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41.第 41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41.第 41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5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

    跪在最前面的寶珠打了個冷戰,她打好的腹稿都是陸質來問她,要怎麼回對的。

    但現在,誰先說?說什麼?從哪裡開始說、說多少……兩滴冷汗兀地從額頭上滲出,寶珠白了嘴唇。

    打發去書房的小丫頭剛剛才被嚴裕安手下的兩個太監帶過來,寶珠心裡恨得滴血,帶了這麼久,還是這麼不中用。如今兩個人沒有對過,根本不清楚陸質知道了些什麼,不知道什麼。

    要是這死丫頭全說了呢?一指頭按死大丫頭,還能在主子面前露個臉。

    寶珠心驚了一瞬,很快否定了這個猜想。

    做奴才也有做奴才的規矩。現在寶珠是小丫頭的頂頭,她今天在主子面前賣了寶珠,明天就能為了更大的誘惑賣了主子。深居皇宮,賣主求榮是最遭人忌諱的,出賣她,小丫頭並不會討到什麼好果子吃。

    電光火石間,寶珠就理清了這些,心裡也有了些底氣。陸質問完不過兩息,她咬了咬嘴唇,準備賭一把。

    沒想到從屋外傳來一個小太監的聲音。

    「殿下,奴才說。」

    陸質不知是什麼神色,從語氣上也聽不出來,只平靜道:「你叫什麼?上前來說。」

    小太監連忙從屋外手腳並用地快速爬進屋裡,和寶珠隔著一個人跪著,趴在地上磕了兩個頭道:「殿下,奴才叫順意,前兒才被嚴公公調到留春汀伺候。」

    陸質看了一眼嚴裕安,嚴裕安忙對小太監道:

    「不用著急,你好好說。今日上午,從你紫容主子醒到殿下過來這中間,主子,和主子跟前的人,做了什麼動作,說了什麼話,吃了什麼喝了什麼,都一樣樣說清楚嘍。」

    小太監看著很緊張,忙又磕了幾個頭,是使了勁兒的,咚咚咚的響。

    磕完頭,才跪趴著畢恭畢敬道:「三更剛過一炷香,主子便醒了。當時寶珠去了書房伺候殿下早起,是玉珠伺候主子起身。更衣洗漱后,玉珠先伺候主子用了半碗冬菇參湯,點心只用了一塊桂花糖蒸栗粉糕與半塊梅花香餅,均是奴才現從膳房看著做好提過來,未經他人手的。飯後寶珠姑娘回來了,主子問殿下在何處,寶珠道殿下未起,等主子服過葯再叫人去看看。」

    陸質手裡的茶杯輕響了一聲,順意瑟縮,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照他看來,會讓殿下生氣的,還遠在後面呢。

    寶珠此時已經跪趴在了地上,一顆心提著,即刻便要從胸口跳出來。她欲開口求饒,嚴裕安使了個眼色,兩個侍衛便過去,一個按住了,一個捂著嘴,不叫她失儀。

    陸質道:「繼續說。」

    「是,殿下。」順意抖了抖,道:「藥方是柳大夫在主子退燒后重新開的,昨晚主子服藥后便煎上了,喜祥盯著的。主子服藥後用了兩個蜜棗,又問了寶珠好幾遍,殿下起了沒有。」

    順意咽咽口水:「寶珠說……說殿下事多著呢,沒、沒工夫搭理咱們這些奴才。」

    問出這個,連嚴裕安也沒法鎮定,一雙長滿了繭的手無聲握緊,頭垂的更低。可陸質沒叫他跪,他就不能跪。

    「還有呢?」陸質道:「一氣兒說完。」

    「是,殿下。晚些時候,主子急了,說要自己去找殿下。可寶珠說殿下吩咐過,不許主子出留春汀,守門的太監宮女們只好攔著。」順義的額頭緊緊貼著冰涼的地面,不管再怎麼控制,聲音還是發抖:「寶珠沒給主子穿鞋,只說殿下不許。主子自己穿反了,一下床摔了一跤。走到門口,奴才們攔著,主子……主子眼圈兒紅了,滿口只道『求求你們,我想找……』主子說的是殿下的名諱。太監們受不住主子的求,只好跪下,但還是攔著。」

