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68.第 68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68.第 68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80%,等72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之後紫容果然安靜了,開始寶珠還鬆了口氣,以為這小財神爺終於不鬧騰了。是她送水的時候探進身子來看,才見他臉憋得通紅,淌了滿頰的淚。

    枕上的錦緞都浸濕了一大片。

    跟著她進去的小丫頭嚇得臉都白了,嘴裡小聲念叨著:「這不行,得叫大夫……」

    寶珠暗自翻了個白眼,明明什麼事兒都沒有,一叫大夫,不就弄得跟她欺負了人一樣了嗎?

    她沒有理會多嘴的小丫頭,只連聲問怎麼了,又拿手帕去給紫容擦臉。

    紫容卻不願意被她看到和碰到一樣,翻身坐了起來,環抱雙膝把臉埋了進去,把自己遮的密不透風。

    想起剛才匆匆瞥見一眼紫容哭的那個樣子,寶珠心裡也有些著急,才打發了小丫頭去書房看看。嘴裡安撫紫容:「小公子,好歹先別哭了。奴婢已經打發了人去,正在殿下書房外守著呢。書房裡的事兒一完,一準兒給你把人帶過來,行不行?」

    紫容已經明白她不會帶自己去找陸質,哄是沒用了,寶珠只好跟他講道理:「殿下每日里事多得很,小公子在留春汀好好養病不好么?」

    紫容害怕的厲害,此時一句話也聽不進去。

    他不懂樹外面的生活為什麼是這樣的,一座看似鬆散的、小小的院子就能將他深深束縛,叫他連陸質的一面都見不到。

    從前他羨慕那些長著兩條腿的人,進進出出全可以跟著陸質。而他只能守在那顆紫玉蘭樹里,等著陸質什麼時候來書房,那會兒天氣是不是晴朗。

    因為平常怕陸質受涼,書房透氣都是挑陸質不在的時候。

    只有極好的天兒,太陽正好,風也正好,謹慎的嚴裕安才會將窗戶打開一條窄縫,讓他可以看見站在書桌前或寫或畫的陸質。

    那時候他還沒有花,又怕引來注意,只能等有風的時候,才能輕輕動動全身的葉子:「唰…唰…」

    運氣好了,陸質還會偏頭看看他。

    卻沒想到現在是一面都沒有了。

    紫容把自己逼進了死胡同,越想越心驚。

    會不會以後都是這樣了呢?他回不去紫玉蘭樹里,陸質也不會再來留春汀。這滿院的下人將他盯得死死的,也許到死,都不會再見到陸質。

    既然見不到,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已經為他開過一樹花,被抱過,還收了他送的禮。好像也值了。

    躲在軟帳里的人不說話,維持著環抱雙膝把頭埋進去的姿勢,一動不動。寶珠發現之前,紫容已經一個人在床上待了小半個時辰,跟現在一樣一點聲兒都沒有。

    所以寶珠不知道現在埋著頭悄無聲息的人是不是還在哭,怕的不是他真哭出什麼毛病,只是想著再哭下去眼睛該腫了,給陸質看了只怕不好交代。

    她拉了拉紫容的胳膊,試探著道:「您剛病過一場,殿下惦記的要命。如果再哭出個好歹來,可怎麼好呢,這……小公子?」

    「……」

    紫容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寶珠心裡也憋氣。

    她是陸質跟前貼身伺候的大丫頭,原本便比旁的下人高了一顆頭。在寶珠看來,即便以後紫容被陸質收用了,也不過是個填房。她將來是要伺候正妃的,客客氣氣地對他,是看在最近陸質還新鮮的份上。

    但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可能就是仗著生的好顏色,才被殿下看進了眼裡。如今在景福殿連屁股都沒坐熱呢,嬌氣倒一日勝似一日。

    需知宮裡伺候主子的人多的數不清,還沒見過這樣的。寶珠半是撒氣半是勸諫,道:「您這樣的小性兒,殿下一時稀罕也是有的。只怕時間長了,殿下心煩起來,便丟開手去。等午時殿下過來用飯……」

