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小花妖追夫記 » 1.第 1 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小花妖追夫記 - 1.第 1 章字體大小: A+
     

    第一章撿到一隻小花妖

    陸質面過聖出了御書房,兩個小太監一路將他送出承明宮。等守在宮門口的小廝迎上來,趕緊把烘在暖爐上的大氅給他披上,才躬身回去。

    剩下短短的一段路,侍衛跟著他疾步往景福殿走。

    春光正好的三月天,宮牆內外開了一溜知名的不知名的花,一樹又一樹粉的白的,攢成一團好不熱鬧。

    可是陸質心裡惦記著景福殿里可能還在發熱的小花妖紫容,並無賞景的興緻。

    這事兒還要從五天前的掌燈時分說起。

    天色漸晚,嚴裕安在書房門外輕聲問要不要傳膳,當時事情正好談的差不多,三皇子陸宣也急著回去看他剛出生沒幾天的兒子,便順勢告了辭。

    陸質和嚴裕安一起送他出去,然後嚴裕安去叫人傳晚飯。陸質反身折回書房,便眼睜睜看見從書房窗外的樹里跌出個人來。

    自打陸質搬進景福殿,他書房窗外的紫玉蘭便一直沒開過花。

    過了這幾年,今年才像是憋不住了一樣,從三月初就開始攢著勁兒地冒花骨朵兒。

    不過五六天,精緻的紫色花朵就開了滿樹,帶著紫玉蘭的香氣也蔓延了整個小院。

    所以最近陸質每次進院子,都會下意識往紫玉蘭那邊看一眼。

    雖然天色昏暗,但有個人影兒從樹里跌出來總不會是眼花。

    就是再奇怪,那跌出來的人嘴裡哎呦了兩聲,也該信了。

    當時陸質只當是哪個宮不長眼,派來探消息的小廝。

    他沒打算理會,只等嚴裕安來了分派。樹後面那人卻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聲音不大,細且弱,但院兒里靜謐,聽著格外真切。

    陸質走過去,卻見一個光著身子的少年。樹影下比外面又暗了一個度,少年埋頭在膝間,叫人看不見他長什麼樣,只知道他人影單薄瘦弱,僅有一頭長發堪堪遮著裸背和大腿。

    這更奇怪了,陸質半蹲到他跟前,道:「別哭了,你是哪個宮裡的?怎麼沒穿衣服?」

    紫容的抽噎停了片刻,微微抬起頭來,縮著下巴警惕地看著他。過了一會兒,突然兇巴巴地說:「我、我是妖!」

    思及此,小花妖慌亂不已卻強裝張牙舞爪的樣子仿似就在眼前,陸質手中摺扇幾次揮開又合上,眼裡漸漸帶上了些笑意。

    他步子邁的大,卻走的穩,不會叫人瞧出急切來。雖說承明宮這一片都很安靜,只有幾乎不會惹人注意的來去匆匆的太監宮女,也要萬事謹慎著些。

    快到景福殿,陸質遠遠地瞧見門口一左一右站著兩個小太監。小太監背對他們,不是迎人的樣子,便問跟著的小廝:「這是在做什麼?」

    小廝恭敬道:「回殿下的話,昨晚上聽嚴公公說要清一清過年的東西,這會子許是在撕對聯。」

    說話間走的更近了,那兩個小太監看著都大約是七八歲的樣子,大清早得了這麼個清閑的差事,心裡美得很,正一跳一跳的撕。動靜是沒有,只不過邊撕邊在你戳我一下,我弄你一下,一時竟沒能察覺到陸質的靠近。

