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26.第 26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26.第 26 章字體大小: A+
     

    鎏金的無煙火盆整整燃過一夜,金獸消香片,帳幔輕搖。水元閣靜謐一晚,在五更時分才有了些動靜。

    紫容其實半夜醒過一次,睡蒙了,獃頭獃腦的坐起來,想不起自己在哪。

    陸質不打算驚動他,輕手輕腳把迷瞪著的人攬進懷裡,給餵了杯水,又拍著背哄了一會兒,花妖就重新睡了過去。

    早晨醒過來,隱隱約約想起這段,紫容只當是夢。

    他在被窩裡伸個懶腰,臉朝下埋進錦褥中,咕咕笑了幾聲,調皮地拿腳去夠身邊的陸質。被陸質一把握住腳丫子,才掙扎著往後躲,把眼睛睜開了。

    陸質睡在上首,正垂眼看他,已不知醒了多久。

    「殿下……」紫容假意掙了幾下,便挪過去抱住陸質的腰,心滿意足地咕噥:「今日醒了,殿下也在。」

    很久沒有像這樣,醒了之後還有時間閑閑的賴在一起廝磨一會兒,兩個人都舒服地喟嘆一聲。

    陸質含糊嗯了一聲,便把手探進被窩,捏住紫容的耳垂揉。

    輕輕重重的兩下,就把懷裡的小花妖揉地渾身哆嗦起來,嘴裡哼哼,眼裡泛上水光——這回是真要跑。

    沒等他後退多少,陸質便伸腿把人勾回懷裡,拿兩臂牢牢箍住,翻身虛壓在紫容上方,打下一片陰影,「跑什麼跑?」

    紫容滿臉戒備,捂住自己的耳朵,退縮有餘,霸氣不足地小聲道:「你……不許你再碰這兒了!」

    「唔……」陸質滿面疑惑,故意一字字問:「為什麼不許碰?」

    紫容羞極捂臉,那為什麼非要碰這兒啊?

    紫容也不知道自己的耳朵究竟是怎麼回事,無人處他還試著自己碰過,很正常。

    可是再等到陸質去碰的時候——即便不揉,只是輕輕碰一下,他整個人就會從那兒一溜麻到腳心,忍不住要躬起身來,才能稍稍緩解。

    不過……想不明白的事嘛,就不費功夫去想了。

    「親親。」紫容不再管他的耳朵,嘟著嘴對陸質要求道。

    兩個人隔著一層被子抱在一起,陸質便低頭在紫容捂著耳朵的手背上親了一口,又用嘴唇在那塊兒蹭了蹭,才漸漸移過來吻上紫容的嘴唇,然後把手探進了被窩。

    慢慢摩挲過一遍,紫容只是放鬆的哼哼,等陸質的手不知摸到了哪處,他才抖著聲音長長叫出出兩聲。

    抱著陸質脖子的手軟垂了下去,無力地搭在床沿,偶爾被刺激的狠了,會虛握兩下。

    這會兒的情況與紫容提出要摸摸陸質喉結的那天如出一轍,陸質大方讓他摸過,不過隨後花妖便要付出足夠的代價。

    可憐的小花妖從不知道世上能有這麼折磨人的事情。明明連衣服都沒脫,被陸質在暖閣的小榻上鎖在懷裡摸了個夠本,頭暈腦脹的,就被碰到了不聽話站起來的地方。陸質沒用多少功夫,就讓他哭的一塌糊塗。

    那天到最後紫容翻身趴在榻上,說什麼都不肯睜眼,也不肯起身。

    眼下紫容也即將到那樣的狀況,無數潮水般洪涌而至的酥麻與舒服一遍遍沖刷過四肢百骸,即便這段時間做過許多次,花妖對這種感覺不再陌生,但強睜開眼看著面前神情莫測的陸質,紫容還是突然有些害怕,忍不住仰面去討一個親吻:「殿、殿下……」