    「鬧了一通,看著沒法子了,主子突然轉身回去上了床。直到殿下過來,也再沒出來。」順意道:「奴才沒聽見主子在床上有動靜,隔了小半個時辰,玉珠總擔心主子憋氣再有個好歹,央寶珠傳個大夫,寶珠沒準,端了杯茶進去。沒一會兒,玉墜便急匆匆出來往殿下書房去了。中間寶珠對主子說了一番話,奴才……奴才罪該萬死,實在不敢學。」

    嚴裕安偷眼看了下陸質的臉色,登時白了臉,壓著聲音喝道:「天煞的奴才,爺叫你說,你還有什麼不敢說的?」

    順意發了一身冷汗,徹底浸濕了貼身穿的粗布短打,他咬了咬牙,把寶珠對紫容說的那番話一字不差對陸質說了一遍。

    萬籟俱寂,此時的留春汀里,靜的掉根頭髮都有聲音。

    良久,陸質突然輕笑了一聲,說了句「很好」,繼而捧在手裡的茶杯碎在了寶珠面前。

    寶珠發了瘋的掙扎,兩個侍衛都有些按不住她,拚命地往地上撲,作勢要磕頭,嘴裡嗚嗚叫著。

    陸質一眼都沒看她,默了好一會兒,才吩咐嚴裕安道:「紫容還在病里,並沒好透,不好見血。今日攔了紫容的,看在他身上,從輕了來,不必打死,每人笞杖四十,罰半年月錢。其餘人笞杖二十,罰三月月錢。」