    「嗯?」紫容突然把頭抬了起來,兩隻眼睛腫的跟熟了的蜜桃一樣,眼周的皮膚透亮,看上去叫人心驚。

    寶珠一時也說不出別的話,只想著起身去拿個冰袋來給他敷。卻被紫容拽住了袖子:「陸質……」

    他還會來嗎?紫容清醒了些,從那場不可理喻的自問中掙出一線清明。

    他輕輕打了個哭嗝,眼睛眨了眨,看著是聽進去了。

    寶珠也鬆了口氣,誠心實意地道:「殿下對待再好,是殿下願意。可若老是哭著耍小性兒,只怕隆寵不會久長。」

    紫容似懂非懂:「我……我不能哭?」

    看來還是沒聽到點子上,寶珠還是點點頭:「差不多吧。不只是哭,前幾天不是說過么?在宮裡,最重要的是守規矩,知尊卑。在殿下面前,咱們全是奴才,姐姐妹妹要不得,更別提大呼殿下名諱。一行一動,全要看殿下方不方便,而不是隨自己的意願。」

    「嗯……」紫容拿手背擦了一把眼睛,坐正了些,悶聲慢慢地說:「我記住了。」

    寶珠站在他旁邊,聞言點了點頭。絞著手帕的動作也停了下來,眉眼舒展,嘴角微微揚起,心裡有些自得:「還多著呢,以後再慢慢告訴公子。」

    無論是侍妾還是孌童,不曉事的,都是缺□□。

    此時留春汀里裡外外都靜悄悄的,連院里洒掃小太監的動作都輕了很多。距離門口只剩幾步的時候,才能聽到有節奏的「唰唰唰」的聲音,旁的一絲人聲也無。

    陸質面無表情,邁大步進了暖閣。

    身後的嚴裕安沖屋裡的下人搖著頭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沿路跪倒的一片宮女沒一個敢出聲請安的,陸質沒叫起,便都原樣跪著。