    「什麼?」陸質的左手一直在紫容腰間打轉,窄細柔韌的一截,好像怎麼被折,它都能應付的了一樣。他低頭輕輕碰住紫容的嘴唇,便不再進一步動作,唇貼唇道:「乖,別怕。」

    陸質的聲音溫和,偏右手上的動作不是那樣。他的力氣那樣大,又直往刁鑽的讓人臉紅的地方探。

    沒過多久,紫容急喘了幾下,單薄胸膛上下起伏,用力閉了閉眼,不期然從周身冒出一股香氣來。

    像憋久了似得,但又不過分濃郁,只是來勢洶洶,明明清淡,鑽進陸質的口鼻,卻像一劑強效催/情/葯。

    抱著人讓緩了一會兒,陸質從床頭探過手巾,就在被子里給他擦身。

    紫容還閉著眼,面上都是水汽,浮著酡紅。

    看看自己身下還漲著的物什,陸質又是好笑又是沒好氣的想,得了便宜還賣乖。

    他拉開紫容擋著眼睛的手道:「不哭了……不舒服么?」

    紫容流著眼淚倒吸兩口氣,軟聲說:「舒服……」

    「唔。」陸質便挑挑眉:「舒服還哭什麼?」

    紫容滿面無地自容,順著被陸質拉著手的動作坐起來,向坐在床邊的陸質靠過去,垂頭跪坐在陸質面前,羞愧道:「我也不知道,我、我忍不住……」

    「我錯了,殿下。」花妖認錯道。

    陸質心滿意足,大方地原諒了他,摸了摸他的頭,道:「穿衣服吧。」

    他忽而想起了什麼,笑的委婉,道:「寫完字去看看你的馬。」

    紫容頂著滿是濕痕的臉抿嘴笑起來,聞言用力點頭:「嗯!」

    宮女在外間問王爺是否要起身,陸質給紫容換了身中衣,才叫她們進來。

    這邊剛洗漱過,正吃著飯嚴裕安便進來回話:「殿下,今早上三皇子遞了帖子進來,說要進宮給皇上請安,完了順便來景福殿坐坐。」

    陸質道:「知道了。」

    以前來也沒見他遞帖子。

    正這樣想,嚴裕安便道:「三皇子帶著側妃一起,奴才已吩咐人趕緊把留春汀收拾出來了,到時便安排到那兒去,王爺意下……」

    「可以。」陸質最後咬了個包子,想了想,才道:「老三不就一個側妃?」

    嚴裕安道:「就是那位。」

    他們雖親近,但除了要娶正妃,其他時候對兄弟房裡的事卻也不太關注。只知道他房裡一直有個人,去歲說是懷孕了,陸宣替他向皇帝請封側妃,陸質才細問過一兩句話,知道就是宮裡時的那個。

    後來孩子沒了,旁人自然也不再關心生孩子的那個。

    這會兒想起這個,陸質沉吟片刻,然後捏了捏紫容的手,道:「一會兒陸宣要帶個人來,你去陪他說說話,好不好?」

    紫容也不是不願意的樣子,只道:「可我不認識他怎麼辦?」

    陸質道:「說兩句話便認得了。上次我帶你出去,你是不是很害怕?」

    是的。雖然一直跟在陸質身邊,紫容還是不可避免的成了一隻驚弓之鳥,一點動靜都能嚇住他。

    「陸宣帶來的人也是頭一回出來,定也害怕。容容去陪陪他,好不好?」

    紫容乖乖點頭:「好。」

    然後他補充:「但不能太久。」

    陸質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過了今天又要只有早晨和晚上能見到面了。

    說著話,早飯已經用完。陸質邊拉他起身,邊道:「知道。」

    果然飯後沒多久,下人便來通報,說陸宣到了。

    陸質帶著嚴裕安並一片宮人在門口迎他。這回陸宣講究,帶的車馬小廝都數目齊全,難得的合了一次規矩。

    到了景福殿門口,陸宣自己下轎,他下來后,回身掀起帘子沖裡頭說了兩句什麼,才退開,便有景福殿的小廝過來,指引著陸宣的人把小轎抬進了側門。

    他和陸質打過招呼,兩個人並肩往裡走。邁出兩三步,陸宣忍不住轉頭去看小轎被抬走的方向,嘴裡道:「那個……」

    「收拾好了留春汀,有人伺候,也有人陪。」陸質道。

    陸宣便故作諂媚表情,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留春汀里,兩個同樣穿著淺碧色錦衣的少年隔著黃花梨木小几盤腿對坐,都有些踟躕,眼神對上時便靦腆的笑笑,沒人說話。

    陸質特地囑咐了嚴裕安在這邊看著,他接過宮女的活兒,給兩個人一人倒了杯茶后,轉對紫容道:「三皇子的側妃公子今年十九,比主子大一歲呢。」

    「喔……」紫容微張著嘴想了一下,對齊木道:「那我應該叫你哥哥。」

    齊木點頭道:「好。」

    「我叫紫容。」

    「我叫齊木。」

    引著兩個人說上了話,嚴裕安怕齊木拘束,便退了出去,只給主子守著門。

    但是不知道白日里齊木對紫容說了什麼,到了晚上,陸宣他們剛走,還沒到傳晚飯的光景,守在寢屋門口的嚴裕安就聽見裡頭細細碎碎的說話聲……不怎麼平和似得。

    過一小會兒,便隱約聽到陸質說了「不行」兩個字,紫容便緊跟著小聲哭起來,連聲說陸質「你騙我、你是大騙子」。接著又模模糊糊的聽到齊木的名字,嚴裕安頓覺不好,滿心只剩下後悔。

    齊木看著跟紫容一樣,乖乖的,兩個人能說什麼呢?

    他的頭好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