走回床邊,打開藥箱準備替墨豫言醫治。

    有了越楚的保證,墨璟昊知道墨豫言不會有事,於是放心地前往明翔宮向墨玄銘稟報。

    「皇上頭疼的毛病又犯了,剛躺下,太子殿下還是等會再過來吧。」

    墨璟昊剛要離開,就聽到墨玄銘在殿里喊他。

    「太子殿下,皇上讓您進去。」吳公公憂心忡忡地看著他,傳達完后又擔心皇上的龍體能不能承受得,大著膽子偷偷提醒,「太子殿下,一會說話千萬不要太沖,皇上剛才咳血了。」

    墨璟昊皺眉,父皇的身體似乎越來越差了,幕後黑手還未揪出來,若父皇在這節骨眼上倒下,整個軒墨王朝必定會發生動蕩。

    「本王知道。」

    墨玄銘安坐在床上了,看到墨璟昊進來,他掩嘴輕咳數聲,詢問起墨豫言的情況來:「璟昊,十四的情況怎麼樣了?」

    「父皇請放心,越楚說十四皇弟不會有事,他能救回來。」

    「那就好,那就好……」墨玄銘鬆了口氣,重複這三個字好幾次。

    「父皇,那些人不是璇穎殺的,她更沒有傷害十四皇弟,甚至要說是她救了十四皇弟。」墨璟昊猶豫了會,最終還是把這話說出來了,同時也簡單地把「冰魄珠」的事告訴了他。

    墨玄銘抬頭看他,沉默了半晌,嘆道:「朕知道不是她。」

    墨璟昊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唉,父皇雖然老了,可還不是老糊塗,即使所有的證據都指向璇穎那丫頭,但朕還是明白她是被冤枉的。」

    「既然父皇知道,為何還將她關進牢里?」墨璟昊一想到璇穎被關進大牢之事就心疼,牢里很濕冷,她那麼怕冷,身上還穿著染血的嫁衣,他擔心她會受寒。

    墨玄銘嘆了口氣,頓了許久,才再次開口:「但凡守在屋子外的宮女嬤嬤全部被殺了,再發現得晚點,十四也會死,而且庄欣柔的臉上被劃了一道深痕,雖然傷不重,可對於以『皇城第一美人』存在的她來說,這也是致命的毀滅,屋裡唯一沒事的人就只有樓璇穎,朕不把她關押起來,如何向所有人交代?」

    「這是無奈之舉,璟昊,等你將來繼位,有些事情不能過於意氣用事。若倚仗權勢每件事都能順著自己的心意走,怎能讓眾人信服?」

    「她錯了也罷,可她沒有,如果我連自己要保護的人都保護不了,皇位我寧可不要。」

    就算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她,他仍舊相信她不會做這種事。

    「那你覺得讓出皇位你就能更好保護你要保護的人?你這是做夢,到時候你只會過得更狼狽!何況誰說要讓那丫頭犧牲了,朕這是保護她!」墨玄銘以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瞪他,為了女人甘願放棄江山的痴傻行徑,樓璇穎遲早會成為他的死穴。

    一想到這,他又劇咳起來,而這一咳,又帶出了一手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