    他幾乎是悄沒聲息地進了紫容的寢屋,屋裡也沒聲響,陸質頓了頓,叫了聲:「紫容?」

    聽見陸質的聲音,寶珠一瞬間有些發慌,但很快又鎮定了下來。

    她從屏風後走出去,正要請安,才見外間跪了那麼多宮女。

    寶珠愣了一瞬,也跪了下去,道:「給殿下請安。」

    陸質問:「紫容呢?」

    「小公子……」原本寶珠心裡非常理直氣壯,直到此時她才覺得自己根本沒有揣摩到陸質的心思,更不知道派去的小丫頭是怎麼回的話。

    寶珠後知後覺的有些心驚,垂著頭畢恭畢敬道:「小公子在裡間歇著。」

    紫容也聽見了,跟寶珠一樣,他輕輕顫了一下,兩隻手握的更緊。

    原來前幾天他都做錯了,難怪陸質不願意見他。

    陸質只聽回話的小丫頭說紫容哭得厲害,來的路上想的都是留春汀如何亂成一團的景象。此時竟然聽不見動靜,他一邊鬆了口氣,另一邊又隱隱覺得不安。

    小花妖最會惹人心疼,千萬別有什麼事才好。

    繞過雕花鑲嵌屏風,就看見紫容衣服穿的整整齊齊,一縷頭髮在肩上翹著,腳上沒穿鞋襪,露出了一雙嫩生生的腳丫子。

    身上是整齊,臉上卻糟糕的一塌糊塗。

    那雙漆黑的圓眼睛被淚泡過,明明腫的厲害,嘴唇也不受控制地哆嗦著,見了他卻強行扯起一個笑。

    那個笑讓陸質的心尖上驀地疼了一下,像被螞蟻咬了一口,不劇烈,卻跟水波一樣一圈一圈的往周邊擴開,經久不散。

    紫容說不清自己的感受,他原本覺得整顆心都被惶恐填滿了,可等見了陸質,又平白塞進去許多歡喜。情緒太多,從心到眼弄得鼓鼓漲漲,他沒忍住又落下一串淚來。

    陸質再沒能撐住,滿心只怪自己,三兩步過去就要抱他。紫容卻下意識地有些害怕地退縮了一下,飛快低下了頭,想掩飾自己又哭了的事實,啞著嗓子喚出一聲:「……殿下。」

    這件事兒從年前開始陸陸續續地準備,宮裡的小皇子小公主們都滿心盼著。

    因為前一晚不算正式,是留給小輩們熱鬧的,第二天上至皇帝皇后,下至各路宗親,才會去公主府,全了皇子公主們沒出過宮的念想不說,太監嬤嬤們不能跟著,還能好好的樂一樂。

    人說山中無歲月,其實深宮也是如此。不知不覺,柳條漸漸給春風吹軟,百花齊綻,烈烈轟轟無暇細緻賞玩之時,固倫的好日子也一天天近了。

    到時候嚴裕安不能跟著出宮,雖然前後細節來回叮囑了不知多少遍,他仍放不下心。

    只能逮著空,就給大到趕馬的,小到馬車裡給暖爐添碳的,一一緊過皮,叫他們一分一毫不敢放鬆。

    這裡頭最要緊的是禮節。到時天不亮,駙馬家裡就會有人到宮門口接引。何時停下受禮,何時賞,何時起,都要一遍遍地過。

    頭天晚上,暖閣里,嚴裕安躬身在小榻下,給陸質講從三更時分開始的流程。陸質就倚著看一本閑書,身邊挨著紫容,在玩一匣子綠玻璃料做的紐子。

    再精簡地說,也說了兩盞茶時間。

    嚴裕安停了一下,最後道:「到時有人在馬車外提醒殿下,且出了宮門後人多得很,多走兩步慢停一息,都是常有的事兒,不必過於緊張。倒是殿下仔細身體,那些家奴沒有什麼,若累了,便全程就在車裡,不必強撐著給他們臉子。」

    陸質嗯了一聲。他知道打點這些,嚴裕安是最讓人放心的,想也出不了什麼錯處。

    只是有一件,他道:「明兒宮裡得閑,你叫柳大夫來一趟,給他看看。」

    說著,陸質看了紫容一眼,把掉出來的紐子給他扔回匣子里去,對嚴裕安道:「這也沒幾天,但看著就像沒事了一樣。叫大夫過來看看是不是方子下的重了,我怕他面上看著好,其實裡頭受不住,再憋一場大的,才叫折騰人。」

    嚴裕安趕緊道:「奴才犯蠢了,是這個理兒,奴才明日便叫了柳大……」

    「明日不是要出宮?」紫容手裡還捏著一個紐子,怔怔的,有些沒反應過來:「不是說在宮外過夜,後日晚上才回來么?」

    陸質也愣了一瞬。

    好么,他說怎麼天天一刻不見就哭將起來的人,聽了小半個月自己要出宮兩天一夜,還一直跟個沒事人一樣。

    原來人家心裡一早就覺得是要帶著他呢。

    陸質先是失笑,緊跟著心裡就有點不得勁兒,感覺像是辜負了紫容似得。

    他伸手捏了捏紫容的耳垂,溫聲道:「明日出宮,帶的人都有數……卻不能帶你。」

    紫容還愣愣地瞪著眼睛,陸質便把他往身邊攬了攬,細細地跟他講道理:「出宮不是那麼簡單的。到時各宮各殿要帶出去的人,兩月前已經報了上去,由內務府篩查過,明日才能成行。你乖乖的,兩天眨眼便過了,讓順意和喜祥帶著你頑……前兒不是看上了人家種的葡萄?等你殿下回來,就去央人家剪根藤來,與你一道種葡萄行不行?嗯?你聽不聽話?」

    紫容搭著陸質的肩頭,很是乖巧,聽完了,便順著他的話點點頭,小聲道:「聽話的,我聽話。」

    紫容答應的這麼快,陸質心裡不大信,想著等會兒囑咐嚴裕安,明天好好看著,要什麼東西不要短了他,不要讓受了氣。

    他想是管這麼想,但還是獎勵似得摸了摸紫容的頭,道:「真乖。」

    過了好一會兒,嚴裕安又和陸質說起三皇子的什麼事了,紫容心裡才後知後覺地酸酸澀澀的難受起來。卻又因為得了陸質的「真乖」二字,讓他不敢再說什麼。

    剛才怎麼就答應了呢?

