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136.第136章 玄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嫡女驚華:傾世小魔妃 - 136.第136章 玄機字體大小: A+
     

    閣間不會很大,樓璇穎貼著牆壁到處觸摸,連每張桌子都趴下去查看,終於,讓她在最角落發現了機關,輕輕一擰,木質牆壁上突然滑出了一層小暗閣。

    她驚喜地爬過去,屋子雖然沒有光亮,但她在這裡待了這麼久,慢慢適應了屋裡的暗度,卻仍看不清楚暗閣里的東西。

    她探手進去,摸到了一塊布,布下邊覆蓋的東西很像瓷器,摸著它們的形狀,她猜想就是眾人期盼的古物。

    她將布連著瓷器拿出來,手裡有沉甸甸之感,抱著它們爬出桌子,挪到窗前,借著月光,總算看清楚了它們的面目。

    金佛和玉瓶。

    果真讓她找著了。

    它們暗藏玄機?可她怎麼看都覺得它們只是普通的古物?

    最多玉瓶精緻一點,握在手裡很冰涼,大熱天可以拿來驅暑。金佛,足金的金器,可以賣個好價錢。

    她拿著金佛搖晃了下,實心的,它能藏什麼?又將玉瓶倒過來,也沒放什麼東西。

    樓璇穎皺眉,沒發現它們有什麼不同。就在她玩轉間,借著月光,終於發現玉瓶內壁似乎刻有小字,可那字是白亮的,玉瓶又上窄下寬,她根本看不清楚寫的是什麼。

    她將手硬塞進去,瓶身寬,她的手探進去后就能自由活動了。

    內壁上的刻字,她一個個摸過去。

    她在現代時就會摸字,盲文都能摸出不少來,古物研究當中經常會碰到這種情況,她是被逼著學的。

    字刻得太小,她摸的很慢,但還是一個個摸出來了。

    每摸出一個字,她的心就越發的冰冷。

    「墨元年間,相府鳳女,手擁異能,艷傾天下,得此女者,得天下。」

    墨元年間,正是當下。

    她第一次懷疑自己的鑒定能力,這真的是數百年前流傳下來的古物?

    為什麼能夠預兆數百年後的今天?

    字裡行間,指向的全是她自己!

    不帶這樣玩人的?連她雙手有異能都能預測准,鶴髮老者……不會是進她夢的那個異能老者吧?

    她記得他也是滿頭白髮的老頭。

    所以,其實暗藏玄機的是這個玉瓶,握著它,樓璇穎有衝動將它當場砸碎。

    還好是她先找到,也不知道那卓老闆有沒有發現裡邊的字,不管怎樣,她一定不能讓這玉瓶落到他人手裡,預測那麼細,她會死無全屍。

    將左手放至齒間,用力一咬,見血之際,樓璇穎把手搭在玉瓶和金佛上,兩眼一閉,光亮閃過,右手不再沉甸,兩樣古物已化成一張輕飄飄的畫紙躺在掌間。

    她看了下,還是覺得不保險,她人還在船上,這幅畫不能夠很好藏起,大家可都是見過這兩樣的贗品,要是這幅畫落在別人手裡麻煩也會很大。

    她將畫捲起,再次使用異能,在意識的操控下,將這幅畫收進更小的一幅畫中,成為畫中之畫。

    她將袖珍版的畫捲起,塞進衣袖間,又將暗閣歸位,而後若無其事地出了屋子。

    樓璇穎躲回剛才的翻爬上來的屋子,攀著窗剛要往下跳,身後的門突然被推開,心下一驚,手沒握緊,整個人往外翻出去。

    還沒來得及尖叫,手就被來人抓住。

    他稍稍一使力,就將她給拉了上來。

    「樓小姐,你沒事吧?」

    樓璇穎驚魂未定,半天才回過神來,發現是白澤后,直接抬腳就朝他踹過去。

    「神獸,是你,你跑出來嚇我做什麼?」

    「白澤知錯,是王爺讓白澤來找你的。」

    「墨璟昊?我只是上來玩的,他瞎操什麼心?」要是白澤沒出現,她現在都能翻回二樓去,然後再神不知鬼不覺地回去舫廳。

    突然,她瞪向白澤,他和暗夜武功都太高,除了特別去注意,否則她很難發覺他們近身。

    「神獸,你來多久了?」

    「白澤剛到,聽到這邊屋子有動靜所以推門進來看。」

    「你沒騙我?」

    「白澤不敢!」

    她盯著白澤直瞧,他向來面無表情,她根本分不清楚他有沒有說謊,也就無法確定他有沒有看到她使用異能的事。

    不過,她是面對著窗的方向,白澤就算看到,最多也只能看到一道白光。

    事情已經發生,不管白澤有沒有看到都不能倒回去。

    「回舫廳,你帶我下去?」

    白澤沉默片刻,最終點頭。走至窗邊,拎起樓璇穎就朝窗外跳出去,樓璇穎差點沒被勒死。

    等到腳一沾地,她猛咳起來,以後再也不讓白澤帶她了。

    「神獸,你是要殺我嗎?」

    「白澤不敢!」

    有他這樣帶人的嗎?將她當小雞一樣拎開一臂之距。

    「你就不會摟著我腰下來嗎?」

    「白澤不敢!」

    樓璇穎撫額,他腦袋抽了吧,只會說這句話。

    不過,他不敢?這麼拘泥於禮數……

    之前還一直嚇她,說什麼若她不從就不客氣了,也許他根本就不敢動她。

    「對了,聽說飯菜被人下毒了,你家王爺不會又中毒了吧?」樓璇穎邊說著邊往舫廳走。

    「沒有,王爺沒動筷,也沒喝酒。」

    「好吧,算他聰明。」樓璇穎擠進人群,很快就鑽回到墨璟昊身後。

    整個舫廳鬧哄哄一片,她發現所有人的表情都很不對勁,而且畫舫就這樣靜止在湖中心,杏雨湖很大,畫舫遊了幾個時辰,早就離岸很遠了。

    「怎麼回事?不是說很多人中毒嗎?畫舫上沒大夫,就回去啊。」

    聽到樓璇穎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墨璟昊回頭瞪她,發現她滿身滿臉都髒兮兮,眉頭皺起:「你去哪把自己弄成這樣子?」

    「嘿嘿,剛才去鑽桌椅了,爬來爬去。」

    他嘴角一抽,揚起手中的摺扇就朝她腦袋裡敲了下。

    「樓璇穎,我看你是真不怕死!」

    樓璇穎縮了縮脖子,吃痛地揉著腦袋,不滿地瞪他:「哪有?」

    「怕死你還到處跑,我看哪天你的小命絕對是被你自己玩丟的。」

    她吐了吐舌頭,看向安婕兒,發現她還是在一旁掉眼淚,而且哭得比剛才更凶了。

    「婕兒,你怎麼還在哭,剛剛不是說沒事了嗎?」

    安婕兒一把抱住她,哇哇大哭起來:「穎兒,明師傅他們……嗚……被人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