    宮裡打人的笞杖,就是要在不傷奴才性命的同時,保證能給他們留下足夠教訓的存在。

    笞杖由竹子製成,大頭直徑一寸,小頭半寸,竹節削平,施刑時高高揚起,重重落在臀上,聲音小,痛的是裡頭。實實在在的殺人不見學。

    能全程清醒著挨下二十板子的人很少,四十板子,足得在床上趴三個月。

    有些身體骨弱的奴才,賞板子還不如直接賜死的好。

    但順意招出那些來,陸質這樣處置,滿屋下人簡直是死裡逃生,心裡惶惶之餘,反而對紫容感恩戴德,從此也再不敢小瞧了他去。

    嚴裕安躬身應了,陸質又道:「至於肖想著當主子的人,景福殿沒那個本事,容不下。你去回明情況,好好的送回內務府去吧。」

    寶珠頭上的釵環已經亂了,陸質這句話猶如一記無形的笞杖落在她心上,登時慘白著臉軟在了兩個侍衛身上。侍衛早已鬆開手,她張了張嘴,卻連一點兒聲音也發不出來。

    挨再重的罰,只要手裡的活兒還在,就沒什麼大不了的,最難熬的是被趕出景福殿。

    退回內務府的宮女是什麼下場,寶珠見過。正常經過嬤嬤們調教都要退一層皮,更別說她這樣的罪名被退回去。而且,不說折磨,就說以後,也不會有哪個宮會要她。

    各宮的大太監大嬤嬤眼毒嘴緊,怎麼會允許有這樣案底的奴才進去。

    她才十五,卻好像就能看到以後只能配合噁心不得志的老太監對、食的景象了。

    太監宮女們全被寶珠的發落嚇得愣住了神,緊接著又很快反應過來。

    以後只要處處盡心伺候紫容,紫容好好的,他們也就會好好的。但紫容要是有哪裡不痛快,他們就是下一個寶珠。

    看著時辰不早,嚴裕安道:「奴才實在該死,這些腌臢的事也要勞煩殿下。如今已發落完,殿下還是回正殿歇息?」

    陸質道:「不忙。那天讓你尋兩個小太監,這是一個,還有一個呢?」

    嚴裕安趕忙把喜祥叫到跟前給陸質看,問過年紀名字,之前在哪處伺候,陸質道:「行了,就這兩個吧。明天開始,紫容出來進去,你們跟著。」

    兩個小太監千恩萬謝地跪地磕了頭,陸質問:「今日去書房的,便是叫玉珠?」

    小丫頭跪趴在地上抖成一團,聽見陸質問起她,顫聲道:「回殿下,是奴婢。」

    「功不抵過,領完罰再上來伺候你主子。」

    小丫頭流著淚應了,陸質略作沉吟,又道:「以後改叫玉墜。」

    他這樣說,第二日,嚴裕安便把景福殿名字里有珠字的全改了,自此再無人提起寶珠。

    紫容只要有陸質便夠了,也沒問起過那上趕著教他「錯」規矩的丫頭去了哪裡。

    一眾侍衛護著陸質回水元閣,嚴裕安眼皮子底下出了這種事,這幾年還是第一回,他臉上有些掛不住,跟在陸質身後,腰都比平時彎了一層。

    不過嚴裕安還是有些摸不準陸質的心思。剛在留春汀是把刁奴都發落了,可了了還是沒給那小公子一個名分。嚴裕安忖度著,那小公子大概還是沒有那麼得殿下的心?

    可陸質一進水元閣,連解大氅的功夫都不等,就往裡間去,邊走邊問宮女:「你主子醒過沒有?有沒有要過水?」

    宮女答沒有,他才停在門口,換了衣服,悄悄地繞過屏風去看,過了好一會兒才出來。

    嚴裕安便沒忍住,趁著宮女收拾床褥的功夫,對陸質道:「殿下,小公子……是那樣的性子,您在跟前寵著,可保不准他出去在哪處就受了氣了。依奴才看,眼下您房裡正好沒人,不如去回了內務府,小公子有了名分,這些狗奴才就要掂量著些了。」

    嚴裕安勸陸質收了紫容,除了真的有心護著紫容些,心裡還有別的考量。

    陸質拖大婚的事,已經惹得皇帝不快。不僅如此,就連屋裡也沒有一點動靜,景福殿的大嬤嬤們都急得厲害。

    皇宮深處,無風都能掀起三尺浪。嚴裕安考量著,近幾年皇帝選秀納妃不斷,陸質卻做出這幅不近顏色的樣子,被有心人看了,在皇帝面前吹風,說他有意要正過皇帝,那就太誅心了。

    可惜嚴裕安還沒說完,陸質就顯出一臉沒想到的神色,失笑道:「說的什麼話!他才多大?動不動哭哭啼啼,叫本宮說,跟只不曉事的小奶狗一模照樣,你就能想到那兒去。去去去,老貨一天不知道盤算些什麼。」

    其實陸質這樣說有些勉強。因為紫容雖然長的面嫩,但有點經驗的太監嬤嬤一眼就能看出來,瞧他骨頭,嚴裕安斷定,紫容沒有十八也有十六七了,正是伺候人的好時候。

    但陸質這麼說,嚴裕安就也跟著笑,虛虛在自己臉上招呼了兩下,道:「是奴才糊塗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陸質起了正穿衣服,屏風後面的紫容就也醒了。

    四殿下顧不上自己衣服穿了一半,便避開宮女的手過去,隔著被子把人抱起來,在紫容面上蹭了蹭,嘴角含笑,道:「怎麼就不睡了?」

    紫容迷糊地笑,把臉埋在他頸窩,陸質和殿下兩個稱呼翻來倒去的叫。

    嚴裕安撇了撇嘴低下頭,轉身叫人去喚昨晚領完摻了水分的罰的玉墜。

    三更一到,嚴裕安便到了水元閣的寢殿門口。

    昨晚守夜的宮女沖他打了個手勢,嚴裕安額角一跳,無聲問:「怎麼了?」

    宮女朝里指指給紫容隔出來睡覺的地方,做了個抹眼淚的動作,又搖了搖頭。接著指了指陸質的方向。

    嚴裕安看她一眼,宮女比了個二。

    夜裡小公子哭了,沒聽真切,倒是殿下哄人的聲音聽得清楚,動靜到將近二更才停,

    沒大事,只不過今天可能得多帶一個。嚴裕安鬆了口氣,跟她點點頭,躬身往裡去了。

    寢殿裡頭既黑又靜,他把步子放的更輕,幾不可聞。等到了跟前,才見陸質背後塞著兩個軟枕半坐著,懷裡抱著一個被毯子裹得嚴嚴實實的人,察覺到有人靠近,就睜開了眼。看樣子,是原本就醒著的。

    二更才歇下,想也沒睡。

    「殿下。」嚴裕安有些擔心陸質從這會兒開始要費一天的精神,輕了又輕道:「到時候了。」

    陸質點點頭,低頭看了看懷裡的人,面上帶了些笑意,道:「去尋一身小廝的衣服,給他穿。」

    得,就知道會是這樣。早早的回了內務府,帶出去的時候不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嗎?

