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70.第 70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70.第 70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80%,等72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可紫容還是眼神躲閃,根本不敢看他,嘴裡糯糯地連聲叫:「殿下、殿下……」

    聲音小的可憐,怯怯的,還發著抖。

    陸質被一種由心疼引起的暴躁情緒所掌控,強行壓制,才能暫且把旁的事都放在一邊。

    他儘力使臉色柔和了些,拿手指捏著紫容的下巴讓他看自己。又溫聲安慰道:「好,是我來晚了,我錯了。給你打一下算賠罪好不好?」

    紫容淚汪汪的,被他捏住下巴,不叫殿下了,轉而抿住了兩片發抖的嘴唇。時不時吸一吸發紅的鼻尖,在陸質懷裡細細打顫,讓陸質心裡的保護欲愈盛,另一面的暴戾也愈濃。

    他面上沒顯出來,還是一派溫和。動作一轉,陸質抱著紫容坐在了床上,拿大拇指輕輕撫紫容的眼尾,看著他道:「我凶你了?」

    紫容搖頭。

    陸質又問:「那是我打過你?」

    紫容用力搖頭。

    然後陸質便裝出一副落寞的模樣,失望道:「那紫容這是怎麼了?不願見我,也不願意給抱,我看……是煩了我了吧。」

    這下紫容哪還記得旁人的說三道四,只知道眼巴巴的看著陸質搖頭。

    這小哭包做什麼動作都惹人心疼,在搖頭的動作里又掉下淚來,弄得陸質差點沒忍住。

    紫容急得想不起該說什麼,只仰頭看著陸質,裡頭全是依賴和喜歡,陸質怎麼會看不出來。

    可他偏要繼續裝那個樣子:「罷了。我一上午在書房等容容來找我,沒等到,少不得就自己來了。可既然容容不待見,那我還是……」

    「不是!」紫容帶著濃濃的哭腔喊出一句,然後音調急轉而下,喃喃道:「不是不是不是……」

    陸質看他終於能說出話來,才不繼續逼他,用手一下一下拍著他的背給他順氣。

    「不是的。」紫容沒想明白,為什麼原本是陸質沒時間見自己,卻又突然變成了自己不去找陸質。

    但陸質是不會騙自己的,紫容只知道這個。他暫時忘了之前的恐懼和委屈,詞不達意地解釋:「我想你的……」

    紫容好像也知道自己說得有點不對勁,但顧不上那麼多,他繼續磕磕絆絆地誠懇道:「想殿下,想見殿下……可是、可是見不到……」

    陸質得寸進尺道:「嗯?想我,還有呢?」

    說到「見不到」,紫容鼻尖又泛起一陣酸。

    他想著不能哭不能哭,可陸質這麼溫柔地抱著他,語調也輕,還摻著些安撫的笑意,他就控制不住自己。

    眼淚大顆大顆不要錢一樣地掉,陸質想給他擦,但這人眼睛已經夠紅了,皮膚又嬌嫩的不得了,好像再碰一碰就要破皮。

    陸質心裡著急,又實在是沒辦法。遲疑間,竟就低頭用嘴唇在紫容眼皮上輕輕印了一下,一觸即分。

    他沒覺得怎麼樣,聲音里還帶著些笑,道:「小壞蛋,可別哭了,再哭眼睛都要壞了,嗯?」

    紫容卻被親的愣住了,呆了半晌,突然重重地抽噎了一下,兩隻手緊緊摟著陸質的脖子,才趴在陸質肩膀上嗚嗚嗚的哭出了聲。

    這回陸質沒那麼著急,他知道這才算是哄好了。

    說到底,這回其實也算他的錯。這些下人怕他皇子的身份,在他跟前自認低眉順眼。但這麼個嬌氣又單純,除了自己之外無依無靠的小花妖,怎麼就能那麼放心的交給內務府眼高手低的丫頭呢?

