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53.第 53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53.第 53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7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枕上的錦緞都浸濕了一大片。

    跟著她進去的小丫頭嚇得臉都白了,嘴裡小聲念叨著:「這不行,得叫大夫……」

    寶珠暗自翻了個白眼,明明什麼事兒都沒有,一叫大夫,不就弄得跟她欺負了人一樣了嗎?

    她沒有理會多嘴的小丫頭,只連聲問怎麼了,又拿手帕去給紫容擦臉。

    紫容卻不願意被她看到和碰到一樣,翻身坐了起來,環抱雙膝把臉埋了進去,把自己遮的密不透風。

    想起剛才匆匆瞥見一眼紫容哭的那個樣子,寶珠心裡也有些著急,才打發了小丫頭去書房看看。嘴裡安撫紫容:「小公子,好歹先別哭了。奴婢已經打發了人去,正在殿下書房外守著呢。書房裡的事兒一完,一準兒給你把人帶過來,行不行?」

    紫容已經明白她不會帶自己去找陸質,哄是沒用了,寶珠只好跟他講道理:「殿下每日里事多得很,小公子在留春汀好好養病不好么?」

    紫容害怕的厲害,此時一句話也聽不進去。

    他不懂樹外面的生活為什麼是這樣的,一座看似鬆散的、小小的院子就能將他深深束縛,叫他連陸質的一面都見不到。

    從前他羨慕那些長著兩條腿的人,進進出出全可以跟著陸質。而他只能守在那顆紫玉蘭樹里,等著陸質什麼時候來書房,那會兒天氣是不是晴朗。

    因為平常怕陸質受涼,書房透氣都是挑陸質不在的時候。

    只有極好的天兒,太陽正好,風也正好,謹慎的嚴裕安才會將窗戶打開一條窄縫,讓他可以看見站在書桌前或寫或畫的陸質。

    那時候他還沒有花,又怕引來注意,只能等有風的時候,才能輕輕動動全身的葉子:「唰…唰…」

    運氣好了,陸質還會偏頭看看他。

    卻沒想到現在是一面都沒有了。

    紫容把自己逼進了死胡同,越想越心驚。

    會不會以後都是這樣了呢?他回不去紫玉蘭樹里,陸質也不會再來留春汀。這滿院的下人將他盯得死死的,也許到死,都不會再見到陸質。

    既然見不到,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已經為他開過一樹花,被抱過,還收了他送的禮。好像也值了。

    躲在軟帳里的人不說話,維持著環抱雙膝把頭埋進去的姿勢,一動不動。寶珠發現之前,紫容已經一個人在床上待了小半個時辰,跟現在一樣一點聲兒都沒有。

    所以寶珠不知道現在埋著頭悄無聲息的人是不是還在哭,怕的不是他真哭出什麼毛病,只是想著再哭下去眼睛該腫了,給陸質看了只怕不好交代。

    她拉了拉紫容的胳膊,試探著道:「您剛病過一場,殿下惦記的要命。如果再哭出個好歹來,可怎麼好呢,這……小公子?」

    「……」

    紫容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寶珠心裡也憋氣。

    她是陸質跟前貼身伺候的大丫頭,原本便比旁的下人高了一顆頭。在寶珠看來,即便以後紫容被陸質收用了,也不過是個填房。她將來是要伺候正妃的,客客氣氣地對他,是看在最近陸質還新鮮的份上。

    但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可能就是仗著生的好顏色,才被殿下看進了眼裡。如今在景福殿連屁股都沒坐熱呢,嬌氣倒一日勝似一日。

    需知宮裡伺候主子的人多的數不清,還沒見過這樣的。寶珠半是撒氣半是勸諫,道:「您這樣的小性兒,殿下一時稀罕也是有的。只怕時間長了,殿下心煩起來,便丟開手去。等午時殿下過來用飯……」