    等發現時已經晚了,只能看個跟著陸質的侍衛和小廝的背影。

    兩個人嚇得瑟瑟發抖,他們進了景福殿大半年,這還是頭一回摸到主子的鞋——鞋也沒摸到,只跪趴在地上的時候瞧見一眼鞋底子。也沒見哪個奴才摸鞋摸的這樣不敬,不想活了。

    嚴裕安在裡頭的垂花門守著,不知外面兩個太監大大失禮的事兒,見了陸質趕緊迎上去,跟在他後面彎著腰回話:「殿下,留春汀小公子醒了。」

    陸質看見他就大約知道了,微微側頭,「嗯。醒了多久?大夫看過沒有,怎麼說的?」

    嚴裕安道:「您出門沒一會兒就醒了。叫柳大夫來看過,說是無大礙。開了個祛濕養神的方子,讓按頓服,過了四月就當大好了。」

    「嗯。」陸質邁進游廊,聽見人醒了,原本往書房去的腳步轉了個彎,轉向留春汀,怪道:「今日醒了沒折騰?倒是罕見。」

    以往剛醒的紫容要是沒看見他,當真會把人的心哭碎。陸質前近二十年沒體會過這樣的依賴,奇怪,又說不出的熨貼。

    嚴裕安聽他不是生氣,就陪著笑道:「問殿下去哪了,還說要去找殿下。最後讓寶珠勸住了,說殿下吩咐的,叫他好好躺著,大好了才能下地。」

    他接著說:「之前老奴說了多少都不管用,說到底,小公子還是只聽殿下的話。寶珠把殿下搬出來,雖看著還是不怎麼願意,但真是沒再說要出門的話了。」

    陸質心想,能聽得進去話,應該是高熱退了,不迷糊了。

    自打他進了留春汀,鼻尖就一直縈繞著一股子藥味兒。提醒陸質,撿回來的小花妖雖沒少折騰人,但他自己受的折騰才更嚇人。

    被陸質從書房在的小院兒里抱回來,就開始一味的高燒不止,用什麼葯都吐,褥子濕了一床又一床,很是兇險了一回。

    繞過一面雕花鑲嵌屏風,便是一張海棠式雕花架子床,紫容睡在裡面。

    此時床幔還嚴嚴實實地掩著,紫容早醒了,卻被下人告知陸質交代了不許他下床。

    沒法子,他只能百無聊賴的躺在裡頭,盯著帳頂的素色碧霞雲紋發獃。翻來覆去,只有陸質何時回來這一樣事可想。

    紫容正愁著,忽聽從外到里跪了一片,心知是陸質過來了,他卻沒急著起身。

    不知怎麼的,現在腦子清醒了,不再一門心思只知道要人,想起他早上胡鬧的那一通,心裡才發起虛來,竟不敢見陸質了。

    他心裡惴惴不安,蒙著頭的被子突然被人扯了開。陸質在他床前站著,背光瞧不清楚神色,只聽見他用稍嫌冷淡的聲線說:「剛好一些,這樣悶著又不知要出個什麼毛病。」

    紫容只當他還要在外間換過衣服才進來,不期然驚了一跳,才慢慢地坐起來,擁著被子把自己裹了,看在陸質眼裡傻獃獃的,「你……你不是出去了嗎?」

    「出去總是要回來的,嚴裕安說你早上找我了?若是無事,便好生養著。」

    紫容苦哈哈地想,果真被賣了,但這也怪不著別人。

    丫鬟在屏風外面回話:「小公子早上還有些燒,服過葯半個時辰后完全退了,又找柳大夫來看過,說脈息已穩,好生吃藥固著,應當不會反覆。」

    陸質心裡也輕輕鬆了口氣,再不好,他當真沒法子了。

    思畢,他沒好氣地垂眼看紫容,紫容卻會錯了意,以為人家歡喜自己呢。連忙往前挪了挪,手從被子里伸出來,握住了陸質的手指頭。

    陸質沒躲,還是在原地站著,由他握了一會兒,突然說:「確實退了。」

    「嗯?」

    紫容沒反應過來,下意識抬頭看他。

    陸質反捏了把他的手,再說一遍:「摸著不似前幾日那樣燙手。」說罷,又打量一番紫容朝向他的臉,道:「臉色也好多了,看來葯是對症的,和你身體也不相衝。剩下的,只需你自己好好注意。」

    清醒的紫容覺得今日的陸質對他格外耐心似得,心裡的害怕不自覺地少了一些,巴巴地看著他,求道:「我說好些了吧,寶珠姐姐還不信。就讓我下去吧,行不行?」

    寶珠原是陸質的大丫頭,這幾日調過來專門伺候紫容,這會兒就在屏風後面守著。聽見紫容叫她是「寶珠姐姐」,心裡頭大叫小祖宗。

    人後教了他多少遍,仍是記不住,在殿下跟前,都是奴才,哪來什麼姐姐妹妹?

