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278.第278章 翻手為雲覆手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278.第278章 翻手為雲覆手雨字體大小: A+
     

    墨璟昊等人離開后,樓璇穎趴在榻上嘆氣出聲。

    「唉,墨恆宇要是慢一點下手,事情就好辦了。」越楚他們此刻去寒凌洞搜找,就如同海底撈針般,要找到解藥並非易事。

    万俟月離倒了杯茶遞給了她,而後在她旁邊坐下,看她鬱結的表情,又不知如何安慰她。

    「他們應該能夠找到解藥的。」

    「希望如此。」

    樓璇穎邊喝水邊深思,一抬頭就看到万俟月離那欲言又止的模樣,於是笑著道:「我們可是共患難過的朋友,我都把最大的秘密告訴你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有話要問就問吧。」

    万俟月離猶豫了許久,終於開口了:「當時不是我看錯,你真的把冰魄蛇藏在畫里,而後又把它們從畫里放了出來?」

    事到如今,她還是不敢相信那時看到的情景。

    樓璇穎沖她頑皮一笑,看了看傷痕纍纍的雙手,直接將左手附在茶杯上,默念「入畫」,不過眨眼之間,捧在她手上的茶杯已經成為了一幅畫,她揚起手中的畫,剛抬頭就看到万俟月離那目瞪口呆的表情。

    「是不是很不可思議?沒錯,我的雙手擁有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

    「所有……都可以?」万俟月離吞咽了口水,甚至抬手揉了揉眼睛,顫顫地伸手接過樓璇穎遞過來的畫,茶杯竟然真的進入畫里,成為一張紙了。

    「除了人,所有的物品都可以。」

    「……」万俟月離有瞬間失語,她竟然遇上了這樣的奇人,難怪她面對危險總是那麼淡然,那自信源自她擁有強大的異能。

    「這個能力可以讓你翻手為雲覆手雨。但要是讓人知道了,你這輩子都無法安生了吧?」人心都是貪婪的,樓璇穎的存在就好比一處寶藏,誰不想從中得到更多?

    「可能吧,我這個能力雖然很強大,但也沒到翻雲覆雨的地步,它不能對人使用,可我遇上的危險往往來自人,我又怕被發現,所以經常都很被動。」束手縛腳的結果就是她該受傷照樣受傷,還因為有異能,她的膽更肥了,不怕死往前沖,甚至傷得比以前更重。

    「為什麼不能對人使用?」

    「你也該知道,冰魄蛇一開始是受万俟月揚控制的,但經過我的手,它們就改聽我的指令了,從我畫里出來的都會變成我的東西,可人有思想,我操控不了人的意志。」

    見万俟月離瞭然地點頭,她笑眯眯地撐著下巴看她:「月離,這事除了你我之外沒人知道,我希望你能幫我保守這個秘密。」

    「嗯,我不會說出去的。」万俟月離慎重地承諾,如果不是為了回去救她,樓璇穎根本不會在她面前暴露雙手的能力,她必須為她保守這個秘密。

    不需過多的言語,她臉上堅毅的表情就讓樓璇穎明白自己沒有信錯人,拿回那幅畫,她很快又讓茶杯還原,愜意地喝起茶來。

    「璇穎,你不是也把璟王爺他們當朋友嗎?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們你雙手的秘密?」

    「越多人知道對我越不利,而且我不想告訴他們,他們都是皇室之人,暗殺万俟月揚的墨恆宇是軒墨王朝大皇子,眾皇子為爭奪皇位兄弟相殘,要是說出來,我不確定我跟他們的關係還能不能延續。」

    和墨璟昊他們走得越近,她越害怕秘密揭曉那刻,墨璟昊也是爭奪皇位中的一員,藏古閣的預言……

    到那時,她能否分得清楚他們是真心還是假意?

    「明白。」她安慰般輕拍了拍樓璇穎的肩膀,有些事情確實很殘酷,「你現在是冰魄蛇的主宰者,万俟月揚死了,島上的人已將你奉為新島主,你要是走了,整個冰蛇島就群龍無首了,他們不會讓你輕易離開。」

    「我才不要當什麼島主,而且我當著他們的面把万俟月揚狠狠虐了一番,雖然人不是我殺的,但我也脫不了干係,他們沒找我報仇就不錯了,怎麼可能真的把我當新島主?」她把玩著茶杯,無奈地說著。

    万俟月離看著她苦惱的模樣,搖頭道:「不,你知道万俟月揚是怎麼坐上島主之位的嗎?我娘一開始並不看好万俟月揚,她想把位子傳給最大的女兒,万俟月琦。万俟月揚使了手段得到操控冰魄蛇的方法,之後我娘就中毒死了,万俟月琦也突然暴斃,她便順理成章當了島主,而島上的人照樣奉她為島主,這是冰蛇島的規矩,強者為王。」

    樓璇穎聽得咋舌,万俟月揚為了爭奪島主之位,親手弒姐也就算了,竟然還弒母?

    「唔,就算這樣,我還是不要當島主。」

    「等找到解藥再想辦法。這段時間你可以假借島主身份,讓他們幫忙尋解藥。墨恆宇不是還潛在島上嗎?其實冰蛇島的戒備還是很森嚴的,每個護衛都訓練有素,武功不會差到哪去,要把那些人逼出來並不是難事。」

    「喲,這聽起來似乎不錯。」她朝万俟月離比了個贊的手勢,摸著下巴果真思考起這個提議來。

    在万俟月離的幫忙下,樓璇穎簡單梳洗一番后,就進入昏昏欲睡的狀態,万俟月離替她拉好被子,抱著劍坐在窗邊發獃。

    飄雪了,滿天的白點飄落下來,帶來陣陣冷意,樓璇穎很快被凍醒,縮著身子爬坐起來,將被子抱得更緊了些。

    「月離,你有心事?」

    「沒,只是覺得一切很不真實,在牢里關了半年,從沒想過能活著走出來。」

    看到她手中那把削鐵如泥的劍,樓璇穎打了個呵欠道:「半年?和那些瘋子關在一起,你也真能忍,明知道手中的劍削鐵如泥,如果是我,我就闖出來了。」

    「硬闖我還能活到現在?」

    「說的也是。」一個人的力量太渺小,如果她沒有異能,也許現在也還關在牢里或者死在了万俟月揚的手裡。

    她們正說著,突然聽到殿外傳來喧鬧聲,很快,暗夜就推開殿門沖了進來。

    「樓小姐!」

    「什麼事?」

    「大皇子放火燒了寒凌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