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46.第 46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46.第 46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5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誰先說?」

    跪在最前面的寶珠打了個冷戰,她打好的腹稿都是陸質來問她,要怎麼回對的。

    但現在,誰先說?說什麼?從哪裡開始說、說多少……兩滴冷汗兀地從額頭上滲出,寶珠白了嘴唇。

    打發去書房的小丫頭剛剛才被嚴裕安手下的兩個太監帶過來,寶珠心裡恨得滴血,帶了這麼久,還是這麼不中用。如今兩個人沒有對過,根本不清楚陸質知道了些什麼,不知道什麼。

    要是這死丫頭全說了呢?一指頭按死大丫頭,還能在主子面前露個臉。

    寶珠心驚了一瞬,很快否定了這個猜想。

    做奴才也有做奴才的規矩。現在寶珠是小丫頭的頂頭,她今天在主子面前賣了寶珠,明天就能為了更大的誘惑賣了主子。深居皇宮,賣主求榮是最遭人忌諱的,出賣她,小丫頭並不會討到什麼好果子吃。

    電光火石間,寶珠就理清了這些,心裡也有了些底氣。陸質問完不過兩息,她咬了咬嘴唇,準備賭一把。

    沒想到從屋外傳來一個小太監的聲音。

    「殿下,奴才說。」

    陸質不知是什麼神色,從語氣上也聽不出來,只平靜道:「你叫什麼?上前來說。」

    小太監連忙從屋外手腳並用地快速爬進屋裡,和寶珠隔著一個人跪著,趴在地上磕了兩個頭道:「殿下,奴才叫順意,前兒才被嚴公公調到留春汀伺候。」

    陸質看了一眼嚴裕安,嚴裕安忙對小太監道:

    「不用著急,你好好說。今日上午,從你紫容主子醒到殿下過來這中間,主子,和主子跟前的人,做了什麼動作,說了什麼話,吃了什麼喝了什麼,都一樣樣說清楚嘍。」

    小太監看著很緊張,忙又磕了幾個頭,是使了勁兒的,咚咚咚的響。

    磕完頭,才跪趴著畢恭畢敬道:「三更剛過一炷香,主子便醒了。當時寶珠去了書房伺候殿下早起,是玉珠伺候主子起身。更衣洗漱后,玉珠先伺候主子用了半碗冬菇參湯,點心只用了一塊桂花糖蒸栗粉糕與半塊梅花香餅,均是奴才現從膳房看著做好提過來,未經他人手的。飯後寶珠姑娘回來了,主子問殿下在何處,寶珠道殿下未起,等主子服過葯再叫人去看看。」

    陸質手裡的茶杯輕響了一聲,順意瑟縮,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照他看來,會讓殿下生氣的,還遠在後面呢。

    寶珠此時已經跪趴在了地上,一顆心提著,即刻便要從胸口跳出來。她欲開口求饒,嚴裕安使了個眼色,兩個侍衛便過去,一個按住了,一個捂著嘴,不叫她失儀。

    陸質道:「繼續說。」

    「是,殿下。」順意抖了抖,道:「藥方是柳大夫在主子退燒后重新開的,昨晚主子服藥后便煎上了,喜祥盯著的。主子服藥後用了兩個蜜棗,又問了寶珠好幾遍,殿下起了沒有。」

    順意咽咽口水:「寶珠說……說殿下事多著呢,沒、沒工夫搭理咱們這些奴才。」

    問出這個,連嚴裕安也沒法鎮定,一雙長滿了繭的手無聲握緊,頭垂的更低。可陸質沒叫他跪,他就不能跪。

    「還有呢?」陸質道:「一氣兒說完。」

    「是,殿下。晚些時候,主子急了,說要自己去找殿下。可寶珠說殿下吩咐過,不許主子出留春汀,守門的太監宮女們只好攔著。」順義的額頭緊緊貼著冰涼的地面,不管再怎麼控制,聲音還是發抖:「寶珠沒給主子穿鞋,只說殿下不許。主子自己穿反了,一下床摔了一跤。走到門口,奴才們攔著,主子……主子眼圈兒紅了,滿口只道『求求你們,我想找……』主子說的是殿下的名諱。太監們受不住主子的求,只好跪下,但還是攔著。」

    「鬧了一通,看著沒法子了,主子突然轉身回去上了床。直到殿下過來,也再沒出來。」順意道:「奴才沒聽見主子在床上有動靜,隔了小半個時辰,玉珠總擔心主子憋氣再有個好歹,央寶珠傳個大夫,寶珠沒準,端了杯茶進去。沒一會兒,玉墜便急匆匆出來往殿下書房去了。中間寶珠對主子說了一番話,奴才……奴才罪該萬死,實在不敢學。」

    嚴裕安偷眼看了下陸質的臉色,登時白了臉,壓著聲音喝道:「天煞的奴才,爺叫你說,你還有什麼不敢說的?」

    順意發了一身冷汗,徹底浸濕了貼身穿的粗布短打,他咬了咬牙,把寶珠對紫容說的那番話一字不差對陸質說了一遍。

    萬籟俱寂,此時的留春汀里,靜的掉根頭髮都有聲音。

    良久,陸質突然輕笑了一聲,說了句「很好」,繼而捧在手裡的茶杯碎在了寶珠面前。

    寶珠發了瘋的掙扎,兩個侍衛都有些按不住她,拚命地往地上撲,作勢要磕頭,嘴裡嗚嗚叫著。

    陸質一眼都沒看她,默了好一會兒,才吩咐嚴裕安道:「紫容還在病里,並沒好透,不好見血。今日攔了紫容的,看在他身上,從輕了來,不必打死,每人笞杖四十,罰半年月錢。其餘人笞杖二十,罰三月月錢。」

