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28.第 28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28.第 28 章字體大小: A+
     

    陸質說完那句話之後,沒待多久便急匆匆地走了,留紫容一個人在暖閣榻上愣愣的坐了一會兒。

    玉墜在外間守著,一見陸質帶著人出了水元閣,便吩咐小丫頭給火盆添上碳,然後掀開棉簾進去。

    她領的小丫鬟端著幾碟點心並果子,一樣樣擺到紫容面前的炕几上。玉墜給紫容倒了杯花茶,看他仍在出神,但明顯不像之前那樣難過了,便笑道:「主子喝口茶。」

    紫容低頭看茶水,玉墜便道:「這是茶房新出的,說是鮮采了剛冒頭的花苞。津甜不膩,您嘗嘗。」

    紫容聞言便把茶杯擱在桌上,問:「什麼花的花苞?」

    玉墜被他問住了,道:「這個奴婢不知,聞著像梨花……不過下次等他們再送茶過來,奴婢可以問問。」

    紫容忙不迭地搖搖頭,把茶杯推遠,邊伸手拈了塊糖糕,邊道:「我不要這個,怪嚇人的……」

    他補充道:「殿下也不要。」

    玉墜掩面一笑,道:「奴婢記住了。主子若喝不慣,以後還是上原來那樣的。」

    連茶房的也知道,近日景福殿里有個受寵的小公子,正巧出了點新鮮東西,就想著來孝敬,現在看來這個東西沒送到點上。

    紫容坐著慢慢的吃點心,間或喝一口換過的白毫銀針。

    白毫銀針是陸質愛喝的,味道尚可,而且價格雖然高些,卻並不難得,不會打眼。紫容在書房跟著陸質喝慣了,現在也能品出一點意思來。

    「今天的茶煮的剛好。」紫容笑眯眯地道,兩隻眼睛也彎彎的,沖玉墜招手:「你過來坐,咱們兩個玩一會兒。」

    玉墜還沒坐下,紫容看看桌子,又叫她給自己再拿一個茶杯。

    在普通的富貴人家家裡,貼身伺候的丫鬟原本便高貴些。因此陸質不在的時候,兩個人坐在一起玩的次數並不少。

    玉墜便不多拘謹。自笑著去取了個下人用的瓷杯,從紫容的茶壺裡倒了杯茶來吃。

    兩個人玩的還是那盒綠玻璃,今日不把它當成棋來走,玉墜教給他另外一種新的玩法。

    不過主動說要玩的是紫容,沒把心思放到玩上的也是他。

    花妖頻頻發獃,估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輸了多少局。

    喜祥和順意在外面站著無事,也大著膽子進來看。玩過一炷香時辰,紫容面前的籌碼已沒了,喜祥賤兮兮地對玉墜道:「姐姐真厲害,可贏過主子。」

    玉墜剜他一眼,恨道:「小心你的皮,牙尖嘴利的東西。」

    他們三個人說話,紫容顧自托著下巴,把胳膊肘支在桌上發起了呆。玉墜使了個眼色,喜祥與順意便悄悄退了出去,在門口守著,不叫人靠近聽了牆角。

    「主子?」玉墜試探著叫了一聲,「要不要歇一會兒?」

    紫容確實有些沒精打采,但他還是搖了搖頭,意思是不要。玉墜便默不作聲地拿過盒子,將綠玻璃一顆顆放進去。

    她身著大丫頭的深粉色宮裝,比普通洒掃伺候的宮女多一件夾棉秀雲紋馬甲。臉頰圓潤,雙腮敷粉,身材纖細,骨骼勻稱。

    單從樣貌上來說,是個好看的小姑娘。

    紫容漸漸將注意力轉移到她臉上,從細緻處偷偷打量一番,又想起昨日齊木說過的話。

    玉墜見紫容看她,便猶豫著道:「主子有心事,若是不打緊,可以跟奴婢說說。奴婢雖蠢笨,但奴婢知道,煩心事說出來,總比憋在心裡強。」

    他說,兩個真正互相喜歡的人,在一起睡覺,並不僅僅是「睡覺」。會不會你家殿下原本便喜歡女子?

