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20.第 20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20.第 20 章字體大小: A+
     

    皇帝擺了擺手,叫陸質起來。

    「雖做了大理寺卿,也要虛心求教,切忌眼高手低。」

    陸質道:「兒臣謹記父皇教誨。」

    固倫其實有些拿不準皇帝是有心還是無意,但退一步想,婚事沒跑,讓陸質先在朝堂上站穩腳跟並沒什麼不好的。

    大理寺卿這個位子,若只靠她和劉家,還說不準弄不弄得來。

    這樣想著,她捏著帕子的手拍了拍陸質的手背,笑道:「有的你忙了。」

    這時半晌沒說話的熙佳面向陸質言辭懇切地開了口,道:「質兒身上不好,你父皇叫你做事,也不是非要你做出個什麼來,所以萬事不可強求,一切都要以己身為重。」

    聽著是真正的慈母心腸,皇帝跟著佯怒,斥道:「婦人之仁!不是讓他做出些成績來,莫不是讓他去頑的?」

    陸質淡淡答應:「謝娘娘挂念,陸質記得了。」

    不想坐在下首的陸聲竟也要插話,道:「是啊父皇,母妃說的也無不對。兒子出門雖少,也聽說四皇兄纏綿病榻已一月有餘,一直挂念著,只是怕擾了他靜養,才一直不敢探望。就是近日也依然不見大好,父皇此時委派,兒子只擔心皇兄的身體。」

    皇帝道:「你道如何?」

    陸聲懇切道:「將心比心,兒子能明白皇兄想為父皇分憂的拳拳之心,只是兒子實在放心不下,願為皇兄左膀右臂,幫扶一二。」

    固倫聽了這幾句話,早就恨得牙癢,一分臉面不留,挑眉笑道:「貴妃和聲兒,如今已能替皇帝做主了不成?」

    她這一句話說的熙佳和陸聲皆變了臉色,心中大駭。固倫不給她們辯解的機會,道:「陸質他是正兒八經的嫡子,便是身子骨弱些,又豈是不為他父皇分憂的借口?貴妃和六皇子這樣說,倒像老四不孝順似得。」

    固倫先給了一個下馬威,而後把罪名降到她們影射陸質不孝上,熙佳不敢再說一個字,恭敬地垂眸道了句:「我說錯了,皇姐教訓的是。」

    陸聲更是訕訕,想說句什麼找補一下,但眾人都沒再看他了。

    固倫與皇帝姐弟情分深厚,她的駙馬劉家在朝堂上不說一言九鼎,也是侍奉過三朝的老臣,是提起文家的時候,唯一能與其比肩的大族。

    所以這麼多年來,熙佳只能一忍再忍,不教婦人之間的口角壞了她皇子的前途。

    連熙佳都要避其鋒芒,他又算個什麼東西?

