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64.第 64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64.第 64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7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看看時辰,問過嚴裕安之後,膳房便開始準備待會兒要上的茶點。

    紫容還沒醒透,身上熱熱的坐在陸質懷裡醒神。

    在無意識中,他身體里往外散著一股一股的清淡香氣,眼睛也半睜不睜的,軟綿綿靠著陸質,弄得陸質以為他還要睡。

    陸質心裡一時間有些後悔,剛不應該一看見他動,就過去把人撩撥起來。

    「還困嗎?」陸質低聲問。

    紫容抬手握住陸質在他臉上剮蹭的兩根手指,咕噥:「困……不困了……」

    陸質就把他往懷裡顛了顛,道:「笨。」

    說完又端起茶杯湊到紫容嘴邊:「喝口涼茶,精神一下。」

    紫容張嘴要喝,陸質想了想,先把茶杯挪開一些,告訴他:「少少的喝一口。」

    紫容乖乖點頭,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果然,剛睡得熱乎乎的醒過來沒多久,五臟六腑都是暖的,一小口涼茶下去,立時精神不少。

    「唔……」紫容拽著陸質的手腕:「還要。」

    「沒了。」陸質使了個巧勁兒,把手腕掙脫出來,嚴裕安立刻過來把茶杯收到了一邊。

    紫容並不執著那個,看著茶杯被收走了,便轉而握著陸質的手貼在自己依然有些發燙的眼皮上,往後更深地陷進陸質懷裡,喟嘆一聲:「哎呀,好舒服……」

    陸質輕笑。寫字久了,手是有些發涼,掌下傳來一陣熱意,陸質便心甘情願地給他當冰袋消腫。

    說完這兩句話之後,紫容沒比剛才活泛多少,仍是有些發蔫的靠著陸質。

    他一張臉小小的,眼皮上蓋著陸質的手,就被遮住了大半。陸質低頭,只能看見他微微嘟起的嘴唇。

    兩個人靜靜地坐了一會兒,點心便上好了。

    留春汀下人全在後院跪著,這會兒伺候的是書房和膳房的人。

    過了這幾天,陸質也看出來了,有別人在的時候,紫容總容易拘束,有些怯怯的。所以弄好之後,陸質就叫下人都下去,連嚴裕安也跟到外面守著,裡間只剩下他和紫容兩個人。

    離陸質最近的是一盤糖蒸酥酪,不太甜,卻是陸質少有的愛吃的幾樣東西之一。

    許是聞見了什麼味道,紫容嗅了嗅鼻子,坐正了些,想拿開陸質的手。

    陸質卻起了壞心,偏不許,用上些力氣,捂著紫容的眼睛不讓動。

    紫容著急,嘴裡哼哼著在陸質的手心裡掙扎。他眼皮一顫一顫,長睫毛就戳的陸質手心發癢。

    陸質嘴角微揚,卻裝作不滿道:「剛還懶的很,一眼不願意瞧人,這會兒有東西吃了,才來撒嬌。」

    聞言,紫容不動了,原樣靠著他,道:「我聞到了,是不是蒸酥酪?」

    「嗯?」陸質給他嘴裡餵了一口,道:「小花妖長了個狗鼻子?」

    紫容咯咯咯地笑,笑了好一會兒,才咽下嘴裡的東西,說:「殿下以前,不總是在書房吃這個嗎?」

    紫容舔了舔嘴唇,嘴角還沾著一點糖渣,他自己不知道,得意地嘟著嘴說:「嚴裕安偷偷給你送吃的,我都看見過!」

    「皮。」陸質伸手把他嘴角的糖渣擦了,又給他餵了一口道。

    略想一想,陸質會在書房偷偷吃東西的時候,怎麼也是四五年前了。

    那會兒陸質剛帶著嚴裕安從皇子所搬進景福殿,沒有母后幫他打理,當時大皇子也已經出宮了,皇帝更不在意。所以剛住進來的時候,光是這滿殿的下人,都折磨了陸質不少。

    膳房不好好伺候,不是說短這個,就是少那個。說出去怕人笑話,堂堂皇子,竟然經常飢一頓飽一頓。

    也就是那段時間,嚴裕安常在陸質在書房的地方悄悄送點容易克化的東西進去。陸質小人端的大架子,他記得擔在自己肩上的嫡系顏面,不肯有一絲失態,常常是嚴裕安求著他吃。

    後來固倫長公主和太后發了話,情形才一日比一日好。再往後,陸質漸漸大了,自己也立得起來,才徹底壓住了那些奴才。

    不過宮裡的太監宮女換的快,如今在景福殿伺候的,估計早沒有當年那批人了。知道這些陳年舊事的,也沒幾個。

    現在說起這個,才發現當日種種艱難,如今竟記得不是那樣清了,陸質只是覺得奇怪,餵給紫容一口熱茶,道:「你從那會兒就看著我了?」

    紫容點點頭,也來了精神,轉過身跪坐在陸質腿上,興沖沖地對陸質道:「對呀,我無聊嘛,院子里又沒人。好不容易你來了,我就使勁兒地看呀看呀看。」

    怎麼沒人?就算皇子不在,書房重地,也時時刻刻有人守著的。陸質笑,學他說話:「看呀看呀看,看出個什麼門道?」

