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49.第 49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49.第 49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7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陸質是老四,和大皇子一母同胞,是先皇后所出。

    先皇后在皇帝的後宮待了六年,做了五年皇后。

    當時宮裡接連夭折四個皇子,生在二皇子和三皇子中間的,沒活成一個。

    太后問責,皇帝大怒,以失職之罪廢了皇后,貶為文妃——文家的女子,便稱文妃。連封號尚且沒有一個,皇帝是一絲面子都沒留。

    當時三皇子的生母,作為帝王對文家寵愛,而被特昭進宮的文旋,先皇后的親妹妹,也因此受了牽連。登上嬪位沒幾日,便被削為貴人。

    先皇后在妃位上生下陸質之後,強撐了不到一年時間,終是堅持不住,撒手去了。出殯前皇帝賜了她孝敬皇后的謚號,可到底是追封,不夠尊貴。

    先皇后的母族文家也就此頹敗,剩下宮裡一個文貴人自身難保,連自己的兒子尚且見不到,遑論關照陸質和陸麟。

    皇宮裡的太監宮女,最會的是看人下菜碟的本事。饒大皇子和四皇子是先皇后所出的嫡子,皇帝對他們冷了,就沒什麼人會對他們熱乎。

    好在宮裡並不只有皇帝和熙佳貴妃兩個主子。

    太后是不看人的,她只在乎皇家血脈是否平安。前兩年出了那樣的事,連著夭折了四個皇子,有她在,陸質和陸麟就算過得再不好,命是保得住的。

    兩個人同文貴人的三皇子互相扶持,跌跌撞撞,才慢慢地在深宮裡長大了。

    對皇子來說,過了吹一陣風都能要了命的敏感時期,剩下的都會簡單很多。

    前朝大臣對小皇子不多在意,生了死了,總有那麼多妃嬪源源不斷的孕育著。但皇子一旦長大,就不再屬於皇帝一個人,而是屬於朝廷,屬於這江山社稷。

    他們以後要輔佐東宮,拿出嫡系的威嚴來。宗室的眼睛也牢牢盯著,不會允許誰再折磨成了年的皇子。

    陸質卻總覺得松不了那口氣。先皇后一去,宮裡的氛圍是徹底冷落了嫡系皇子。他和大皇子陸麟是先皇后所出,自然首當其衝。

    再就是文家二妹文貴人膝下的三皇子陸宣,連出宮、建府、大婚一應事宜,都樣樣是宗室出面,皇帝沒往裡伸一下手。

    雖說這樣才合祖宗禮法,卻終究少了些父子情分。

    陸質對他的母妃沒什麼印象,從記事起,就是宮女嬤嬤們陪著他。稍大一些,小腦袋裡終日思索的,是父皇為何總是對他那樣冷淡。

    陸麟也從不主動對他說這些事,日子久了,陸質自己慢慢地明白了。身體里流著文家的一半血,大概就是他們兄弟三個的原罪。

    而當年文皇后之死,無論其里究竟是什麼原因,□□就是那四個無辜夭折的皇子。

    所以陸質平生最厭惡有人在權勢傾軋中拿孩子下手,要不是,要不是……

    「殿下,三殿下到了。」

    嚴裕安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回了一句話,陸質才陡然回神。

    嚴裕安立刻跪下,道:「驚擾了殿下,奴才該死!」

    「無事。」

    陸質叫他起來,嚴裕安還是戰戰兢兢,低垂著腦袋。

    出神太久,那麼久遠的事情,想起來太費心神。又緩了片刻,陸質才道:「是剛出年關的緣故?近幾日諱信院都寬鬆的很,這會兒什麼時辰了?」

    「回殿下的話,未到申時。」

    陸質點點頭:「帶三哥到書房伺候著,我即刻便來。」

    嚴裕安領了話退出去,陸質看紫容依然睡得很沉,連眼皮也不顫,哼都沒哼哼一聲,心裡發笑。小花妖倦成這樣,還滿心想著要出來。

    他小心翼翼地把紫容的頭扶起來,另一隻手托著紫容的腰,把自己的腿挪出來,輕輕將他在榻上換了個方向,又拿了個枕頭給他墊著。

    暖閣的小榻下立著一面屏風,陸質把紫容抱到小榻最裡面,又拿了一條黛青暗花紋的駝絨毯給他蓋在身上才算完。

    沒想蓋了毯子,陸質剛一離了他,被移到枕上的紫容就在毯子里掙了掙,哼哼唧唧的要醒不醒的樣子。

    陸質沒辦法,只好趕緊又靠過去,側身躺在他旁邊,輕輕拍著背哄,紫容才漸漸地又睡穩了。

    來回幾次,終於他下了榻紫容也沒反應了,陸質才讓守在暖閣里的宮女給他換了衣服。

    等他出去,嚴裕安正在伺候陸宣喝茶。陸質走過去先告罪:「讓皇兄久等,是陸質失禮了。」

    「和我就別那麼多禮數,也是今日諱信院下學早。不過這個時辰……是我來的不巧?」

    陸宣臉色如常,還半真不假的開了陸質一個玩笑。

    「沒有的事。」陸質擺擺手,走到陸宣旁邊坐下,也捧起一杯茶抿了一口。

    陸質來了,嚴裕安就趕緊宣宮女把備好的小菜酒水一應擺上來,然後全部退了出去。

    屋裡只剩下兄弟兩個,面對面坐在一張最多只容四人的描金紫檀花小桌上。

    陸質給陸宣和自己滿了一杯,陸宣與他碰了碰酒杯,先仰頭喝盡了,陸質又給他滿上。

    陸宣兩根手指頭捏著酒杯,指尖發白,很用力的樣子。

    桌上氣氛凝滯起來,陸質清了清嗓子想開口,陸宣突然輕笑兩聲,道:「你是房裡有人了?從前就沒見你讓絆住腳過。我說,嚴裕安這個老奴的嘴也忒緊了些,問他陸質大貴人忙什麼呢,只說是在暖閣里,立時便來。再問就只知告罪。」