    「嗯?」紫容突然把頭抬了起來,兩隻眼睛腫的跟熟了的蜜桃一樣,眼周的皮膚透亮,看上去叫人心驚。

    寶珠一時也說不出別的話,只想著起身去拿個冰袋來給他敷。卻被紫容拽住了袖子:「陸質……」

    他還會來嗎?紫容清醒了些,從那場不可理喻的自問中掙出一線清明。

    他輕輕打了個哭嗝,眼睛眨了眨,看著是聽進去了。

    寶珠也鬆了口氣,誠心實意地道:「殿下對待再好,是殿下願意。可若老是哭著耍小性兒,只怕隆寵不會久長。」

    紫容似懂非懂:「我……我不能哭?」

    看來還是沒聽到點子上,寶珠還是點點頭:「差不多吧。不只是哭,前幾天不是說過么?在宮裡,最重要的是守規矩,知尊卑。在殿下面前,咱們全是奴才,姐姐妹妹要不得,更別提大呼殿下名諱。一行一動,全要看殿下方不方便,而不是隨自己的意願。」

    「嗯……」紫容拿手背擦了一把眼睛,坐正了些,悶聲慢慢地說:「我記住了。」

    寶珠站在他旁邊,聞言點了點頭。絞著手帕的動作也停了下來,眉眼舒展,嘴角微微揚起,心裡有些自得:「還多著呢,以後再慢慢告訴公子。」

    無論是侍妾還是孌童,不曉事的,都是缺□□。

    此時留春汀里裡外外都靜悄悄的,連院里洒掃小太監的動作都輕了很多。距離門口只剩幾步的時候,才能聽到有節奏的「唰唰唰」的聲音,旁的一絲人聲也無。

    陸質面無表情,邁大步進了暖閣。

    身後的嚴裕安沖屋裡的下人搖著頭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沿路跪倒的一片宮女沒一個敢出聲請安的,陸質沒叫起,便都原樣跪著。