    「什麼門道……」紫容慢吞吞地轉了一圈眼珠子:「殿下長得真好看!」

    陸質不期然被紫容誇了一句,竟然有些耳熱,便伸手颳了一下紫容的鼻尖,道:「嘴比蜜還甜。」

    「嘿嘿。」紫容傻乎乎的笑,被颳了一下鼻子,骨頭又軟了,忍不住地想撒嬌。他用兩條細胳膊抱住陸質的脖子,賴在陸質身上,拖著聲音道:「好看……殿下長的就是好看……」

    「唔。」陸質倒也大大方方的接住了,再禮尚往來的回贈一句:「你也好看,比我還好看。」

    他這樣說,紫容就抿著嘴很害羞一樣地聳了聳肩膀。剛才還活蹦亂跳的,得陸質按著才行,一轉眼又跟見不得人了似得,一個勁兒地把臉往陸質懷裡藏。

    「這是怎麼了?小蠻牛還沒長角兒,就開始頂人了?」

    「殿下……殿下……」

    陸質輕笑,拿兩隻手把紫容籠在懷裡,任他叫,自己一邊喝茶,一邊隨意答應。

    也是這會兒,陸質才想明白,紫容為什麼對他這麼依賴。

    這小花妖已經躲在樹里偷偷看了他四五年,可不就數和他最親近嗎。說起來,自己才是奇怪,明明撿回來才六七日,就已經在意成這樣,看他淚汪汪的樣子,便恨不得把欺負了他的人盡數打死才好。

    「殿下……」紫容又拖著聲音叫人。

    陸質摸摸他頭髮,道:「在。」

    陸質知道,小花妖被逗的害羞的時候不會躲開,反而會更緊地往他身上黏,只要把臉藏好了不被他看見才行。

    只有害怕的時候,像今日上午,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當時的小花妖眼睛里的情緒是一看見他就想湊上去的,但又害怕著什麼一樣,身體只往後縮。

    想到這裡,陸質面色冷了一些,小花妖敏感得很,坐起來捧著他的臉認真地問:「殿下怎麼了?」

    殿下怎麼了?

    上午這人反常的厲害,陸質稍微激了一下,紫容就給了那麼大的反應。當時陸質顧不上問別的,好好的哄了一中午,下午自他睜眼也一直陪著,可到這會兒了,紫容還是不肯改口,即便是撒嬌,也是一口一個「殿下」。

    「你說呢?」陸質不動聲色,反問紫容:「你說我怎麼了?」

    紫容慢慢地眨了眨眼,臉色慢慢變了,他從陸質腿上下去,跪坐在旁邊,拘謹地低頭絞自己地十根手指頭,拿眼角餘光偷偷地看陸質。

    真是該死,陸質稍微對他好一點,就忘了「規矩」了。

    紫容心裡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害怕和矛盾。怕的是陸質因為他的「不守規矩」而討厭他,矛盾的是,過了這幾天,好像陸質有時候並不那麼討厭他的「不守規矩」。

    可什麼時候會喜歡,什麼時候會討厭呢?小花妖沒想明白。

    他當然想不明白。在寶珠告訴他那些規矩之前,他可從來沒覺著陸質因為什麼不喜歡他過。

    看紫容這樣子,陸質心頭又開始發悶。不知道小花妖腦子裡種了什麼根深蒂固的東西,現在看來,果然還是沒有哄好。

    陸質知道,齷齪就在這留春汀,等等自有人會把實話吐出來。

    他不打算再逼著紫容了,剛想緩了臉色笑一笑,紫容就往他這邊挪了挪。看著是鼓了天大的勇氣,才伸手過來拉住了他的手,聲音很小,道:「殿下……生氣了么?」

    陸質梗了一下,還沒開口,紫容又道:「殿下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我聽話。」

    「我聽話……」

    紫容原本就嬌氣的不得了,一出來就遇上陸質,被捧在手心裡寵著,愈發受不得委屈。不多一會兒,心裡對陸質的依賴就壓過了寶珠教給他的規矩,垂著頭又往陸質跟前湊了湊,把眼睛貼在陸質肩膀上,抱著陸質一隻手臂,道:「我好好的聽話,你不可以不理我,不可以不見我,但是可以、可以……」

    「可以什麼?」

    「可以……」紫容自己也想不出來,思緒被陸質牽走,想了半天,突然紅著臉抬起頭來,看著陸質說:「可以喜歡我。紫容喜歡殿下,殿下也喜歡紫容。」

    陸質忍不住笑了,心道小花妖怕是連喜歡是什麼意思都不明白。

    他忽略這茬,轉而問:「你說要聽話,是聽誰的話?」

    紫容認真地回答:「聽殿下的話。」

    「嗯。」陸質看著他,道:「只許聽我的話。要是有別人告訴你,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那怎麼辦,你該相信嗎?」

    小花妖轉了轉眼睛:「……不應該。」

    「嗯。」陸質拖著他屁股把人抱進懷裡:「那叫我什麼?」

    紫容眨眨眼,愣愣的看著陸質,盤在心頭的那一點點疑惑突然間散了個一乾二淨。

    「陸質!」紫容的心思澄澈,高興極了,就學著下午陸質那樣,捧著陸質的臉,輕輕在他眼皮上親了一下,親完了繼續叫:「陸質陸質陸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