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38.第三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38.第三十八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5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

    陸質低著頭,紫容扒著他肩膀湊在他耳邊,不知道在悄悄地說什麼,說完就唧唧咕咕地笑了起來。

    陸質也跟著笑,眉眼舒展,不是昨天在留春汀冷那副冰冰的樣子。他抬眼看見玉墜,才鬆開懷裡的人,拿食指在紫容頭上敲了一下,順手免了玉墜的禮。

    「調皮。」陸質起身,拽過錦被把紫容裹了,道:「先穿衣服。」

    紫容還在笑,等玉墜和兩個小丫頭捧著在暖爐上拷了一夜熱烘烘的衣服過去,他才知道慌。

    昨天玉墜給他紫容穿衣服,他就萬般不自在。這會兒陸質在跟前,有意無意的,他心裡好像有了依靠,就下意識往後退了退,躲開玉墜拉被子的手,捏著被沿望了陸質一眼。

    那邊陸質也剛穿好,正低頭讓宮女最後為他整理髮冠,錯過了紫容短促的求救。

    玉墜是根本沒感覺到紫容微弱的抗拒,被子就已經給他扯開了。兩個小丫頭半架著紫容把人弄到了床邊,開始給穿衣服。

    昨晚玉墜挨完放了水的二十板子,嚴裕安就把她升成了大丫頭。原本和她一樣跟著寶珠的小丫頭調去了別的院子,重新分過來兩個小丫,嚴裕安給改的名字,叫夏雲、秋月。

    兩個小丫頭比玉墜小一歲,叫夏雲的身量高些,長著一張鵝蛋臉、杏仁眼,周正、伶俐,但不過分奪目。秋月看著身體弱些,雖然和夏雲一級,卻處處跟在夏雲後面,不多言語。

    玉墜是經過內務府調/教的人,跟著寶珠的時候,她是沒有話語權的小丫頭。但殿下抬舉她,讓她伺候主子,她也撐得住自己的臉面。

    再加上別的院子沒一個人知道昨日留春汀到底出了什麼事,但一院的人在一夜間換了個遍,已經夠叫人提心弔膽。更別說一次大換血只留下玉墜一個人,夏雲和秋月兩個人心裡對玉墜都是十足敬畏,而且被調過來之前,還分別得了一番景福殿大嬤嬤和嚴裕安的親自敲打,更是走一步看三步,滿心惶恐,不敢露出錯處。在伺候主子上,自然唯她馬首是瞻。

    陸質去了外間洗漱,紫容自己也沒注意道自己那點彆扭,便老老實實地站著,讓幾個丫頭擺弄。

    只剩下外衫的時候,夏雲看了看紫容腰上系的藏青色絲綢手巾,輕聲問:「公子,這手巾是昨日用過的,還是今日新換的?」

    紫容聽她問,忙伸手捂了,道:「這是昨天陸質給我的。」

    我和他換的,不是偷偷拿的。

    聞言,夏雲徵詢地回頭看了眼玉墜。

    手巾子是一天一換,沒有昨天用了,今天還帶在身上的道理。

    玉墜看紫容那個寶貝的樣子,抿嘴笑了笑,對夏雲道:「無妨,就這樣罷,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也不見哪裡就髒了。晚些時候織造局要來人,到時托她們先趕些出來應急。但也就這回,往後公子貼身用的,還是咱們自己來的道理。」

    夏雲和秋月皆垂眸應了聲是。

    玉墜這麼說了,兩個小丫頭便放下心來,仔仔細細把紫容拾掇整齊了送出去。

    陸質坐在一張海棠木描金八角桌后,見紫容出來,指指身邊的位子道:「過來,坐這兒。」

    嚴裕安剛過去引他到陸質跟前坐下,順意就捧了葯進來。

    紫容看見葯碗就苦了臉,陸質有些想笑,又心疼,哄他:「慢些喝,別嗆著。一會兒喝完……」

    不等陸質說完,紫容就端著葯碗搶著說:「喝完我要去書房。」

    「嗯?」陸質挑挑眉,道:「去書房做什麼?」

    紫容去書房能做什麼,不過是是覺得他肯定要去書房的,就要跟著他罷了。

    陸質還存著逗弄人的心,專這麼問了一句,看紫容怎麼說。誰知紫容大大方方的,眼裡一片孺慕之情,看那樣子,要不是手裡還捧著葯碗,早就撲進陸質懷裡了,道:「我要跟著殿下,殿下做什麼,紫容就做什麼。」

    嚴裕安一下子差點沒忍住笑了一聲,假裝咳嗽才掩飾過去。

    紫容捏著鼻子把葯喝了,又胡亂讓陸質喂他吃了些東西,便拉著陸質的袖子說:「走吧。」

    「去哪?」

    紫容眨眨眼:「書房呀……」

    陸質嘴角稍稍揚起,一本正經,道:「我又沒說要去。今日事多著呢,容容若想去,讓玉墜帶你過去。」

    幾個宮女合小太監都抿著嘴低下頭,紫容被陸質噎了一下,微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陸質沒事人一樣,招手叫人上來收拾早點,顧自坐著看著紫容,等他答言。

    紫容捏著陸質袖子的手往下滑,在袖子裡面握住了陸質的手腕,這會兒好像才知道害羞了,臉紅紅的,又有些被戲弄了的憋氣,過了好一會兒,才憋出兩個字:「你壞!」

    這下陸質是真沒忍住,笑了一聲,抬手在紫容頭上揉了一把,「嗯,數我最壞。」

    紫容裝的氣呼呼的挪過去,往陸質腿上爬,坐在陸質懷裡,把兩條細胳膊吊在陸質頸上了,才嘟著嘴道:「那你給我陪個不是。」

    陸質嚴肅道:「本宮給紫容陪個不是。」

    說完兩個人都笑起來,鬧了好一會兒,陸質才起身。紫容牢牢扒著他,他也就沒把紫容放下,一路抱著人去了書房。

    歇晌的時候,嚴裕安說起固倫公主生辰的事,說晚間織造局的人會送新的禮服過來,讓陸質試試大小,不合適還有時間改。

    下午恰逢大皇子進宮給皇帝和太后請過安,太后留了午飯,之後就來了景福殿。陸質便早早結束了,去正殿陪大皇子。

    這次陸麟進宮照舊沒帶正妃,說是倒春寒著了風,還在用藥。不便進宮,怕過給皇帝和太后。

    陸質一直知道,陸麟這個親成的不順意。但是親兄弟,怎麼都是盼著他好的,如今人已經娶進門,就只能好好的過下去。

    他有心想勸陸麟,兩個人說的就久了些。紫容在裡間等不來人,心裡急,又沒辦法,只能躺著出神看床底帳子上掛的四個精緻的綉囊。

    陸麟走前,對陸質道:「你不用為我們操心,你的事才是當務之急。上回老三來過……姑母的意思,咱們大概知道些,你自己也清楚,這個關頭上,萬事都要小心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