    嚴裕安做了二十年忠奴,第一次冒出點大不敬的想法:殿下該不會是……還沒開竅吧?

    他扇了自己一嘴巴,往下人房去尋了套新的粗布短打,又差人去通知玉墜,把紫容的一應用具:吃的葯,包括熬藥用的爐子和碗等等,穿的用的玩的,一樣不落的帶上。

    這邊陸質把繁瑣的禮服穿好,外間早點也擺好了,才把紫容叫起來。

    今日紫容倒是睡得沉。屋裡下人再小心,也不會一點動靜都沒有,他卻一直沒醒。

    睡前他怕陸質跑了,把陸質的手握住,藏進被子里才罷休。可惜小傻子就是個小傻子,睡迷糊就忘了,陸質撓撓他手心,就怕癢的鬆了開。

    其實陸質可以就趁著這會兒走,但是想想紫容哭得那個樣子,怕極了自己不要他似得,陸質就捨不得。

    嚴裕安那邊一通臨時加的忙活完之後,回來陸質和紫容也剛好收拾停當,在用早飯。

    玉墜也是一早才知道她主子也要同去,頓時慌了手腳。

    嚴裕安拿過來的衣服太粗,她給紫容在裡頭穿了兩層頂細軟的綢衣,又拿了新做的夾襖,把他裡頭墊的沒一點漏空處,最後才給他套上了那套小廝衣服。

    不僅這些,陸質車上的點心茶水也要換。

    紫容的低燒一直反覆,怕的是原本給陸質準備的那些吃食裡頭有與葯犯沖的東西。

    不過任憑中間突然生出這多少事來,景福殿的人還是按時到了宮門口。

    文家小兒子文亦弘,陸質的親舅舅,在先皇后還在的時候,就是衛尉,他手下守宮門的將領也認陸質。

    平常景福殿的宮女託人往家裡送個什麼東西,也有格外的優待,出宮時,陸質宮裡的車馬也只是過場面一樣查檢了下,陸質在的馬車更是連停都沒停。

    往宮門去的一路上,陸質專門對紫容說了一大通出宮門多麼多麼難,檢查多麼多麼嚴格:「侍衛拿著兩月前報上去的名單,要一個人一個人的對。不僅對名字,還要查面相,面生的,要專管小廝的人來認過才行。」

    紫容即刻緊張地瞪大了眼:「那被發現了怎麼辦?!」

    陸質道:「要是有不在單子里的東西被查到,自然是沒收,清點完了上交國庫。但若是人的話……」

    「怎麼樣?」

    「是人的話,」陸質不動聲色,隨著馬車顛簸,悄悄往紫容那邊靠了靠,和他挨得極近,壓低聲音道:「外頭好多府里在買小廝,力氣大的,就買回去干粗活。若是看著幹不了重活兒,興許,就賣進哪個酒樓,給人上菜洗盤子。」

    紫容問:「什麼是買小廝?」

    陸質道:「就是外面的人給守門侍衛些銀子,把被查出來的人領回家去幹活兒,就叫買小廝。」

    「被買走了還能回來嗎?」

    「不能。被誰買回去,就成了誰家的,一輩子都在人家家裡,永遠不能離開。」

    紫容悔的腸子都青了,怎麼自己就這樣犯蠢,怎麼就非想跟著來?

    他咬咬嘴唇,半晌,憋出一句:「可我不會幹活兒,也、也不會洗盤子……」

    紫容穿著一身深灰色的短打,頭髮也束成小廝模樣。要是旁人打扮成這樣,往人群里一丟,估計就找不著了。

    可這人偏生長的就是那麼好看,兩隻乾乾淨淨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陸質,嫩生生的面頰上因受了驚而浮起一團紅,看著哪裡都軟綿綿、滑膩膩的,引著人想上手摸一摸。

    陸質果真伸手過去,先在他下巴上捏了一把,又向上移握住他半張臉,從喉嚨里滾出一聲笑,為難道:「那可怎麼辦?」

    紫容把手覆在陸質的手背上,強裝著鎮定,用哄騙的語氣道:「肯定沒有人想買我,求殿下、殿下買了吧,讓我做什麼都行……」

    陸質聽見侍衛喊「過」的聲音,知道已經出了宮門,面上卻八風不動,問紫容:「嗯?那我買了你有什麼用處?」

    他以為在玩,可紫容已經不行了。他確實沒什麼用處,跟著陸質,就是個拖油瓶。

    眼見著紫容的嘴一點一點癟了下去,下巴一抖一抖,陸質頭皮都快炸了:他怎麼又把人給弄哭了!