    宮裡打人的笞杖,就是要在不傷奴才性命的同時,保證能給他們留下足夠教訓的存在。

    笞杖由竹子製成,大頭直徑一寸,小頭半寸,竹節削平,施刑時高高揚起,重重落在臀上,聲音小,痛的是裡頭。實實在在的殺人不見學。

    能全程清醒著挨下二十板子的人很少,四十板子,足得在床上趴三個月。

    有些身體骨弱的奴才,賞板子還不如直接賜死的好。

    但順意招出那些來,陸質這樣處置,滿屋下人簡直是死裡逃生,心裡惶惶之餘,反而對紫容感恩戴德,從此也再不敢小瞧了他去。

    嚴裕安躬身應了,陸質又道:「至於肖想著當主子的人,景福殿沒那個本事,容不下。你去回明情況,好好的送回內務府去吧。」

    寶珠頭上的釵環已經亂了,陸質這句話猶如一記無形的笞杖落在她心上,登時慘白著臉軟在了兩個侍衛身上。侍衛早已鬆開手,她張了張嘴,卻連一點兒聲音也發不出來。

    挨再重的罰,只要手裡的活兒還在,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最難熬的是被趕出景福殿。

    退回內務府的宮女是什麼下場,寶珠見過。正常經過嬤嬤們調教都要退一層皮,更別說她這樣的罪名被退回去。而且,不說折磨,就說以後,也不會有哪個宮會要她。

    各宮的大太監大嬤嬤眼毒嘴緊,怎麼會允許有這樣案底的奴才進去。

    她才十五,卻好像就能看到以後只能配合噁心不得志的老太監對、食的景象了。

    太監宮女們全被寶珠的發落嚇得愣住了神,緊接著又很快反應過來。

    以後只要處處盡心伺候紫容,紫容好好的,他們也就會好好的。但紫容要是有哪裡不痛快,他們就是下一個寶珠。

    看著時辰不早,嚴裕安道:「奴才實在該死,這些腌臢的事也要勞煩殿下。如今已發落完,殿下還是回正殿歇息?」

    陸質道:「不忙。那天讓你尋兩個小太監,這是一個,還有一個呢?」

    嚴裕安趕忙把喜祥叫到跟前給陸質看,問過年紀名字,之前在哪處伺候,陸質道:「行了,就這兩個吧。明天開始,紫容出來進去,你們跟著。」

    兩個小太監千恩萬謝地跪地磕了頭,陸質問:「今日去書房的,便是叫玉珠?」

    小丫頭跪趴在地上抖成一團,聽見陸質問起她,顫聲道:「回殿下,是奴婢。」

    「功不抵過,領完罰再上來伺候你主子。」

    小丫頭流著淚應了,陸質略作沉吟,又道:「以後改叫玉墜。」

    他這樣說,第二日,嚴裕安便把景福殿名字里有珠字的全改了,自此再無人提起寶珠。

    紫容只要有陸質便夠了,也沒問起過那上趕著教他「錯」規矩的丫頭去了哪裡。

    一眾侍衛護著陸質回水元閣,嚴裕安眼皮子底下出了這種事,這幾年還是第一回,他臉上有些掛不住,跟在陸質身後,腰都比平時彎了一層。

    不過嚴裕安還是有些摸不準陸質的心思。剛在留春汀是把刁奴都發落了,可了了還是沒給那小公子一個名分。嚴裕安忖度著,那小公子大概還是沒有那麼得殿下的心?

    可陸質一進水元閣,連解大氅的功夫都不等,就往裡間去,邊走邊問宮女:「你主子醒過沒有?有沒有要過水?」

    宮女答沒有,他才停在門口,換了衣服,悄悄地繞過屏風去看,過了好一會兒才出來。

    嚴裕安便沒忍住,趁著宮女收拾床褥的功夫,對陸質道:「殿下,小公子……是那樣的性子,您在跟前寵著,可保不准他出去在哪處就受了氣了。依奴才看,眼下您房裡正好沒人,不如去回了內務府,小公子有了名分,這些狗奴才就要掂量著些了。」

    嚴裕安勸陸質收了紫容,除了真的有心護著紫容些,心裡還有別的考量。

    陸質拖大婚的事,已經惹得皇帝不快。不僅如此,就連屋裡也沒有一點動靜,景福殿的大嬤嬤們都急得厲害。

    皇宮深處,無風都能掀起三尺浪。嚴裕安考量著,近幾年皇帝選秀納妃不斷,陸質卻做出這幅不近顏色的樣子,被有心人看了,在皇帝面前吹風,說他有意要正過皇帝,那就太誅心了。

    可惜嚴裕安還沒說完,陸質就顯出一臉沒想到的神色,失笑道:「說的什麼話!他才多大?動不動哭哭啼啼,叫本宮說,跟只不曉事的小奶狗一模照樣,你就能想到那兒去。去去去,老貨一天不知道盤算些什麼。」

    其實陸質這樣說有些勉強。因為紫容雖然長的面嫩,但有點經驗的太監嬤嬤一眼就能看出來,瞧他骨頭,嚴裕安斷定,紫容沒有十八也有十六七了,正是伺候人的好時候。

    但陸質這麼說,嚴裕安就也跟著笑,虛虛在自己臉上招呼了兩下,道:「是奴才糊塗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陸質起了正穿衣服,屏風後面的紫容就也醒了。

    四殿下顧不上自己衣服穿了一半,便避開宮女的手過去,隔著被子把人抱起來,在紫容面上蹭了蹭,嘴角含笑,道:「怎麼就不睡了?」

    紫容迷糊地笑,把臉埋在他頸窩,陸質和殿下兩個稱呼翻來倒去的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