    離開一時半會兒,就給人欺辱了去。

    心裡鬆了口氣,陸質的身體才跟著放鬆了些,抱著紫容拍背的動作更加溫柔。

    等紫容痛快哭了一會兒,嚴裕安知道差不多了,躬身遞過來一條陸質的手巾子。

    陸質才把人在懷裡固定好讓他坐正了給擦眼淚,語氣也嚴肅起來:「聽話,不哭了。我在呢,咱們一會兒吃飯,再哭吸了冷風肚子疼,知不知道?肚子疼能不能陪我歇晌?」

    紫容果然漸漸止住了哭,自己兩隻手把手巾子按在臉上印了一下就完了,擦完又捨不得還給陸質,假裝不經意地攥在手裡。

    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眼睛紅成什麼樣子,還很若無其事、雲淡風輕地對陸質說:「那你要在這邊歇晌,還是回書房去?」

    是就在我這裡呢,還是一個人回書房?

    陸質聽懂了他拐彎抹角的問話,不再逗他,道:「去哪都帶著你。」

    陸質假裝沒看見他把手巾子往袖子里藏,說完又補了一句:「以後去哪都帶著你,行了吧?」

    紫容點點頭:「行。」

    嚴裕安提了一路的心這才放下來。

    他對陸質福了福身,徵詢地看看陸質,陸質點了點頭,嚴裕安才悄悄地退了出去。

    先叫人把除寶珠外,今天上午伺候這屋裡的幾個宮女都單獨帶回下人房,防止她們串話,等晚上主子歇了再提出來挨個問。

    跪在書房門口的小丫頭也被人帶了回去。她嚇得不輕,還逾矩問小公子沒事吧,有沒有起燒。

    這話被派去帶人的小太監可不敢隨便回答,一路上把嘴閉的死緊,最後只說:「姐姐不用操心別人,先管好自己就燒高香了。」

    然後嚴裕安又去親自去傳午飯,叫了書房伺候的人過來擺飯。

    飯就擺在紫容床前的屏風后,陸質和他兩個人連地方都沒挪,用過飯簡單洗漱完,就歇在了紫容的床上。

    留春汀其餘的人,就那麼從陸質來一直跪到天黑。

    寶珠跪了多久,就聽陸質哄了紫容多久。

    紫容先沒哭、後來被陸質故意激得哭了一場、哄好了、吃飯、一起歇晌。

    吃完飯兩個人說閑話,陸質沒直接問紫容為什麼突然改了口叫自己殿下,只說不喜歡聽他這麼叫。

    可即便是這樣溫和的一提,紫容還是想起了寶珠教他的規矩。他立即斂了神色,又想往後縮。

    陸質沒讓他得逞,長臂一伸就把人撈到了懷裡,一個勁兒地撓他痒痒。

    撓的紫容受不了,笑得睫毛都濕了,才上氣不接下氣地求饒:「陸質、陸質陸質……我不……不叫殿、下了……饒了我……!」

    陸質滿意了,這才摟著小花妖合上了眼。一個哭累了,一個起得早,都沒用一會兒就真睡著了。

    寶珠的臉色卻漸漸發白,額上滲出密集的冷汗,沿著臉側落在肩上質地良好的緞子上。

    不只是她。在掉根針都能聽見動靜的留春汀,紫容由壓抑的嗚咽慢慢轉為出聲的哭聲,和陸質從始到終沒有一絲不耐的安撫,再到後面明顯「不合規矩」的瑣言碎語,傳進了從裡到外跪著的每一個一早上對紫容的央求和拜託視若無睹、恍若未聞的太監和宮女的耳朵里。

    一個個暗自嗐氣,在宮裡伺候了這麼多年,竟然一時瞎了眼。

    宮裡的奴才都知道狗只認一個主人才算是好狗的道理,今天被趕出景福殿,明天就連專伺候狗的狗奴都不如。

    但這個錯若受罰的話,不用往重了說,一個奴才欺主的罪名,就能要了他們的命。

    但只要打不死,就比被送回內務府強。

    早上紫容和陸質醒的時間差不多,一上午情緒大起大落的,一睡過去就不容易醒。

    陸質略歇了小半個時辰便沒了睡意。午間陽光正好,屋裡也暖融融的,小花妖睡得正熟,還能聽見悠長的呼吸聲。

    他忍不住支著手垂眼仔細打量紫容。睡前拿雞蛋小心地給敷過好幾遍眼睛,但許是小花妖皮膚太嫩,如今看著也沒消下去多少,還是紅腫的厲害,時刻提醒別人,他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陸質輕輕地笑,拿食指在紫容鼻尖點了點,無聲地說:「嬌氣。」

