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150.第150章 不爭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150.第150章 不爭寵字體大小: A+
     

    「他娶幾個女人關我什麼事?只要別惹到我,我才懶得理她們。」她要欺負人,那也要看那個人值不值得她上心。

    墨璟昊始終不語,皇甫辰議起他時,他的眉頭不滿地皺起,可當聽到樓璇穎完全不在乎的口氣,他突然就感到煩悶。

    在畫舫上看到她和易君謙在一起時的異樣情緒又出現了。

    「不爭寵的女人可真難得,璟昊,你賺到了。」皇甫辰揶揄地看著墨璟昊。

    「璇穎,你放心,我也覺得你不會被欺負。」她不去欺負人就阿彌陀佛了。

    樓璇穎朝皇甫辰和墨筱琪翻了個白眼,以後再跟他們算賬。

    「五公主,你父皇都回宮了,你也該回去了。」

    「璇穎,我住在紅梅園好不好?」墨筱琪趁機又開始提議,還蹭到她的身旁撒嬌地輕晃她的手臂。

    「璟王府又不是我作主,你問你三皇兄,再晃熱茶潑你身上可別找我。」

    墨筱琪嘴嘟得老高,看向墨璟昊,可他始終冷著張臉,一句話都不說,問他根本就沒戲,他絕對不會答應。

    「五公主,宮裡還不如璟昊王府的偏院不成?」

    「你閉嘴,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皇甫辰剛開口,墨筱琪就炸毛,直接讓他閉嘴。

    「我實話實說,五公主可別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你不是跟你三皇兄不和嗎?既然不和,就該自覺地躲遠點,你住進紅梅園,一天到晚霸住樓璇穎,她和你三皇兄還怎麼相處?」

    「皇甫辰,你什麼意思?」

    樓璇穎端著茶杯聽著他們爭吵,頓時有種暈乎感,她剛才還覺得他們在她和墨璟昊的問題上看法出奇一致,才過了片刻,他們竟然就在這種事上吵起來?

    「墨筱琪,你該回宮了!皇甫辰,你廢話這麼多,也可以滾回皇甫府了。」墨璟昊沉默了一個晚上總算肯開口了,說出口的卻是趕人的話,「還是你們想要白澤送客?」

    皇甫辰很自覺地站起來走人,而墨筱琪依舊哀求地看著樓璇穎,在她攤手表示無奈后只能委屈地離開。

    「好了,鬧劇結束,我也要回去休息了,墨璟昊,晚安啦。」

    樓璇穎伸了個懶腰站起來,剛才到廳門口就聽到墨璟昊喊住了她。

    「樓璇穎!」

    「嗯?什麼事?」

    墨璟昊看著她,欲言又止,最終嘆氣:「沒事。」

    樓璇穎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見他又不說話了,搖搖頭便離開了。

    墨璟昊煩亂地閉上眼,他剛才叫住她,是有話想問她,想問她若有機會讓她提早離開,她是不是也會毫不猶豫地離開,可還沒問出口,他就覺得可笑。

    他連自己對她的情緒都理不清楚。

    以前對她只有厭惡,不作第二想法,可什麼時候開始慢慢改觀?

    似乎是在她救了他之後,他就開始理不清楚對她的感覺了,一定是因為感恩!

    墨璟昊只能這樣說服自己。

    安婕兒的奴性一點都不輸恬兒,第二天她醒過來后就搬到小閣間和恬兒一起住了,還跟著恬兒一起喊她小姐。

    樓璇穎聽到她喊小姐的那刻一臉黑線。

    「婕兒,我帶你回來又不是來當我丫鬟的。」

    「婕兒已經無家可歸,小姐能收留婕兒已經是莫大的恩情,你貴為相府千金,如今也嫁進璟王府,婕兒不敢放肆。」

    「呸,什麼嫁進璟王府,明明是被當垃圾一樣塞進來的,這個恬兒最清楚,三媒六聘一樣都沒有。」

    安婕兒驚得下巴差點著地:「啊?不是吧?」

    「千真萬確,我不騙你。」

    雖然皇上之前有讓她嫁,她不願意罷了。可確實沒嫁啊,也不算騙她。

    「你還是叫我穎兒吧。」

    「可是……」

    「沒有可是,一個稱呼而已,我都聽慣你叫我穎兒了,突然改口叫小姐,我一點都不習慣,而且還覺得彆扭。」

    「我叫你穎兒,但可不可以跟恬兒一樣伺候你?」

    樓璇穎一撫額,朝她擺手:「我不缺丫鬟,恬兒手巧,有她一個就夠了。」

    她剛說完,安婕兒就失落地低下了頭,有些無措起來。

    「你是不是不需要我?那我也不好留在王府吃白飯……」

    「你說什麼呢,我說過讓你留下就不會反悔。你不是會做菜嗎?伺候的活兒就不用你了,翠竹園有個小廚房,恬兒的廚藝不行,那兒一直荒廢著,你以後就負責我們三人的吃喝吧。如果你不想只煮三人份的,想要更好的發揮地,我可以讓墨璟昊把你安排到王府廚房。」

    「謝謝穎兒,我願意做我們三人的飯菜。」

    「婕兒,以前的都過去了,從今天起都是新的開始,別多想知道嗎?心裡有事可以跟我和恬兒說。」樓璇穎拍拍她肩膀,她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注意到安婕兒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會坐在那裡哀傷。

    需要給她時間沖淡傷痕,她只能勸說這麼多,剩下的都得靠她自己。

    「恬兒,有空帶婕兒到府里走走,熟悉環境,我好久沒畫畫了,到書房去畫畫。」

    「好。」恬兒點頭,當聽說小姐又要去畫畫時,心裡偷笑,小姐畫畫是去浪費紙張的。

    書房裡,樓璇穎拿出從胡府和楊府收來的兩幅畫,攤開在書桌上,盯著畫中的大包袱,有些珠寶花瓶甚至溢了出來,她托著下巴很認真思考它們的何去何從。

    自個兒留下?太招眼了,而且她也用不著。送人?找不到人送,送出去就該敗露了。毀了?太浪費。

    皇上昨晚拿著書信和玉簪怒氣沖沖地回宮了,也沒聽說怎麼處置胡御醫和楊御醫,這事牽連到庄欣柔,如果皇上太寵愛她,睜著眼閉著眼讓這事過去了,那她跟他們的仇就沒完!

    她靠著搖椅,拿著那兩幅畫想了很久。

    他們貪了這麼多錢財,若沒受到任何懲罰,不久后又能積累起錢財,那她所做的事不就白費了?怎麼樣也得讓他們暴露吧?

    皇城人平時這麼無聊,雞皮蒜毛的小事都能傳得津津樂道,如今外頭都是關於她的流言蜚語,要讓這事過去就得拿別的事來掩蓋。

    所以……

    (感謝子非魚的打賞,黎明的景色投的月票,還有其他親投的推薦票等等,希望各位親繼續支持,求推薦票、月票、收藏之類的,讀者群:58126121)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