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236.第236章 僵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236.第236章 僵持字體大小: A+
     

    樓璇穎看著那塊玉佩,有些驚呆。

    白色玉佩上的「易」字那樣清楚,她在易君謙的身上看到過它很多次。

    不會吧?不可能是易君謙吧!

    「把玉佩給我。」樓璇穎朝白澤伸出了手。

    白澤上前把玉佩交到了她的手裡,而後又退回到墨璟昊的身後。

    樓璇穎拿著玉佩左看右看,她現在完全肯定這塊玉佩是易君謙的。

    可是,易君謙不可能殺她啊。

    究竟是她看錯了他,還是有人栽贓陷害?

    「璇穎,你怎麼看?」越楚見她擰眉,而墨璟昊又完全不語,他只能出聲詢問。

    樓璇穎搖頭,表示她也不清楚。

    「應該不是易君謙,他不可能會派人來殺我。」

    「你對他真的這麼信任?」墨璟昊盯著她直瞧,即使有證據指向易君謙她都不會懷疑他?

    「他用命救過我那麼多次,難道我該懷疑他?」樓璇穎並不想做這樣的假設。

    「呵,難道你沒有懷疑過他接近你其實是有目的的?他是傅陽皇室後裔,因為預言的事,你就真的沒有想過?」墨璟昊冷笑一聲,她是太天真還是易君謙給她灌了迷湯?

    樓璇穎撇嘴,她一直都知道,易君謙接近她確實是有目的,但是,她也相信易君謙不會傷害她。

    「人心都是貪婪的,有那一紙預言在,易君謙接近我確實別有目的,但你父皇呢?他還更狠,直接將我們四姐妹塞給他的眾兒子。你覺得我該怨?」

    越楚頭大地看著他們,明明剛才還好好的,一塊玉佩就把他們之間的爭鬥引發出來,吵得面紅耳赤。

    墨璟昊明顯是吃味了,而樓璇穎更多是無奈,她生性好動,因那一紙預言,她失去了自由,怎麼能愉悅得起來?

    「好了,你們倆就別在這事上爭了。璟昊,璇穎是病人,你好歹讓讓她。」

    墨璟昊深吸口氣,他一時沖昏了頭才在這事上跟她吵,吵了又有什麼意思?

    他將視線從她身上收回,轉過身,退至窗邊,他們確實都該冷靜一下。

    「誰要他讓啊?」樓璇穎小聲地嘀咕了句,偏開臉不去看他,可是握在手心裡的玉佩卻顯得極燙手。

    為什麼易君謙隨身攜帶的玉佩會出現在那裡?他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眾人各懷心思離開,而樓璇穎休息了一天,傷勢有所好轉,第二天便決定啟程。

    彆扭中的墨璟昊和樓璇穎同進同出,卻未曾搭理對方,都在慪氣。

    在白澤的催促下,樓璇穎右手甩著輕巧的包袱走出客棧,當看到墨璟昊慵懶地靠坐在馬車邊時,她皺了皺眉,轉頭尋找越楚和皇甫辰的身影。

    「過來!」

    墨璟昊冰冷的聲音傳來,她哼地一聲依舊不回頭。

    皇甫辰手肘撞了撞身旁的越楚,滿臉疑惑:「越楚,他們倆發生什麼事了?我怎麼覺得這兩天他們都很奇怪?」

    越楚笑了笑,同樣望向彆扭的那兩人,搖頭道:「這是他們的事,我們看戲就好。」

    「看戲?你確定他們這樣沒問題?」

    「他們的相處方式一直不都是這樣?什麼時候出過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璟昊的感情不外露,而璇穎先入為主的印象使得她對璟昊並沒那種感覺。隨他們去吧,他們自己享受就好。」

    「也罷,他們的事外人插手不了。」皇甫辰想想也是,拍了拍越楚的肩膀,往自己的馬兒走過去。

    「過來!樓璇穎,不要讓我重複第三遍!」墨璟昊的耐性越來越低,他敢保證要是她再不過來,他會過去逮人。

    白澤見她仍然不願意挪動,壓低聲音提醒:「樓小姐,惹火王爺對你沒好處,一會他過來押你,你最終還是要過去。」

    樓璇穎摸著下巴想了想,確實有道理,何況她幹嘛要躲著他?

    她極不情願地走了過去,沒好氣地問:「幹嘛?」

    他下巴朝馬車努了努,簡短地下令:「上去!」

    見她要張口反駁,他搶先補充了句:「你手傷成這樣,除了坐馬車,還有別的選擇?難不成還想騎馬?」

    她扁了扁嘴,看著明顯腫了一大圈的左臂,認命地爬上了馬車,一回頭看到墨璟昊也跨了上來,她不悅地瞪眼。

    「你跟上來做什麼?」

    他丟給她一個冷刀子眼,徑自挑了個位置坐下,而後閉眼。

    「哼哼!」她哼嘰了兩聲,右手搭著馬車的橫木剛要下馬車,整個人又被扯了回來。

    「安分點坐好!然後,閉嘴!」

    樓璇穎瞪著他,警告道:「墨璟昊,放手!」

    他嘆了口氣,迎上她的怒目,道:「樓璇穎,不吵了,好嗎?」

    她的憤怒得不到回應,見他反而軟下態度,跟平日里桀驁的他一點都不像,她的氣也不好發作,憋悶著背對他。

    搞什麼?他突然戰鬥力掉成渣,害她一時之間都反應不過來。

    「白澤,告訴越楚他們出發。」

    很快,馬車緩緩行進,樓璇穎回頭瞥向他,發現他正在閉目養神,難道就只有她一個人在鬧彆扭?

    其實她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氣什麼,似乎他們倆因為易君謙的事吵了很多次,可是,有必要嗎?

    她撅著嘴,掀開車簾趴在窗子上,他們正往泥濘的山道上而去,路面坑窪,馬車劇烈顛簸著,即使沒碰到傷口,這麼震下來,樓璇穎還是覺得手臂上的傷隱隱作痛。

    果然不能逞強要求趕路啊。

    她緊咬著嘴唇,即使疼痛也沒吱聲,右手卻不自覺地握住帶傷的手臂。

    墨璟昊睜眼看到了她皺在一起的側臉,又看了她此刻的動作,知道她在忍受疼痛。

    「又疼了?」

    樓璇穎鬆了手,回頭看了他一眼,又看回窗外,同時也輕搖了搖頭。

    「還好。」

    「停……」他剛要讓白澤停車,就被她打斷了。

    「別,這點疼,忍忍就過……那裡……」

    她話說到一半,突然瞥見山頭有黑影晃過,很快隱沒在灌木叢中。

    未等她出聲提醒,外邊傳來馬兒受驚的嘶鳴聲,馬車急劇傾斜,樓璇穎尖叫一聲,沒坐穩差點從位子上滾下去,兩手迅速抓住車窗,扯到傷口,疼得她抽疼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