    可是好像不答應也沒有別的辦法……

    陸質沒有以為紫容這就被哄好了。有人在跟前,紫容老犯怯。他想著晚上回去再安撫,注意力便分走一些,聽嚴裕安說些瑣事,眼睛還在書頁上,只把另一隻手閑閑地丟給紫容,讓他抱著玩兒。

    扣扣手心,摸摸指甲,都沒反應。

    紫容撅著嘴把頭低下,嚴裕安覺得怎麼自己都看出了不對勁,殿下卻還沒當一回事地翻了一頁書,回他一句:「嗯……今冬是長了些,如今後院無人,做春衣就讓桂嬤嬤看著來。舊例是什麼樣,就什麼樣。留春汀那些……多做一件夾襖。」

    嚴裕安稱是,眼角餘光還在打量紫容。

    「行了。」陸質想著回寢殿,抱著小花妖讓他跟自己說兩句悄悄話,讓他撒撒嬌,夜裡才好放心地走,便合上書道:「大哥三哥都在宮外,我出去一遭妥善得很,你也不必太費心。今日就這樣,估計明天要鬧一整日,左右無事,早些歇了吧。」

    聞言,宮女們過來撤了茶點下去,榻上擺的小几也一併抬了下去。陸質下地,讓玉墜幫他整了整衣擺,回身去扶盤腿坐在榻上的紫容。

    紫容手心向上攤在腿上,還保持著握著陸質手的動作,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被陸質碰到立時渾身抖了一下。

    「出神兒了?嚇著你了……」陸質俯身仔細瞧他臉色,接著輕笑道:「給你賠個不是。」

    紫容抿著嘴搖搖頭,很不好意思地說:「不怪你……」

    「走神想什麼?」陸質拉著他的手往寢殿走,低頭笑他:「是不是想兩日後的葡萄藤?放心,我叫人給你絞一枝好活的,保准抽條快,到秋天……」

    陸質頓了頓,如常道:「到秋天結幾串大葡萄,個個頂甜。」

    紫容嗯了一聲,抓緊了陸質的手。

    陸質想著回去沒人,紫容不怯,敢說話了,他再好好安撫。卻沒想到剛洗漱完,宮女內侍全打發出去了,紫容就早早把自己裹進被子里,不像往常賴在他身上不下去的樣子。

    陸質立在他床頭,低頭看他從被沿露出來的一雙圓眼睛:「這就困了?」

    紫容在被子下面點點頭,不肯多看陸質一眼似得,垂眸道:「殿下也早些睡下吧。」

    陸質拿大拇指蹭了蹭他的眼皮,輕聲道:「好,睡。」

    從這會兒到陸質該起身,其實也沒剩下幾個時辰。陸質一面閉著眼養精神,一面留神聽紫容的動靜。

    果然沒一會兒功夫,就聽見屏風後面窸窸窣窣的聲音——是小花妖爬起來了。

    紫容格外小心,輕手輕腳地拉開被子下了床,卻不知就他這麼點動靜,便不僅是陸質聽見了,連殿外時刻豎著耳朵聽主子什麼時候要人伺候的宮女們都沒錯過。

    陸質心裡替他著急,果然紫容沒走兩步,小丫頭就在外頭輕聲問:「殿下可要用水?」

    陸質無聲稍揚嘴角,紫容卻給嚇得半天不敢動彈。

    等了好一會兒,丫頭沒再出聲,紫容才又躡手躡腳地往陸質床邊走。

    陸質安然躺著,一臂枕在腦後,另外一隻手虛虛放在腹部,是睡熟了的樣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