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218.第218章 被狗欺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218.第218章 被狗欺壓字體大小: A+
     

    小白只顧著追趕秦玉盈,小桐拿了衣裳出來,可根本找不到機會給她送過去。

    樓璇穎更不會給她們機會,她直接上前拽住秦玉盈,將她丟出院子。

    小白又立刻朝她身上撲過去,將她死死壓住。

    「小白,別壓太緊,得讓她跑啊。」

    樓璇穎話音剛落,小白立刻鬆開了爪子,秦玉盈不斷喊著救命,尖叫著,跌撞著。

    「救命啊……」

    「小白,她不跑就撕咬她的衣服,讓她光著身子在王府里裸奔……」樓璇穎嘴裡叼著一片葉子,懶懶地對小白說。

    小白果真聽話地張嘴就去咬秦玉盈身上僅剩不多的遮羞布。

    「不要,救命……」

    小白嘴裡咬了一塊布,而秦玉盈白花花的大腿也露了出來,凄厲的慘叫聲響起,王府的侍衛早就跑過來了,當看到又是樓大小姐和表小姐在鬧事時,他們只覺得頭大,不知如何是好。

    雖然秦玉盈明顯受欺,可她那衣不蔽體的模樣,他們尷尬地不敢看過去。

    「把這隻狗趕走!趕走!」

    「誰敢動我家小白?表小姐自己穿成這樣和我家小白玩得開心,你們好意思去阻攔嗎?」

    樓璇穎趁著侍衛還沒反應過來,上前拖了秦玉盈就往外走。

    「救命……把這瘋女人帶走……」秦玉盈被拖著走,根本掙脫不得,王府的下人經過看到她這衣著,全都瞪大雙眼,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樓璇穎拖著秦玉盈一路往正大門方向走,萬總管聞訊趕來,看到這場景,一時之間有些呆住。

    「樓……樓小姐,你這是幹嘛?」

    「沒幹嘛。」她笑了笑,將秦玉盈推出了大門。

    白色的龐然大物在眾人眼前一躍而過,也跟著衝出了王府,朝秦玉盈撲了過去。

    「啊……」

    「樓大小姐,捨不得啊,表小姐穿成這樣,一會皇城百姓該圍過來了……」萬總管說著,匆忙要讓人出去將秦玉盈帶回來。

    「萬總管,你可知她剛才極盡所能地嘲諷我四妹,過分地是直接說我四妹讓人……不該活著!四妹差點尋短見。我倒要看她當眾出糗后還有沒有臉活下去!」樓璇穎想起她剛才的過分之舉就狂怒,也立刻制止要出去幫忙的人,「誰敢去救她,我很快就送他更大的禮!」

    璟王府坐落在皇城最熱鬧的金石街邊上,人多嘴雜,有人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很快,聚集在周圍看戲的百姓也越來越多。

    大家都不敢靠前,遠遠地站著指點。

    秦玉盈早在圍觀者出現時就氣血翻湧嚇暈了過去,身上的肚兜和褻褲都被咬得破破爛爛,幾近****地躺在地上,大白狗撲在她身上,在她臉上嗅了嗅。

    「天啊,這個女人是誰?」

    「在璟王府大門前,跟璟王爺有什麼關係?」

    「誰知道?她居然衣不蔽體和只狗在……」

    圍觀百姓的哄鬧聲實在太大了,站在王府里的樓璇穎想不聽見都難,她的嘴角狠狠一抽。

    她的小白是母的好吧?

    他們的腦洞開太大了,她家小白明明是霸氣地踩踏在秦玉盈身上,居然成了……

    不過,似乎這樣子秦玉盈更加沒臉見人了。

    「小白!」目的達到,樓璇穎躲在大門后喊了聲,就見小白「嗖」地往王府里竄。

    樓璇穎讚賞地摸了摸它的腦袋:「乖小白,姐姐帶你回去洗澡。」

    於是,王府眾人錯愕地看著無事人般牽著大白狗離開的樓璇穎,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小桐抱著衣物出現了,當看到王府大門外的情形時,她嚇得臉色慘白,立刻跑出去將衣裳披在秦玉盈的身上。

    「萬總管,表小姐……」

    「快快,出去把表小姐抬進來。」萬總管反應過來,拍著身旁的侍衛立刻動手,「你你你……快進宮向王爺稟報,就說王府出大事了。」

    萬總管差點老淚縱橫,王爺不在府里,出了這種事,他這個總管還要不要當?