    「皇姐的臉色瞧著愈發好了。」熙佳話頭一轉,微笑道:「比上月見時還紅潤些。」

    皇帝似乎一點沒注意到這場唇刀舌劍,聞言戲謔道:「朕看著也是,想是吃得好睡的香,沒有煩憂事,臉色自然好。」

    因是家宴,所以說話都比平時放得開,固倫任他打趣完,斜睨道:「難不成皇上有什麼煩憂事,說出來,皇姐也好替你解一解。」

    「說煩憂事,此時倒有一樁。」皇帝道:「你把老四拉著站在這兒,他幾個兄弟看著呢,一會兒別在背地裡說你罰他站。」

    眾人又笑開,固倫擺了擺手,沖陸質道:「罷,罷。趕快回去,一會兒再讓人給擠兌壞了我。」

    陸質笑著行了個禮,退回了他的位子,五皇子和六皇子就挨著上去給固倫祝壽敬酒,上面便又熱鬧起來,沒什麼人看他們這邊。陸質剛坐下,旁邊的陸宣就靠過來,「今晚回宮么?」

    陸質挑眉:「不回宮去哪?」

    陸宣道:「今日父皇高興,等會兒讓姑母提一嘴,今晚上還上我那兒去。」

    陸質想了想,道:「別了。過兩日便該去大理寺接任,到時天天出宮,不在這一時。」

    陸宣拿修長的食指扣扣桌面,道:「誒?說的也是……可你這都有差事了,天天從宮裡往外跑,怪麻煩的。」

    說完他頓了頓,似乎想到了什麼,抬頭看陸質。

    陸質點頭,道:「估計是。」

    快了,出宮建府後,做什麼都能方便些。只是在這個關口上出宮,又不大婚,怕只能封個郡王。

    大理寺卿換一個親王。陸宣皺眉,不知這個買賣是賺了還是賠了。

    上頭陸聲借著有生母熙佳貴妃在,正好湊在跟前說著話不走,五皇子已經退開,皇帝和固倫身邊便只剩下一個他。

    陸宣瞥了一眼仿似什麼都沒發生過得陸聲,看他對著固倫竭力忍耐還是藏不住的巴結,嘴角輕輕勾起來,頭往陸質出偏了偏,輕聲道:「按舅舅說的,快了。」

    陸質聽了,不禁也側臉看了陸聲一眼。

    他含胸弓腰站在固倫面前,應該正在答皇帝的話,笑的一臉謙卑。短暫的一瞥,陸質就把視線移轉開來。

    熙佳心裡的打算,自然也是想要固倫把女兒給了陸聲。雖然這樣對太子那邊不大好看,但還不至於怎麼著。最重要的是,不會漲起陸質的氣焰。

    她費了那麼大的力氣,但了那麼大的風險,才把文皇后拽下來,絕不會在今天給陸質死灰復燃的機會。

    母子兩個把固倫哄得面上開心,笑呵呵的,一片合樂,外間卻突然躁動起來。

    皇帝輕微皺眉,站在他身後的大太監連忙提聲問:「何事來擾?」

    陸聲原本在與固倫說話,正說到初夏時分盛華寺的好景,被這一聲提起半條魂魄。沒來由的,他后心一涼,頃刻間出了一背的冷汗。

    進來的是跟隨皇帝出宮的禁軍,他們只聽皇帝一人調遣,這一整日都在外面巡邏,查到異動,便立刻控制起來,當面向皇帝稟報。

    女眷紛紛避讓進了裡間,剩下諸多皇子宗親和皇帝。

    皇帝面色稍有不虞,問:「什麼事?」

    把佩刀卸在外院的將領身著鎧甲,單膝下跪,道:「回稟皇上,臣等在攢花衚衕查到馬車三輛,粗略分辨后,發現其中儘是上用器物,不敢延誤,速來稟明。」

    陸聲的臉綳得很緊,他狠狠掐住自己手心才能站穩,不至於發抖到叫別人看出來。電光火石間,腦子裡已經飛速轉過無數個理由,卻沒有一個能把他從這場不堪的禍事中摘出來。

    後悔來的很快,卻不是時候。

    此刻來講,已經太晚。

    他聽見皇帝冷聲道:「細細講來。」

    跪在底下的將領一絲不亂道:「半個時辰前,臣率領一隊十二人,負責在公主府西側巡邏。走到攢花衚衕時,本不該進去,但臣聽到衚衕口的院中似有異動,便扣門要求查看。」

    「原本並沒想到會有什麼,可裡頭的人拒不配合,道是六皇子的人,臣等衝撞不起。」

    他似乎也看到了皇帝跟前的陸聲,頓了頓,道:「但滿朝皆知,出宮的只有大皇子與三皇子,因此臣斷定裡頭六皇子的人是假,有貓膩是真。少不得帶著下屬們開門入內,一番查點,發現院中所停馬車之內,俱是上用財物,甚至兩箱黃金上都刻著內務府的章紋。兩個攔擋的最厲害的……臣雖眼拙,卻也認出,確是六皇子慣帶在身邊的小廝。」

    他這樣說,把六皇子和內務府一勾連,滿屋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陸聲先還呆愣著,不知自己眼裡已然嚇得淌下淚來,邊跪邊叫:「父皇……」