    其實開始兩個人只是很正常的聊天,說各自在府里可做什麼。顯然是齊木的生活更豐富些,種花逗鳥還養魚。紫容露出嚮往的神情,齊木規規矩矩地坐著,正想著要不要客氣點邀他去府里坐時,紫容自己開了口:「我能去你家玩嗎?」

    齊木點點頭。有些僵硬。

    怎麼總感覺這個和他之前見過其他宗親的屋裡人有些不一樣……

    再多說兩句話,齊木確定,這個人,好像真的比他還傻。

    於是由齊木單方面開始的推心置腹,使這場「官方見面」朝著一發不可收拾的方向飛奔而去。

    但饒是紫容再單純,也不會傻到把他和陸質在床上做什麼都告訴齊木。

    只是齊木不止高他一個段位,打聽的自然也沒那麼直接。

    「豫王殿下待你好嗎?」

    「殿下對我很好。」

    「那你晚上定睡得很晚。」齊木不懷好意地笑,以為自己講了一個兩個人都懂的調皮話。

    紫容搖頭:「沒有啊。殿下要早起上朝出宮,還說怕我熬夜會發熱,每日都按點睡的。你家睡的很晚嗎?」

    齊木轉轉眼珠,道:「有時候吧……天天都按點睡嗎?」

    紫容自認這沒什麼不能說的,點點頭道:「對呀。」

    齊木聽了便捂著嘴笑,半是驚奇,半是好笑,神秘兮兮地對紫容說:「那可不大好。我告訴你,如果兩個人都是真的互相喜歡,睡在一個被窩裡、可沒那麼容易安分。」

    「我們睡兩個被窩呀。」紫容的臉頰一鼓一鼓,手上不停頓剝著花生往嘴裡塞,如此說道。

    齊木瞪圓了兩隻眼睛:「你騙我的吧?」

    這個豫王殿下,難道有什麼怪癖不成?

    紫容喝口水咽下嘴裡的東西:「什麼意思?我不會騙人的。」

    「……豫王殿下真說過喜歡你?」

    紫容挺著胸脯道:「當然說過,說過好幾次呢。」

    他不甘示弱,反問齊木:「那陸宣說過喜歡你嗎?」

    直呼陸宣的姓名,連齊木都很少有過。他頓了頓,見面前的人沒有改口的意思,暗自詫異,但沒多想,回道:「說過,我連孩子都給他生過了……重點是,我現在覺得,豫王殿下說的喜歡,不是你理解的那種喜歡。」

    可惜紫容只聽到生孩子三個字。

    接下來的時間,齊木沒機會向他解釋兩個「真正喜歡的人」在一起是什麼樣子,被紫容逮著把生孩子相關問了個遍。

    但是在齊木看來,構造不同,再怎麼說,紫容也不可能真的生出個奶娃娃來呀。

    可換個方面想,解釋了這件事,不就能轉而給紫容說明白他真正想說的那個問題了嗎……

    於是齊木老師的熱情也高漲起來。

    而且齊木看紫容一直糾結生孩子的問題,心道這不會跟他一樣,也是個雙吧?

    這個念頭一出,親切感愈濃,解釋起來當然更加盡心儘力。

    兩個人咬耳朵一下午,齊木被看著傻不拉幾的紫容把老底都套了出來,才成功把男子和男子之間那點事解釋清楚。

    紫容被說的滿面通紅,末了忍著灼熱問齊木:「按你說的那樣做就可以生孩子嗎?」

    齊木拍胸:「我會騙你嗎?我自己都生過一個了。」

    紫容看出他好像有些不高興,但又不十分確定的時候,下一刻齊木便笑起來,道:「你要真能生,到時候可要我做乾爹。要是沒我,你連娃娃怎麼生都不知道。」

    紫容答應的痛快:「好呀好呀。」

    兩個人說到這裡,彷彿懷裡已經抱了個香噴噴白嫩嫩的奶娃娃,晃動著兩節蓮藕拼成的手臂在呀呀叫。均喜不自禁,面對面傻笑起來。

    晚上剛送走陸宣和齊木,紫容便迫不及待,拉著陸質進了水元閣。可惜是他自己想的太美,脫光了衣服往陸質身上湊,人家壓根不想要。

    說什麼生孩子的事情,陸質只覺得匪夷所思,當作是紫容拿來求歡的巧話。雖身體跟著這樣直白大膽的話即時起了反應,腦子總歸還是清醒的,於是他斬釘截鐵的拒絕了興沖沖的花妖。

    紫容在他這兒還是個小孩兒,那麼早要了他,只怕對身體不會好。

    因而陸質極致耐心的向紫容解釋了,並不是做了那件事就會有孩子。但齊木的話已經在紫容的腦子裡扎了根,此時陸質不願意,他又想著齊木說的有關「兩個真正互相喜歡的人在一起」云云,更加傷心,已經不單是因為那個還沒影兒的孩子,他擔心會不會陸質真的不是那樣喜歡他。

