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36.第 36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36.第 36 章字體大小: A+
     

    您購買花妖v章比例低於50%,等36h或補訂前文可順利閱讀~皇帝專門為這事又賞了他一回,陸聲在御書房受賞,中間說起熙佳貴妃近日偶感風寒,當時聖心正悅,最後還帶著熙佳貴妃跟著得了皇帝鍋里的一碗銀耳羹,臉面大長。

    可是賤骨頭畢竟挑不起大梁子,經不住嚴裕安五六天的查探,就把他要趁固倫公主大婚從內務府偷運事物出宮的事兒扒了出來。

    原本陸質是等著陸聲漸漸權大,太子坐不住了親自收拾他。誰知這人眼皮子淺成這樣,才多久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做的這事兒斗羅出來讓人笑掉大牙:堂堂皇子,胞兄是太子,生母為後宮最得寵的熙佳貴妃,竟能把內務府的一點東西看進眼裡。

    正因這事不大不小,若鬧到皇帝面前,嗐氣的是熙佳貴妃,連帶著太子臉上也不好看,陸質知道太子不會抓陸聲這個錯處,才不得不親自收拾他。

    太子嫌這事兒噁心,他可不嫌。與他何干。

    但若公平些說的話,陸聲跟他們奪這些,原本就不佔先機。

    陸質背後有先皇后留下的多少東西,有已出宮建府的大皇子,有文家。熙佳貴妃和她的母家多氏自然是把注全下在太子身上的,剩下一個六皇子陸聲不尷不尬,連上下打點的銀錢都要從自己任上往外摳。

    一個人若有束手束腳的地方,就少不得要露出馬腳。

    說了幾句,陸宣冷笑一聲,道:「骨子裡就不是尊貴的人,扶得再高都沒用。」

    陸質道:「那也不怪有人願意扶。」

    出身怎樣,排行怎樣,皇帝若忘了孰重孰輕,便都沒那麼重要。

    狡兔死,走狗烹。

    可知不論什麼時候,先人留下的話是總不會錯的。

    以駙馬劉家為例,劉家出了三朝太傅,是當年先皇親自為固倫公主選的夫家。多少年來沒參與一星半點的黨派爭紛與皇權角逐,就連先皇做太子時,也沒得到過劉家一星半點的格外優待。

    可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劉家才能屹立百年不倒。不像文家,當年為皇帝上位流了多少不見人的血,後來落魄的就有多快。

    好在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饒是現在大不如前的文家,也比商賈出身的多氏在朝堂上說話有分量的多。

    抵達駙馬劉晟府上時,天也才蒙蒙亮。

    劉晟親自出來迎,後面一串家奴提著紗燈,穿過曲曲折折的小徑,最後過了垂花門,陸質和陸宣被一路領進花廳。

    年近五十的劉晟著一身深紅的雲雁細錦,白銀底料的鏤空翡翠雙扣將滿頭青絲整齊束起,整個人極為精神。

    各自見過禮后,他對陸質和陸宣笑道:「前日公主就和我說,你們哥兩個肯定來的最早,當時還特地囑咐,說這會子前頭亂鬨哄的,你們莫管,原話說的是:『叫老三和老四就在花廳躲懶一回,』,就聽你姑母的。尤其是四殿下,出宮路遠,想也有些乏了,先在這裡用些熱的,略歇歇神。」

    若說前頭,就是接待其他皇子與宗親世子的地方。太子明日才同皇帝一起出宮,今日劉晟府上便數陸質幾個最大,固倫公主不讓他們出去陪客,也存了給他們長氣勢,下五六皇子面的心。

    陸宣道:「就知道姑母疼我們。等會兒若掉不開人手,姑父只管吩咐。」

    陸質跟著微微點頭,眼眸垂了垂,道:「有勞姑父。」

    他在外人面前一向是這個不冷不熱的樣子,劉晟沒有多心,還想著,固倫公主的心裡看重的,許就是陸質這幅矜貴的嫡系氣派,笑道:「說得什麼話,你們多久不來一次,我喜歡都喜歡不過來,哪裡還會勞煩。」

    三個人又說了幾句話,劉晟一頓,稍微側了下臉,看看陸質,又看看陸宣,道:「是你們倆誰身上熏的香?倒挺別緻。」

    陸質驀地停了半下呼吸,然後不動聲色地端起茶杯喝一口,沒說話。倒是陸宣眉眼飛揚,抬起衣袖聞了聞,笑得大方:「是我的嗎?」說完又道:「我沒注意過這個,不過府里一向熏得香都沒大變過……不曉得。」

    陸質放下茶杯,向外頭張望一眼,做不經意道:「姑父,不知一同出來的小皇子小公主們被安置在何處?」

    劉晟忙道:「剛才令人領進後院去啦,跟大嫂一塊兒在老太太處呢。原本皇子和公主尊貴,理應一同在前廳擺宴,但我想著,畢竟小皇子小公主年紀還小,在前廳怕他們拘束,加上家裡正好也有幾個小孩子,並奶嬤嬤和一堆婢女看著,還有老太太和大嫂,必不會讓他們受了委屈。」