    換過衣服,陸質沒走。嚴裕安叫人小心抬了書案過來,放在紫容房間的小榻上,陸質在那看書,紫容醒了,一眼就能看見。

    屋裡的下人一個個跪的都端正,寶珠尤其的面如死灰。

    她現在只報著一線希望:陸質不知道她對紫容說的那一番大不敬的話,看紫容的樣子,也壓根不知道自己被人欺負了,所以更不可能去告狀。所以她只盼著陸質看在自己攔著不讓紫容去書房,不僅是為了自己立威,也真的有兩分為了讓陸質安心溫書的想法而網開一面。

    皇子身邊伺候的大丫頭,以後可以跟著出宮,伺候的好了,要麼被皇子收用,說句光耀門楣都不為過。多少人眼睛滴著血看著的位子,難道真要被她這一次的鬼迷心竅弄丟了嗎?

    陸質一直不動聲色,叫人看不出情緒。看書看累了在屋裡走動的時候,臉上也沒什麼喜怒,喝茶洗手,只當沒看見跪了一地的人。

    倒是怕吵醒紫容,吩咐嚴裕安去書房取個什麼東西,都是壓著聲音的。

    一個時辰剛過沒多久,紫容也醒了。他腦袋在枕上動了兩下,陸質就發現了,放下書走過去,站在窗邊摸他的臉。

    紫容眼睛還沒睜開,哭過以後睡了一覺,感覺有些疼。他索性眯著眼,在喉嚨里悶悶地笑著,拿臉去蹭陸質的手。

    陸質也笑,俯身把他抱起來,紫容就軟綿綿的往他身上黏,貓一樣,小聲叫:「殿下,殿下……」

    這回是撒嬌的語氣,陸質嗯了一聲,抱他出去之前,狀似隨意地對嚴裕安道:「叫他們換個地方。」

    嚴裕安躬身應了,出去擺擺手,一屋子人就沒一絲兒動靜地挪到了留春汀後院,依然跪著。

    嚴裕安沒像打算的那樣挨個問話,看陸質的意思,是要親自料理的。

    他看出來了,這些下人跪了一天,到現在也明白了。一個個冷汗落的更凶,膝蓋打顫,跪都跪不住。

    皇帝專門為這事又賞了他一回,陸聲在御書房受賞,中間說起熙佳貴妃近日偶感風寒,當時聖心正悅,最後還帶著熙佳貴妃跟著得了皇帝鍋里的一碗銀耳羹,臉面大長。

    可是賤骨頭畢竟挑不起大梁子,經不住嚴裕安五六天的查探,就把他要趁固倫公主大婚從內務府偷運事物出宮的事兒扒了出來。

    原本陸質是等著陸聲漸漸權大,太子坐不住了親自收拾他。誰知這人眼皮子淺成這樣,才多久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做的這事兒斗羅出來讓人笑掉大牙:堂堂皇子,胞兄是太子,生母為後宮最得寵的熙佳貴妃,竟能把內務府的一點東西看進眼裡。

    正因這事不大不小,若鬧到皇帝面前,嗐氣的是熙佳貴妃,連帶著太子臉上也不好看,陸質知道太子不會抓陸聲這個錯處,才不得不親自收拾他。

    太子嫌這事兒噁心,他可不嫌。與他何干。

    但若公平些說的話,陸聲跟他們奪這些,原本就不佔先機。

    陸質背後有先皇后留下的多少東西,有已出宮建府的大皇子,有文家。熙佳貴妃和她的母家多氏自然是把注全下在太子身上的,剩下一個六皇子陸聲不尷不尬,連上下打點的銀錢都要從自己任上往外摳。

