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322.第322章 斷絕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322.第322章 斷絕書字體大小: A+
     

    「麝香?越楚,搜找她屋裡的藥物當證據的可能性大不大?」墨璟昊見樓璇穎低頭不說話,便替她問了。

    「不大,藥味太淡了,那些葯應該已經被她處理了,不可能還留下證據。」

    樓璇穎抬頭看向他們,笑著道:「沒關係,我只要知道她沒懷孕就好。」

    她知道自己沒害死人就好,至於證據什麼的,現在找不到沒關係,總有一天她能揪住付姨娘的辮子!

    眾目睽睽之下樓璇穎確實推撞了付姨娘,脈象顯示她也確實小產了,找證據如今已成困難,不過,她倒是想到了一個疑點。

    「墨璟昊,你能調查到她的真正底細嗎?」恬兒幫她打聽到了,聽說付姨娘是樓老夫人娘家一表三千里某個遠房書香表親的千金,家道中落才答應過來當妾。

    可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付姨娘對府里人都很親切,唯獨對她和宣娘院子里的人,不是刁難就是針鋒相對,這也太奇怪了。

    若說危機感,那也不該是這樣。

    「嗯,交給我。」

    三人靜默了會,越楚想起件更重要的事,遂從衣袖中拿出一張紙,朝墨璟昊遞了過去。

    「璟昊,你父皇的身體每況愈下,比我想象的還更嚴重,我寫了個藥方,可這些葯都很偏,如今還少十幾味,如此珍稀的藥材我是沒有辦法在這麼短的時日里找到的,得靠你了。」

    墨璟昊接過手,樓璇穎也湊近腦袋去看,只見紙上列了十幾種藥材名,她屁顛顛地跑去書房拿了紙筆又跑出來。

    等這事一過,她就著手幫忙找藥材,如今皇上的命對她而言很重要!

    「也抄一份給我吧,月離過幾天會來找我了,我飛鴿傳書給她,若上面的藥材冰蛇島正好有的話也可以讓她順便帶過來。」她臉不紅氣不喘地睜眼說著瞎話。

    「月離姑娘?不是說要等雲蘇姑娘撐過四十九天才出島?」

    「聽說有人照顧雲蘇了。」

    墨璟昊很自然地從她手裡接過紙和筆,刷刷落筆,很快就寫完了,他將筆擱下,把紙遞給了她。

    「璟昊,璇穎,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越楚不想打擾他們倆的相處,自覺起身離開。

    「嗯,越楚,謝謝你。」

    「自己人不言謝。」

    那曖昧不明的「自己人」三個字讓樓璇穎窘了窘,收了紙默默跑去鞦韆架上,墨璟昊很自然也跟了過去。

    「大小姐,老夫人傳喚你到付香居一趟!」

    不過一會,柴總管敲響了院門,傳來的話讓坐在鞦韆架上的樓璇穎挑起了眉毛。

    終於驚動樓老夫人了,樓璇穎知道就算老夫人疼愛她,但那種疼愛與「害死」她未出世的孫子比起來有多微不足道。

    樓老夫人可指望著付姨娘給樓家生個白胖小子呢。

    「我陪你去。」

    「不。」樓璇穎從鞦韆上跳了下來,笑著對給她推鞦韆的墨璟昊道,「我自己去,正好去聽聽他們的真實想法,你若跟去了,他們可什麼都不敢說。」

    「嗯,那你自己處理,我相信你可以處理好這事。」

    「不一定,你太看得起我了,也許我很快就會被掃地出門,到時我就賴在璟王府不走了。」畢竟剛才樓承德已經說出絕情的話了。

    「好。」

    她走至門口,又突然回頭:「也幫我在永軒院做個鞦韆架吧,還有,把永軒院的院名改為『穎月居』,難聽死了。」

    墨璟昊失笑,此刻她還有心思想別處去,看來不必過多擔心她。

    「等你回璟王府就能看到了。」

    「嘻嘻,好呀。」樓璇穎聽了心情大好,輕快地跟著柴總管前往付香居。

    她腳剛跨進屋子,就聽到付姨娘的啜泣聲,還有樓老夫人心疼安慰的話語。

    聽到腳步聲,屋裡的人紛紛回頭看她,頓時全都安靜了下來。

    宣娘也被傳喚到了這裡,此刻站在最邊角的地方,看到樓璇穎出現,她只敢匆匆瞥過去一眼,很快又低下頭。

    樓璇穎捕捉到她那眼神里包含的訊息,有懦弱、失望和埋怨,這讓她嘲諷一笑。

    這就是可憐的相府大小姐的親娘!

    危險時刻才想著指望女兒搭救,事後一腳踢開,女兒做錯事只想撇清關係,能不連累到她那是萬幸。

    宣娘連試著相信女兒都不願,聽別人的片面之詞就覺得是她的錯了?