    樓璇穎幫小白洗了胖胖的身子,自己又梳洗了一番,便回到南院萬雪居。

    樓璇雲躺在床上,依舊兩眼空洞,鄒姨娘坐在床邊不斷拭淚。

    「璇雲?姐姐替你報仇了哦。」

    聽到樓璇穎的喊聲,樓璇雲總算有些反應,遲緩地收回目光,轉頭看她,眼角的淚無聲地滑落。

    剛才南院外那麼嘈雜,不斷傳來秦玉盈的慘叫聲,樓璇雲知道是姐姐在教訓她。

    樓璇穎走上前,鄒姨娘忙讓開了位置,眼下只有她能開導她的女兒,她只祈禱她的女兒在樓璇穎的安撫下能想通。

    她上前扶坐起樓璇雲,替她抹去眼角的淚水,將她的頭抬起來,認真地道:「璇雲,我跟你說了那麼多次,不要因別人幾句話就選擇放棄自己的生命,嘴長在他們那,他們愛說隨便他們說去,我們又不會少塊肉,不愛聽我們就不聽。」

    「我剛才教訓了秦玉盈,很快皇城裡就都是她的醜聞了。」

    秦玉盈要是安分點,她還不樂意跟她鬧。

    樓璇雲的事要過去,就得有更勁爆的事讓皇城百姓閑話,秦玉盈在這時候作死,她當然要成全她。

    「姐,我住進璟王府來讓你被人說閑話……」

    「有什麼閑話可說?墨璟昊同意的。璇雲,你就安心住著,別多想。」

    皇宮坤華大殿上,墨玄銘召了鎮遠將軍和墨璟昊在議邊疆大事。

    吳公公接到璟王府侍衛的稟報,要見璟王爺,他犯難了,殿里正在商議大事,他怎麼能去打擾?

    「事情真的很嚴重,璟王府出大事了,王爺再不回府處理,事情就更糟了。」

    吳公公見侍衛說得嚴重,為難極了,既怕進去后皇上怪罪下來他得承受,又怕萬一璟王府真出了大事,由於他未及時稟報而被璟王爺責難,他猶豫再三,被逼無奈,只能將殿門推開一條縫。

    殿門處傳來動靜,殿里議事的三人立刻停下話,墨玄銘看到吳公公探著腦袋進來,不悅地一拍椅背。

    「大膽!朕說過,沒有朕的允許,誰都不準進來!吳公公,你是要朕摘了你的腦袋?」

    吳公公嚇得立刻跪到地上:「皇上饒命,奴才該死,只是璟王府侍衛來報,十萬火急,說是璟王府出事了……」

    「樓璇穎出事了?」墨璟昊心下大驚,站了起來就要衝出去。

    「王爺,不是樓大小姐,是表小姐……」

    墨璟昊聽后很快收住腳,秦玉盈除了鬧事還能出什麼大事?

    「王爺,表小姐到萬雪居鬧事,得罪了樓大小姐,她放狗追表小姐……」

    墨玄銘都聽不下去了,氣得吹鬍子瞪眼睛:「這算什麼大事?還十萬火急?立刻給朕滾出去,否則就摘了你們腦袋。」

    「王爺,表小姐衣不蔽體被狗追出了王府,還被狗壓在身下,皇城百姓都在王府門口圍觀。」侍衛終於把話說完整了,然後就發現大殿里安靜得可怕。

    「這些都是璇穎那丫頭乾的?」墨玄銘找回了聲音,發現自己還是太低估了樓璇穎的鬧事能力。

    「回……回皇上,是的。」

    墨璟昊頭疼地捏了捏眉心,他一天不在府里,府里就鬧出這種事,樓璇穎還真是越來越野了!

    「璟昊,你還是回府去處理這事吧,現在肯定鬧得滿城風風雨雨,這事最好還是別傳到皇后那裡去,宮裡朕先瞞著。」

    「是,父皇。」墨璟昊嘆了口氣,應聲就出了大殿。

    秦玉盈雖然被帶回璟王府了,可王府門口依然圍堵著眾多百姓,侍衛開了道,墨璟昊的馬車才勉強通過。

    他前腳剛進王府,秦穆後腳就坐轎趕來了。

    「表舅父。」

    「三皇子,盈兒呢?」

    「不知。」

    秦穆聽到女兒在璟王府出了這種事,心裡直冒火,可就算墨璟昊叫著他舅父,他也不敢對他大聲說話。

    他和皇后、嵐妃是表兄妹,畢竟還是生分,皇后那旁系是當官的,他這邊卻是經商的,要不是秦玉盈傾慕著三皇子,他拗不過,不然根本不敢攀上這親戚。

    「秦老爺,表小姐在南院上秀居,如今……還昏迷著。」

    秦穆在萬總管的帶路下匆忙趕過去。

    小桐已經替秦玉盈擦洗過換了衣裳,如今正在一邊抹眼淚,見到秦穆出現,更是哭著爬跪過去。

    「老爺,小姐被人欺負了,你要替她作主啊。」

    「盈兒……」秦穆看到秦玉盈脖子上和臉上都有黑青一塊,跑過去拉起她的衣袖來看,也全是這青斑,「小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盈兒真的被只狗給……」

    「老爺,樓大小姐欺負小姐,一隻大狗一直追著小姐跑,還撕咬了她的衣裳……」小桐斷斷續續地告了樓璇穎一狀,秦穆聽后終於忍不住了。

    「三皇子,雖然她是相府大小姐,但她這樣欺辱我的盈兒,我不可能坐視不管。」

    墨璟昊同樣頭痛,樓璇穎雖然頑劣,但他了解她,一般情況下,她不會無緣無故先招惹別人,他也正想聽聽看樓璇穎怎麼解釋這件事。

    「表舅父,到大廳來吧,我把樓璇穎叫過去。」

    (感謝「最冷不過心涼」和「年少輕狂」的打賞,么么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