    他幾乎是悄沒聲息地進了紫容的寢屋,屋裡也沒聲響,陸質頓了頓,叫了聲:「紫容?」

    聽見陸質的聲音,寶珠一瞬間有些發慌,但很快又鎮定了下來。

    她從屏風後走出去,正要請安,才見外間跪了那麼多宮女。

    寶珠愣了一瞬,也跪了下去,道:「給殿下請安。」

    陸質問:「紫容呢?」

    「小公子……」原本寶珠心裡非常理直氣壯,直到此時她才覺得自己根本沒有揣摩到陸質的心思,更不知道派去的小丫頭是怎麼回的話。

    寶珠後知後覺的有些心驚,垂著頭畢恭畢敬道:「小公子在裡間歇著。」

    紫容也聽見了,跟寶珠一樣,他輕輕顫了一下,兩隻手握的更緊。

    原來前幾天他都做錯了,難怪陸質不願意見他。

    陸質只聽回話的小丫頭說紫容哭得厲害,來的路上想的都是留春汀如何亂成一團的景象。此時竟然聽不見動靜,他一邊鬆了口氣,另一邊又隱隱覺得不安。

    小花妖最會惹人心疼,千萬別有什麼事才好。

    繞過雕花鑲嵌屏風,就看見紫容衣服穿的整整齊齊,一縷頭髮在肩上翹著,腳上沒穿鞋襪,露出了一雙嫩生生的腳丫子。

    身上是整齊,臉上卻糟糕的一塌糊塗。

    那雙漆黑的圓眼睛被淚泡過,明明腫的厲害,嘴唇也不受控制地哆嗦著,見了他卻強行扯起一個笑。

    那個笑讓陸質的心尖上驀地疼了一下,像被螞蟻咬了一口,不劇烈,卻跟水波一樣一圈一圈的往周邊擴開,經久不散。

    紫容說不清自己的感受,他原本覺得整顆心都被惶恐填滿了,可等見了陸質,又平白塞進去許多歡喜。情緒太多,從心到眼弄得鼓鼓漲漲,他沒忍住又落下一串淚來。

    陸質再沒能撐住,滿心只怪自己,三兩步過去就要抱他。紫容卻下意識地有些害怕地退縮了一下,飛快低下了頭,想掩飾自己又哭了的事實,啞著嗓子喚出一聲:「……殿下。」

    紫容還沒醒透,身上熱熱的坐在陸質懷裡醒神。

    在無意識中,他身體里往外散著一股一股的清淡香氣,眼睛也半睜不睜的,軟綿綿靠著陸質,弄得陸質以為他還要睡。

    陸質心裡一時間有些後悔,剛不應該一看見他動,就過去把人撩撥起來。

    「還困嗎?」陸質低聲問。

    紫容抬手握住陸質在他臉上剮蹭的兩根手指,咕噥:「困……不困了……」

    陸質就把他往懷裡顛了顛,道:「笨。」

    說完又端起茶杯湊到紫容嘴邊:「喝口涼茶,精神一下。」

    紫容張嘴要喝,陸質想了想,先把茶杯挪開一些,告訴他:「少少的喝一口。」

    紫容乖乖點頭,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果然,剛睡得熱乎乎的醒過來沒多久,五臟六腑都是暖的,一小口涼茶下去,立時精神不少。

    「唔……」紫容拽著陸質的手腕:「還要。」

    「沒了。」陸質使了個巧勁兒,把手腕掙脫出來,嚴裕安立刻過來把茶杯收到了一邊。

    紫容並不執著那個,看著茶杯被收走了,便轉而握著陸質的手貼在自己依然有些發燙的眼皮上,往後更深地陷進陸質懷裡,喟嘆一聲:「哎呀,好舒服……」

    陸質輕笑。寫字久了,手是有些發涼,掌下傳來一陣熱意,陸質便心甘情願地給他當冰袋消腫。

    說完這兩句話之後,紫容沒比剛才活泛多少,仍是有些發蔫的靠著陸質。

    他一張臉小小的,眼皮上蓋著陸質的手,就被遮住了大半。陸質低頭,只能看見他微微嘟起的嘴唇。

    兩個人靜靜地坐了一會兒,點心便上好了。

    留春汀下人全在後院跪著,這會兒伺候的是書房和膳房的人。

    過了這幾天,陸質也看出來了,有別人在的時候,紫容總容易拘束,有些怯怯的。所以弄好之後,陸質就叫下人都下去,連嚴裕安也跟到外面守著,裡間只剩下他和紫容兩個人。

    離陸質最近的是一盤糖蒸酥酪,不太甜,卻是陸質少有的愛吃的幾樣東西之一。

    許是聞見了什麼味道,紫容嗅了嗅鼻子,坐正了些,想拿開陸質的手。

    陸質卻起了壞心,偏不許,用上些力氣,捂著紫容的眼睛不讓動。

    紫容著急,嘴裡哼哼著在陸質的手心裡掙扎。他眼皮一顫一顫,長睫毛就戳的陸質手心發癢。

    陸質嘴角微揚,卻裝作不滿道:「剛還懶的很,一眼不願意瞧人,這會兒有東西吃了,才來撒嬌。」

    聞言,紫容不動了,原樣靠著他,道:「我聞到了,是不是蒸酥酪?」

    「嗯?」陸質給他嘴裡餵了一口,道:「小花妖長了個狗鼻子?」

    紫容咯咯咯地笑,笑了好一會兒,才咽下嘴裡的東西,說:「殿下以前,不總是在書房吃這個嗎?」

    紫容舔了舔嘴唇,嘴角還沾著一點糖渣,他自己不知道,得意地嘟著嘴說:「嚴裕安偷偷給你送吃的,我都看見過!」

    「皮。」陸質伸手把他嘴角的糖渣擦了,又給他餵了一口道。

    略想一想,陸質會在書房偷偷吃東西的時候,怎麼也是四五年前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