    所幸陸質早晨又改了主意,說可以「試試」。

    玉墜不知道原來從昨晚鬧到今早上的就是這事,聽完后,她不免替紫容捏了把汗。明明是豫王殿下好心放過他,卻被懷疑是不夠喜歡他。

    「王爺對您多好啊。」玉墜道:「奴婢從來沒見過皇子這樣寵屋裡的人。」

    紫容當然知道陸質對他好。再想起早上口不擇言,對陸質說的那句「不要喜歡你了」,他心裡直發虛,垂著腦袋點了點,道:「我也會對他好的。」

    「玉墜。」過了一會兒,紫容又道:「你見過人生小孩嗎?」

    不知他怎麼突然想到這個,玉墜疑惑地點點頭,道:「我小時候,那會兒還沒進宮,看過我娘懷孕,後來生了我弟弟。」

    紫容道:「那是什麼樣的?」

    什麼樣的……玉墜不知道紫容想讓她說什麼,想了想,道:「女人懷胎生子,先是受孕,然後肚子慢慢變大,到了時候,便把孩子生了出來。」

    紫容沉默,眼睛忽閃忽閃。玉墜便細緻些道:「懷孕得要十個月,這中間可要受不少罪,但再怎麼也比不上最後生的時候。奴婢娘生奴婢弟弟的時候,奴婢在院子里等,聽娘親足足痛呼了一天一夜,才生下弟弟來。」

    「很疼么?」紫容的臉微微綳著,有些緊張的樣子,道:「要生一天一夜那麼久?」

    玉墜見主子感興趣,心裡升上一股奇怪的自豪感。自然不論什麼,真真假假,和著聽來的傳聞,一股腦講給紫容聽。

    紫容聽得肝顫,把點心盤子往玉墜那邊推推,叫她吃點心,可別再說了。

    那邊陸質去了大理寺,一整日不忙不閑,傍晚時分見了來大理寺找人的陸宣。

    陸宣說過他自己的事,便繞去和陸質打招呼,剛坐下,便道:「昨兒我看齊木挺高興的,這麼長時間來還是頭一回。以後可以讓他倆多見見,多個伴多寬心嘛。」

    陸質卻沒給他好臉色,靠後一仰,把公文摔到看過的那摞里,涼涼的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這是怎麼個意思?」

    「沒什麼意思。」陸質道:「請回吧。」

    陸宣沒頭沒腦的碰了一鼻子灰,回家講給齊木聽,齊木沒理他,反而開始擔心紫容。

    紫容單純至極,這個豫王聽起來卻性格蠻橫,陰晴不定。紫容在他身邊,豈不是要天天受他的氣?

    他一時間有些後悔,覺得自己昨天不該跟紫容說那麼多。

    入了夜,陸宣從身後抱著他,細碎地吻落到後頸上,齊木握住陸宣的手,問:「豫王殿下不會……」

    「說他幹什麼?」陸宣道:「我看他那個脾氣,只有他屋裡那個能受得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齊木基本已經能確定他剛認識的、還有點喜歡的人,可能真的在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陸宣卻早就撇開那茬,湊上來還要再吻,齊木卻一點沒察覺到,避開他認認真真問:「你是他哥,你就不能說說他嗎?」

    再怎麼著,也不能天天給人氣受啊。

    陸宣不提他從小沒被陸質叫過幾聲哥,先忙不迭點頭應下:「好,我記著,下次見了一定教訓他。」

    景福殿里,被齊木惦記著的「處在水深火熱中」的紫容剛沐浴完,光著兩隻白生生的腳坐在床沿,雙手撐在床上,乖乖讓陸質幫他擦頭髮。

    大浴巾一蓋,陸質兩隻手包著他一顆小腦袋,力道不輕不重,擦得又快又舒服。

    陸質和紫容一樣只著綢衣,身上還帶著水汽。紫容摸黑抱住他的腰,軟嫩的臉蛋在上面蹭蹭,只是沒有跟往常一樣嘻嘻嘻的笑,反而一直很沉默。

    陸質看看擦得差不多了,隨手將浴巾搭在屏風上,垂眸看紫容,道:「怎麼了?」

    紫容先是搖頭,過了一會兒,才很不好意思似得閉著眼問:「你早、早上說的試試……是、是真的嗎?」

    他仰著頭,陸質低頭,可很清楚的看到鬆散的綢衣下沒遮嚴的一片雪白肌膚。

    陸質的眼眸隨之漸漸染上墨色,抓著紫容肩膀的手不自覺的用力,嗓音低沉,道:「是真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