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56.第 56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56.第 56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7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剛才劉晟對陸質的諸多關照,讓他有些出神,看看懷裡的紫容,再想到眾人心照不宣了十幾年的婚事,陸質頭一回對此感到煩躁。

    「殿下。」紫容歪著頭,突然開口:「咱們明天什麼時候回家?」

    陸質愣了愣,糾正他:「回宮。早的話,便是申時,晚些也不會超過酉時。怎麼了?」

    紫容調整一下坐姿,與陸質貼得更近:「嗯,回宮。那回去晚了的話,是不是就不能開庫房了?」

    哦,他還惦記著他的燈。

    陸質心裡突然有些說不出的彆扭,單薄的眼皮略微下撇,遮住一些眼神,叫人辯不清他的神色,輕聲道:「可以。自己宮裡的東西,什麼時候要都行。」

    紫容就輕快地嗯了一聲,放下心來。

    他歪著頭蹭了蹭了陸質的耳朵,對陸質唧唧咕咕地說些小話:這裡好大,比宮裡大得多——來自以為皇宮與景福殿等同的小花妖的認知。人也好多,不過穿的衣服不如宮裡的人好看……明日做的燈會像這裡的那麼亮嗎?

    紫容雙手越過陸質的肩膀直直地伸出去,握在一起做出捏著燈柄的模樣,在陸質懷裡晃來晃去,假裝自己正在走路。

    陸質不接他的話也沒事,他就是能絮絮叨叨的把心裡想的全說給陸質聽。

    這樣子,對陸質來說,本來是應該感到聒噪的。

    但事實上,陸質卻實打實地在紫容的碎念中漸漸放鬆下來。紫容面對面坐在他身上,兩個人抱著,就感覺有所依靠,非常溫暖。

    只是不太喜歡他頻繁地提起紗燈。

    好像那才是他最在意的東西一樣。

    「容容。」陸質叫了一聲。

    「嗯?」突然被陸質打斷,紫容有些獃獃的,問:「殿下,怎麼了?」

    陸質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於是按著紫容的后腰,使他更貼近自己。兩個人側臉挨著側臉,紫容看不見陸質,只能聽到他平穩的呼吸。