    「好了好了,我騙你的。」陸質趕忙傾身去抱他,又伸手掀車窗的帘子:「你看,咱們已經出來了。我剛才都是胡說八道,哄你呢,嗯?不賣你,賣了哪還有個小哭包?」

    紫容眼睛濕漉漉的,還在因為自己「沒有用處」而難過,陸質暗罵自己瞎折騰,抱著人好好的哄。過了好一會兒,紫容才突然開口:「那殿下買我么?」

    「嗯?」

    紫容仰頭看他,問:「殿下買我么?」

    陸質順著他的意思說:「買,我買。」

    紫容道:「那你買吧。」他向陸質伸出手:「給我一點錢,買完我就變成殿下家裡的了。」

    陸質失笑:「那容容要賣多少錢?」

    紫容沒有概念,卻生怕他反悔,伸出一根手指頭比到陸質面前,急道:「不多的!只要一點點……」

    其實紫容想說不要銀子也可以,但是陸質說了,給了銀子才叫買……他為難得很,眼巴巴的看著陸質,顯然今天不把自己賣了是不罷休的。

    陸質忽然笑了一聲,無可奈何一樣地把紫容摟進懷裡揉搓了一陣。

    紫容被揉搓的很開心,紅著臉在陸質懷裡跪坐起來,兩隻手小狗一樣扒在陸質肩上,還惦記著買不買的事,小心翼翼地問:「殿下買了我吧,好不好?」

    陸質道:「好,好。」

    平常賞人,都是陸質發了話,然後嚴裕安或者身邊的小廝給錢。

    此時陸質身上乾乾淨淨的,連一塊碎銀子都摸不出。可紫容眼巴巴的看著,要把他賣給自己,陸質便摘了拇指上的玉扳指給他,道:「拿這個充銀子,便宜死你了。」

    暫且不論是誰佔了便宜,眼下紫容高興的不行,把玉扳指握在手心裡,笑盈盈地看他,反覆確定:「那我現在是殿下家的了嗎?」

    陸質道:「是。」

    紫容就只顧著眯著眼睛傻笑了。

    以後他是陸質家裡的,就一輩子都在他家,永遠不能離開。陸質讓他走也不行。

    馬蹄篤篤,停了又走、走了又停將近一個時辰,才接近固倫公主的駙馬府上。

    這日尤其冷,一路上紫容卻過的異常舒心。陸質抱著他,自己喝過一口茶,又給他喂一口。吃點心也是這樣。

    「殿下,我是你家的了嗎?」

    紫容第不知道多少遍問。

    「是。」

    陸質第不知道多少遍答。

    可是賤骨頭畢竟挑不起大梁子,經不住嚴裕安五六天的查探,就把他要趁固倫公主大婚從內務府偷運事物出宮的事兒扒了出來。

    原本陸質是等著陸聲漸漸權大,太子坐不住了親自收拾他。誰知這人眼皮子淺成這樣,才多久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做的這事兒斗羅出來讓人笑掉大牙:堂堂皇子,胞兄是太子,生母為後宮最得寵的熙佳貴妃,竟能把內務府的一點東西看進眼裡。

    正因這事不大不小,若鬧到皇帝面前,嗐氣的是熙佳貴妃,連帶著太子臉上也不好看,陸質知道太子不會抓陸聲這個錯處,才不得不親自收拾他。

    太子嫌這事兒噁心,他可不嫌。與他何干。

    但若公平些說的話,陸聲跟他們奪這些,原本就不佔先機。

    陸質背後有先皇后留下的多少東西,有已出宮建府的大皇子,有文家。熙佳貴妃和她的母家多氏自然是把注全下在太子身上的,剩下一個六皇子陸聲不尷不尬,連上下打點的銀錢都要從自己任上往外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