    可皇字只發出半個音節,便突然被一股巨力踹了出去,耳邊聽到皇帝的怒斥:「逆子!」

    即便被這件事拖住了腳,也如昨天陸質說的那樣,眾人趕在酉時之前回了宮。

    嚴裕安早就等著,安排好了一應事務,陸質和紫容一從馬車上落地,就先去沐浴解乏,然後用晚膳。

    先前陸質辭別眾人,從公主府出去時,紫容已經在馬車裡等著他了。他掀簾進去,小花妖正側躺在側邊榻上,半睜著眼,額發有些濕,看著是很累的樣子,但還是撐著沒有睡,一見他進來,就立刻要爬起來,張口要說什麼。

    陸質把他扶起,不管別的,先看手背上的傷。那一塊還是紅的觸目驚心,但好歹比昨日好多了。

    饒是陸質心裡有數,可還是吸了口涼氣,不管有用沒用,先給他輕輕吹了兩下。

    紫容乖乖把手給他握著,頭靠在陸質肩上,叫了一聲殿下,滿身玉蘭香氣鑽入人的口鼻,惹得陸質笑起來:「累了?」

    紫容點點頭:「想睡覺。」

    陸質道:「回去就……現在靠著我睡。」

    「……睡不著。」紫容在他肩上蹭了蹭,終於把話說了:「那個人,怎麼還會打人的?」紫容說:「好可怕。」

    陸質想想,知道他說的應該是皇帝一腳把陸聲踹出去的事,陸質摸摸他的臉,低聲道:「你看見了?不怕。」

    紫容摸到陸質的另一隻手握住,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但他一直擔心到這會兒,忍著眼澀,對陸質說:「我以為人人他都要打……我以為也要打你。」

    他聲音有些抖,又輕輕的,沒有緣故的惹人心疼。陸質才知道,紫容說的怕,是怕皇帝連他一塊兒踹。

    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小花妖。

    他把聲音放得更輕,耐心安撫紫容:「不打。我沒做錯事,就不會挨打。」

    紫容聞言突然坐了起來,眼睛瞪圓了看陸質:「那要是做錯了事呢?」

    不等陸質回答,他就拿兩條胳膊抱住了陸質的脖子,緊緊貼過去,嘴裡嚷嚷:「做錯事也不許打我的殿下!」

    陸質兩手護著紫容的腰,防止他從自己腿上倒下去,被他天真的話逗笑了,又有些酸澀。

    那種不管有理沒理,都被人護著的感覺。不是因為他懂事,只是因為他這個人,就沒理由護著他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

    陸質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些小題大做、易於感動,但他的胸腔就是突然湧起了一股濃烈的情緒,沒辦法掩飾。

    他使力握了握手中窄腰,問紫容:「那個人可厲害了,他非要打,我能有什麼辦法呢?」

    這是個問題。紫容在樹里看了一天,也懵懵懂懂的懂了點東西,旁的人,好像都很怕那個打人的男人。

    他動了動,臉上軟綿綿的嫩肉便從陸質的耳垂上不經意的蹭過,帶起短暫的莫名的悸動,又很快離開,不給陸質多想的時間。

    隨著這個動作,紫容退開一些,與陸質面對面,認真地問:「可以讓別人代替嗎?」

    他滿目擔憂,神色惶然的跟陸質要一個答案:「我是花妖,我不怕疼的,叫他來打我好了,不要打你。」

    「你不怕疼?」

    紫容趕緊用力點頭:「不怕的,一點都不怕,可以用力打我,但是不要打你就好了。」他問陸質:「行嗎?」

    陸質沒說話,紫容沒察覺到他的情緒,垂著眸,依然余驚未消的道:「那會兒我想,他要是打你,我就立刻衝進去。我不怕疼,我不怕疼。」

    陸質咽了咽,喉結上下滾動,被紫容焦急的眸子注視著,似乎分秒都過得很慢。他最終對紫容說:「行,要是有人打我,我告訴你。」

    紫容才終於放下心來一樣,呼了口氣,重新把自己陷進了陸質的懷抱,在不經意間小心翼翼地避開自己的傷手,不讓衣料蹭到。

    陸質看著他的動作,心頭酸澀,想,愛吹牛的小花妖,這就是你說的不怕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