    陸質也笑,「奴才知道些什麼,你別置他的氣。」

    陸宣不答話,仍用兩眼笑看著他。

    陸質鮮見的有些窘迫,飲盡了自己杯中酒,又夾了一筷子涼拌海蜇絲,道:「不是你想的那樣……算了,跟你說不清楚。這兩天病了,時刻要人陪著。」

    陸質語焉不詳,兄弟房裡的事,陸宣也不便細問,只說:「你也不小了,這些事情,雖說有嬤嬤們料理,可我知道你主意大,別人勸不動。但就算不想太早娶正妃,身邊伺候的也不可短了,再怎麼說,嫡系這一支,全指著你呢。」

    陸質略笑了笑,道:「我知道。」

    酒過半巡,兩個人酒喝了不少,東扯西扯的話也說了很多,但都沒往孩子的身上提,陸宣的臉色卻確實比來的時候鬆快了些。

    陸質晃了晃酒壺,笑道:「行了,別喝了,吃點兒菜墊墊。」

    陸宣也笑,看著馬上要到宮裡下鑰的時辰,便道:「我也該回了,家裡不知道我還來你這兒,一會兒該著急了。」

    「嚴裕安早打發人去說了。」陸質道:「回去也要這個樣子才對,你都立不住,讓屋裡那位怎麼辦?」

    陸宣怔了怔,揚起的嘴角帶著苦意,沉默良久,有些傷感地道:「是我沒福氣,留不住那孩子……」

    陸質還要再勸,從裡間傳出了絮絮的說話聲。

    「什麼事?」

    「殿下,小公子醒了……」

    宮女話音未落,書房外間靠里開的小門就被推開了。紫容的臉有些紅,眼圈兒也紅著,眼睛霧蒙蒙的睜不開,顯然是剛醒就出來找陸質了。

    他見了陸質,馬上就想走過去,眼神卻又在陸宣的身上飛快掃了一下,站在原地不動了。只拿兩隻手無意識地揉搓衣角,怯生生地盯著陸質瞧。

    陸宣饒有興趣地看著,陸質笑了一下,走到紫容身邊,輕聲問他:「醒了?要什麼?想不想喝水?」

    紫容還是抿著嘴不說話,陸質細看,才見他眼裡含著水光。心想明明看著是十七八歲的樣子,怎麼就像個小孩兒,睡醒了找不到大人也要哭鼻子。

    心裡這樣想,他的臉色卻不由得更溫和。

    陸質移了一下身體,擋住身後的陸宣,也離得紫容更近,抬手摸了摸他的臉,道:「那就先進去,嗯?」

    有外人在,紫容就憋著不哭,也不敢往陸質懷裡鑽。他心裡委屈,只伸手揉了揉眼睛,傾身把頭抵在陸質胸膛上,想著自己要乖,就點了點頭。

    陸質輕笑一聲,扶著他的腰後退一步讓他站好,跟陸宣說聲失陪,然後撩開帘子帶紫容進去。

    紫容被原樣帶回暖閣的小榻上坐下,陸質道:「睡了一下午,該餓了吧?」然後吩咐宮女:「去傳晚飯,挑幾樣清淡的擺到這兒來。」

    又對紫容說:「晚飯一會兒就好,你在這等著,我讓人叫寶珠來陪你。」

    紫容捏著他的衣角,也不抬頭,就那麼坐著。

    陸質輕嘆了口氣,摸摸他發頂,道:「乖。」

    他才把攥在手心裡的衣角放開了,自問自答:「你是不是也一會兒就回來?是的吧。」

    「是,一會兒就回來。」

    還真的就是一會兒。陸宣原本就打算要告辭,陸質出去以後,兩個人只說了幾句話,陸宣便忍不住笑道:「好了,心不在焉的。你進去吧,我也要走了。」

    說罷,便真的起身往屋外走,擺著手不要陸質送。陸質也笑,吩咐守在外面的嚴裕安:「送送三殿下。」

    很快,屋外陸宣便領著他帶的人,連同嚴裕安和幾個小太監窸窸窣窣地走遠了。

    陸質叫了熱水,擦完臉又漱口,確定身上沒有酒氣才進了暖閣。

    他進門只邁了一步,就停在了原地。

    時間沒過多久,剛才叫的晚飯還沒來,寶珠也還沒過來。紫容自己在小榻的邊緣蜷著,臉朝向門口,正眼巴巴地看著他。

    陸質被他那樣全然依賴的眼神看得邁不動步子,紫容見他不過來,就自己爬起來跪坐著。眼圈看著比剛醒的時候還紅,他兩條胳膊伸向陸質,聲音微微顫抖,模樣可憐的厲害:「要抱……」

    這件事兒從年前開始陸陸續續地準備,宮裡的小皇子小公主們都滿心盼著。

    因為前一晚不算正式,是留給小輩們熱鬧的,第二天上至皇帝皇后,下至各路宗親,才會去公主府,全了皇子公主們沒出過宮的念想不說,太監嬤嬤們不能跟著,還能好好的樂一樂。

    人說山中無歲月,其實深宮也是如此。不知不覺,柳條漸漸給春風吹軟,百花齊綻,烈烈轟轟無暇細緻賞玩之時,固倫的好日子也一天天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