    一個人若有束手束腳的地方,就少不得要露出馬腳。

    說了幾句,陸宣冷笑一聲,道:「骨子裡就不是尊貴的人,扶得再高都沒用。」

    陸質道:「那也不怪有人願意扶。」

    出身怎樣,排行怎樣,皇帝若忘了孰重孰輕,便都沒那麼重要。

    狡兔死,走狗烹。

    可知不論什麼時候,先人留下的話是總不會錯的。

    以駙馬劉家為例,劉家出了三朝太傅,是當年先皇親自為固倫公主選的夫家。多少年來沒參與一星半點的黨派爭紛與皇權角逐,就連先皇做太子時,也沒得到過劉家一星半點的格外優待。

    可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劉家才能屹立百年不倒。不像文家,當年為皇帝上位流了多少不見人的血,後來落魄的就有多快。

    好在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饒是現在大不如前的文家,也比商賈出身的多氏在朝堂上說話有分量的多。

    抵達駙馬劉晟府上時,天也才蒙蒙亮。

    劉晟親自出來迎,後面一串家奴提著紗燈,穿過曲曲折折的小徑,最後過了垂花門,陸質和陸宣被一路領進花廳。

    年近五十的劉晟著一身深紅的雲雁細錦,白銀底料的鏤空翡翠雙扣將滿頭青絲整齊束起,整個人極為精神。

    各自見過禮后,他對陸質和陸宣笑道:「前日公主就和我說,你們哥兩個肯定來的最早,當時還特地囑咐,說這會子前頭亂鬨哄的,你們莫管,原話說的是:『叫老三和老四就在花廳躲懶一回,』,就聽你姑母的。尤其是四殿下,出宮路遠,想也有些乏了,先在這裡用些熱的,略歇歇神。」

    若說前頭,就是接待其他皇子與宗親世子的地方。太子明日才同皇帝一起出宮,今日劉晟府上便數陸質幾個最大,固倫公主不讓他們出去陪客,也存了給他們長氣勢,下五六皇子面的心。

    陸宣道:「就知道姑母疼我們。等會兒若掉不開人手,姑父只管吩咐。」

    陸質跟著微微點頭,眼眸垂了垂,道:「有勞姑父。」

    他在外人面前一向是這個不冷不熱的樣子,劉晟沒有多心,還想著,固倫公主的心裡看重的,許就是陸質這幅矜貴的嫡系氣派,笑道:「說得什麼話,你們多久不來一次,我喜歡都喜歡不過來,哪裡還會勞煩。」

    三個人又說了幾句話,劉晟一頓,稍微側了下臉,看看陸質,又看看陸宣,道:「是你們倆誰身上熏的香?倒挺別緻。」

    陸質驀地停了半下呼吸,然後不動聲色地端起茶杯喝一口,沒說話。倒是陸宣眉眼飛揚,抬起衣袖聞了聞,笑得大方:「是我的嗎?」說完又道:「我沒注意過這個,不過府里一向熏得香都沒大變過……不曉得。」

    陸質放下茶杯,向外頭張望一眼,做不經意道:「姑父,不知一同出來的小皇子小公主們被安置在何處?」

    劉晟忙道:「剛才令人領進後院去啦,跟大嫂一塊兒在老太太處呢。原本皇子和公主尊貴,理應一同在前廳擺宴,但我想著,畢竟小皇子小公主年紀還小,在前廳怕他們拘束,加上家裡正好也有幾個小孩子,並奶嬤嬤和一堆婢女看著,還有老太太和大嫂,必不會讓他們受了委屈。」

    「是這個理。」陸質道:「我瞎操心,姑父安排的是極妥當的。」

    劉晟道:「哪裡,殿下也是一片兄長關愛之情。幾個小皇子與小公主定也感念的。」

    這頭正說著話,那頭下人就來找劉晟,說是宗親家的世子來了,正在前廳呢。

    劉晟便告忙,陸質和陸宣連聲叫他趕緊自去,不必理會他們兩個。

    劉晟去后,陸質便說要跟三皇子說話,將屋裡伺候的丫鬟並小廝都打發了出去。

    之前紫容一直在陸質身後站著,獃獃的不知想著什麼,陸質拉他的手才反應過來。跟著陸質的力氣往他跟前挪過去,饒椅子半圈,停在了陸質面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