    「是這個理。」陸質道:「我瞎操心,姑父安排的是極妥當的。」

    劉晟道:「哪裡,殿下也是一片兄長關愛之情。幾個小皇子與小公主定也感念的。」

    這頭正說著話,那頭下人就來找劉晟,說是宗親家的世子來了,正在前廳呢。

    劉晟便告忙,陸質和陸宣連聲叫他趕緊自去,不必理會他們兩個。

    劉晟去后,陸質便說要跟三皇子說話,將屋裡伺候的丫鬟並小廝都打發了出去。

    之前紫容一直在陸質身後站著,獃獃的不知想著什麼,陸質拉他的手才反應過來。跟著陸質的力氣往他跟前挪過去,饒椅子半圈,停在了陸質面前。

    「累不累?」

    這才多久,紫容道:「不累。」

    陸質坐著,紫容站著,卻也沒比陸質高出多少,兩人幾乎平視。看紫容笑盈盈的,陸質便在袖子低下輕輕摩挲他的手,「我尋個暖閣洗手換衣服,你也去歇歇,好不好?」

    紫容點頭,說:「好。」

    陸質便起身,跟陸宣交代一聲:「我去收拾一下,你也別在這兒挺著了,到東屋靠靠,等會兒還有的應付。」

    陸宣應了一聲,陸質已經領著紫容出了花廳,叫門外守著的小廝領他們去找間客房。

    路上陸質發現紫容一直偷偷盯著人家手中持的紗燈看,他才費心打量了下。

    應該是這府里特地請人畫了樣子去制的,給客人帶路的家奴手中持的皆是同一樣式的紗燈。

    紗燈常見,這府里的卻明顯用的是好料子:嫩嫩的煙霞紅又輕又薄,裹著的燈身圓潤小巧,燈柄是油光水滑的墨竹材質,下墜著同樣嫩紅色的流蘇。燭光從里透出來,帶著格外的情意,比尋常見的精緻數倍。

    不多一會兒,下人便將陸質就近引到了一處寬敞的套間。推門一看,廳里擺著多寶閣,隔出後頭一處小榻,裡面還帶有一個可容三人的暖閣。

    地方找的好,陸質剛要賞他,就想起自己「囊中羞澀」的現狀,不免有些發笑,對那下人道了聲「有勞」。

    下人哪裡受的住,忙跪下道不敢不敢。陸質也不再令他為難,邁步踏了進去,沒多理會。

    可沒想到等進了屋以後,紫容還挂念著,一面拽著陸質的袖子往裡走,一面還悄悄回頭看向門外。

    陸質停下,伸手將他攬到身前,問:「喜歡那燈?」

    紫容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嘴,說:「就是、就是挺好看的。」

    「嗯。」陸質揉揉他凍得有些發紅的耳垂,道:「是好看。明兒回去,我叫人開庫房找幾種料子出來,也照樣做給你玩。」

    紫容被揉的一哆嗦,心裡又實在喜歡的很,顧不上躲避,抿著嘴在右邊頰上笑出一個酒窩來。

    陸質看得好玩兒,拿食指隨意地戳一戳,帶著一點點笑意道:「這邊有。」再戳戳左邊:「這邊沒有。」

    紫容不知道他說什麼,問:「有什麼?沒有什麼?」

    陸質轉身,歇下沉重的大氅扔在床上,道:「你自己想。」

    紫容不管,從後面過去抱著陸質的腰,還惦記著他的燈:「明天回去就做嗎?」

    「回去就做。」

    「那要多久才能做好?」

    陸質走到屏風後面去洗手,背後拖著一個不撒手的小包袱,依依不饒地問問題,只好邊走邊道:「料子不難得,要做也容易,只是得先去內務府找人畫個樣子。通報過去,再到畫出成品,大概要一日。」

    他洗好手,自己拿帕子擦乾,道:「這樣算算,後日便可得了。」

    「啊……」紫容有些失望,但又很快振奮起來:「可以做兩個嗎?」

    陸質笑著在他腦門上彈了一下:「誰家費這麼大功夫,最後只做兩個的?多畫幾種樣式出來,照不同顏色,給你做幾十個。」

    聽到做幾十個,紫容沒有陸質想象中那麼開心,不過兩隻眼裡倒也喜氣洋洋的,抱著陸質的腰仰頭看他:「做兩個,殿下一下,我一個。」

    「小孩子玩的東西,我可不新奇。」陸質道。

    「你要嘛!」紫容緊摟住陸質,踮腳把臉埋進他頸窩胡亂磨蹭:「我們提著,也像他們一樣,一人一個,從小路走,好不好?」

    「說得亂七八糟。」陸質懲罰地在紫容屁股上輕拍一下,「這幾日怎麼教你的?」

    紫容得了教訓,臉微微紅了,心裡好好組織了一下,才一字一字認真地說:「我們像他們一樣,一人提著一個紗燈走小路,好不好?」

    「好。」

    陸質突然想到什麼,面對面把紫容抱到身上往暖閣走,邊道:「不用別的畫樣子了,我來畫。燈骨外覆藤紫曳,上描紫玉蘭,花枝做柄,花瓣為墜,才最為別緻。」他低頭碰了碰紫容的額頭,問:「是不是?」

    紫容臉紅紅的,小聲說:「我都聽殿下的……」

    「嗯。」

    「殿下。」

    「在。」

    「嘿嘿。」叫了兩聲,他又傻笑起來,額頭貼著陸質的頸側,溫熱的鼻息一下一下撲在那塊皮膚上。

    紫容把傷手放在陸質身後,在榻上小心隔著,抬起好的那隻手摸索到陸質的側臉,然後拿手指慢慢描繪他的眼尾,玩兒的樂此不疲。

    陸質被他摸和蹭得痒痒,偏頭躲了一下,就立刻被紫容用額頭頂回去:「別動,給我摸一下。」

    要不是這句話說的奶聲奶氣,還真像個登徒子。

    只是把紫容比作登徒子,來非禮自己——陸質笑了。

    他掐著紫容的腰把人扶正,低頭看這人自己穿的一身衣裳。

    出門時翻來覆去地跟他確認了好多遍,馬車上多帶一套衣服沒,又讓把馬車靠著玉蘭樹停在中院。回頭想想初見那天,陸質就差不多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