    這樣帶著紫容也漸漸安靜下來,整整比陸質小了一圈的一隻,被陸質抱了滿懷。要不是紫容從陸質肩上探了顆頭出來,從陸質背後,幾乎看不到他懷裡還抱了個人。

    「一會兒出去,要牢牢跟著我,知道嗎?」

    紫容乖乖點頭:「知道。」

    「那要是別人叫你呢?」

    這個問題,陸質沒有教過。紫容只好自己想出一個答案:「我不理……」

    他往後撤一些,想看看陸質的臉色,卻被陸質按住,只好沒什麼底氣地問:「這樣對嗎?」

    陸質輕笑一聲,說:「很對。」

    不知怎麼的,紫容突然感覺這會兒的陸質有些不同。

    要說哪裡不同……他好像在對自己撒嬌,又好像不是。

    紫容這樣想,就學著陸質安慰他時那樣,伸手摸了摸陸質的後腦勺,聲音軟軟的,道:「乖呀,乖。」

    過了一會兒,陸質沒說話,紫容就當自己哄好了。於是再次提起自己將要到手的紗燈。

    本來沒多喜歡的,但陸質說要親手給他畫,畫的還是紫玉蘭,這就讓紫容急不可耐起來,幾乎一刻都等不了。

    「殿下,紗燈……」

    「好了。」紫容話沒說完,陸質突然道:「歇的夠久,我們該出去了。」

    「哦。」於是紫容很乖地點頭,從他腿上爬了下去。

    出門后依舊是劉府家奴走在陸質右手邊稍前半步的地方帶路,剛才從屋裡出來時,陸質一直沒怎麼理紫容,心裡擔心他跟不上丟了,便回頭瞧了一眼。

    見他瘦弱的一隻乖乖跟在自己身後,重新滿眼都只有自己,從進屋起,便氤氳盤桓在心間的那股不知名的鬱郁也沒有散去。

    反而因為清楚地認識到這些鬱結是因何而起,才變得更加濃重。

    陸質的目光沒多停留,從紫容的笑眼掃過,便轉過頭去,繼續往前。

    接下來一天果然如陸宣所說,沒什麼事,就是吃吃喝喝。

    有小時候見過一兩面的宗親過來寒暄,陸質不多熱情,也不過於冷淡,客氣的恰到好處。

    但猶是這樣,也架不住人多,一人半杯,最後就喝了不少。

    晚間固倫公主突然到了,駙馬劉晟臉上更加喜氣洋洋,宴又擺了一次,各家的年輕子弟都陪著。

    一上午不知跑哪去了的陸聲對固倫尤其親切,連姑母都不叫,句句話前面帶著一個親近的「姑姑」,聽的陸宣心裡直冒火。

    固倫並不多睬他,面上笑著,卻在說了兩句話之後便將話頭一轉,問晚到的陸麟:「你兄弟呢?」

    陸麟連忙走去前廳,將被幾個表親圍起來敬酒的陸質拉了進去。

    短短几步路上,不夠時間罵他什麼,只說:「姑母叫你,別露出醉態來。」

    席間除了生著病的十二皇子,其餘皇子全在,固倫唯獨把陸質叫到跟前,握著他的手跟他說話。

    問他下人可用的順心,一應物什可齊全。又囑咐道,不可小瞧了倒春寒這段日子,寢殿的火爐不能停,要一直續到清明。

    這叫陸聲暗暗握拳,恨得咬牙。

    放眼整個朝堂,若陸聲爭取不到固倫公主,奪嫡的念想便可就此打消。可固倫屬意陸質,打算將唯一的女兒許給他,陸聲也是一早便知。

    他在人後下了多少功夫,最後卻連一個公平的起點都得不到。

    陸宣垂眼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將眼底濃重的煞氣收斂起來。

    固倫坐在主位,兩側陪著駙馬和陸質,叫她心情很好,面上帶著真心實意的笑。

    她看出陸質被灌了不少,自然以為陸質臉色不好是因為喝多了酒,緊著叫人去熬醒酒湯來。連同之前的叮嚀,這些愛惜,陸質都一一應下。

    許是剛才酒喝的真有些多,他不大能像以前那樣很好的剋制住自己的念想,總忍不住回頭看站在自己身後的紫容。

    但手被姑母殷切地拉著,想到這是什麼用意,再看到紫容那張臉上輕鬆的表情,陸質心裡就莫名煩躁起來。

    憋著一股氣,卻不知是沖誰。這種狀況,從陸質兩三歲時的起床氣之後,就沒有過了。

    固倫覺著陸質像是不大耐受酒氣,瞧天色也慢慢暗了,索性放話叫他們歇著去。

    陸質還要推辭,固倫佯怒道:「姑母說的話都沒用了?」繼而笑道:「叫你回去就回去,我等會兒去外間找找,是哪個不長眼的要灌你酒,開酒窖讓他喝個痛快!」

    陸質笑笑,這才向固倫和駙馬辭行。

    固倫知道他們兄弟三個感情好,趁這個機會也能在一塊兒說說話,便沒多留,吩咐人好好的送了他們出去便罷。

    回程陸宣自己坐自己的馬車,沒再到陸質車上湊熱鬧,車裡就只有陸質和紫容兩個人。

    天黑了,空氣也涼。軟榻上放著兩個一模一樣的團翠鎏金手爐,紫容放了一個在自己腿上,拿起另一個給陸質。

    陸質沒接,微微側過頭去,也沒看紫容。半闔著眼,一手搭在膝上,一手撐著軟榻。疲累,又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

    紫容咬著下唇,睫毛顫抖,也沒說話。

    他怕馬車突然顛簸,所以很小心的扶著車壁慢慢挪到陸質跟前,默默地把手爐放在他腿上,才半跪在他腳邊,叫了一聲:「殿下……」

    轟轟熱意很快傳到四肢百骸,陸質卻沒有應聲,過了好一會兒,紫容才退回原位。

    從在客房的時候,紫容就感覺到陸質突然像是生氣了一樣,不願意理他。

    開始只是一種模糊的猜想,但越往後,紫容就越確定。

    他整天滿心滿眼都在陸質身上,陸質情緒變化,他怎麼可能察覺不到。

    雖然陸質還是時時關注他是否跟著,隔一會兒就借口洗手換衣服帶他去休息一會兒。

    但陸質沒再怎麼和他說過話——沒主動和他說過一句話,也是事實。無論紫容說什麼,他都回答簡短的「好」、「可以」、「不用」、「行」。

    後來索性跟別人喝起了酒。

    人多,嘈雜,紫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又不敢直接去問。

    平常對陸質撒嬌,是因為陸質在他面前總是溫和的模樣。陸質一旦像現在這樣擺出冷臉,他就手足無措,找不到討好人的方法。

    紫容努力回想,究竟是哪句話、哪個動作讓陸質生了氣,慌亂的同時,還在不斷責問自己,為什麼要惹陸質生氣。

    他壓根沒想是陸質蠻不講理的不理人,只怪自己讓陸質不舒心。

    紫容縮在和陸質相對的角落,幾次想說話,又因為陸質閉著眼,怕他真的睡著了而打擾到他而吞了回去。

    可是實在難受,陸質不理他的每一刻都難受到眼眶酸脹。紫容忍無可忍,無處落腳的眼神瞟到冒著熱氣的茶壺,在心裡再三給自己鼓勁,才倒了一杯茶送到陸質面前,兩眼緊張地看向陸質,甚至是有些哀求地說:「殿下,要不要、喝口茶?」

    可惜陸質連眼都沒睜,輕微動了動嘴,丟出兩個字:「不用。」

    紫容被這兩個字燙到了一樣,飛快垂下了眼,回身把茶杯放在桌上。馬車一顛簸,熱茶就潑了半個手背。

    他咬著牙硬是沒哼出來,忍過那陣疼,才說:「那……那你渴了再叫我。」

    這回陸質也沒應聲。

    馬車沒有走多久,車裡的氣氛一直凝固著,紫容還沒想到第二個開口的理由,陸宣的府邸就到了。

    陸質顧自下車,紫容稍作猶豫,就看他已經邁步走了,才狠狠心跳了下去。

    一同下車的陸宣看出些不對,走過去想問問陸質,紫容就趕忙抓著陸質的袖子躲在了陸質背後。陸質還是自顧自地走,紫容恍若不知,小媳婦兒樣地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後。

    陸宣置身事外,嘖了一聲。看著陸質難得醉一回,竟然跟屋裡人使小性兒的樣子,很有些樂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