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148.第148章 盤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148.第148章 盤問字體大小: A+
     

    墨璟昊幾步上前,看著她有些煩悶的表情,抬手在她頭上揉了一把,道:「外邊那些閑言碎語別聽那麼多。」

    樓璇穎奇怪地看著他,他這是安慰她?

    按以往慣例,他不是應該鐵青著臉,像捉/奸似的指責她紅杏出牆嗎?可他沒有,竟然還讓她別聽。

    「你沒問題吧?」

    他反手就在她頭上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在她疼得直揉腦袋時問:「當時在風雅閣除了墨弘毅,是不是酒業老闆馮永和筆墨老闆羅萬石也在?」

    「不知道,我又不認識他們,不過有個男人叫那個色老頭老馮。」

    「嗯。」墨璟昊輕點了頭,然後就沒下文了。

    樓璇穎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你問這個做什麼?你認識他們?嘿,他們住哪?」

    「你想做什麼?」

    她撇嘴,才不告訴他她要做什麼,說了什麼計劃都會泡湯。

    她默默記下那兩個名字,至於其他自有辦法打聽到。

    她眼一轉,他就知道她又在打著壞主意了,也猜到她的心思,不想跟她在這事上打轉,便轉移了話題。

    「樓璇穎,別跟筱琪走太近。」

    「為什麼?你見不得我跟你妹妹關係好啊?」好端端地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而且他還說得一臉認真,她都覺得奇怪。

    「樓璇穎,你不是自認聰明?可有時候又迷糊得堪稱笨。你沒想過筱琪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她手中拿著的通行令牌是多少立了大功的人都拿不到的,父皇為什麼會給她?」

    樓璇穎眨了眨眼,墨筱琪突然出現的事她有想過,也問過,她說是因為庄欣柔的事,可令牌的事她還真沒想過。

    「不能是因為你父皇寵她所以給她令牌嗎?」

    「你覺得呢?再寵她,一個公主需要這種令牌?」墨璟昊白了她一眼,反問道,「你會去杏雨湖是不是也是她告訴你的?」

    樓璇穎懵了,獃獃地點頭。

    墨筱琪到鳳霞宮找她時確實有告訴她燈火節的事,寶物也是她說的,離開前還對她耳提面命。

    她都決定把墨筱琪當朋友了,現在墨璟昊告訴她這事,這是要鬧哪樣?

    「她這樣做有什麼目的?她是公主,身份地位都比我高貴,能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二皇姐琴棋書畫最精通,她經常會去毅王府找你三妹閑聊。」留下這句話,墨璟昊直接往府里走。

    樓璇穎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然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墨璟昊雖然沒有直接告訴她原因,但他的話已經間接說明了一切問題。

    又是預言!皇上不把預言中的那人找出來是不會罷休了。

    她追上墨璟昊,一路跟進大廳里,拉扯著他的衣袖問:「五公主的事聊完了,也說說雲上國公主的事唄,你們怎麼處理她的?」

    「讓他們的船回去了,能怎麼處理?」

    「就這樣?我覺得雲上國對這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耳邊聽著她不停的嘰喳聲,他薄唇緊抿不再回話,端起桌上的熱茶慢慢地喝了起來。

    樓璇穎說得沒錯,雲上國不會善罷甘休,父皇今日早朝在大殿上怒火濤天,他也被迫接下任務,若雲上國發起戰亂,他必須出兵迎戰!

    「沒勁,你都不理人的,算了,我回翠竹園找安婕兒和恬兒玩。」樓璇穎說得口都幹了,冷麵神只顧著喝自己的茶,壓根不理會她,她頓時覺得沒勁了。

    抬頭看到她蹦跳離開的背影,他無奈地搖頭,剛才還擔心跟她說了墨筱琪的事會不會讓她難過,看來是多慮了,她從來就沒心沒肺。

    當晚,在萬總管的通傳下,樓璇穎被帶到大廳,驚訝地發現不僅墨璟昊和皇甫辰在,連皇上和墨筱琪都在。

    萬總管只將她帶到院子前就和其他下人退出去了。廳里的氣氛有點詭異,皇上坐在首座上,墨璟昊和皇甫辰都坐在邊上,可墨筱琪卻低著頭站在廳中央。

    她放慢了速度,咬著指甲思考這是上演哪齣戲。

    剛踏進大廳,還沒等她向皇上行禮就聽到他暴怒的吼聲。

    「跪下!」

    樓璇穎只覺得莫名其妙,沒有奴性的她向來不會因別人一句話就下跪,就算讓她跪那也要有理由!

    她沒跪,墨筱琪腿一抖卻當場跪了下去。

    「父皇,平樂知錯。」

    「樓璇穎,你也給朕跪下!」

    樓璇穎無辜地看著他,訥訥地問:「為什麼?」

    墨筱琪扯著她,小聲勸道:「璇穎,先跪下,父皇正在氣頭上,別再惹他。」

    樓璇穎嘆氣,慢慢地跪在地上,挪到墨筱琪身旁,和她嘀咕起來:「是不是我們去胡府和楊府的事讓你父皇知道了?」

    「是啊,現在成為皇城第二轟動的事。」

    「這也能轟動皇城?皇城太沒新聞價值了吧?」

    「啊?新聞價值?」這個陌生的詞讓墨筱琪一時之間摸不著頭腦。

    「總之,我的意思就是芝麻點大的事都能在皇城傳開,皇城百姓是有多無聊?」

    「不是啊,是他們府里的值錢的東西都被人盜走了。」

    「讓你們跪下了,還敢在那交頭接耳閑聊,你們當朕不存在呢!」「砰」地一聲,墨玄銘重重拍了下桌子,惹得還在閑聊中的樓璇穎和墨筱琪都顫了下。

    樓璇穎和墨筱琪立刻閉嘴,挺直身子望著墨玄銘,一副虛心聽教的乖模樣。

    「明不明白朕為什麼讓你們跪下?」

    樓璇穎搖頭,墨筱琪點頭,兩人對看一眼,而後,樓璇穎點頭,墨筱琪搖頭。

    「噗,默契不夠啊。」皇甫辰忍不住噴笑出聲,遭來墨玄銘的瞪視之後,他立刻收斂了笑意。

    「平樂,你來說!」

    「平樂?五公主,你父皇為什麼叫你平樂?」樓璇穎不解地撞了她手臂一下。

    墨筱琪抬眼偷偷看了她父皇一眼,快速地答了句:「平樂是我的封號,別再打岔了,我在想要怎麼跟父皇說。」

    「你們還有閑情聊天?是想套個借口敷衍朕?」

    兩人這時很一致搖頭。

    「皇上,我們怎麼敢敷衍您,這不是不明白您在說什麼嘛。」

    「樓璇穎,你不明白?你和平樂一起做的,你不明白?很好,平樂,你告訴她你們做了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