    陸質倒是沒抓他這個話頭,沉吟片刻道:「也罷,只躺著也沒精神。留春汀一共三層門,別亂跑,想也涼不著你。」

    有了這個話,寶珠趕緊拿了紫容的衣服來,繞進屏風裡面,替他穿上。

    陸質走到窗前站著,看寶珠溫柔細緻地給他穿衣。紫容也乖,抬手抬腳全聽指揮,不像五天前剛撿回來時那樣折騰,有力氣動彈了就坐起來張著手要他抱,別人一概不要,沒力氣就躺著嗚嗚咽咽的哭,嘴裡叫著陸質的名字,但偏渾身發著熱,吃什麼葯都不管用,讓人不忍心對他發脾氣。

    胡鬧的時候惹人心疼,乖巧的時候也分外可愛。

    紫容不知道陸質心裡這一番品評,很快穿好了衣服,便跺跺腳適應鞋子,跑到陸質跟前讓他看。

    是真好看。陸質心中閃過面如桃花四個字,卻又轉念一想,這人不就是朵花么?只不過是朵喜歡哭哭啼啼的紫玉蘭。

    他放下茶杯,道:「行了,你好好養病。你們伺候著,別再讓你主子受涼。」

    後面半句是對這滿屋下人說的,但只有寶珠有資格福身畢恭畢敬地答:「是,殿下。」

    在景福殿待了五天,紫容再傻也知道陸質這是要走了。

    這些天陸質不在的時候,寶珠給他教了些規矩。只是紫容對此一竅不通,學的也亂七八糟。聽了陸質的話,即刻跪下了,還不倫不類地求:「你帶我一塊好不好?我想跟著你,求求你了!」

    可不就是不倫不類么?有誰敢對著主子你來我去的?但又偏生是跪著的。

    陸質失笑,彎腰將他拉起來,跟著陸質來的小廝忙上來拍紫容腿上並不存在的灰塵。

    陸質無可奈何地道:「怎麼好好的就跪下了?」

    紫容有些心虛,想定是用錯了規矩,嘴裡磕磕絆絆地說:「求、求人不就是這樣的么?跪下……跪下求,求求你了……」

    「誰教的!」陸質忍不住笑,又說:「我看也不是別人教的不好,是你學的不倫不類!」

    紫容不管他說什麼,只看他笑了,膽兒又肥了些。挨過去磨蹭,話音裡帶著些粘膩的埋怨:「你又要去哪兒?不是早上剛出門回來么,怎麼回來又要走?」

    陸質還沒開口,他又自顧自地說下去:「你這裡太大了,我聽寶珠姐姐說這個屋那個屋的記都記不住……我不能和你待在一塊兒么?」

    陸質的嚴厲被他剛才的一通求磨去不少,也沒空再訓他這一番話又有幾處不合禮出。

    想來今日沒什麼大事,自己心裡也願意讓他跟著。本來顧忌紫容剛從病榻上起來,怕再受了風,但看他是真不習慣,神色總是凄惶的,怕被丟下似得,說的話也總是犯忌諱。

    陸質有些心軟,與其費心讓人給他教規矩,倒不如先待在自己身邊。就在書房伺候就行了,也不怕他出去衝撞了外頭的什麼人。

    想罷,定了這個主意,見紫容滿眼期待和焦灼,陸質的臉色忍不住柔和許多,道:「我這會兒要去書房,你會不會伺候筆墨?」

    因紫容才剛來沒幾天,所以這屋裡沒幾件他的衣服,眼下又怕出去一走動就著了風。寶珠正愁著,陸質便把自己身上來不及換下的大氅解了,給紫容繫上,見紫容還沒反應,含笑道:「傻了?」

    紫容才知道這是應了他,用力點頭:「我會我會!」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