    「奶奶,你找我?」她深吸口氣,調整了心情小心翼翼地喊了聲。

    樓老夫人在丫鬟的攙扶下從床邊站了起來坐到了軟椅上,之後板起臉,嚴肅地看向樓璇穎:「穎丫頭,你告訴奶奶今天發生了什麼事?」

    「奶奶不是已經知道了嗎?」

    「我要聽你親口告訴我。」

    樓璇穎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往看向付姨娘。

    付姨娘竟趁著眾人的注意力都聚在她的身上,又朝她挑釁一笑。

    果然是個不容小覷之人,那表情可謂是收放自如,她還真不信她小產了。

    付姨娘要玩是吧?她奉陪到底,看看最後鹿死誰手!

    樓璇穎突然輕笑起來,再次看向樓老夫人,語氣肯定地回答:「奶奶,璇穎無話可說,正如付姨娘所說,是我不小心推了她一下,害她流掉了孩子,都是璇穎的錯。」

    她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付姨娘在她說完這番話后那詫異的表情,不過很快又讓她隱去了。

    眼下她沒有任何證據,縱使她有三寸不爛之舌也辯解不了,說的再多,在他們看來都是狡辯,不如坦然認了。

    「嗚嗚……你確定你是不小心?你昨天無緣無故打了我兩巴掌,我只不過向老爺小小抱怨了聲,你不聽教就算了,還變本加厲地害我。你難道不知道你害死了一條無辜的小生命?」付姨娘眼淚掉得很兇,失聲痛哭指責著她,那虛弱的樣子似乎隨時會暈過去般。

    樓承德忙上前安撫她的情緒,可越勸她哭得越凶。

    「老爺,我們可憐的孩子……」

    「吵死了。」樓璇穎聽得不耐煩,使著性子打斷了她的話,被她哭得頭皮發麻,當然也注意到付姨娘越喊孩子,樓老夫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就越冷幾分。

    「璇穎,你實話告訴奶奶,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怕自己在樓家的地位不保才對付姨娘下毒手?你是女兒身,已經被皇上指出去了,難道你還能夠一輩子霸著樓家不成?」

    果然,之前說疼她都是騙人的話,轉眼就翻臉不認人了,說的話讓樓璇穎越聽越心寒。

    她為了霸住樓家而對付姨娘下毒手?

    太可笑了!

    「既然這樣,奶奶,你就當我故意的吧。」

    樓承德聽她承認了,一掌拍在床邊的桌子上,引起極大的震動:「樓家怎麼會出了你這種狠毒之人?你將柳娘逼上絕路,如今又要迫害付娘。」

    樓璇穎冷眼看他的暴怒,待他吼完,她直接對上付姨娘,懶懶地問:「付姨娘你說吧,想如何處置我?」

    付姨娘對她的反應是不解的,為何她沒有哭喊著抱屈?她早設想好如何堵她的話了,可她竟然什麼都不辯解。

    「老爺,妾身不想看到她,哪知道她什麼時候又會起壞心思害人家。」

    樓璇穎百無聊賴地聽著,無意間轉頭,瞥到了身旁的架子上放著幾本書,想起越楚說過的話,她隨手就翻動了幾頁,果然是醫書,裡頭全是藥材的介紹。

    「你別動我的東西。」付姨娘發現樓璇穎翻看她的醫書時臉色丕變,斥了聲引來樓璇穎的側目。

    「老爺,你看她,完全沒有任何悔改之意……」

    耳邊是付姨娘要死要活的哭鬧聲,眾人驚覺樓璇穎此刻竟然還有心思在那裡翻書。

    「樓璇穎,你的良知真的泯滅了?你難道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錯?」樓承德對她的怒氣已經上升至極點,跟宣娘生下這個女兒已經成了他這輩子最悔恨的事,當初瘋傻的時候是整個皇城的笑話,如今不瘋不傻了,卻更氣人。

    樓璇穎冷笑,手在側頁上一滑,紙張飛速翻過,無意中瞥見翻過的紙上記載了一種藥材——雪靈芝。

    她記得越楚留下的那十幾種藥材中就有它。

    「付姨娘好高雅的品味,看這麼厚實的醫書,其實付姨娘懂些醫術吧?既然懂醫術,明知道自己懷孕的情況下為何要死拽著我不放,難道首要之事不是保護孩子嗎?」

    付姨娘聽到她這樣說,鬆了口氣,原來去翻她的醫書是想找證據,只見她拿起絹子又開始抹眼淚:「老爺,妾身的娘會些醫術,可妾身根本沒想到她會突然推開我,不然……」

    演技一流啊。可哭得還真讓人煩。

    「付姨娘不就是想讓我走么?我成全你。」樓璇穎朝付姨娘淺淺一笑,而後視線一偏看向樓承德,「爹,這也許是我最後叫你一聲爹了,你說過不要我這個狠毒的女兒,而我也正巧早不屑要你這個爹了,既然如此,滿足付姨娘的要求,我永遠離開相府,跟你斷絕父女關係!斷絕書我已經擬好了,你簽個字就好。」

    她說著,從衣袖裡摸出了一張紙,當著眾人的麵攤開朝樓承德遞了過去。

    「你,你……」樓承德差點沒被她氣到昏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